第35章 搭救竹槿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萬夜的死,不單是整個妖界,乃至是這世間一直未解的迷。

    同時,也給丹墨璃留下了永難磨滅的陰影,若此前她對天道是敬畏,那麼則還多了一份恐懼。

    她從萬夜的覆滅里學會克制與警醒,有生以來,第一次對自己心心念念向往的仙門道家生出了質疑。

    妖修,真的能被世人所接受嗎?

    妖,能有成神的那一天嗎?

    然而,她閉關一百五十年,任是未能參悟透,對萬夜的覆滅依舊充滿疑問。

    天道極刑下,或是十惡不赦之徒,做盡傷害理之事,或是違逆天道之流,其本身就不容存在于天地間。而從萬夜費盡心思留下這麼百般禍害人世的一顆妖丹來看,萬夜應是十惡不赦那類,只是不知他究竟是做了何等天理不容的事。

    當日他即被天道處置,那這顆妖丹也是留不得,待救出竹槿後,這妖丹定要毀去。

    “罷了,萬夜已死,往事已無從追究,不必再去糾結他的因果,眼下最要緊的是快些救竹槿。”

    “那我該如何做才能擋下這天雷劫?”青玄收拾好慌亂的心,看著眼前那片攜帶著天道之威的雷劫顫聲問道。

    丹墨璃被他過度的緊張弄得有些哭笑不得,這人是真有為救竹槿而不惜赴死之心,若竹槿知曉了,也不知能否會感動一二。

    旁人皆以為竹槿是一個溫潤爾雅的端方君子,可與他相鄰四百年,她清楚的了解那人是一個冷心冷情的神仙,看著對誰都笑,對誰都風度翩翩不過是因那些在他眼里都與草木一樣,可有可無不值得他費心勞神罷了。

    “放心吧,我不會真讓你舍身取義的。要擋下這天雷劫需得借助建木神樹的力量,用神樹內的洪荒之力作為陣眼,布下結界來擋住落下的天雷,你要做的便是穩住結界,我乘此間隙去將竹槿救回。”

    听丹墨璃如此一說,青玄放心了一半,同時也有些尷尬。

    來時他曾豪言壯語,言明不論如何都要救出竹槿,但親眼看到這片被天雷覆蓋著的丹墟後,他不確定自己真的能否做到。他不是怕死,而是擔心因自己的疏忽而連累到丹墨璃與竹槿的安危,若真如此,那自己必是萬死也難贖其罪。

    “來此前我沒想到過這天雷的威力這般恐怖,若是我不能完全抵抗住,將會連累前輩受難,要不我將元神施放出來,再加上建木神樹的力量,應該能萬無一失。”

    “你無需如此緊張,這天雷劫不過看著恐怖但到底是一百多年前的遺留之物,威力早不復當初霸道。不然它早就毀了此丹,也不可能會陷于這妖丹內一百五十年。再者以竹槿之力能相抗這麼多年,也能足以說明這天雷的威力完全是你可以抵擋住的。”

    丹墨璃知曉他是過度擔憂竹槿安然,也是看在竹槿的面上,才會費盡去開解著他緊張的心情,若是平時,她早就甩袖而去了。有心費之功夫,她不如自己親來,解決得還痛快些。

    不過她對青玄倒也不是全然瞎說,反復這兒看了十多天,當放下緊張後她能琢磨出這天雷劫的威力已大不如前,但她身為妖修,對天道有著天生的敬畏與抵抗,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她絕不想與天道之意為敵。

    “我之所想以建木神樹內的天地之力來布結界,不過是想借力打力罷了,建木神樹存于天地間,擁有盤古開天闢地的力量,其本身就代表了洪荒宇宙間的天道正統。我以量地杖為陣心,制出的結界,便是用天道之力對抗天道之力,使兩者互相抵消,你要做的就是穩住量地杖,守住陣心。”

    “好,我明白了,前輩您放心,便是粉身碎骨,魂飛魄散我也定能保住這結界不破。”青玄握緊手里的量地杖,鄭而重之的向丹墨璃保證道。

    丹墨璃沒再說什麼,只是輕點了下頭。

    她自始至終都沒想過要讓青玄身陷險境里,傷了一位擁有仙籍的修道者,她擔心天界質疑自己的用心。

    青玄將量地杖內的力量施放出來,在他自身為中心向外擴散,而丹墨璃十指挽花,口念生咒,繞著指尖旋轉,漸漸形成如蓮花般的模樣,蓮花吸收了量地杖內的力量花瓣變得越來越大,罩在兩人的頭頂。

    這是……

    陀羅尼金剛陣!

    佛家最強護身陣!

    青玄震驚的望著頭頂的花瓣越開越盛,光芒逐漸明亮的結界,心中對丹墨璃的強大再次刷新。

    先不論這陣法實施的難度,只說她一妖修竟然可以結成佛家的最強陣法,就足能說明,她的法力絕非外界傳聞那般,只有不到三千的修為。

    擁有三千年以上修為的的妖修天下不單只有她一個,但青玄可以肯定,天下間能結出如此強大的陀羅尼金剛陣的,只有她丹墨璃一個。

    “前輩,您不是說,這天雷劫並不可怕嗎?那您怎的布下了如此強大的一重結界?”

    “嗯,這天雷劫並不可怕。”丹墨璃神色認真的對青玄點頭說道,末了又加重了一句,“我只是比較怕死。”

    身為妖修,她對天道的忌憚是天生的,刻在骨子里的。為了以防萬一,她還特地分出一縷神識留在青玄身旁。

    “我留下的這道神識給你護法,如果你真的頂不下去,這道神識會幫你的。”

    青玄十分無語的看著那道神識,心中猜測,前輩恐怕一人就能救竹槿,之所以讓自己加入,不過是看重自己仙家的身份。

    來日若有人指責她不敬天道,她完全可以交過個責任推到自己身上。

    說到底,他其實就是來給前輩背鍋的。

    想明白了,青玄也就不怕了,內心只是覺得好笑,但也並不在意。

    他說過,只要能救那人出來,無論要他做什麼都可以。

    “好了,結界已經布置好了。我抽身離開,你來頂上。”

    青玄點頭,往前一步,接下結界的重壓。

    他只覺得肩膀一沉,萬均雷霆天怒重重的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費力的抬頭望去,無數道雷電同時打在自己的頭頂上,形容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即使有結界的保護,他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元神在隱隱發痛。好在他更還有建木神樹加持,這才能挺直腰背不至于跪倒在地。

    可那人呢,又是如何在這里撐了幾十年?

    望向那根已經淡得近乎透明的竹子,青玄心疼不已。

    若是萬夜還活著,恐怕他早就與萬夜拼命了。

    交出陣心的一瞬,丹墨璃長眸微斂,一息之間里她飛身來到竹子前,伸手握緊竹身,更深未及轉身離去,一直藏在竹子後面的東西終于在此刻露出了真面目。一道黑色的虛影向她撲來,好在丹墨璃心下一直防備著,身形起落閃躲間,抬手一道劍光揮過,穩穩的擋下那道虛影,再反手一劍斬下,直接將那道虛影打散。

    虛影消散去的那一刻,她看清那確是萬夜留下的一縷神識,他正用無比怨恨的眼神望著她,耳邊傳來一陣嘶吼,一如當年那樣的不甘,絕望。

    丹墨璃沒再去理睬萬夜,此刻他已經真正的魂飛魄散了,這世間再無萬夜一丁點的痕跡,待時光遠去,便不會再有人記得他曾存在過。

    萬夜的氣息消散,同時天雷也漸漸消失。

    青玄只覺身子一輕,頂在胸口的壓力瞬間沒了,他差點腿軟的倒在地上,好在手里的量地杖撐住了他,沒讓他在前輩面前丟臉。

    前輩能力再強大,也不過是一介女流,他一個堂堂男兒,怎能在女子面前表現的如此無能。

    還好,還好……

    青玄堪堪松了一口氣。

    丹墨璃握著竹子回到青玄面前,上下打量一下,確定他無事才放心。

    “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說。”

    原主已從世間消散,這妖丹怕也是要跟著一同消散了。

    只是可惜了,這一千多年的修為和靈力。

    收回神識,兩人睜開眼,同時抬頭望向浮在半空那截淡若透明的竹子。

    青玄見過原本的竹子,應是通身透著喜人的翠綠,像是乘著早間的露水,剛折下的那般清新。但眼下的竹子卻是灰敗枯黃,透明的像下一眼就要消失了那般。

    “這……這真是竹槿的本身嗎?”

    “正是他的本身,不過元神即將耗盡,若是再晚一步,我們可能連這竹子也見不到了。”丹墨璃打量了一番,肯定了自己一直以來的猜想。

    “那現下該如何是好,前輩您快想想辦法,不然……不然他可就真要消失了。”青玄焦急的說道,他的兩只手慌亂不安護在竹子左右,恨不得抱進懷里,可又不敢踫,生怕一踫那竹子就真的散了。

    他心急如焚的望著丹墨璃,期望她能趕緊想出個辦法來。

    丹墨璃閉目沉思片刻,然後她將自己的百年修為在掌心凝結出個玄色的光團。這光團如她的鱗甲那般,墨色里隱隱透著金色,非旦沒有絲毫妖氣,反而還有一絲正統道家的意味在內。

    青玄看著這玄色的光團,心頭大震,這……

    天界也有許多脫離妖道,入得仙籍的妖修,像是二郎神坐下的嘯天犬,太白金星門前的青天牛,或是廣寒宮里的玉兔。這些妖修都得了天界的靈氣以助修煉,身份上說得好听些是妖仙,但妖說到底還是妖,再多仙靈也除不掉元神里的妖氣,總是會與凡人或其他仙家有不同之處。

    這一點是不論他們在天界修煉多少年,得了多少仙靈之氣,都做不到。

    所以,許多妖修在天界很難能有比較高的地位,多是神仙們的家將或愛寵,哪怕人間金貴無緣的鳳凰,在天界里,也過是王母花園里的寵物。其他諸如青丘的九尾狐一族,四海稱霸的龍族,他們實力再強橫也都被天界R下一頭。

    為何會比天界低上一等,只因他們再如何升仙封神,也不過是妖,而妖本身便是與天爭命。

    可眼前的這位卻世間其他妖修不同,她凝結出的這團靈力,青玄不僅感覺不出絲毫的妖氣,反而還能覺察出一絲天道正統的意味。

    這種天道正統的力量,只有在真正封神後才會擁有有,即使他們仙修一界內眾家,也根本不可能擁有。

    她丹墨璃,究竟是何方神聖?(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5章 搭救竹槿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5章 搭救竹槿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