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養的狗隨了主人的性子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綏羽 書名︰團寵女主她超颯

    季漾被吵醒了在這種環境下也睡不著了。

    這個時節京城的氣溫已經在回暖了,可是安城的氣溫依舊很低。

    季漾拎了件外套下了樓,從後門出了“純色”。

    “純色”位置處在安城的安全區。

    安全區的意思就是,還在政府的管轄範圍之類,相比起更靠近邊境的地方,這里還是相對來說要安全一點。

    這一塊夜店開的尤其是多。幾乎是一家挨著一家。在安城,這片開滿夜店的區域叫做“夜國”。

    季漾出來的時候還能看到不少人,和白天路上所有的人面對著面都不打招呼的陌生狀態不同,夜晚在這種燈紅酒綠的地方似乎格外容易拉近人們彼此之間的距離,他們大多都是三三兩兩地結伴進了不同的店。

    可是順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離開了“夜國”的地帶,九點到凌晨兩點的安城安靜的像個死城。夜國以外,安全區以內其實是大多數當地百姓的生活區,路邊能看見不少老舊的房屋,但是卻極少能看見有人在街上行走,即使有,也一言不發形色匆匆。

    出了“夜國”,往前走了將近一千多米,季漾都沒有看到任何一家夜間開放的店家。

    這里雖然仍然在安全區內,但是誰都知道,安全區並不是一定安全的。

    潛藏在這里的罪犯們可不見得就怵了政府,況且有多少見不得光的交易最愛夜間行動。

    半夜開店倘若是觸了誰的霉頭,撞見了什麼不該撞見的話,他們這些普通老百姓在這安城有幾條命都不夠活的。

    “夜國”在這里屹立不倒當然不僅僅靠了政府,還靠著那些夜店背後的一個個深不可測的背景,因此,安城的夜間,除了“夜國”的店家,其他本地普通百姓所開的店,天一黑立馬關門幾乎已經成了他們心照不宣的規定。

    季漾手拎著外套,一步一步走的不緊不慢。

    今天風屬實有點大,吹得路邊為數不多的樹全都沙沙作響。時不時飄落下來一片干枯的樹葉……

    這個季節本應該是新芽初透了,可是安城路邊的樹上仍然全都是殘留的枯枝敗葉,沒有絲毫透青的跡象。

    季漾的靴子恰好踩在了一片枯葉上,空曠的夜里登時就響起了清脆的碎裂聲。

    季漾今天原是穿的一件線衣。

    不算很厚,但與她在京城的穿著比起來還是要厚實暖和不少的,只是仍然抵擋不住這里的寒風。

    她一邊走一邊把外套披了起來。

    是長款的風衣。

    她拉了拉衣襟,衣角被風吹的翻飛。

    越走越是接近安全區的邊緣了,再往前走不久就是出了安全區,犯罪分子猖狂的地帶了。

    可能是太長時間沒有修整過了,這里的路已經變得坑坑窪窪的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下了雨,路上還有不少積水,季漾低頭看著腳下,以免不小心一腳踩進水里,路燈也壞了不少,老舊的路燈仍然是泛著昏黃色燈光的,且不少都忽明忽暗的,總是讓人疑心它下一秒就要徹底罷工了。

    好在也沒有走太遠,季漾就到達了自己想去的目的地。

    一家小酒館……

    也是這附近唯一一家店。

    走廊口風太大了吹的季漾的風衣獵獵作響,她拉緊了衣服推開了木制的門,嘎吱一聲伴隨著門上懸掛著的清脆的鈴鐺聲。

    季漾跨進了門,與此同時一只巨大的毛茸茸的身影一下子就撲向了季漾,伴隨著一聲嗷嗚的叫聲。

    季漾反手抱住了撲進自己懷里的那個家伙,她是一條漂亮的阿拉斯加雪橇犬,此時正吐著舌頭,兩只前爪趴在季漾的腰上被季漾半摟著。

    “喲,狼崽,是哪個稀客來了?”

    木制的吧台後面露出了一個腦袋,一個白頭發的老爺爺,他帶著老花鏡,原是就著吧台上面懸掛著的燈所散發出來的昏黃的燈光在看書。

    听到了門口的動靜,他就合上了書,笑盈盈的看著季漾。

    “莫爺爺。”季漾跟他打了個招呼。

    狼崽就是這條阿拉斯加犬的名字,這個名字是甦予給它取的,甦予本身就不是一個多著調的人,取得名字也是一樣的不著調。

    不少人都問過為什麼要叫一只狗狗叫狼崽。

    喬二少曾經把狼崽帶回家住過一段時間,那段時間每次出去遛狗,叫一聲狼崽都會引起周圍一片人的驚恐……

    但是狼崽並沒有能壓得住這個名字的氣勢,她被甦予帶了幾年,不負眾望地被帶成了一只傻白甜。

    哦,或許也不是很白,她的皮毛是黑白相間的。

    莫爺爺從木質吧台後面起了身,他坐著的躺椅應該也是木制的,起身的時候咯吱咯吱地響。

    他看起來年齡真的很大了,腰背都佝僂了起來,手里還杵了個木制的拐杖。

    他一起身,狼崽就搖著尾巴蹭過去了。

    莫爺爺敲了敲拐杖,坐在了店里客人坐的位置,季漾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他的對面。

    “甦予這段時間沒給你添麻煩吧?”不用想也知道,甦予在這安城沒住在“純色”,就肯定住在了這里。

    狼崽閑不住地吐著舌頭在桌下打轉,一會兒到莫爺爺身邊蹭蹭,一會兒到季漾身邊轉轉。

    季漾伸手默了默他的背,她就安靜地趴在了季漾的身邊抬著個腦袋。

    眼珠子滴溜溜地望著季漾,季漾又撓了撓她的下巴,摸了摸她的腦袋,他就乖巧地不動了,眯著個眼楮享受得很。

    莫爺爺沒有狗狗摸,但是卻有自己長長的,白花花的胡子可以摸。

    這一把胡子可是他精心留了很久的寶貝,他一邊摸一邊笑︰“麻煩倒是沒有,阿予那個小妮子來了不少時日了,快兩個月了吧。前段時間應該是住在了你們的‘純色’里,說是‘純色’里吵鬧的很,比不得我這小酒館清閑,也偶爾來我這歇歇。狼崽倒是一直留在我這了。”

    “這小崽子倒是個麻煩東西,可挑食的很,三天兩頭得給她換著花樣的做吃的,可真是阿予養出來的狗,淨隨了阿予的性子。”

    莫爺爺笑呵呵地看著狼崽,話是在責怪,可是語氣里卻又滿是歡喜的笑意,絲毫沒有真的責備的意思。

    狼崽是只很有靈性的狗,她雖然听不懂莫爺爺話的意思,但是卻能听得出來莫爺爺語氣里對她的喜歡,于是就吐著舌頭又跑過去親昵地蹭了蹭莫爺爺的小腿,歡樂地搖了搖尾巴。(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團寵女主她超颯》,方便以後閱讀團寵女主她超颯第66章 養的狗隨了主人的性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團寵女主她超颯第66章 養的狗隨了主人的性子並對團寵女主她超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