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性別別卡的太死∼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綏羽 書名︰團寵女主她超颯

    盒子不大,通體都是粉色的。滿滿的少女心。

    季漾略有些嫌棄地嘖了一聲,然後拉開了粉色的緞帶,打開了盒蓋。

    里面的東西讓她有些意想不到。一盒子干花。

    是櫻花,層層疊疊地鋪在一塊,每一朵都完整晶瑩,透露著鮮活的艷麗。

    什麼意思?季漾眉頭鎖了起來。

    她的第一反應不是祁深為什麼會送一盒干花,本能地她覺得祁深在借這個表達什麼。

    這是一種奇怪的直覺,就像是她從見祁深第一眼開始就一直有種奇怪的感覺。

    她說不上來這種奇怪的感覺從何而來,就只能把這歸結于祁深本人。

    她拍了張照片,點開微信,打開了和祁深的對話框。

    季漾︰很特別,謝謝。

    祁深回的很快。

    祁深︰不客氣,幾星期前去江城看見的,就買下來了。

    祁深︰正好踫到你生日,這東西女孩子應該都挺喜歡。

    季漾︰嗯。喜歡。

    季漾前面剛把喜歡兩個字發出去,後面就把盒子蓋好放到了一邊。

    江城確實是櫻花早開的季節。

    這個天氣,京城這邊的櫻花才透出苞來。江城的卻早就熱熱鬧鬧地開過了一輪。

    江城還有個別名叫花城。是個四季都開著爛漫的鮮花的城市。

    它的干花也是最為出名的。幾乎是每個到此處游玩的游客必買的紀念品。

    說起來,季漾曾跟隨外公在江城居住過很多年,外公分明就是個善于舞槍弄棍之人,卻尤愛一些文雅之事。

    年邁後更是沉迷于書法國畫,制作干花的技藝也是十分優秀。

    想到這,季漾拆下一個盒子的指尖頓了一下。然後默默又把粉紅色的盒子拿了起來。

    電視機旁放著一個很大的沙漏,袘犰滫漪搕W去有些年代的氣息。里面的沙卻是亮的晃眼的藍。此時所有的沙都流到了下面那一層。

    這是個藝術品,它的頂部並不是實的,而是鏤空的花雕,所以它並不能倒轉過來。

    這是甦予去年送給她的,不知道從哪個地方淘過來的。

    給她時甦予都沒發現這頂部是鏤空的,隨手往季漾沙發上一拋,還漏了不少沙。

    但是這個沙漏卻有個很人性化的設計。那就是頂部和底座都能打開。

    這就方便了此刻季漾毫不留念地就把藍色的流沙全部倒進了垃圾桶。然後把干花放了進去。

    上下各一半,花瓣似乎隨時都會從上面飄落下來,偏生漏口太小,又將將卡在了那里。此時立在電視邊,袘犰滫漫陵y和頂部映襯里面開的明艷卻不張揚的花。相映成趣倒是顯出了幾分古樸的鮮活。

    倒是比原來的樣子好看多了。

    季漾拍了拍手,才繼續拆包裹。

    祁深說的重新裝修是真的。沒過幾天,隔壁就傳來了各種乒乒乓乓的聲音。

    聲音之大硬是讓季漾養成了早上九點起床,晚上十二點前睡覺的好習慣……

    因為從早上九點,隔壁施工隊一開工,她就沒法睡了。

    再好的隔音也擋不住隔壁拆牆的巨響啊!

    最終季漾終于被逼的搬離了。

    楚墨買的房子不在盛宇華庭。在紫金苑。

    這也是一個高檔的小區,可能比起盛宇華庭唯一的缺陷就是地段沒有盛宇華庭的位置好。

    但是卻勝在了環境較為安靜且離橫店稍微要近些,楚墨平時拍戲的時候很多戲份都需要在橫店拍攝,這樣她每次去也方便很多。

    這次拍“窮途”有不少戲份都需要去取外景,但最近在拍的戲份卻也都是在橫店,只是因為拍攝時間緊,楚墨雖然找人把一年未住人的家里收拾了出來,但是卻也沒回去住,而是和其他演員一樣,住在了橫店邊上劇組統一住的酒店里。

    季漾就給她打了個電話。

    “我打算去幫你壓壓房子。”

    壓壓房子這個奇怪的說法是在江城那邊有的,跟看門意思差不多,放在旁的京城人那可能還听不懂,但是楚墨跟季漾熟識這麼多年卻是能懂的。

    隔著一個手機,她性別難辨的聲線低笑起來的時候听著有些撩人。

    “去吧。鑰匙你還有嗎?”

    她沒問為什麼。直接就給了肯定的答復。

    “有的。”季漾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這麼多天,頭一次听著隔壁的噪音不覺得煩躁。正如楚墨知道她家的密碼一樣,她也有楚墨家的鑰匙。

    “嗯,那好,劇組不忙的時候我就回去給你做飯。”

    這話從楚墨口中說出來自然地就透露出了一點寵溺的味道。說起來以前楚墨不忙跟季漾呆在一塊的時候就時常給季漾下廚。主要原因是因為季漾不會做飯。

    一個人住就日常吃外賣。除非是她或者季渺和季浠在季漾的身邊,不然她很少能吃上一頓正常的飯。

    她以前也試圖過去教季漾做菜,後來發現無論怎麼教,這位金貴的富婆都學不會之後也就作罷了。

    季漾嘖了一聲︰“你要是真的是個男的,我就嫁了。”

    她語氣帶著明顯的調戲,楚墨自然地就反調戲了回來︰“妞,性別別卡的太死。”

    楚墨刻意撩人的時候總是有一種花花公子的感覺,語氣中透著點少年人的壞。

    她曾經演過一個類似的角色,明明是個配角,卻憑借著這種壞壞的又深情的感覺攬獲了無數少女的心。

    劇組那邊屬實是太忙了,不過匆匆幾句季漾就听到了背景里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阿玉。”他沒叫楚墨的名字,倒是叫了劇中飾演的角色。

    “嗯。”楚墨低低應了一聲,然後先對著電話道,“先掛啦,劇組這邊有事。有空了再聯系你。”

    “嗯,好。”

    季漾應了一聲,同時意味深長地勾了勾唇角,然後听到了電話的一串忙音。

    如果她沒有听錯的話,剛剛叫住楚墨的應該是秦賦。

    楚墨掛斷了電話,神色在回過頭的一瞬間就變了。

    “有事嗎?”她嘴角微勾,笑意卻不達眼底,神色帶著點痞氣,跟在劇組第一次見到秦賦的時候的樣子全然不同,倒是更像是劇中的阿玉。(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團寵女主她超颯》,方便以後閱讀團寵女主她超颯第47章 性別別卡的太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團寵女主她超颯第47章 性別別卡的太死∼並對團寵女主她超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