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竹槿前生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天雖未亮,街道早已人頭攢動。

    丹墨璃謝過老漢,順著他指的路,來到那排燈火昏黃的燈籠下。

    此時店家還未開門,門外卻已排成隊,她打眼一瞧自己前頭的人數,不禁皺起眉心,她不耐煩在此等候,況且韓庖部炱鶇擦恕br />
    早間的燈火迷蒙下,只見得虛影一晃,她便隱去身形,穿過門板,跨步進到店內。

    熱氣蒸騰里,十幾個師傅正奔忙著。

    櫃台後,小二動作麻利的將剛出籠的點心裝盒,她將桌上的二盒點心藏進袖攏里,留下一錠銀錢在桌上,轉身離去。

    小二將一籠里的點心按著數量裝入精致雕花的白木盒里,盒子外再封上一張用行楷寫著和風館三字的紅紙,一切妥當後小心的將盒子擺放在一旁。轉身只見桌上多了一錠銀錢,一旁卻少了二盒點心,小二滿臉驚奇的叫來掌櫃查看。

    而丹墨璃正拎著二盒點心,縮地成寸,眨眼間就回到小院。

    院外雞鳴四起,炊煙裊裊。

    院內桃花繁盛,青果累累。

    韓廡牙詞保 『每吹匠抗忪湮 錚 巧倥 諤一ㄊ饗攏 皇滯腥 皇職淹孀糯瓜碌奶一ㄖΓ 賦イ牧賈迤穡 剖遣仄鵒肆誦磯嚳襯蘸兔孛塴br />
    晨風吹過處,落花翻飛,纏繞過發絲。

    “姐姐起的好早。”

    她聞聲抬眼望向少年,收拾起煩惱,輕聲道︰“早。”

    說話間,她松開手里的樹枝,那花枝便如有生命一般縮回到樹干處,隨風搖晃著。

    少了樹枝的遮掩,那桌子上那兩盒精致的點心就躍然眼前了。

    “這是……”韓庖謊劭吹階雷由系牧膠械閾模 淳 玻 志 鵲潰骸敖憬鬩磺逶緹腿б蟶希 蠔頭綣蕕牡閾牧耍俊br />
    “恰好路過,便順道買了回來。”

    “姐姐晚上出門了?”

    他有幾次輾轉難眠時,無意中曾發現丹墨璃會在晚上離開院子,初時會擔心得一整晚睡不著,時間久了他發現,每當天亮前她都會在自己起床前回來,後來也就漸漸安心了。

    丹墨璃愣了下,不知要如何向他解釋自己深夜出門的緣由,盡管她自己的來路本就玄妙不便明言,但內心里,她就是不希望韓夤嗟慕喲Д秸廡┤窆砟 獾氖慮欏br />
    怕擾了他讀聖賢書的心性,怕他起了不該有的心思,更怕他知曉自己的本身後,會畏懼嫌棄,躲著自己。

    以往她救過那些人里,後來不都是躲著不敢見,或是尋了僧道企圖來了自己。

    而她的一瞬間的猶豫在韓飪蠢矗  切男櫚謀硐幀R慘蛩男男檎盟得鰨 翹匾  戳輛腿Х甦蟶希 晃 俗約何摶餳淥倒囊瘓湮靘x 浴br />
    他很窩心,也很是體貼的沒有拆穿,只在心里他對自己說,一定要一輩子記得姐姐待自己的好。

    不論,她究竟是誰。

    “不管怎樣,都要謝謝姐姐。”韓餑悶鷚桓瞿蟪珊苫 Q母獾悖 豢諞 ヲ 觥br />
    “花生蓮子餡的,我可是饞了好久。”他笑得歡喜,晨曦的光照進眼底,爍爍生輝。

    “那……喜歡,你就多吃些罷,我買了兩盒,也不知其他是什麼餡的?”

    丹墨璃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她只得用點心來轉移他的視線。

    和風館的點心若單憑味道也並非有多美味,但勝在外形精美花樣多,一盒內有八塊點心,捏成四對款式不一的花樣,而每一盒的花樣又都不相同,或蒸,或炸,或烤,也都各不一樣。

    店家有規定,買前不許打開查看,也不給退換,能買到什麼花樣就只能憑自己手氣。若是想吃盡全部的花樣,就要不停的購買,但每天供應的量就那麼多,又只買一個早市就沒了,是以,才會吸引諸多回頭客爭相搶購。

    听旁人說起時,她還未覺得有趣,但當自己去買了二盒回來後,心里竟也被勾出了好奇,想著將所有的花樣都買齊了回來。

    韓 鞜慫擔 喚笮Αbr />
    他總算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丁點煙火氣。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青玄緊趕著忙完手上的事,再回到土地廟時,人間已是月中。

    銀盤似的明月亮晃晃的掛在夜空,大地落滿銀霜。

    青玄一走十多日,積累下許多政務未能處理,他先著手處理了幾樁緊急的事情,剛收拾好手頭上的事情,丹墨璃便來了,他起身迎上去。

    “九天上的靈氣果真充盈,你去轉了一遭回來,靈力就提升了不少。”

    “說來還要多謝您的菩提丹,我路經瑤池時才發覺這菩提子竟能提升吸取靈力的速度,我便在瑤池旁多站了站,這才回來得晚了。”

    听他如此說丹墨璃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因為自菩提丹制成以來,她一直找不到機會驗證心底的想法。

    “那待日後有時間,還請你將這事仔細說與我听,我也好將藥力改進一二。”

    青玄點點頭,將她的話記在心里,想著日後若是得空,可寫一篇心得。

    有些事情不需要時時掛在嘴上,記在心里,不要遺忘就好。

    “你此去天界,可確定過竹槿的命牌了嗎?”

    “已經確定過了,竹槿的命牌尚且安好,但看護函書殿的仙官說,命牌雖未斷,卻已有一絲裂縫,若是再找不到他,怕是會不好。”

    丹墨璃听了,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能在那樣的環境里強撐這麼久,竹槿也算命硬了。

    “即如此,那便能確定竹槿應是被困在了丹墟內。”

    “您是如何確定竹槿就被困在了丹墟內,上次您不是說,只見到量地杖,並未見到他本人嗎?”

    青玄不關心量地杖如何,他只關注竹槿是否安然無恙。

    雖說有歷來有人在杖在的說法,但這也並非就是萬無一失的說法,這千百年里也是有出現過土地公與自己的量地杖被迫分離的情況。

    也不知因何故,魔族的人對量地杖分外喜愛,所以也時有發生量地杖被妖魔搶走,土地公被囚禁的事情。

    青玄從一開始,便懷疑竹槿是被魔族的人囚禁了起來。

    他怕如若竹槿與量地杖是被分開兩地,他們救錯了,導致竹槿身處險境怎麼辦?

    丹墨璃看了一眼堂上的神像,向青玄問道︰“你可知竹槿的量地杖為何是一段青竹?”

    青玄聞言神情落莫了許多,他輕輕搖了搖頭,不知是否是她的錯覺,丹墨璃覺得青玄眼底的光亮黯淡了許多。

    “那你也應當不知曉,竹槿的前身嘍?”

    青玄眼底黯淡下去的光,又重新亮了回來。

    “莫非前輩知曉?”

    之前青玄一喚她尊上,雖敬重,卻並不親切,但她听慣了,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同之處。

    此刻他喚自己前輩,丹墨璃乍听著感覺很是新鮮,幾乎不曾有人這樣稱呼過自己,因為“前輩”這個稱呼不僅太親切,不同于“尊上”那般疏離,更是在身份上有自降一輩的意思。

    她認真且細致的打量了一番這位小仙家,見他眼底藏了幾分酸楚,與期待,心道︰難不成,是自己多想了?

    “前輩……”青玄被她看得頭皮發麻,沒辦法雖然自己是修仙之人,但在以能力強弱定輸贏的修真界里,這些都不值得一談。真正可以橫跨六界的強者,是不會在意身份的。

    “竹槿他呀……原為觀音座下,紫竹林里的一個小仙童。”

    丹墨璃望著高懸頭頂的明月,不禁淡然一笑,緩緩說起往事來。

    竹槿原紫竹林里借天地靈氣而誕生的一個小小的精靈,天長日久的听觀音大師念經講法而開通了靈竅,修出了仙身,做了紫竹林里的一個小仙童,專司看護竹林。

    某一日,西方七宿之一的奎木星君前往紫竹林與觀音大師辯論佛法。不知因何緣由,七日後奎木星君羞憤不堪的甩袖而去。

    將出紫竹林時,他不慎被一根竹子絆住了腳,大怒之下,折斷竹子棄于路邊。竹槿上前與其理論,不料卻被盛怒之下的奎木星君用掌風掃進了一重天里。

    一重天名為中天,其中無星轉移動,有黑罡風瞬息千里,其力甚猛,草木不生,凶險異常。竹槿傷重昏迷了不知幾日,醒來後試了幾次也不能沖破凶猛的罡風,只得躲在一處岩石後。

    無法離開,靈力又支撐不了多久,恰在他精疲力竭時,卷簾大將座下一位文書星君往凡間辦差路過此處,順手將竹槿救了出來,又好心的將他送回紫竹林。竹槿這才得已撿回一命,向觀音告了奎木星君一大狀。

    因此事,卷簾大將座下的那位文書星群與紫竹林結了一段善緣,而奎木星君呢,是又與竹槿結了仇,也記恨上了那位文書星君。

    此心結不了,竹槿便耿耿于懷,以至于心性不定,參不透佛法,終不得大成。他向觀音大師尋求開解,知曉自己于佛法一道再無緣,就拜別紫竹林。

    出紫竹林那日,竹槿不知因何,與奎木星君斗了個難分難解,兩人一路打上南天門,竹槿敲了登聞鼓。

    天帝接了竹槿的狀子,也不知那狀紙上寫了什麼,總之,奎木星君被封其記憶,入輪回投身十世苦難人,嘗過人生八苦,方可再回天界。

    而竹槿也被費去半生修為,貶下凡塵作了一名散仙,此後再無緣登頂。

    此後數百年,竹槿一邊布施講道,一邊游歷大千世界。

    後來因緣際會,得紫微帝君看中,做了此處土地公,與丹墨璃結為鄰居,這一待就是四百年。(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3章 竹槿前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3章 竹槿前生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