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田園一家歡

第二十八章 割了手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淡竹枝 本章:第二十八章 割了手

    

    從田裏起來,林榮華在溪水裏洗了腳上的泥土。

    “我這算是接地氣了吧。”

    邊洗邊問旁邊的閨女。

    “算,體驗感如何?”

    “簡直就不是人做的活兒。”林榮華咬牙切齒“老太太說下午還讓我下地。”

    “你還下去嗎?”

    “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

    嗚嗚,老林同誌覺得自己好可憐。

    回到家,關思慧看他父女倆都嚇了一大跳。

    “你倆臉上咋回事兒?手臂上也有這麽多傷痕,又和人打架了?”

    林田田這才看向老爹的臉。

    果然,道道血痕都在。

    “大哥罵了我幾句,倒是沒打我”因為有林苗苗在家裏,老林同誌說話都很委婉了“娘拿了一根棍子坐在竹林裏,我這麽孝順她自然也沒舍得打。”

    “那你們臉上的傷從何而來?”

    “應該是被穀子的禾苗給割傷的。”

    林田田有點擔心自己毀容了。

    汗水滑進傷口火辣辣的疼。

    那這時候該抹點什麽?

    又什麽都沒有。

    “應該是。”老林同誌伸出自己的手臂“大哥讓我割穀子打穀子,還想讓我挑穀子。”

    我好苦命幾個字就寫在了他的額頭上。

    “我深表同情。”關思慧小聲說道“但是,老林啊,要想在這個地方生存,你必須學會。”

    林榮華一臉哀怨的看向關思慧。

    女人心海底針,果然是一點兒都不假。

    上輩子對自己問寒問暖的人現在居然沒有一點點同情心。

    “真的,我有同情心但是押著你幹活的是你的親娘和親哥,不是我們。”

    所以,愛莫能助!

    “我下午還去撿穀子。”

    林田田雖然也怕禾苗割著手,但是卻覺得撿穀子有樂趣。

    “我們要做到顆粒歸倉,我們家今年沒田沒糧能撿一點糊嘴也是好事。”

    “阿姐,我下午和你一起去。”

    “娘身邊要留人照顧。”林苗苗雖然獨來獨往,真不習慣有一個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妹妹相陪。

    最主要的是……沒有共同言就會冷落她啊。

    到時候指不定還鬧出多少閑話來。

    “不用不用,田田,讓你二妹妹跟著你一起去撿穀子。”

    關思慧卻覺得讓林苗苗支出去於她是一件勝利的事兒。

    “苗苗有力氣,有她在你身邊照應我更放心些。”

    林田田看向親娘……真是狡猾狡猾的。

    算了,不再爭執了。

    吃午飯,午休,下午繼續。

    誰知道,剛躺下想要午休,就聽到了老林同誌的慘叫聲。

    “疼!”

    “不行了,我的腰!”

    老林同誌一躺下就發出來像殺豬般的叫出了聲。

    “我這是受的什麽罪噢。”

    “老林,你得堅持。”關思慧的聲音輕輕傳來“你是一家之主,你是當家人,我們都靠著你吃飯呢。”

    “知道了。”

    老林同誌想不通啊。

    明明說好他是腦力勞動者,是靠手吃飯的;轉眼之間就這成了莊稼漢,然後要憑體力吃飯,這不是為難他是什麽?

    內心超級明白的老林到底是在午休後起不來了。

    “老娘就知道你是一個偷奸耍滑的。”林老太手裏拿著一根扁擔,也不知道拄著走路用的還是特意用來揍人的“起來,跟老娘去下田。”

    “娘,我實在起不來了,我腰疼。”

    林榮華心裏苦啊,眼淚都快出來了。

    “腰疼,屁股疼。”老人拄著扁擔走到他麵前“老娘早就算到了你會找這樣的借口。”

    “不是,娘。”關思慧實在看不去了“娘,孩子爹說了要好好幹活養我們的。隻是他以前從來沒幹過這些活兒,總要給他一點時間過渡。娘,凡事不能太急……”

    “老三家的,你怎麽就這麽蠢呢?”

    林老太氣狠了。

    兒子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難道她不心疼?

    臨到老了還當一個討人嫌的親娘,為了是誰?

    “老娘還不是想著趁著有一口氣管管他,以後你們的日子才好過些。”

    都賣兒賣女了,這個蠢媳婦還幫著他說。

    “娘,我……”

    一向覺得智商挺高的關思慧瞬間就懷疑人生了。

    這位婆婆居然說她蠢?

    真的假的?

    林田田在旁邊看著,有心想幫著說說,最後聰明的閉上了嘴巴。

    一般來講,一個當媽的人教訓兒子肯定是為了兒子好。

    反正,以前老太太沒想過要管兒子,現在良心發現該好好管管了,你總不能去掃興。

    再說了,老林同誌由林老三變好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這都歸結於林老太嚴格管教,多好!

    “老三,今天就是外麵下刀你都得起來給老娘幹活。”

    一發狠,老太太又發言了“你不睜大你的狗眼看看,你媳婦兒生了一個小的,還有兩個丫頭快要出嫁了,到時候連嫁妝都沒有誰敢娶?”

    林田田一愣,沒嫁妝在後世可是常見的。

    沒要嫁妝也不用彩禮,大家都輕鬆。

    當然,在這個清朝時代,這些還真是輕鬆不起來。

    老林同誌肩膀上的擔子果然是重得很。

    最後,林榮華在林老太虎視眈眈加棍棒威脅之下艱難的起來了。

    “下田,就算你磨洋工今天也得給老娘幹到酉時才能收工。”

    “娘……”

    老林同誌簡直被五雷轟頂的感覺,整個人都僵住了。

    他真不知道自己能幹點啥。

    “老三,你今天下午割穀子。”

    林榮海無情的交代他“割快一點,又不需要你擺了一朵花,何必整得這麽仔細。”

    “知道了。”

    老林同誌想,真該讓自己來擺一朵花啊,那樣可輕省多了。

    田坎上,林田田和林苗苗開始了新一輪的掃蕩。

    所有的穀草裏都去翻一遍,有些有完整的穀穗,有些隻掛著稀稀落落的幾粒穀子。

    “這些沒打掉的是半焉米。”林苗苗顯然業務比林田田熟,一邊將穀草中間的稻穗上的穀子勒了丟進提篼裏一邊解釋“以前我來撿的時候娘總說都撿回來了,若是人不能吃就碾成糠讓家禽吃。”

    林田田想真是太不容易了,考慮了人還要考慮家禽。

    “一天能撿多少穀子?”

    林田田在思考這個問題。

    “說不好,有多有少。”

    “哎喲。”那邊林榮華一聲慘叫。

    咋了?

    林田田看到了一支血淋淋的手指頭。

    老林同誌居然將割到了手!

    

    

    。


如果您喜歡,請把《清穿田園一家歡》,方便以後閱讀清穿田園一家歡第二十八章 割了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清穿田園一家歡第二十八章 割了手並對清穿田園一家歡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