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廣州將軍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橫霸 書名︰精武

    新豐綠樹起黃埃,數騎漁陽探使回。

    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來。

    廣州城。

    熱鬧非凡應春樓里。

    樓外。

    十三四歲的少年蹦跳著走在一位中年人身前,領著中年人不斷觀察附近小巷地形,旁邊樓里聲音隨著一陣陣暖風在大街上回旋。

    眼觀四方,偶爾盯著那些路上穿黑褲泛黃白短褂的負重而行腳夫們,匆匆腳步不斷從身邊經過。

    一些小腳女人黝黑面孔,著灰衣粗布裙衫戴著竹笠,背著竹簍,緩緩而行。

    路旁河道里,漁家搖搖破船見到人就扯著嗓子叫賣,見無人理會搖著小蓬船失望遠去。

    諾大的南國大城,行人匆匆,透露出無盡的蕭條。

    磚木樓里人聲鼎沸,淫靡之聲不斷往耳中鑽來,向外傳出一陣與這世道不合的鶯歌燕舞。

    樓里南粵歌聲甫歇,一陣掌聲後緊接著一陣叫好聲。

    街對門,門口站著兩黑衣短打扮閑散的逍遙樓,向外散發誘人的香氣。

    卻是讓無數百姓家破人亡的大煙館!

    牆角衣衫襤褸成群的乞丐,正忙著在太陽底下捉虱子,仿佛一切均跟他無關。

    暖風拂動慢步行走的一大一小兩人長衫下擺,中年人心頭思潮起伏,七十年前,國門被洋人堅船利炮轟開後,洋人用鴉片讓古老的國家一闕不振。

    中年人一聲長嘆,借旁邊商鋪掩蔽,從腰間扯出一把短槍,遞給旁邊的少年,喃喃自語︰“國不國家不家,還有心情在那里尋歡作樂,一介戲子唱首曲又有甚麼好笑?”

    少年人趕緊接過短槍,警惕的左右觀望,以不似本地人口音問︰“哎,溫大哥,不是說革命黨準備用炸彈炸死李準那些個頑固派,你要槍來干什麼?”

    中年人搖了搖頭︰“小七啊,這事情比我們想象的要復雜得多,做的炸彈只能固定在一個地方,目標行蹤不定,我們都在踫運氣,只要李準出現,有機會我一定會親手殺掉他,你到時在外邊接應就行了。”

    “你身手那麼好,肯定沒事。”叫小七的少年人不以為意。

    “只要能弄死水師提督,廣州城里一定會人心惶惶,咱們再起事壓力要小得多。”

    小七興奮的眨巴緊大眼問︰“那咱們為什麼不對兩廣總督下手?”

    “總督並不負責駐軍,殺了沒多少用,咱們前次新軍起義被水師提督李準破壞鎮壓,廣州城里就他手握兵權,此人陰鷙險狠,起義要成功,就必須先弄死他才行。”

    “統籌部不是派馮億漢執行計劃了嗎?”

    “馮億漢不熟悉廣州城,多次尋找機會,都沒有成功,我這次也只是踫踫運氣。”

    “啊?你這是私自行動?”

    “現在形勢一天一變,不能再等,明天,比利時人要在東門外燕塘地方舉行飛機表演,省府一定會有不少文武官吏前去觀看,這是行動的機會。”

    小七想了想,飛機?那東西能在天上飛,以前曾經在南洋時見過,頓時來了興趣︰“燕塘?呃...前邊東門咨議局對面的“悅來”茶館,那是個下手的好地方,咱們裝成喝茶,那地方是燕塘進出城必經之路。”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嘿嘿,回來前沒事就在街上混日子。”

    “哎,你小子初生牛犢不怕虎,給我听好了,革命重要,但也一定要有人干才行,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言犧牲。”

    “你都不怕死...”話沒說完,脖子上挨了一巴掌,小七趕緊改口︰“嘿嘿,我知道了,溫叔。”

    少年說完,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趁溫叔不注意,順手擦在旁邊的木柱上。

    “你別嬉皮笑臉,你要知道,咱們革命不是為了自己,而了為了千千萬萬的同胞,我們現在沒有更多的力量,無法與清廷直接對抗,但我們為了革命的成功,我們要讓腐敗的清廷沒人敢到廣州上任廣州將軍一職,你明白了麼?”中年人嚴肅的對著少年人。

    革命黨那些人在經常到南洋演講,早听說滿清國內查得緊,甚至說革命黨這幾個字都得小心,趕緊壓低了聲音︰“我早听黃叔說了,只要把清廷廣州的重要人物或是阻礙革命的關鍵人物暗殺掉,革命成功指日可待。”

    “好小子,走吧,馮億漢他們的炸彈應該也安排得差不多了,咱們過去看看。”

    發愣的小七感緊快走幾步跟上︰“哎,溫叔,你這次回來不走了吧?”

    中年人似乎沒有听到︰“我們如此不擇手段,可惜仍然看不到多少希望。”

    隔了一條街,小七看到幾個正在掛招牌的年青人,正站在架子上把一塊“成記”貨鋪的招牌往上忙碌,國人喜歡看熱鬧,旁邊好些個觀眾抱著膀子跟溫生才打招呼。

    旁邊一輛板車上,幾個年青人不經意的圍在裝魚的大木桶四周。

    招牌安放好後,大木桶被年青人慢慢吊到半空,一個年青人不斷指揮,將木桶往到招牌上邊二樓。

    小七心里一緊,那木桶里八成就裝著炸彈。

    被溫生才拉了一把,退後一段距離,遠遠站定,看著正在指揮安放炸藥的年青人。

    小七壓下心中的興奮︰“溫叔,要是李準狗賊不走這條路怎麼辦?”

    “他去看飛機表演,如果人多出行,很有可能會走這條路。”

    “呃...他是水師提督,難道他不坐船去?”

    溫生才有些落寞︰“上次革命黨行刺失敗後,李準一直深居簡出,要刺殺成功,實在是太難了。”

    街道旁邊髒兮兮的河道上,一艘小船劃過,舟前一位漢子滿頭亂發,一條胡亂編的的辮子掛在背後,胡須如刺蝟一般多日未剃,年紀看起來不大,可是卻滿臉皺紋深陷,身穿灰布短褂,已然陳舊破爛。

    跟在岸上的中年人對望了一眼之後,不經意點頭,小船後邊帶著一條散開的水波紋,漸漸遠去。

    ...

    城外河邊一漁家小院。

    十多人轉坐在一方桌四周。

    一位短裝打扮的中年人皺眉︰“溫生才怎麼還沒來?”

    “我下午見到過他,他在東門附近觀察地形,不過,我見他帶著一個少年,他孤身一人,不能對他抱太大的希望。”

    門外傳來腳步聲,一中年漢子推門而入︰“哎呀,各位都到了,你們搞的什麼暗樁,盤問了半天。”

    “這事可怨不得我們,李準那狗賊到處搜捕革命黨,咱們不得不小心。”

    旁邊眾人附合道︰“正是如此!”

    坐著的人叢中一個雄壯的聲音響起︰“大伙兒立誓革命,倘若我們連殺一個廣州將軍都做不到,還不得讓天下人小瞧我洪門?”

    眾人一听又都轟然私語。

    半晌後,屋內中年人︰“咱們起事在即,黃大哥要我們暗殺李準,主要是為了讓廣州城混亂,咱們目前人手要控制一座廣州城,力量遠遠不夠。”

    眾人一听此言立時安靜,小屋中聚集的十幾人片刻之間鴉雀無聲。

    好一會兒後,一個瘦高的人站起來說道︰“咱們借助洪門的兄弟起事,如果事敗,洪門必遭清狗血洗,大伙兒還是想一個萬全之策為好。”

    先產那雄壯的聲音立即反駁︰“馮億漢,你借口計劃不完善多次拖延刺殺時間,咱們干革命豈能婆婆媽媽的?如果大伙兒都貪圖這些破壇壇罐罐,還不如趁早回家抱相好的睡大覺!”

    “姓喻的,咱們做事都要有個周全計劃不是?我到現在連姓李的在哪都不知道,你叫我怎麼去殺?”

    姓喻的漢子冷冷的道︰“周全計劃?咱們洪門這麼多年來不斷起事,眼看現在清庭搖搖欲墜,還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嗎,干革命肯定有犧牲,你天天喊要有周全計劃,那你什麼時候弄個計劃帶兄弟直接殺進廣州總督府去。”

    馮億漢站著,渾身有些惱怒發抖︰“姓喻的,你以為老子不敢?你敢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你以為老子不敢?”

    剛進來的中年人沒有言語,仔細打量屋內眾人。

    那姓喻的漢子仍是冷言冷語︰“我沒說你不敢,我什麼意思你清楚,咱們每次計劃都是你做的,但哪一次成功過?”

    “你要清楚咱們會中的兄弟情況,大字不識幾個,剛弄回來的快槍,連說明書都看不懂,你一介莽夫你懂個屁。”

    姓喻漢子噌的站起來,掏出手槍狠狠拍在桌上︰“老子看不懂那些洋文又如何?這槍不是照樣殺了十多條清狗!”

    “那你為什麼殺不了李準?”

    “那姓李的膽小,連總督府都不敢出,你叫老子怎麼去殺他?”

    馮億漢聲音緩和︰“所以,咱們才要做好周全的計劃不是?”

    “老子說不過你,明天,老子單槍匹馬守都督府大門。”

    “吵什麼吵?都坐下。”短裝打扮的中年人一拍桌子怒喝。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精武》,方便以後閱讀精武第1章 廣州將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精武第1章 廣州將軍並對精武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