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事情起因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青玄出自道家正統,羽化升仙後便被天界收錄在冊,領職在左司命元信星君的座下任差遣,平日里他只負責造策登錄,一直以來都是個安靜本分的小仙。

    他在司命府里一待便是二百年,對自己的工作已然了如指掌。

    某一日,他在登案錄策時忽然發現有處地方上的百姓在此前一、二十年里竟有百十人落水失蹤,皆是生死不明。

    左司命執掌三千大千世界里所有凡人的生死壽夭,劫數功過。正所謂命由天定,常人輕易改動不得。但翻看這些失蹤之人的命薄,青玄發現策薄里都寫明他們絕大數人本應是壽終,即便有少數人晚年會死于疾病,但在他們的一生命途里,全都不曾記有此或失蹤,或溺亡之劫數。

    青玄向來心思靈活,且剛由凡人修成仙,雖在天界待了二百年,但對凡間百姓的生活習性還是記得的。

    至少,比已經在天界生活千萬年的神仙們要記憶猶新一點。

    青玄逐一翻看過命薄後,就覺察出事有蹊蹺,他發現命薄並未有改動,而是停止運轉了。

    青玄立即將查到信息稟明了自己的上官, 華員官。

     華員官听後,也覺得事出異常,命薄未改動,命主卻消失了。命薄停止運轉,便只能滯留積壓下來。若人數還不是問題,但積壓的命薄一旦多了起來,就容易影響其周圍人的命數。如此天長日久,積少成多,就易釀成大禍。

     華員官也惟恐起禍,便與青玄一同前往地府調,親自提取了這些人的陰卷名錄。讓他震驚的是,居然然也未在地府內查到這些人的生死壽命。兩方一核實皆為查無此人,這便說明這些失蹤者已是生不見其人,死不見其魂,就這麼平白無故的從這天地間消失得干干淨淨。

    除非是魂飛魄散,歸于塵埃,否則是不會從天地間消失得如此干淨。可以這些皆為世代輪回皆平凡的普通人,並未犯下任何會刑罪。

     華與青玄從地府上來,直接來找此的一方土地公詢問,土地公應是最了解此地百姓及事物的人。誰知,他們來時,土地廟早已空無一人,明顯已是破敗許久,二人在附近找了幾圈也沒找到土地公的影子。

     華一番思量,覺得此事應不像自己先前所推想的那般簡單。他站在破敗凌亂的土地廟里,看著陷落泥地的神像,在腦中將所有線索細細推敲一遍,此事非同小可,只能往大了去猜想。

    越是細想,他便越是心驚。

    若只是些凡人的命薄被篡改也就罷了,但如今,一方土地公失蹤多時,數百人下落不明,生死不知,而直到現在,不論天界,冥府或是人間,居然都無人有絲毫覺察到此處異象。

    此處並非地處偏遠的窮困之地,反而距離京都還近些,而那條可疑的大河匯流處,便是真龍盤踞這地。

    人間帝王的真龍紫氣或許無法照應到此處的百姓,但如若真是出了個法力強橫,殘暴凶悍的妖魔之物,守駐京都的國師不可能察覺不到。就算那國師修為不足,道法下乘,沒有能力感知到京都外的妖所,那紫薇帝星也不可能覺察不到有為禍京都的妖物在作亂。

    再者,按規定土地公每隔一段時日便要書寫一份報告,將此處的民生疾苦傳達天听。若是此地方的土地遭遇不測,其供奉的仙令名牌便會示警,但此處土地公何時是失蹤,他們都無從查起。

    普通妖物作亂,斷無可能做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覺的殘害多條人命,又害得一方土地公失蹤。那只能說明,此地出了個了不得的東西,它能瞞天過海,肆無忌憚的禍害一方。

    而如此作禍的東西還出自他所管轄的區域,他卻一無所知。

     華一時驚得冷汗連連,覺得此事還需要稟明司命,方可再作打算。

    于是 華轉回天界如實將此事稟告過司命,回天界前,他仍是不放心,沒有一方土地的庇護,這里的百姓恐難安生,便又將青留玄留下,命他繼續查找事因。

    青玄來來回回查找了兩個月,這些人的失蹤皆與前方那條河有關,且出事的時辰多數都集中在朔日傍晚,新月初起時。

    他將這條河翻看了一遍又一遍,就連水底的一株水草都不放過,卻也未能找到一絲可疑之處。在他心焦上火時, 華居然給他帶來了令牌與量地丈,說司命令他暫先接管此處土地公一職,繼續查探那些凡人與前任土地公的失蹤,若查到有任何異情,可隨時通過令牌告知他們。

    青玄尚且年輕,在司命府里只學習了二百年,根基不深,他知曉若按能力來定,自己是不可能如此快的接掌一方土地,但司命硬是讓他暫代,他雖覺有異,也還是應承了下來。

    他一心一意想打理好此地的民生,也想盡快找到前任土地公,他也好盡快回司命府復合。

    只是,一來他無任何經驗,二來原先的土地公無故失蹤,下落不明,他不能與前任土地公做公務交接,如此情況下,他算是接下了一個混亂無比的爛攤子。

    這些年里他日夜不休的忙活,耗盡心力也未曾能完全理清楚這里的民生事務。

    失蹤一案毫無進展,地方上各項事務雜亂不堪,他心急焦慮的日夜難安,心煩頭痛,不免對上官生了怨言。

    其實,若是 華員官願意親自留下查找,此事也許早已解決,但听 華員官前來宣布他調令時,所說的話里之意,似是司命府出了些事情,並不好對外宣講,這才想法將此處的人仙失蹤案壓下挨後處理。

    青玄心里明白,自己能解決此事,便最好不過,但若是解決不了,他也只能待幾年後上書一封告罪,並懇請司命另派人前來相助自己。

    只是若真是那樣,則會讓自己在司命的心里留下一個無能,無所作為的印象,對以後的各項考評都會大大減分。

    當他無力無助時,看到土地廟內的一株桃花樹,忽然就想到丹墨璃。

    丹墨璃的桃花雖不是仙品,但勝在四時花繁不謝,在凡間也算得一景。她行事低高,並不太搭理世外俗事,但她一直生活在這里,已經與好幾任的土地公打過交道,若是能向她討教一下地方民風事務,于他助力不小。

    在此前,青玄曾數次拜訪,到了洞府前才知不只他一個有心討教,但不論有多少人待在洞府外,丹墨璃都是閉門不見,以正在閉關自守打發了眾人。

    青玄吃了幾次閉門羹,差一點就心灰意冷了,卻沒曾想在這里恰好遇上,他心上的一方大石終于能落下一半來。

    只要她願意出手相助,此事便不難解決。

    丹墨璃听著青玄的講述,邊思索,邊向河邊走去。

    斗轉星移,夜空里玉帶般的星河已壓向西方,只有寥寥數顆星子倒映河底。

    當青玄說到這條河有可疑之處時,她隨即就想到去年剛來此處時,所經歷的那場天雷劫。

    “去年初春時,有一場天雷劫落在此地不遠處,你可還記得?”

    “當然記得,那場天雷劫來勢凶狠,便是我也被震得心神俱蕩。”說起去年入春時那場二天三夜的天雷劫,青玄任是心有余悸,他已經多年不曾遇到這般如此驚天動地的雷劫。

    “自那後,此處可有異動?”

    “這……”青玄凝神想了想,答道︰“並無任何異動,一切還是原樣。”

    丹墨璃听後,驚詫的望著青玄,問道︰“意思是……無人應劫?”

    天道之所以會落下雷劫,必定是有其目的,可去年那樣驚天動地的一場雷劫後,竟然無一人或一物應了此劫,導致雷劫落空。

    這應是絕對不可能會發生的事。(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26章 事情起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26章 事情起因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