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1章 上節目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三胖 書名︰重生之神級學霸

    當天晚上,一隊人馬,就浩浩蕩蕩的殺入了北大校園,匯集在了……中文系的劉教授家中。

    “謝謝師母。”

    “師母,我自己來。”

    “您別忙了,我來我來。”

    一群北大畢業生,即使工作長的有十幾年了,回到北大的校園里,坐在師長家中,回憶還是忍不住浮現。

    大學、母校,這樣的詞語,本身就帶著濃濃的情緒,曾經的青春、夢想和熱血,最是能泛起自以為失落的感情。

    “教授的客廳布置,和十年前一模一樣。”背著照相機的攝像師,不知什麼時候,悄然的戴上了墨鏡,坐在彈簧沙發上,摸著蓋在扶手上的白布,道︰“連蓋布都是原來的,繡的鳥還是那麼好看。”

    “新買了冰箱呢,放在廚房里了。”師母端著一盤子水果上來,笑道︰“我倆都忙,就周末有時間買東西,有了冰箱以後,東西可以存著。你說的那塊蓋布,可是我年輕的時候繡的,現在眼神不行了,繡不了嘍。”

    “是,師母年輕的時候可漂亮了。”

    “嘿,你這孩子。”師母指著三十幾歲的攝像師笑罵了一句。

    “我記得特清楚,師母那時候還用胭脂。吃完飯都記得要補一下。”攝像師說著頓了下,聲音有些斷續的道︰“我那時候肚子餓了,就寫一紙的問題來問教授,教授看問題多,課後的時間不夠,就會給我說,到家里來,然後他就請我吃飯……”

    說到後面,攝像師的聲音已經哽噎起來︰“師母每次見我來了,就從櫥櫃里拿最大的碗出來……”

    劉教授瘦瘦小小的,笑著擺擺手,道︰“我的飯量小,糧食定量又多,請你吃一碗飯算什麼。”

    “你可不止請他一個人吃飯了,您也請我吃過飯,您忘了。”坐著小板凳的主持人笑道︰“那年學校運來一批帶魚,家屬院炸的香飄萬里,我們幾個就天天來請教問題,您每次都給發個帶魚塊,一個星期不到,帶魚都被我們給吃了。”

    “一脈相承,我們上學的時候也一樣。”坐在沙發另一頭的編導輕聲道︰“不過,我們那時候是分隻果。師父是一級教授,糧食的定量是一樣的,但每周能多買兩個隻果,我們有同學餓的生病了,劉教授就在兜里揣一個隻果,讓人悄悄的給送過去……隻果特別大,特別甜……”

    劉教授只是笑著听,並不說話。

    回憶,並不需要當事人的印證,尤其是當一切痛苦逝去,現實開始變的美好的時候。

    對于80年代乃至于更早期的北大畢業生來說,人生中最困難最無助的階段早已遠去,而師長們的糾結與青春,也已遠去了。

    “喝點茶,晚點才有吃的。咱們人多,我讓兒媳和女兒回來幫忙準備。”師母微笑。

    “唉,不用的,師母,您別忙了。”學生們連忙謙讓。

    師母擺擺手,道︰“現在不同以往了,吃一頓飯,就是費些功夫的事,你們都好好的呆著,吃了飯再走。”

    幾個學生互相看看,都沒有再推辭,倒是有人起身主動幫忙的。

    一番忙亂之後,眾人重新落座,劉教授又重新介紹了蔡教授出來,道︰“你們當年打牙祭的兔子,可都是老蔡做實驗剩下的。”

    眾人不禁莞爾,主持人打趣道︰“讀書的時候吃的兔子,感覺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現在想來,是不是打了藥的兔子更香……”

    劉教授亦道︰“生物系的福利,我們搞文字的,真是羨慕不來,不過,多虧了老蔡主持公道,我們中文系才能分到一點肉,就是從來都沒分到過羊肉。”

    “羊肉多稀罕吶,我自己都沒吃過兩次,都給得病的同志了。”蔡教授其實不太用同志這個詞了,大家現在更喜歡職稱之類的稱謂,但在此時,就自然而然的用出來了。

    劉教授則是繼續打趣︰“羊肉是發物,本來是不該給患病的同志的,偏偏你們讀生物的不信這個。”

    “得病的同志也不信,吃羊肉吃的可香了。”蔡教授說著笑出了聲。

    眾人也听的一陣莞爾,將適才的回憶氣氛沖散了不少。

    ……

    翌日。

    楊銳做客演播室,講起了故事來。

    論講故事,他已經是有相當的經驗了,尤其是講研究故事,楊銳更是有太多的經典段子。

    主持人也是準備充分,極好的調動了楊銳的情緒,調整了談話的氣氛,讓楊銳在更好的狀態下講故事。

    他輕松的靠在椅子上,聲音舒緩的道︰“談不上拋家舍業,我只是做好了孤注一擲的準備。”

    “就是萬一失敗的話,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會是丟掉。”主持人輕聲道。

    “不能算是都丟掉吧,我至少還是北大的教授嘛。”楊銳呵呵的笑著,又道︰“我只是覺得,自己應該在能力範圍內,做些什麼,推動此事。”

    “所以,您用自己的全部財產做抵押,向銀行貸款?”主持人說到此處,又道︰“電視機前的觀眾,可能並不是都很了解抵押貸款的意思。抵押貸款呢,就是將你的東西交給銀行,讓銀行放出貸款,並且承諾按時還款,之後如果還不上的話,抵押的這些東西,就變成銀行的了。”

    楊銳笑笑︰“就是以前典當行的活當。”

    主持人咳咳兩聲,他可不能在電視里這樣形容銀行業,轉而道︰“楊教授是有自信,能夠做出成果來,然後贖回自己的財產嗎?”

    “那倒沒有,人體基因組計劃是很少收益的,應該說,單純的做科研,是賺不到錢的,只會賠錢。不過,我之前做西地那非的收益有不少,我現在手里的錢不夠,但是預計日後的收益,能夠填上這部分的貸款。”楊銳停頓了一下,再道︰“就是錢不湊手,所以貸款了。”

    “就是說,您將未來多年的收益都給花掉了。”

    “是的。”

    “為什麼不等幾年,等錢湊手了再做研究。”

    “時不我待啊。”楊銳很滿意主持人的節奏,舒服的接話,道︰“我們可以等幾年做研究,但是外國人不會等我們的,他們最不缺的就是錢了,只會更快的進行研究。”

    主持人點點頭,道︰“這也是一場科研競賽。”

    “更可以說是一場科研戰爭。”

    “咦?人體基因組計劃不是一個面向全人類的科研計劃嗎?它是用來治療疾病的吧,怎麼就變成戰爭了呢。”主持人明知故問,很容易就引起了觀眾的興趣。

    楊銳握了握拳,道︰“美國人的阿波羅計劃,也是一個面向全人類的科研計劃,從科學和人類的角度來說,它的價值非凡,確實為全人類跨出了一大步。但是,如今天上的數千顆衛星,大部分也是屬于美國人的,他們可以通過這些衛星,肆意的看到地面上的任何一個角落的情況。高運載量的火箭,就是高運載量的導彈……人體基因組計劃也是一樣,它是有益于全人類的計劃,但必須是在全人類的參與下。如果我們放棄主動加入,而將權力交在美國人手里,那它一定會損害我們的利益。”

    “所以,我們應該參與到人體基因組計劃中去。”

    “沒錯。”楊銳說著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們不用和其他國家去比較,誰在人體基因組計劃中,做的工作,誰做的少。重點是參與進去,成為其中的一份子,這樣,我們才能分享人體基因組計劃的一切成果。”

    “但是,據說人體基因組計劃會將成果免費分享給全人類。”

    “這個許諾是科學家做出的,並不是美國總統做出的。”楊銳緊接著道︰“而且,就算是美國總統做出的,按照美國的政體,他們的法院也可以推翻他的決定,後繼的總統也可以改弦易轍。人體基因組計劃將是一個持續多年的計劃,會歷任多個總統,我們不能將希望,寄托在2000年或者2010年的美國總統身上。”

    事實上,人體基因組計劃在2000年前後,確實面臨著極大的威脅,而最大的威脅,就是鳥槍法原本的發明人艾特爾和他的賽萊拉公司。如果不是克林頓介入他與人體基因組計劃的爭鋒中,艾特爾說不定有機會將自己的成果注冊成專利。

    那樣的結果,將是每一款依據基因開發的藥物,都貴上天價。像是能治療某些型白血病的格列衛,每個月2萬元人民幣就被人喊貴,如果賽萊拉公司的計劃實現,以後月付兩萬的藥物將比比皆是。

    “沒錢就去死”的現實,將變的更加現實。

    主持人此時也順勢介紹了一些美國的整體模式,才問到輕松的問題,再緩緩的結束問題。

    攝像機上閃爍的紅燈熄滅之後,主持人與楊銳輕輕握手,低聲道︰“楊教授,一切順利的話,節目今晚就會播出。”

    “這麼快?”楊銳訝然。

    “恩,我們可以頂替原本今天晚上播出的一期。早一點播出好,免得被修改的地方過多。”主持人說的很隱晦,但其中的信息也足夠楊銳理解了。

    楊銳點點頭,謝過一眾校友,出門沒回學校,直接散著步回到家,順便整理了整理隔壁幾院的古董字畫,權做休閑。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手機版閱讀網址︰m.101novel.com(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神級學霸》,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神級學霸第1521章 上節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神級學霸第1521章 上節目並對重生之神級學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