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賭博的父親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易人北 書名︰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 (ie)”查找!

    早上,唐博渾身舒暢地醒來,還大大伸了個懶腰。

    年輕的身體真好,不管多疲累,睡一覺就恢復了。

    疲累?他為什麼會認為疲累?

    唐博沒多想,掀被起身,幾塊干掉的黃泥掉到地上。

    被子下面,他的雙腳全是泥巴,不止雙腳,他身上也不干淨,包括他的手指甲里也都塞滿黃泥。

    “系統,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唐博看到了桌子上放著的魔神之眼。

    系統︰【本系統不提供監測功能,也不會回答與改造相關的問題。】

    唐博從狗蛋的語氣里听出了“老子終于扳回一城”的雀躍。就這還沒有感情?糊弄誰呢。

    “果然是三無產品,我就不應該期待。”

    系統︰本統莫的感情,本統不會生氣。

    【警告!第一個任務發布至今已經是第四天,你的任務還沒有半點進展。】

    “哦。”唐博不再管系統——等他把自己和這里的情況摸熟,他遲早會找到辦法把這玩意給解決掉。

    環視屋內一圈,看到石板地面上留下的痕跡。

    順著腳印,唐博站到了落地窗前。

    推開木制的落地窗,外面是一個很小的陽台,陽台上踩著一個黃泥腳印,還有兩個淺淺的手印。

    唐博站在陽台上往下看,石屋只有一層,但下面有比較高的地基,地基上也有明顯的黃泥印。

    如果這是他自己留下的痕跡,那只能說明一點,他壓根不擔心被人發現,半絲遮掩的意思都沒有。

    另外,窗外廣場上似乎少了什麼,那三具尸體不見了。

    “少爺,您起來了嗎?”外面有僕人听到動靜,大聲詢問。

    “進來。”唐博轉身回屋。

    田敏和兩名年輕男僕推開房門,三人先對唐博行禮,田敏留下負責侍候,另外兩名男僕一人抱著水盆去更換了屏風後的洗漱用水,一人放下干淨的馬桶,把用過的馬桶拎出來。

    唐博從原主記憶中得知,田敏和賈斗即是他的侍衛也是他的貼身男僕。田敏這時候過來侍候他更衣洗漱,賈斗就在讓廚娘給他準備早餐。

    田敏看到唐博身上的泥巴,大驚失色地叫道︰“少爺,您身上怎麼髒成這樣?”

    唐博瞪眼︰“我還想問你。”

    田敏飛步薅住正要出門的兩男僕,怒斥︰“少爺身上是怎麼回事?你們晚上怎麼侍候的?”

    “少爺,不是我!”兩名僕人嚇得噗通跪下,異口同聲地否認。

    唐博︰“……我沒說是你們干的,我問的是,我昨天是不是出去過?”

    兩名僕人互看,換水的僕人小心翼翼道︰“是的,您昨天中午出去過,一直到下午才回來。但那時候您已經清洗干淨了,還是小的幫您準備的洗澡水,換洗衣服也是小的準備的。”

    我昨天中午出去過?我怎麼不知道?唐博心中疑惑,臉上半點看不出來︰“那之後呢?我有沒有再出去?”

    兩名僕人回答不出來了,還是換水的僕人大著膽子回答︰“管家和田敏賈斗最清楚您的行蹤。”

    換水的僕人小小的給兩侍衛上了一次眼藥。他們可不負責值夜,田敏和賈斗自己沒守好少爺,卻來質問他們,哼!

    田敏給了換水僕人一個“你等著瞧”的眼神。

    換水僕人也不怕他,反瞪回去。

    但等唐博看過來,幾個僕人之間的眉眼官司都收了起來,一個個都畢恭畢敬。

    哪里都有江湖啊。唐博感嘆,揮手︰“準備水和衣服,我要洗澡。把床上鋪蓋也換了。”

    “是。”兩名僕人和田敏全都松了口氣。沒有懲罰,太好了!

    唐博洗澡時,田敏就守在屏風外面。

    “昨天我是一個人出門的嗎?”唐博有一搭沒一搭地問。

    田敏回答︰“不,您帶上了賈斗一起。”

    田敏還有點委屈,“少爺,昨天中午小的就守在您門外,小的發誓絕沒有睡著,可小的真的沒有看到您從門里出來,您是走窗戶了嗎?”

    唐博︰答對,無獎。

    “你知道我昨天中午出去做了什麼嗎?”

    田敏還真不清楚,只能委委屈屈地說︰“賈斗可能知道,要小的喊他來嗎?”

    “嗯,讓他過來一趟。”

    賈斗來得很快。

    “……你說我還帶回了一個孩子?”唐博正在系腰帶的手停住。

    “是。那小子昨晚就睡在我們屋,他還佔了我的床!還敢嫌棄我腳臭!”賈斗想到那小子凶狠的眼神和怪異的大力氣,郁悶。

    唐博猜測自己昨天出門應該是去探查周圍環境、了解這里的居民生活狀況,至于會帶回一個小孩子,大概是看小孩可憐?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他自己出門,他本人卻半點相關記憶都沒有。

    而且從他身上的黃泥痕跡來看,他昨天應該不止白天出門,很可能晚上也出門了。

    白天出門是探查環境,晚上呢?

    唐博抓起放在桌上的魔神之眼,這條項鏈上也有黃泥,說明他昨晚出門時,這條項鏈也跟著他,但回來後,他就把項鏈摘了。

    換言之,他昨晚做了什麼以及他為什麼會失去這兩段活動的記憶,狗蛋應該都清楚。

    但狗蛋顯然不會回答這個問題,這件事只能靠他自己解決。

    這是?

    唐博看到了桌面上像是被指甲刻畫出來的淺淺痕跡。

    唐博再看魔神之眼的掛墜邊沿,墨綠色寶石周圍瓖嵌了一圈金屬作為固定,那堅硬的邊緣很適合用來刻畫木桌。

    刻痕看起來像是一副地圖,上面還有一些他很眼熟的標記,沒錯,這就是他本人手筆。

    而這兩個標記的意思是……水源?

    “讓管家到餐廳見我。”唐博吩咐。

    尋找和挖掘新水源,刻不容緩。他受夠洗澡只能擦身,洗掉黃泥後,洗澡水都變成了黃泥水。

    唐博有事要找管家詢問,管家正好也在找唐博,兩人在途中踫頭。

    “少爺,老爺剛剛讓人連夜送了口信過來。”管家靠近唐博,低聲稟告。

    “什麼口信?”唐博正在邊走邊觀察這棟領主府的陳設。

    一切都很熟悉,就好像他已經仔細看過一遍。也許是原主留下的記憶讓他產生了熟悉感?

    管家低頭,模仿領主唐澤的語調說道︰“兒子,給我送金幣來,要三十個!我知道你小子有錢,別想騙我。要是敢不給,我就把我的私生子領回來。”

    唐博詫異轉頭。

    管家攤手︰“這不是我說的,是老爺。”

    唐博︰“……他這幾天不在家,是又出去賭了?”

    管家沉默,他怎麼能說主人的不是。

    田敏和賈斗露出愁苦表情。府里已經夠窮了,老爺這一作,他們說不定連麥粉糊糊都吃不上。

    看看,這就是他爹,親爹!

    他這個爹提起來簡直糟多無口。

    堂堂男爵竟是個文盲,不會讀也不會寫。

    文盲也就罷了,還好賭。賭贏錢也好說,但他逢賭必輸,身為領主卻經常伸手向兒子要錢——領民已經被他榨干,再逼就只能把人逼死。

    唐博現在擁有的財產都是他母親留給他的,包括那枚魔神之眼。

    據說他這個父親多次打過魔神之眼項鏈的主意,但這枚項鏈也很古怪,不管被帶走多遠,一夜之後必然會回到唐博身上。

    他爹唐澤還利用這點騙了幾次金幣,後來被人發現,唐澤就算用魔神之眼去抵賭債,別人也不收了。

    現在,他這個領主爹已經把白鹿領輸出去一半那麼多,而且輸給別人的部分全都是更好耕種的平原地區。

    最後,這位領主據說還有好幾個私生子,他最喜歡威脅兒子給錢的方法就是︰我要帶私生子回來搶奪你未來的領主之位。

    不過原身超過十四歲就沒再把這個威脅放心上過,原身甚至已經開始計劃解決這個親生父親,好在對方把整個領地都輸出去前繼承白鹿領領主之位。

    你倒是早點動手啊。唐博叨心,看看這個男爵府窮成什麼樣了!

    家徒四壁,形容的就是他們唐家。

    唐博被搬到這棟由三座石屋拼接在一起的大屋中時,就發現除了賣不上價錢的無漆天然木櫃,從櫃子里到牆面,到處都是空空蕩蕩。

    餐具也不是貴族愛用的銀制餐具,就木頭的,連陶瓷都不是。

    侍衛和管家身上穿的麻布衣服都泛黃了,一看就穿了很久。

    他身上的衣服和鋪蓋一類還算好一點,但他只不過想做一個細麻眼罩,竟然要讓僕婦現拆掉他一件小時候的衣服。

    “少爺,送口信來的長忠還等在外面,您看?”管家不敢催促,卻不得不催促。

    唐博傳自母系的陰柔面龐帶出森森冷意︰“就說我同意了,讓那個老王八把他的私生子帶回來。”

    管家︰哎?少爺您是認真的?您以前不是最痛恨領主大人提到他的私生子嗎?您還威脅領主讓他把他的私生子藏好點,否則發現就殺。

    管家轉而一想,恍然大悟︰少爺也許就是想要趁此機會把領主的私生子都給弄死?

    “好的,少爺,我一定會準確傳達您的回信。”管家轉頭就去找長忠傳達少爺的指示。

    管家不能明著說“少爺您不要把錢浪費在老爺身上了,否則大家都要餓死”,但他也絕不會勸少爺愚孝。

    “等等。”唐博一直在觀察管家的微表情,當即叫住管家︰“如果我不送錢給他,他是不是又會把領地賠給別人?”

    管家深深嘆息︰“大公賜下的領地,沒有大公允許,誰也不能私自轉讓,但老爺可以把領地和領地上的子民租借出去。”

    那個老混蛋!唐博不可能給屢教不改的賭鬼還賬,但也不能讓賭鬼父親把領地和子民都抵押出去。不說其他,他本人的各項屬性可都和領地息息相關。

    人能好好活著,誰也不想死。而只要不會輕易死亡,誰都想讓自己過得更好、變得更強大。

    唐博也不是不珍惜這第二次生命,只是不喜歡身上有個改造系統跟著他威脅他,尤其那賊東西明顯不懷好意。

    “我要怎麼樣才能最快速地得到領主之位,繼承這片土地?”唐博非常直接地問道。

    管家看向唐博身後的賈斗和田敏。

    這兩人立刻表明立場︰“我們生是少爺的人,死是少爺的鬼!”

    賈斗還補充一句︰“我爹跟老爺,我跟少爺,我們不是一道的。”

    田敏這個假憨憨迅速跟上︰“我家人听我的,我听少爺的。”

    唐博︰“……”

    管家卻滿意地點點頭,這才對唐博說道︰“老爺的三等男爵之位是世襲,父死子繼,不需要大公特別批示同意,只要您在繼位時給綠麻城去一封信。”

    唐博示意管家直接說干貨,不要說這些他已經知道的。

    管家舉起一根手指,讓唐博稍等。

    等管家把周圍都看了一遍,確定周圍除了他們四人再無其他人,這才繼續說道︰“老爺的婚生子只有您,您是唯一合法的繼承人,就算老爺帶了私生子回來,只要您還活著,任何人都不能越過您。而私生子在貴族家里一般都是高級奴僕,如果從小培養,會是下一代主人最好的幫手。”

    “但老爺至今都沒有把私生子帶回來,一個是忌憚夫人,一個是他需要從夫人和您手上弄賭資。夫人去世後,您外公一家就斷了對白鹿領的援助,但那也不是一條好的求援路。如果您請您外公幫您,最後這片領地會屬于誰就不能保證了。而很多事情並不需要弄得那麼復雜……”

    一條小小的黑影詭異地冒出,貼在外屋牆角,餐廳里的說話聲清晰傳入他的耳中。

    屋內,唐博挑眉︰“你是在建議我弒父?”

    管家一頓,特別恭敬地道︰“這樣骯髒惡劣的事情怎麼能髒了您的手。老爺不是有私生子嗎,我知道老爺的私生子養在哪里,也知道他的品性。那是個看起來小心翼翼,實際野心很大的男孩。最重要的是他仇恨老爺。”

    “只要讓田敏跟著長忠去給老爺報信,說您中毒重病就要死去,再把這話傳到那個私生子耳中。我會讓他知道只要老爺死去,他就是白鹿領和男爵之位的唯一繼承人,可如果老爺不死,老爺只會再娶一個小貴族或富裕平民之女為繼妻,再生下一個合法繼承人,而私生子將永遠沒有機會得到一丁點財產。”

    田敏眼楮一亮,一拍巴掌︰“這個主意好,那個私生子一定會對老爺動手。我們就這麼干吧!”

    賈斗暗中激動。參與了這麼秘密的事情,他以後一定就是少爺的心腹了,而且等老爺死了,他爹都得看他臉色。

    管家垂著頭︰“少爺,如果您相信我這把老骨頭,這件事就全部交給我,您就當完全不知情。”

    唐博︰……都是人才啊!還有他這具身體的父親到底有多不得人心?不,也許他應該自問,他到底生活在怎樣的危險環境中?

    系統再次跳出︰【任務二!解決賭鬼父親的鉗制,獲得白鹿領領主之位。想想那些可憐的領民,想想那一筆筆欠下的賭債,解決領主唐澤迫在眉睫。任務時限十天,完成可獲得人品值-200點以及開通隨身空間20立方米的獎勵。】

    ※※※※※※※※※※※※※※※※※※※※

    感謝在2021-07-10 09:57:23~2021-07-11 10:49:3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紫衣 2個;歡喜無限、識緣無情、像上癮的毒藥、jhen、==、izuki、小楚楚楚動人、ljx、靈槎、十一十一、 、宇然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默無言 50瓶;素和、beu4ever、暖曖媛 30瓶;hj 24瓶;楊柳青青、有狐 20瓶;半夜溫酒、six、鹿瞌瞌、潺潺饞、ryu小司、桃子的情敵、天上星星不說話、核桃酥餅、歡喜無限、椰子椰子、安于世、某睡 10瓶;陽_(:3」∠)_光 6瓶;光影(vuv)、satoshi、水各一方、aya 5瓶;yy、39339505 4瓶;光 3瓶;ay1986、saku、lovereric 2瓶;戲、arlene、美強美帥黨、貓又又醬、君月、jx、233333、異世流放我、吞吞、白白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方便以後閱讀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愛賭博的父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愛賭博的父親並對暴走的領主唐博[基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