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前塵往事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清山清水旁,花落花開復,舊景舊光陰,偷得山中歲月長。

    也不知過了多少年月,待她再醒來時河水溫暖,又入春夏。

    初醒時,她有些迷茫,不知身在何處,不知自己是誰,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恍恍不安了幾日,感覺腹中饑餓才游出洞穴,那一刻,她終于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也感覺到自身的不同之處。

    但可惜,她這一身修為靈力來得突然且蹊蹺,雖說有了千年的仙力,可無人從旁教導,她不明世事,更不知何為修煉,空有千年的修為,卻不知應該如何學習掌控力道,如何化形。

    她依舊還是渾渾噩噩的度日,得過且過著。

    不過,最讓她歡喜的是,她發現自己不論是速度,力量,或感知都提升了數倍,可以輕易捕食到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再遇到烏龜時,也能輕松的逃脫掉,不再見誰都懼怕,見誰都得躲著了。

    她可以去往更遠的地方,看到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也見識到了凡人的模樣,遇到了平身的第一個朋友,在好友教導下,她能听懂凡人的言語。

    雖然她的身體變得龐大,稍有不慎就會撞斷山石,傷及周邊的無辜,大家見著她,也都遠遠的躲著,但這些都影響不了她忽然獲得新生的喜悅。

    只是,自哪以後,那只烏龜便與自己結下了死仇。

    那烏龜說,她的一身仙力皆來自于那枝花蕊,而那花蕊原本是屬于他的,是自己奪了他的寶物,耽誤了他修煉成仙的道路。

    所以,他是要殺了她,將那花蕊的仙力全數奪回。

    她雖還不是很懂那烏龜所說的仙力,寶物是什麼東西,但也知自己這身能力來得蹊蹺,便也就信了他的話。

    既然自己奪了人家的東西,那自然是要歸還的,可一想到自己會沒命,她也還是會怕,便只能盡量躲著,即便後來通過好友的教導,知曉何為修仙,那日日夜夜在自己幽府內跳動的金丹有多金貴,修為功力在暴漲後,也還是不願與那烏龜為難。

    她總覺得,自己虧欠了人家,就算不能將仙力歸還,也應當心懷感恩。

    那烏龜,便是萬夜。

    原是這一方里,靈力修為,功法最上等的,金丹後期的大妖。

    只可惜,他最後未能再精進一步,反而因違反天道,被處了極形,一身修為被廢除,金丹被打碎,一切化作浮塵,消散于天地里。

    而那時,自己就在不遠處,親眼看著萬夜在天道之下魂飛魄散,萬化虛無。

    丹墨璃自往事里回神,眼中的驚恐已不再,心中卻依舊堵得慌。

    她取出那顆妖丹,握進掌心,細白的指尖輕輕撫過,難怪她此前感覺到這妖丹有一股熟悉之感,原來,是故人的東西。

    她甚為哀傷,幽幽的低語了一句。

    “怎麼,那天道極刑之下,也無法教你回頭嗎?何以讓你生前,死後,都要如此自私?”

    夜過半,殘月了,天盡暗。

    丹墨璃將那顆來歷不明的妖丹取出,放在掌心端詳了許久後,轉手遞于青玄。

    “你來看看,可有什麼發現?”

    青玄接過妖丹,靜心閉眼,用神識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片刻後,他皺眉,不可思議看著妖丹。

    “這里竟還竹槿的氣息在內?”

    丹墨璃心下一緊,腦中閃過一絲疑惑,卻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青玄,說話的語氣一如以往的清冷漠然。

    “的確,這妖丹里除了萬夜的神識外,更深層里,還藏有一縷竹槿的神識在內,也正因為他二人的氣息相雜混亂,所以,我昨夜才沒能覺察出其中的微妙之處。”

    青玄也听出了其中的疑點,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竹槿怎會與萬夜糾纏在一起?這妖丹,不應該是屬于萬夜的嗎?怎會還有竹槿的氣息在內?”

    難不成……

    青玄心下一涼,他有些害怕,卻還是忍不住將事情,往著最糟糕的方向想去。

    “今日白天,我將神識潛入此妖丹的丹墟內,發現這丹墟里竟藏有一片密密麻麻的天雷,正日夜不停的打在竹槿的量地杖上,我猜不透其中關巧,也無十足把握可以安然的將竹槿的量地杖取出,再三思量後,只得暫時作罷。”

    “竹槿的量地杖怎會在萬夜的妖丹內?”

    青玄一臉茫然望著丹墨璃,期望她為自己解答。

    丹墨璃看著滿眼疑問,又滿眼期待的望著自己的人,差一點氣笑了。

    原想讓他來解自己心中的諸多疑惑,哪料想,她的疑惑一點未解,卻倒要先為他解疑。

    “雖然你任職土地公的日子不久,但料想你也應知曉這量地杖的作用。除了用來管轄一方風水,記錄一方地志外,還有便是隨時可將緊急訊息直接傳達至天界帝君知曉。每一位土地公一旦擁有了屬于自己的量地杖,便是將自己同它的命運綁在了一起,杖不離手,人亡杖毀。”

    青玄點點頭,雖然他是在特殊情況下臨時上任的,沒有任何經驗,也無任何交接,但該知曉的信息,他還是都知曉的。

    這量地杖取自建木神樹,可借用杖內的力量管轄土地風水,同時也是將這方土地內的風水地貌,人世變故傳輸給了建木神樹知曉,雖不知建木樹為何要時時知曉人間的地貌信息,但這並不影響天界與建木神樹的合作。

    “我看了那量地杖,雖然較之以前枯敗了許多,但完好無損,這便說明,竹槿至少眼下性命無礙,還活著。”

    青玄再次點頭,可細想後,又立即搖頭。

    “雖說有杖在人在,人亡杖毀的說法,但也不是沒有例外。其實量地杖最大用處並非是用來管轄一方風水,而是記錄。所以,如果量地杖中還有信息未能及時傳達至建木神樹知曉,便會一直保留最後的神力,直至信息完全傳達清楚,或是神力完全消失。”

    所以,即便眼下竹槿的量地杖看上去完好,也不能完全證明竹槿也同樣就是安好的。

    “你說的,我也知曉,所以,我有一事需你相助。”

    “何事?”

    “你去天界確認一下,竹槿的仙策命牌,是否依然安好。”

    自在天界登錄造策,立命牌後,生死便一經由命牌來定,若命牌斷裂,則代表此位仙家已經亡命。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洪荒之大,無人煙處居多,有多少仙家神靈喜歡前往無人處或尋寶冒險,或閉關歷劫。若是不幸喪身在無人處,千百年也不被知曉,便此好以此法來斷定命牌之主是否還活著。

    而她讓青玄去確定的,就是竹槿的命牌是否還在。

    青玄听明白她的意思,只說了句︰“明白了。”

    便去往天界,司命府,委托自己的上官, 華員官前去函書殿打听一二。

    青玄走後,丹墨璃不便獨自留在土地廟里,也就轉身離去。

    天光還未啟,金烏還在天河下深眠,星子卻已掩去光輝,此時,正是黎明前的至暗時刻。

    她本打算回小院去,可當眼尾掃過池塘里那片將開未開的蓮花時,腦海里閃過幾日前韓庠峒暗奈靘x 浴br />
    那日晚間,他正背那首白居易的《東林寺白蓮》,詩未背完,卻話音一轉,說道︰“鎮上和風館的果子即好吃又好看,尤其是那蓮花做得最細致。”

    去年臘八里,學堂里有人帶了一盒和風館的點心,他吃了一塊蓮心酥後,就此便惦念上。

    可惜和風館的點心每日限量供應,他沒那閑雜時間去應付一時的口腹之欲,就一直沒能再吃上,卻一直回味于心頭。

    她听了便笑他︰“好好的一首詩,怎得讓你心思動到吃上去了,可見是嘴饞了。”

    可心里卻將他的話記下了,只是這幾日里因那只王八精擾了她的心神。

    她望了望那成片的蓮塘,轉身就向鎮上走去。

    反正此刻無事,且她思緒混亂,好些個問題沒能想通透,這樣緩緩走著,正好可以靜下心來,將這幾日里的千頭萬緒梳理一下。

    早間的露珠彌漫在空氣里,遠處傳來第一聲雄雞打鳴時,天光露出一條縫隙,金烏在天河下醒來。

    丹墨璃來到鎮上時天還未大亮,街上早已有小販忙著收拾擺攤,往來行人里也有還提著燈籠,打更的剛好收起更鼓,來到攤前要了一碗清粥。

    她走到攤前,放了幾枚銅板,也要了一碗粥,卻沒坐下,只是向攤主問道︰“可知和風館,在何處。“

    攤主是位五十開外的老漢,在這此擺攤賣粥半輩子了,笑著便向街東頭指了指,說道︰“您打這兒一直往前走,遠遠的看到那高挑的燈籠下,就是和風館。您現在去,指不定還能趕上頭一籠呢。”

    說罷,老漢收了銅板,卻不涮碗盛粥。

    丹墨璃原也不是為了吃粥才給的錢,只是做生意的愛圖個吉利,一清早就擾人生意自是不好,人家也未必肯待見,這給了錢,就不一樣了,人家也熱情許多。

    這里頭的門道學問,她可是用了近一千年,才學會了些皮毛。

    也許正是因為做人規矩多,所以才會做人很難。(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2章 前塵往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2章 前塵往事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