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奪而取之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今夜,依舊是月彎如弓,天地間一片漆黑。

    山林間,樹枝搖曳,婆娑聲響,妖鬼藏身于陰暗里,獨自一人行走期間,不禁心神懼意。

    丹墨璃踏著夜色來到村外的土地廟,一襲烏紗長裙與暗夜融為一色,襯得她膚白勝雪,瑩潤如玉。

    土地廟外布了一重結界,不大,只堪堪將眼前那座小小廟宇罩在其內,屏障光華流轉,如湖面上泛起的漣漪,由下自上層層向外推開。

    這重結界雖小卻隱含洪荒之力于其中,只是在她面前,這重結界依舊單薄的如紙糊一般。

    不過,雖是擋不住她,但能隔絕修為在六百年以下的妖孽鬼畜之流。

    她無視那道光彩,只心念微動便在眼前開啟一扇門,就這樣穿過結界屏障,走進廟宇內,凝神環視一圈後,以指為筆畫出一道符咒,抬手打出。

    那道湛藍的符咒打在青玄布下的結界上,屏障晶光一閃,瞬時提亮了幾分。

    她竟是將青玄布下的結界作了一番修補,使其符力與能量又更上一層,可以輕易擋下千年修為內一切仙妖鬼畜,千年以上修為的若想穿過屏障也須費上一番心力。

    青玄此刻正坐在廟宇中央的神像前打座,十指結陣成術,而他的量地杖橫立著懸在身前,隱藏于杖內的建木神樹的靈力如水波一般向外蕩漾,散發著月白色的光芒。

    此刻青玄正借助量地杖上所蘊含的建木神樹的力量,將自己的神識化為無數個地靈一圈一圈的向外鋪展開,那些個地靈晶瑩透亮,似成群結隊的螢火蟲,附著在每一株草木,每一塊山石之上,它們正從此地生長的所有山水精石,芳草奇木上檢索著歲月留下的記憶。

    時光是一把刻刀,會將所過之處的一切都記錄下,而接受這些歲月印記的,便是當地的一切有靈性的草木山水。青玄將神識化為地靈,潛入這些極有靈性的東西里,檢索著藏在它們身上的信息,靈性越高的東西,所記錄的信息便越是清晰久遠。

    地方越廣闊,散出的地靈便越多,追尋的時間越久遠,所需要的靈力便越深厚,所以,這是十分耗神,且有損修為的事情。若非萬不得已,甚少會使用此法。

    若青玄想要一日里便看遍這方土地內的所有信息,便需將自己的靈力源源不動的輸入地靈內,而依青玄現下的修為與仙力,必定是要借助于其他的力量才能辦到。

    丹墨璃未曾想他會心急至如此地步,不禁抵頭反思昨夜里自己同他說的話,究竟哪一句給他這麼大的壓力?

    但不管青玄因何會在此時動用秘法,他眼下的狀況都很是危險,需嚴加小心防範,以防若是有人借此乘虛而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殺了他,奪取他的內丹,盜走量地杖。

    思即此,丹墨璃便止步堂前,立于院內,即能為他護法,也能避嫌。

    青玄的量地杖與旁人的不同,就是一根細長的枯樹枝,像是剛從樹下撿來的那般,若是拿去燒火都會被人嫌棄,可這才是建木神樹原有的模樣。

    丹墨璃立于院內,神識散出一縷向夜空升去,看顧著院內與院外的情形。而後,她環顧四周,卻始終未感覺到竹槿的氣息,想來這座土地廟現下已與竹槿再無關系。

    所以,即便重新有了香火供奉,竹槿也享受不到半分。雖說人走茶涼,可竹槿畢竟未曾調離,按理他依舊還是這里的土地公,依舊可以享受此地的香火供奉,可他是這麼容易的就被世人遺棄了。

    她看著堂上那端坐的土地神像,一位左手拄杖,右手握寶的白須老翁,這便是世人心中的土地公的模樣。可是他們不知,大多數的土地公年歲並不大,像是青玄,看著不過剛及冠,或是竹槿,也才而立之年。可凡人卻看不到這些,他們永遠都不知道殫精竭慮守護他們的仙人究竟是何名諱,長何模樣。

    思之此,丹墨璃不由得心底哀嘆,她為竹槿委屈,也為他不值。

    他們二人相鄰四百余年,雖說來往不甚熱情,但自己也算是了解竹槿為人。知曉他一心在為此地百姓謀福祉,他時常行走人間地頭,體察民生疾苦,此地多少天災,皆被他擋了去。

    但在世人眼里,那端坐在廟堂上的泥像才是他們的神名,而非身邊擦肩而過寒衣學士。

    他們敬畏神明,供奉廟宇,是因為相信神明會保護他們,為他們實現自己的願望。

    如若那尊神像未能庇佑著自己與這方土地,未能盡他們所願,他們便會輕而易舉的轉投到其他神靈座前,就像此前那幾十年,因著竹槿失蹤,未能及時應願,看顧風水,才至此地人心散亂,土地廟斷了香火,原本香客雲集的廟宇才會調零破敗至此。

    子時剛過,青玄便開始收回遠散的神識,緩緩歸攏的地靈越來越多,還未過一柱香時間,那些回攏的地靈就鋪滿堂前,更甚至將他整個人覆蓋其下。

    青玄修為不深,無法一次性將地靈收集到所有信息都吸收,所以只能緩而不急,徐徐圖之,不然他會很可能會被靈力反噬,傷及根本。

    可哪些地靈像是極于回巢的昆蟲,紛紛擠進青玄的身體里。

    丹墨璃眼見情勢不好,有心相幫,但因自己與他並不熟悉,所修道法也不同,怕自己貿然下手,會打亂他原本的節奏,便只能作罷。她立于堂外,施法將過多地靈擋在身後,從而來緩減青玄此刻的壓力,不一會兒,那些被擋在堂的地靈越聚越多,像是被阻斷的潮水,堆高成塔。

    青玄足足用了近一個時辰,才將所有外散的神識逐一收回。

    他緩緩吐出胸中的一口濁氣,只抬了抬眼皮,就感覺眼前一陣一陣的暈眩,面色頓時白了幾分。

    雖說借助了量地杖的力量,但到底他的修為不深,難堪重負。靜坐片刻後,他的面色才緩和了許多。

    抬眸望向院外,便看到院中站立的人,玄紗衣袂輕揚,長發披散至腳踝,發頂上壓著紫金累絲纏紋發箍,綴著一顆水滴型黑玉額飾垂至眉間,而那雙清冷的烏瞳竟比黑玉更瑩亮幾分。

    青玄不曾想到丹墨璃會來此處,是以驚愣了一瞬,待反應過來後,立即抓起面前的量地杖,起身行禮。

    “尊上。”

    丹墨璃見青玄安然無事,也暗自松了口氣,她頂怕青玄有個意外,畢竟此時他身邊只有自己,假使真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也是百口莫辯。

    若這世界還有比拜師梨山更讓她在意的事,便只有她自身的名譽。與其他的妖類不同,丹墨璃自打修成妖以來就極愛惜自己的名聲,一言一行皆端正規矩,不容自己有一點的行差踏錯。

    也有人嘲笑她此番虛偽做作是為了討好天界,討好梨山那位老祖,但千百年以來,人家不還是沒收她為徒。

    因為,畢竟妖再如何修煉也只能是妖,即便從六道輪回里偷得一絲生機,化作人形到底也算不得是人,更做不得仙,成不了神。

    那些個什麼妖仙,妖神的名號,不過是說來唬弄唬弄自己罷了,這四海八荒,泱泱三界,又有誰會承認妖也是人呢。

    說到底,剝了這層皮囊,不過還是六道里的畜生,地位甚至更在草木精石之下。

    所以,多數妖類更為放縱,與其束縛天性,委屈自己,倒不如痛痛快快的活一場,少去管他的天道律法,如此也不妄自己做過一回妖。

    但丹墨璃偏不認命,她始終堅信只要自己能拜師仙門,就能脫胎換骨,再不是妖畜。

    所以,自有靈性來,她都是以修得仙身為目標,她想要踏進那道高高在上的天門,親眼看一看好友口中那二重天的花樹,那三重天里的瑤池。

    她堅信著,終有一天自己的願望定能實現。

    青玄定了定心神,握著量地杖快步來到院內。神思清明後,他便確定剛才出手相幫息的人,就是她。

    丹墨璃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樹枝,比昨夜看到時枯敗了幾分,想來剛才他必定是借了過多的靈力,才導致量地杖憶有靈力衰敗的跡象。

    她掌心一翻,從乾坤袋里取出一只黑瓷描金梵文的小藥瓶來,倒出一粒花生般大小,通體幽綠的丹藥,遞于青玄。

    “這是我親手制成的菩提丹,里面加了我從菩提老祖那兒辯法贏來的菩提子,用來補充靈力效果最好。”

    青玄听了十分感激,不疑有他,接過後立即服用下。

    丹墨璃見他如此爽快的服下自己的丹藥,細長的眉尾輕輕向上一挑,她倒是有些意外,也想不通青玄怎會對自己這般信任,他與自己不過昨夜才初此相見而已。

    並非丹墨璃多疑,只是自諸神歸位,定下六道後,在神仙的眼里,妖是異類,與魔道一樣,不通人性,生來為惡,是不能全然信任的。

    青玄服下丹藥後果真感覺丹田內靈氣緩緩充盈起來,周身的疲憊之感也一掃而盡,神清氣爽了許多。

    “多謝尊上。”

    丹墨璃揮揮手,不甚在意,行走六界她向來喜結善緣,極少與人為敵,是以,一粒丹藥而已她也不曾多上心。

    “可有找到關于那只王八精的消息?”

    “此事說來也奇,我查看了此地近百年的地志記,發現您昨夜里收拾掉的那只王八精是近五十年里才出現的,在此前,未見有它的任何蹤跡,它似是一夜間突然出現,它一出現便開始加害百姓,食人精魂。”

    “這樣說來,那它應是從他處而來,跟過此地,看到此處土地公缺失,無人管轄,便安身了下來。”

    青玄搖了搖頭說道︰“並非如此,事實上正是因他來了此處,前任土地公的竹槿才會失蹤。”

    他仔細勘察過,這只王八精在此處顯形的五年後,就再也追尋不到竹槿的足跡。

    “另外,您昨夜從它體內剝離的那顆妖丹,我也找到了線索。”

    說到這顆來歷不明的妖丹,她興致大增,示意他繼續說法下去。

    “這顆妖丹的來歷未能找到線索,它似乎和那只王八精一樣,也是突然出現在此處那般,但我查到這顆妖丹之所以會在王八精的體內,並非是它自願的,更像是這顆妖丹強行將自己值入了王八精的體內,從而佔據了這個身體。此後又驅使這只王八精四處為禍害人,吸食人的精血來供自己修煉,而那王八精背負了那麼的人命冤債,卻半點好處也沒撈到。”

    “你的意思是說,那只王八精反而是那顆妖丹的傀儡?”

    “正是,這妖丹奪取了王八精的身體,供自己驅使,若這只王八精遭了天譴,它只需舍了,再尋一個新的就好。”

    總之,所有的惡事都與它無關,天譴再重也傷不到它絲毫。

    “果真是好心計,好手段。”丹墨璃冷笑了幾聲,道︰“只是不知是誰能有這般陰毒,”

    “這不難,您將那妖丹取出,仔細研究一番,說不得還是熟人呢。”

    “哦,你知是誰?”

    “您讓我察看那王八精出世時,這附近可有哪位大妖隕落,我察看了近百年里地志記,並未有這樣一位大妖隕落,然,再此一百五十三年前,確有一位大妖隕落,此妖,您也識得。”

    丹墨璃震驚的望著青玄,交握腹前的雙手止不住顫抖,眼底隱隱閃過一瞬的恐懼。

    那妖,名萬夜,死于天道極刑之下。

    差一點,連累了自己。

    正因親眼目睹過,她才害怕,才驚恐。

    此後自己閉關一百三十年不出,不問世事,眾人皆說她是在悟道。

    實則,她是被嚇破了膽,躲在洞府內,不敢出。(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0章 奪而取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30章 奪而取之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