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驚嚇連連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雲小妖TY 書名︰桃花一誤三千年

    那夜之後,一連著七八日里都是狂風大雨,路邊的柳樹被吹斷了幾棵,好幾天里路上也不見有行人來往。

    她依舊棲身在河底的水草里,那張大網不知何是已不見蹤影,當然,她掛上的一吊錢也不見了蹤影。也不知是被河水沖走了,還是被漁夫拿走了。

    但無論怎樣,她欠的性命已經報償完了,其余的也已與她無關了。

    自那夜後,一連幾日她都沒再去看韓狻︰罄從暉A耍 摶 毆穆啡嗽崞鶿擔 恢  蔚昧思膊。 肯攣圓≡詿玻 剖且巡〉悶鴆渙松 恕br />
    她不知為何韓食嵬蝗壞昧松  罄從腫邢敢幌耄 獠﹀虜皇悄峭豯謈馫k 拋帕瞬諾玫摹br />
    如此一想,她就覺得這責任在自己,既然是自己將他嚇病了,那麼她就應該去看望他一番。

    于是入夜後,她又再次悄無聲息的來到小院外後,但又怕自己突然出現會再嚇著他,便在小院外左右徘徊了幾次,即不敢貿然進前去找他,又擔心他的身體。

    再過二日就是十五了,因此今夜天上的月分外明亮,燦若銀盤般在大地上投下光輝,在明亮的月光下,她突然看到一個褚褐色的荷包掛院內的樹梢上。

    經過一連幾日風吹雨打,荷包的顏色已經有些淺淡,風吹過,桃樹晃悠,而那墜著荷包的樹枝卻未動分毫,因為荷包里放著許多金子。

    那晚她一怒之下轉身離去時,隨手將這荷包扔了出去,掛在桃樹下。原想著,等韓飪吹攪耍 約喝∮茫 撬菜惚 沽慫木讓 鰲2輝希 :豢吹健br />
    或者他被那晚嚇得,已不敢再靠近樹下了,如此才未看到這荷包。又或者,他那夜後,就壓根未敢再踏出房門。

    無論那種情況,都讓她陰郁氣悶。

    抬手將荷包取下,那樹枝晃了幾晃後,依舊低垂著,沒能再回到原先的高度,想來是這幾天被沉重的荷包一直墜著,失了韌性。

    取下荷包,她轉身再次離開,沒了心思去看屋里的人。

    她赤足走在鄉野的草地里,土地還濕潤著,披到腳裸的長發偶爾會勾到一兩株野花,發尾處被露水沾染上一層濕氣,在明晃晃的月色下,愈發的柔黑而清亮。

    相比那身無法消除的傷疤,她這一頭色如烏墨,有著珍珠般光澤的長發,是所有人見過後都艷羨不已的。即便是她的好友,都對她的秀發愛慕得痴狂。每次見了,都喜歡按著她梳如色發髻,還喜歡收集一些好看的梳子,發簪贈送給自己。

    這頭長發,應是她唯一能讓人入眼有地方了,所以平日里她是非常珍惜的。

    在濕漉漉的草地深處有棵老槐樹,四下無人的曠野里她巨大的身形盤繞在樹梢上,舒展著鱗片心情的吸收著月光里的精華。每到十五前後的這幾日里,是一月里天地靈氣最盛的時候,只要天氣晴朗,月色明亮,她都不會錯過這個吸納天地靈氣的機會。

    她在月下照曬的同時,也仰望夜空欣賞月色,這月亮她看了三千年,,因為修為在不停的精進,所以每隔幾年,她都能看到不一樣的月亮。

    如今她已能隱約看到月宮的大門,門前不遠處的月桂樹,相信再過幾年,她還可以看到吳剛,嫦娥,和搗藥的兔子了。

    她期待著有一天也可以親眼看看好友眼底的仙子和月兔,究竟是一個什麼模樣了。

    心神不定的望著月色,她靜思了一整晚,可思緒混亂,不知是在猶疑著什麼。

    知道是自己將他嚇病的,她不免會心生愧疚,但一想到那晚他驚恐慌亂的逃離,又心生惱怒,她也不知自己究竟在想什麼。

    可她知道,只要自己一想起那道瘦弱的身影,在落日余輝里隔著晃悠的水面滿懷關切的看著息的眼神,她就做不到真的丟下他不管。

    天剛亮時,突然陰得厲害,沒多久大雨再次肆虐起來,她在雨落前回到河底。

    她敏感的察覺到這今天的風雨與以往的不同,天邊處一道紫金閃電劃破長空,接著雷聲似是在耳邊炸開,就連她都震得心神皆懼,卷曲著身子忍不住又往水底躲了躲。

    今晨的雷聲與前幾日的不同,她能感知到這次響起的是一道天雷。

    雖不知是哪位道友在渡此天劫,但從這天雷的顏色和聲威上可以斷定,這是位散仙在渡天劫,且修為還不低,不然,也不至于能如此驚動天地,讓她心神懼怕了。

    想來這一劫若是能安然渡過,這仙位應是可以再升上一個等級了,甚至就連登冊入仙官的資格說不定都有了。

    唉,她不知還要修煉多久,才能有此一劫啊。

    這天雷響了整整一日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時,天空方才緩緩放晴。

    已過辰時後雲還未散盡,白慘慘的日頭在雲層後躲躲閃閃,地頭間水氣漉漉,潮濕悶熱里又帶著一股子春雨後的清新。

    她這日一早便等在了路邊,事實上,她在這路邊已經等好幾日了,就是一直沒能看到韓獯誘廡÷肪 br />
    現在都已經過了辰時,早遲了讀書的時辰,想來今日韓庖慘讕稍謔且 詡倚菁傺擦恕br />
    恰在她將要回到河底時,泥濘的小路那頭一個瘦小的身影緩慢走來,他的腳步深淺不一,身形還有些晃悠,像是隨時會倒下。雖然行走時已經十分小心謹慎,但破了洞的鞋子,及補了又補的長衫下擺還是沾了不少泥水,看上去模樣十分狼狽。

    她遠遠就看出,那人便是自己一連等了多日的韓狻br />
    待韓庾叩角凹溉站人哪譴 穎呤保 那拇鈾 菹掠緯觶 讕墑淺哂喑イ囊惶跣『諫擼 緩笈淘諑繁弒惶炖諄韉溝囊豢昧鏖渡稀br />
    墨黑的身子,在碧綠的樹叢里,很是扎眼,于是韓庠對兜木涂醇慫 亂饈毒屯O陸挪劍 桓以僂白 恕br />
    她看著韓飭 諶賞獾牡胤劍 拋約旱難凵裼淘ヴ歡 4鈾納袂槔錚 荒芽闖鏊竅牖贗放芸   志醯謎庋ㄐ〉淖約禾 橙蹺弈埽 牡灼鵒誦叻摺br />
    于是,他狠狠的盯著她看了一會,咬咬牙又往前試探著走了兩步。

    她有些怕他這瘦弱的身軀會禁不起再度被驚嚇到,也就一動不動的盤縮在樹槎上,如此遠遠看去,她更像是被風吹落的一截繩子,掛在了樹槎上,隨風搖晃。

    韓廡硎且艙餉聰氳模 P艋忱 鈉撇及ゅ [叛潰 傲俗諾ㄗ雍螅 荃盍思覆劍 偶絛蚰強枚狹訓牧髯 思覆劍 牡啄 鈄牛 侵皇且恍】睪諫 納印br />
    他已經告假好幾天了,再不去私塾報到他怕開春後自己會被私塾去除學名資格。

    他害怕以後會沒有讀書吃飯的地方,但更怕她若是被私塾除了學名,就會成了宗族里最沒用的人,如此也就沒了老師和族里伯叔們的照看,若是那樣,他的堂兄定會搶走他僅剩下的房子。

    幾處父母留下的田地已經被堂兄和堂嫂以照管的名義搶走了,要是房子也被搶走了,他就會無家可歸,是要被活活餓死的。

    一想到自己可能會被攆出家門,成為一個隨會被餓死的街道乞丐,他便有了力氣掙扎著下床出門。

    再者,他已經好幾日沒吃飯了,自從得知他病了以後,堂兄連清粥也不送了,怕是想活活餓死。所以,今日他無論怎樣都在晌午前趕到私塾,這樣說不定還能有口剩飯果腹。

    這幾日里即使在病中,他也依舊忘不了那夜看到的身影,其實他並未看清那身影具體樣貌,所有記憶里,他只記得自己到了布滿疤痕的半張臉,可就是這樣,他也依舊能想象出那個人是怎樣的可怕。

    他害怕那人會再來,可是門又壞了,敞著門他根本不敢入睡,一連好幾夜都睜著眼楮,望幽黑的門外,警醒著直到天亮,才放睡去。

    如此熬了一連幾夜,白日里又沒飯吃,他的身體便每況愈下。

    他知道自己是被嚇病的,心底十分惱怒,連他都看不起如此膽小懦弱的自己,也不能怪別人會看輕他幾分。

    所以,他一定要趕緊長大,變強,這樣才有能力保護自己。他以後一定要每日都吃得飽飽的,穿得暖暖的。

    就在韓餘ゼ繁昭鄣木 髖允保 蝗豢 誚辛慫拿幀br />
    “韓猓 闈藝疽徽盡!br />
    她的嗓音粗礪,低啞,听不出是男聲還是女聲。

    而驟然響起的聲音,在空無一人的小路上格外響亮,韓夤奼幌諾靡歡噲攏 苯優康乖諛嗨 鎩br />
    她也驚到了,呆愣愣的望著栽倒進泥水里的人,沒想到自己又再次驚嚇到了他。

    原以為回到小黑蛇的模樣,又是在青天白日下的,他的膽子多少應該會大一些,本想著他會自己先行開口的,誰知他竟是閉著眼的小步溜過。

    她等了幾日,不想再錯過,這才急急的開口叫住了他。

    開口叫住他以後,才發覺自己怕是又做借了,但現已收不回自己的話了。

    韓饈沽思富亓ζ 懦拋糯幽嗨 鍥鶘恚  值乃南掄磐環  ÷非昂蠖疾患腥耍 粗豢吹繳 粵髦ι瞎易諾男『諫擼  值耐蛘拋乓凰 ∪綞沽# 瓷磷漚鴰粕 餉 難劬Φ勺拋約旱男『諫擼 成縴布漶塘搜   茲韁秸牛  瓜該艿牟悸鍆罰 剖遣荒芟嘈牛 撬辛俗約旱拿幀#a href="http://www.101Novel.com" target="_blank">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桃花一誤三千年》,方便以後閱讀桃花一誤三千年第6章 驚嚇連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第6章 驚嚇連連並對桃花一誤三千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