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萬夜碎丹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子夜,萬物沉眠,天地皆靜,四下里只听得夜蟲的嘶鳴聲此起彼伏。

    抬頭望去,只見萬點星輝綴于夜空,

    “這半月里我前後細想了幾遍,也數次進入丹墟里仔細查看過。我發現丹墟里的天雷與萬夜渡劫那日所受的天雷劫十分相似。所以,我便大膽猜測,當年萬夜在受天道極刑,金丹碎裂時,許是用了什麼陰暗的手段保留下一塊妖丹碎片藏了起來,也算是為自己在這世間留存了一縷神識。然而這塊碎片雖然藏了起來,卻未能躲過天雷的刑罰。”

    天道之意本就玄之又玄,無人能與之對抗,也無人能說清這道力量究竟來自于何處,但天道即降下刑罰,要讓受罰之人魂飛魄散,那便是不死不休。即使萬夜偷偷留存下的這塊碎片藏身暗處,卻也是躲不過天雷劫的刑罰。為了避過這道天雷劫,他需找一個替身,而竹槿便是萬夜用來擋天雷的盾牌,是他的替身。

    想來在此前,他也找過許多人,一個不成了就換下一個。

    這手段何其酷辣,更是陰狠。

    極刑之下的天雷劫又有幾個能抗得住,也不知這一百五十多年里,萬夜先後害過多少人。此次若非竹槿出身仙門,又有量地杖庇護,只怕早就被天雷打得魂飛魄散,斷難以堅持到今日。

    “可您不是說,只在丹墟內看到了竹槿的量地杖,並未到竹槿本人嗎?”

    丹墨璃聞言,幽幽嘆了口氣,望向夜色里的虛空,緩緩了說一句讓青玄心寒的話。

    “我想,竹槿怕是已身消魂散了,我在丹墟內看到的那個竹子應該並非是他的量地杖,而是他的元神。”

    青玄心口一緊,臉色蠟白,他緊咬後牙問道︰“您是如何肯定他已經身消魂散了,他的命牌可還好好的立在涵書殿呢。”

    未及丹墨璃多作解釋,他又緊接著說道︰“若他真的已經不在了,我又何必要去救一根破樹枝!”

    她听此言,挑了挑淺淡的眉,眼神意味不明的看著憤怒低吼的青年。

    要知道,他嘴里的破樹枝可是來自于建木神樹,其中所蘊含的力量是天下無數修道者挖空心思,費盡手段想得到的。哪怕只是擁有這根破樹枝的一小截力量,也足能提升幾百年的修為。

    “但若你口中的那根破樹枝就是竹槿的本身呢?你救是不救?”

    “你又如何能肯定那就是他的元神?”青玄神色一怔,失聲問道︰“竹槿是仙修,他元神又如何會是竹子??”

    丹墨璃瞥了她一眼,他竟惱怒得連敬語都沒了,不過她也不與他計較,從身後挑過一摟發在指間纏繞把玩,仔細與他說道。

    “我方才與你說過,竹槿的前身是由紫竹林里誕生的精靈修煉而成的一個小仙童,雖然他從未承認過,但我能肯定他的本身就是竹子,所以他的量地杖才會幻化出竹子的形象。我在丹墟內初次見著那根竹子時首先想到的便是竹槿的量地杖,可後來,當我明白那打在竹子上的是天雷劫時,便懷疑,也許那並非是量地杖,很有可能就是竹槿的本身。所以才讓你去天界確認他的命牌是否安好。”

    “這……有可能嗎?”

    “無論是否有可能,都要試一下才知道,這是目前能找到竹槿下落的唯一辦法。”

    青玄十分茫然,他在人間的這段時間里,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找尋竹槿的下落。為此什麼職責,什麼天命他一概不管。

    他不是沒有想過,也許竹槿已遭遇不測,可只要他的命牌還在,就有希望,他心存這道渺茫的希望,翻遍這方土地,碧落黃泉,都不見那人的蹤跡。直到此刻,眼前的這位妖界的尊者,說那人身消魂散了,元神被囚禁于一顆妖丹內,每日受著天雷劫的折磨。

    那人是如此和善,言談笑語間,整個人溫柔得像春日晚間的輕風,冬日初升的朝陽,那樣眉目溫柔的人,不該遭受這樣的苦痛。

    “好,我听您的,只要能救他,您說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他想再見那人一面,為此無論讓他做什麼都可以。

    “也不難,只需借你的量地杖一用,這次你隨我一起進入丹墟內,我要借此杖內的力量抵擋住天雷劫,只需一瞬,我定能將竹槿安然救出。”

    “好,我听您的。”

    听青玄毫不猶豫的就信了自己,丹墨璃偷偷的松了一口氣。

    若是可以,她不想,也不敢與天道為敵。

    其實若要救出竹槿,也並非一定要青玄出手相幫,只要她敢放手一搏,也是可以將竹槿救出。怎奈何她那日被萬夜的天雷劫嚇破了膽,試了數次都不敢與之正面相抗,所以才想到說服青玄與她一道出手。

    青玄的修為再差好歹是仙門中人,本身修的就是天道正統,這天雷劫即便遇到他,也會減弱一二。可若是換成自己就大不相同了,她是妖修,與天爭命,本就是違背天道意志的存在。是以,若是由她來對抗天雷劫,只怕這天雷劫的威力不減反增。

    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青玄比她更著急要救出竹槿,只是……

    “你要不再想想,畢竟那可是天雷劫,危險還是有的……”

    不待她說完,青玄就打斷了她的話,神色堅定的對她說道︰“前輩您放心,我已經想好了,不論有多危險,我都要救他出來,即便您不願意出手,我自己一人也會闖進去的。”

    丹墨璃甚是意外,她原先就猜測青玄與竹槿原就相識,只是鬧不清他們二人的關系是好是壞,不過就眼下青玄對竹槿的緊張,能看出他們二人應是故友。

    她心中雖有好奇,但細想了下怕問了有窺人隱私的嫌疑,只得按下好奇,打消追問的念頭。

    “你若如此想,自是再好不過,待會你隨我一起進入丹墟內,見機行事便好。”

    青玄點了點頭,一想到能再見那人,他心中無限激蕩。

    丹墨璃在土地廟外布下一道結界,青玄看了一圈,認出這是生死雙門封殺陣,此陣由兩重結界疊加而成,外面一重為阻,里面一重為殺。

    外面一重結界若是沒能阻擋下的闖入者,必是心懷不軌的危險人物,那麼里面這重結界就會將擅闖者除去。此陣的威力不同凡響,闖陣者的修為若是在布陣之下,那唯有死路一條,元神皆滅。

    先不說這道生死雙門封殺陣的威力天下少有人能敵,但看這份心胸,便知眼前這位妖界赫赫有名的尊主比外界傳聞的更強大,更霸道。

    若是朋友便以善待之,或是敵人便以惡除之,是一個極度恩怨分明的主。

    丹墨璃無視青玄的震驚的眼神,她從來行事都過分的小心翼翼,非生死關頭她都會隱藏實力,這次也不過是小小的施展了一下手段,怎料竟能讓他如此震驚,也不知道平日里,自己在他心里究竟是怎樣的不堪。

    二人在院內盤腿坐下,定了定心神,丹墨璃取出妖丹,再分出三縷神識,帶著青玄分出的一縷神識進入丹墟內。

    丹墨璃進來過數次,對眼前的景象早已看慣了,可青玄是頭次進來,看著那片密密麻麻,如密林般的天雷,臉色白成了紙,身體不由自主的輕顫。

    “這……這……這萬夜究竟是做了何等傷天害理的事,竟能引來如斯恐怖的天雷劫!”

    他雖是仙修,但要是被這天雷劫傷到,即使不會魂飛魄散,也要被廢去半生的修為。

    “你現在看到不過只是遺留在丹墟內一小片而已,想當年,我可是親眼看著它自天而降時是何等威力,只短短一擊就毀了萬夜畢生修為,將他打回原形。”

    她猶記得,萬夜仰天嘶吼的不甘,無助和絕望。

    “萬夜好歹也是有近四千年的修為,怎的會在最後渡劫化嬰時召來了天道極刑?”

    丹墨璃擰眉,對他搖了搖頭,這件事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萬夜比她更早脫胎化形,即便是她因那枝來歷不明的花蕊早一步凝結金丹,但對于修道之心的參悟程度卻是遠遠比不上萬夜。所以若論輩分,他應是自己的長者。

    對他,丹墨璃總是會心懷一份敬畏與愧疚。

    她記得那日萬夜來找自己,說他願意放下以往的恩怨與成見,只求她能在自己渡劫時可以出手相助,為他坐陣護法。

    丹墨璃與萬夜同在一條河底修行,斗了幾千年早已煩不勝煩,既然萬夜願意放下仇怨她自是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議。再者萬夜的修為已是金丹後期,若能再渡劫成功便是元嬰境界了,妖界已有許多年不曾有成功碎丹化嬰的妖修誕生,此次若萬夜能夠成功,對于妖界來說是一件普天同慶的大好事。

    她能從旁相助,是一份榮幸,也能吸取些前者的經驗,所以,于情于理,她都不能拒絕。

    然而,讓她萬萬想不到的是,萬夜碎丹招來的天雷卻非是為渡劫,而是天道極刑的處罰,當時她正為萬夜護法不可避免的也處于天雷劫之下,好在此劫不是因她而來,她在生受了一擊後硬撐著口氣沖出陣外,萬夜卻沒她這般好運,只受了幾下就爆體而亡。

    她親眼看著萬夜死于天雷劫之下,當那道雷霆之怒降至頭頂時,她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終于知曉何為天威不可犯,何為天道不可侵。

    那之後,她躲進河底,閉關一百五十年。

    閉關的這些年里,她反復的去回想萬夜這些年里的所作所為。

    自誕世以來,受天道處罰的各色人等也不在少數,雖說天威不可犯,但也講究慈悲為懷,多數或是被廢去修為,打回原形,或是被壓在地獄里不得超生。像萬夜這般被天道打碎元神,化作灰燼的,少之又少。

    萬夜在世間修行三千多年,若他為了能早日突破桎梏而做過什麼傷天的事,幾千年的日積月累下,說不得他真是背負了不得救贖的血海冤孽。

    天道之下,她不敢有絲毫違逆之心。(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4章 萬夜碎丹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4章 萬夜碎丹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