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父是不可能弒父的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易人北 書名︰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 (ie)”查找!

    唐博本來想找管家詢問領地的詳細情況,然後再帶人出去看看他標注的兩個地點,但唐澤這事一出,只能先解決他。

    否則他在後方再努力,身為領主的唐澤卻在賭場上給他輸得一干二淨,他不是全部給別人做嫁衣裳?

    系統哪怕不發布這個任務,唐澤也必須解決。

    “計劃履行前半部分,管家你和長忠一起去城里,告訴那老王八我快死了,正準備把遺產交給別人,他為了錢也會回來。”唐博不想牽扯太多︰“那個私生子暫時不管。”

    管家既然出了那樣的主意,現在自然是完全站到了唐博這邊,想法也都在為唐博考慮︰“把老爺騙回來以後要怎麼辦?”

    唐博毫不猶豫地道︰“關起來。”

    管家︰“老爺身邊有四名侍衛,還有兩名貼身男僕,這六個人對他最忠心,也是老爺身邊最大的武力,把這六個人解決,老爺就不足為慮。”

    “我現在能用的有多少人?”唐博問。

    “除了我們三人,還有您的六個奴隸,他們在名義上獨屬于您,是夫人為您留下的財產之一,就是老爺也無法命令他們。”

    “叫他們過來。不要把消息泄露出去,就說我需要有人跟我去巡視領地。”

    “是。”

    管家做出慌忙模樣,去找長忠,和他前往城里。

    長忠恰好也從其他僕人口中得知,少爺三天前中毒被帶回來救治的事。

    長忠正想詢問少爺身體恢復得如何,就見管家腳步匆忙地向他走來。

    “長忠,快,帶我去見老爺!少爺快不行了。”管家最後一句壓低了聲音。

    長忠臉色一變,來不及多問,立刻駕起馬車。這也是白鹿領領主府目前唯一的一輛馬車。

    六名奴隸被賈斗帶到唐博身邊。

    唐博打量六名奴隸,這六人能被原身母親留給他,自然不是普通的奴隸。

    他們的身體較為健壯,不像普通奴隸餓得皮包骨頭,也不像普通奴隸那樣縮頭縮腦。

    可惜原身之前很看不起奴隸,加上身邊有賈斗和田敏,對這六名奴隸就不是很在意,平時也少用他們。

    這六名奴隸就被管家安排負責做些粗活,府里的馬和騾子都歸他們養,原身母親最喜歡的小花園也是他們在維持,府里的力氣活也都是他們做。

    “去我父親的房間。”唐博帶頭往前走。

    男爵府由三座大石屋組成,呈品字形,兩個口在前,一個口在後。

    唐博現在就居住在左前的石屋內,右前石屋則是廚房、餐廳和客廳的混合體。原身父母則住在後面的主屋內,兩側是花園。在石屋後面還有一排更矮小一些的泥石混合的低矮房屋,這就是奴僕住的房子,騾馬牛就養在奴僕屋的後面。

    唐博一看後屋構造,非常滿意,這棟石屋完全可以單獨隔離起來,還不會影響整個男爵府的運轉。

    “走,去我臥室,我們來演習一番。”唐博用實際行動向兩名侍衛和六名奴隸解釋了什麼叫演習。

    從現在開始,八個人將會互相監督,誰也不能單獨離開。

    其他奴僕什麼都不知道,他們沒有召喚根本沒有資格進入主屋。

    一道小小的身影貼著牆角,悄悄地爬到陽台里,從落地窗縫隙里往里偷看。

    臥室里,沒有一個人發現有個小孩就躲在陽台上。

    唐博也像是失去了昨天的敏銳。

    經過多次演習後,賈斗和田敏已經沒有那麼緊張。六名奴隸一開始還不知道被叫來要干什麼,經過多次演練,也明白了是讓他們抓人、制服人,而且抓的對象還是這個府邸的主人。

    但六名奴隸並沒有太慌張,他們原本效忠的人就是夫人,夫人死了就是少爺,而不是男爵老爺。

    “少爺,時間差不多了。”賈斗看了看天色提醒。

    小孩握緊拳頭︰這個唐博真的太壞了!他竟然要密謀拘禁自己的親身父親,謀奪領主之位。

    他不同情白鹿領領主,但他更不想讓害死他母親的唐博陰謀得逞。

    他要怎麼才能通知那個白鹿領領主,讓他小心自己的兒子?

    如果能讓白鹿領領主反過來殺死唐博就更好了。

    白鹿領領主唐澤此時正坐在馬車里往回趕,從附近最大的三樹城回去白鹿領的府邸,馬車直行也需要大約大半天時間。

    唐澤在情婦家里待得開心,一點都不想回來看兒子那張酷似妻子的晚-娘臉,但誰讓他手頭上已經沒什麼錢,他想繼續花天酒地,就得把兒子手上剩下的錢財都弄到手。

    至于兒子要死了,那很好啊。

    他也不是多喜歡這個兒子,死了,正好讓他繼承妻子留下的全部財產,他還能再重新娶個富裕的女人當繼妻,生個更听話的繼承人。

    唐澤甚至沒過問兒子為什麼會中毒,他關心的只有一點︰“那小子說要把他的錢財遺留給別人?給誰?”

    “是少爺一個情婦的孩子。少爺非常喜歡那位情人,愛屋及烏,對那孩子也很喜歡。在發現自己中毒太深,很可能無法挽回後,他還讓賈斗把那孩子接了回來。”管家低頭陳述。

    “什麼?他竟然要把我唐家的財產交給一個情婦的孩子?他腦子被毒瞎了嗎?”唐澤大怒。

    “所以小的听到消息後,就趕緊進城去找您了。如果您回來遲了,那孩子帶著少爺的錢財離開……”

    “什麼叫少爺的錢財?那都是本爵爺的財產!混賬!”唐澤怒拍馬車車廂。

    “您說得太對了。”管家嚴肅地附和道。

    “長忠!加快速度,盡快回去!”唐澤再次用力拍打車廂。

    外面趕車的長忠揮起長鞭,馬車的速度明顯加快許多。

    一路緊趕慢趕,總算在天黑前趕回了府邸。

    管家先跳下車,伸出手臂攙扶唐澤。

    唐澤用最快速度從車里下來,抬腳就往兒子住的石屋走。

    他的四名侍衛和兩名男僕也都跟著他。管家原本想把這六個人至少留一半在情婦家里,但唐澤想著兒子身邊有人,沒有听管家的“勸誡”,把六個人都帶了回來。

    管家緊跟上前,小心跟唐澤低聲道︰“老爺,少爺的侍衛都在他屋里,您這麼帶人進去恐怕會讓少爺多想。請先讓小的想法把賈斗他們引出來。”

    唐澤腳步一頓,用贊賞的眼神看管家︰“很好。我在這里等你,你去把賈斗他們帶出來。”

    管家彎腰,領命而去。

    一道小小的身影突然從拐角處走出來,張口就問唐澤︰“你是白鹿領領主?小心你……”

    話沒說完,就見這位領主突然指向他,喝令手下︰“把這野小子抓起來!生死不論!”

    小孩一愣。為什麼抓他,他好心過來報信的好嗎。在乖乖被抓還是逃跑之間猶豫不到一秒,小孩听到那句生死不論後,轉身就跑。

    蠢貨,不識好人心,就讓你兒子囚禁你吧!

    “這小子跑得好快!”侍衛抓了個空,大大驚訝。

    唐澤怒斥︰“沒用的東西,就這麼一個小不點也抓不住,去,別讓他跑了!”

    唐澤擔心那小東西已經得到他兒子的財產,如果讓他跑了還得了?

    立刻,兩名侍衛追了出去。

    不一會兒,不知道自己無意中立了大功的管家就帶著賈斗和田敏出來。

    田敏這個憨憨還嚷嚷︰“賈斗你爹帶了什麼好吃的回來?給我也分一點啊。”

    賈斗氣得罵︰“你就知道吃,少爺都病成這樣了……老爺?!”

    “老爺您回來了!”賈斗和田敏看到唐澤連忙行禮。

    唐澤揮揮手,“行了,賈信你帶你兒子和田敏下去,你不是帶了好吃的給你兒子嘛,快去。”

    賈信雖然不知道老爺和管家在密謀什麼,但他也听懂了老爺希望他把自家兒子和田敏那個憨憨引開的意思,就順著老爺的話,招呼兒子。

    唐澤擔心賈信一個人制不住賈斗和田敏,又讓一個貼身男僕也跟了過去。

    如此,唐澤身邊還剩下一名侍衛和一名貼身男僕。

    唐澤不知道唐博把被遺忘四年的六名奴隸又叫回身邊——連他都忘了這六個奴隸,唐澤想著他身邊連他在內有三個人,再加上一個管家,而唐博只有一個人,還躺在床上就要死了,肯定無法抵抗他,就高高興興地往唐博臥室走去。

    ※※※※※※※※※※※※※※※※※※※※

    要加更就有加更~

    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感謝在2021-07-11 10:49:38~2021-07-11 16:30:0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十一十一、錦樣、jhen、靈槎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清水 20瓶;曼小咩、緣怡、錦樣、素描 10瓶;fr 5瓶;黛月兒 4瓶;吞吞 3瓶;異世流放我、好好學習養肥再看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方便以後閱讀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弒父是不可能弒父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弒父是不可能弒父的並對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