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天堂山上 書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

    幾分鐘後,

    江離便駕駛著ae86回到了劇組。

    此時,

    劇組里鴉雀無聲,所有人就這麼靜靜地盯著江離。

    江離冷汗直流,

    “那個你們這是怎麼了?”

    轟!

    下一刻,眾人沖出來,他們把江離舉高,吶喊道,

    “車帝!”

    “車帝!!”

    拍攝過程十分順利。

    有江離幫助,在拍攝賽車特技畫面時,沈博根本沒有用到賽車指導。

    無論哪個鏡頭,

    都是江離親自出馬。

    僅僅花了一個晚上,沈博就把整部劇要用到的ae86的賽車特技畫面都給拍完了。

    見天空漸漸亮起,沈博拍了拍手道,

    “好了!今晚就到這里。”

    “大家回去休息,明天晚上養精蓄銳,爭取一周內,把所有賽車戲全部拍完。”

    此話一出,當即得到劇組上下回應。

    “是!”

    “明白!”

    在听說賽車指導的價格沒有想象中那般高之後,江離便毅然決然的把劇組的賽車指導留了下來。

    白天,

    他就和賽車指導,一起教授與賽車相關的知識給幾位主演。

    晚上,

    沈博就帶領著眾人拍攝正式鏡頭。

    就這樣,

    持續了四天,沈博便把整部戲最燃的賽車競技鏡頭全部拍完了。

    其效率,

    超乎了沈博的想象。

    “江離,我本來以為這些鏡頭至少要花十天以上的時間,沒想到僅僅五天,就完成了。”

    “你真是太讓我驚喜了!”

    坐在一家大排檔里,沈博摟著江離的肩膀,一臉醉醺醺的表情。

    張一凡、黃廣生等人就圍坐一旁。

    听到沈博這麼說,江離聳聳肩無奈道,

    “我明天得回市區了。”

    沈博的笑容僵住了,

    “不是吧。”

    江離無奈道,“沒辦法,第七期《吾是唱作人》的錄制在明天,我得趕回去錄節目。”

    听到江離這般說道,張一凡咧嘴笑道,

    “師傅,你能給我們透露一下,你明天唱一首什麼歌啊?”

    沈博眼楮一亮,他重重點頭,

    “是啊!江離,要不然你給我們先唱一個吧。

    嘩啦!

    這時,

    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

    張一凡驚呼道,

    “下大雨了!”

    眾人連忙起身跑進小店里。

    這時,小店老板突然跑了出去,他趕忙收起擺在外面的桌子與板凳。

    江離見狀,便跑了出來,

    “我幫你一起收吧。”

    小店老板看了江離一眼,他重重點頭,

    “謝謝。”

    于是乎,江離等人一齊幫小店老板收拾了這些板凳,桌椅。

    而代價就是,眾人全都淋濕了。

    沈博擦了擦身上的水,他無奈道,

    “就是可惜了剛剛那些酒菜啊。才剛上,都沒吃呢。”

    小店老板笑著說道,

    “謝謝各位幫我收攤子,這樣吧我再給大家炒幾個菜。”

    沈博剛想答應,江離便笑著說道,

    “那老板,我們再加幾個菜吧。”

    小店老板微微一愣,隨後咧嘴笑道,

    “好 ,那就感謝各位捧場了。”

    菜重新端了上來,小店老板也坐到了飯桌中。

    “剛剛謝謝各位幫忙,我敬大家一杯。”

    酒過三巡,

    沈博突然想到了什麼,他開口問道,

    “老板,你年紀不大吧。”

    老板咧嘴笑道,

    “我今年23歲,去年剛畢業。”

    沈博瞪大了眼楮,

    “不是吧,你才23歲。”

    江離開口問道,

    “老板,你為什麼會在這山區里開這麼一家大排檔啊。”

    老板笑了笑,他仰頭喝了一杯酒,

    “因為,我的母親葬在這山上。我想再陪她幾年”

    此話一出,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新歌deo互听室。

    坐在位子上,江離的思緒卻一直停留在昨晚。

    那個老板,那個故事

    江離感嘆一聲,

    “說來,我重生的時候,還沒來得及和老媽告別呢。”

    “也不知道她會為我哭多久。”

    坐在江離身旁的是馮甜,她听到江離自言自語說著一些奇怪的話。

    她好奇道,

    “江離,你這一期準備了什麼歌啊。”

    江離的思緒回到了現實,听到馮甜這般道,

    江離露出微笑,

    “一首情歌。”

    “情歌?江離,你要唱給你喜歡的女孩子嗎?”

    江離笑了笑,沒有回答。

    這時,

    制作人c出現在屏幕中。

    “歡迎各位來到《吾是唱作人》第七期錄制現場,我是制作人c。”

    “本期,節目規則與上期一致。”

    “通過新歌deo互听環節,確定演唱的先後順序。”

    “結合兩期,排名最後的一位唱作人,將會成為本期被淘汰的對象。”

    制作人c消失後,眾位唱作人便先後演唱本期的新歌deo。

    首先上場的是鄭軍,

    他帶來了一首情歌,這首歌是唱給他的妻子的。

    歌詞曲風和他這麼多期的作品來比,比較一般。

    但是,

    眾位唱作人仍然鼓起了掌聲。

    因為,對于鄭軍來說,他能夠寫一首情歌送給妻子,是一件極其難得的事情。

    接下來華天晨、馮甜、林建、那穎都先後上去演唱新歌deo。

    華天晨帶來的是一首搖滾加rap,舞台風格依舊十分炸裂。

    馮甜則帶來的是一首情歌。

    只不過,

    她的這首情歌,在眾位唱作人看來,甚至還不如上一期唱的甜歌。

    一時間,

    眾人都知道,馮甜被淘汰,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此時,

    現場只有李盛和江離兩個人沒有上台。

    李盛看到江離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站了起來,笑著說道,

    “那我去了。”

    這一期,李盛帶來他放了很多年,一直都沒有發表的歌,名字叫《不婚》。

    這首歌的旋律,是目前出的七首歌里,最好听的一首。

    李盛唱完,眾人心中只有一個反應。

    “這首歌,可能要拿第一了。”

    “李盛大哥這是放大招了啊。這首《不婚》是真的好听。”

    “是啊,沒想到李盛還有一首旋律這麼好听的歌。”

    李盛走到江離身邊,他拍了拍江離的肩膀,

    “江離,就剩下你了。”

    江離點點頭,他站了起來。

    來到新歌deo演唱房間,江離低著頭,他緩緩道,

    “這首歌,是一首情歌。”

    鄭軍微微皺眉,

    “江離這個狀態不太對。”

    李盛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他點點頭道,

    “嗯,他的情緒波動起伏很大。”

    叮咚!

    一段悠揚、舒緩的前奏出現。

    馮甜微微一愣,她喃喃道,

    “這首歌”

    下一刻,

    江離握著麥克風,他緩緩唱道,

    “日出又日落深處再深處”

    “一張小方桌有一葷一素”

    “一個身影從容地忙忙碌碌”

    “一雙手讓這時光有了溫度”

    四句一出,

    眾人緩緩閉上了眼楮。

    他們開始感受江離這首歌想要傳達的內容。

    “太年輕的人他總是不滿足”

    “固執地不願停下遠行的腳步”

    “望著高高的天走了長長的路”

    “忘了回頭看她有沒有哭”

    江離磁性的嗓音,再配合著舒緩的伴奏。

    一時間,

    眾人只覺得江離的這首歌充滿了故事。

    馮甜喃喃道,

    “這首歌原來是寫給母親的嗎?”

    江離唱著這首歌,可他的思緒卻回到了小時候。

    那年,江離四歲。

    “臭小子,你還學會打架了啊!誰讓你去和隔壁小子打架的。”

    她一邊臭罵著江離,一邊給江離的傷口上藥。

    江離哭著,

    “媽,他們罵你是寡婦,我不準他們罵,所以我就打了他。”

    啪啪!

    江離的屁股被她狠狠的扇了幾下。

    江離當即哇哇大哭起來。

    不知哭了多久,江離躺在床上睡了過去。

    他不知道,

    那一晚,

    她和隔壁父母打了一架。

    那年,江離十歲。

    “兒子,你的夢想是什麼。”

    “媽媽,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音樂家,站在舞台上唱歌。”

    听到江離這麼說,她又狠狠的揍了江離一頓。

    “什麼音樂家!你的夢想就是考上好大學,賺錢生子,知道嗎。”

    “哦。”江離癟癟嘴。

    然而,

    到了第二天,她卻抱著一把電子琴回家。

    “單位上撿了一把電子琴,你自己看著玩吧。我可告訴你,可別玩壞了啊!”

    看著這把嶄新的電子琴,江離卻疑惑起來。

    “媽,這電子琴好新啊。一定是別人不小心丟的,老師告訴我們,要拾金不昧。”

    當晚,

    他又被狠狠抽了一頓。

    那年,江離十八歲。

    “兒子,去了學校。記得一個禮拜打一次電話回來。”

    “到了學校,記得吃好一些,沒有錢了,就打電話找你媽要。”

    “我們家里雖然條件一般,但是不差這點吃飯錢。”

    江離不耐煩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她微微一怔,沒再說話。

    進入社會以後,江離與她的聯系越來越少。

    每次通話,

    她都會在電話里囑咐,

    “兒子,我在家做了菜。你最喜歡吃的西紅柿炒蛋和糖醋排骨。”

    “你幾點回來啊”

    電話中,

    “媽,我不回來了。”

    “今晚我在朋友家住,你一個人吃吧。”

    “你大姨今天來了,我給你做了你喜歡吃的西紅柿”

    “我正忙著呢,媽晚點我再打電話過去啊。”

    “媽,我失戀了。”

    “我想回家了。”

    她微微一怔,隨即笑道,

    “回來吧,我給你做你最喜歡吃的西紅柿炒蛋和糖醋排骨。”

    “月兒明風兒輕”

    “可是你在敲打我的窗欞”

    “听到這兒你就別擔心”

    “其實我過的還可以”

    唱到這里,江離的聲音突然沙啞起來。

    他放下了麥克風,沒有再繼續唱下來。

    音樂聲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怔住了。

    他們完全沒想到,江離的演唱竟然在中途就停止了。

    要知道,

    他現在可是連一段完整的deo都沒有唱出來啊。

    江離低下頭,他拿著麥克風道,

    “對不起。”

    這首《一葷一素》江離只唱了三分之一。

    他發現,

    他很難控制好情緒。

    如果再唱下去,他很怕自己哭出來。

    因此,

    他選擇了停止。

    而這就導致,《一葷一素》這首新歌deo在眾位唱作人面前而言,是極其不完整的一首deo。

    想到這,

    江離便已經做好了新歌deo互听環節,他拿最後一名的準備。

    然而,

    現實的情況卻讓江離大跌眼鏡。

    他的這首《一葷一素》deo拿下了唱作人互投的第三名。

    眾位唱作人評價道,

    “雖然這首《一葷一素》的deo非常不完整,但是我還是想給這首歌打好成績。”

    “江離,希望你在正式演唱的時候,能夠盡快調整自己的心態。可千萬不能出演出事故啊。”

    江離深吸一口氣,

    “嗯,我會的。”

    8月11日,晚上八點,

    沈博帶著張一凡來到了昨晚來的大排檔。

    “老板,在忙嗎?”

    店老板微微一怔,他驚喜道,

    “是你們!”

    這時,他注意到江離不在,

    “那個那個年輕人怎麼沒來啊。”

    沈博咧嘴笑道,

    “你快給我們炒幾個菜,我們很快就能見到他。”

    菜端了上來,小店老板咧嘴笑道,

    “今天怎麼又有空過來啊。”

    沈博笑著說道,

    “我們過來,是有東西想給你看的。”

    “啊?”小店老板愣住了。

    晚上八點,

    《吾是唱作人》第七期正式開播。

    在節目播出之前,網友們便從節目組錄制好的畫面中得知,江離他在新歌deo環節中出了差錯。

    “我去!不是吧,江離第一次在唱deo的時候出事故啊。”

    “雖然歌曲很不完整,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點想哭了。”

    “啊啊啊啊,江離在正式演唱的時候可千萬別失誤啊!”

    “江離加油,我們永遠支持你!”

    伴隨著網友們的熱議,制作人c出現在大屏幕中。

    “歡迎來到《吾是唱作人》第七期,我是制作人c。”

    “這一期節目規則與第六期一致,八位唱作人通過新歌deo環節選出這一期出場順序。”

    “隨後,八位唱作人各自演唱本期的作品。101位大眾評審投出自己最心儀的三位唱作人”

    簡單說了一番規則以後,制作人c便消失不見蹤影。

    而隨之而來的,便是鄭軍的出場。

    “這一期,我要唱一首情歌。這首歌,唱給我的愛人”

    節目正式播出,而小店老板看到這一幕,尷尬的笑了笑,

    “哥,我不太喜歡听歌。要不然,我陪你們喝喝酒吧。”

    沈博笑了笑,

    “嗯,還沒等到他上場。來,先喝酒。”

    鄭軍帶來的這首《愛人》,和他之前幾期相比,無論是作詞還是作曲,都略顯平庸。

    只不過,大家對鄭軍的包容度很高。

    “鄭軍大哥畢竟是第一次寫情歌,能寫成這樣,已經很不錯。”

    “是啊,這首歌水準是有的,只是和他自己比,差了一些。”

    鄭軍下去以後,便輪到梁波、馮甜、那穎、華天晨等唱作人上台演唱。

    “梁波的歌,曲風依舊是搖滾。只不過,我有點听膩了。”

    “馮甜這唱的是什麼啊,這情歌比鄭軍大哥唱的還一般。你還是盡早淘汰吧。”

    “那穎老師這一次的水準很高啊。她也是情歌,可是和馮甜、鄭軍比就好太多了。”

    “華天晨舞台大魔王啊!他對舞台的掌握,越發成熟了。”

    等華天晨下台以後,制作人c開口道,

    “下一位要上台的唱作人是——江離!”

    沈博听到手機里傳來這道響聲,他連忙道,

    “快,他要上場了!”

    小店老板看到手機里的江離,他震驚道,

    “他是昨天那個!”

    燈光驟暗。

    江離緩緩走向舞台中央。

    一道柔和的燈光打在江離的身上。

    下一刻,

    伴隨著悠揚的笛聲、鋼琴聲。

    一段柔和、舒緩的前奏響起。

    江離緩緩舉起麥克風,他緩緩開口唱道,

    “日出又日落深處再深處”

    “一張小方桌有一葷一素”

    “一個身影從容地忙忙碌碌”

    “一雙手讓這時光有了溫度”

    伴隨著江離的歌聲,無數人緩緩閉上了眼楮。

    此時,

    他們的腦海里,出現了那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小店老板听著江離舒緩的歌聲,他的腦海里出現了母親的身影。

    他叫陸秋,是這個村子上的人。

    小時候,

    母親為了供他讀書,便在這個村莊上開了一家小飯店。

    為了讀書,

    陸秋需要徒步去十幾公里外的鎮子上。

    因此,他中午沒有時間趕回家吃飯。

    為此,

    每天一大早,母親都會提早起來幫陸秋準備中午的午餐。

    青菜和紅燒肉,一葷一素的搭配。

    就這樣,

    陸秋吃了整整六年。

    吃了六年的,一葷一素。

    去大學報到的那一天,陸秋格外的興奮。

    對他來說,

    他終于可以不用再吃那吃了六年的一葷一素了。

    他要去大學,享受新的食物。

    實際上也是如此,因為種種因素,陸秋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

    每次他回來,

    母親都會做一大桌子菜迎接他。

    起初他很開心,因為母親終于知道做很多菜給他吃了。

    可是,

    當母親躺在病床上,抓著他的手道,

    “孩子,以後自己照顧好自己。媽媽再也沒有機會給你做你喜歡的紅燒肉了。”

    “媽媽,先走了。”

    那一刻,

    陸秋才明白,為何母親會做紅燒肉給自己了。

    因為,

    小時候,他曾無意間說過,自己最喜歡吃的,就是紅燒肉了。

    他想吃一輩子紅燒肉

    那一年,

    母親走了。

    那一天之後,

    陸秋再也吃不到他‘討厭’的一葷一素。

    “月兒明風兒輕”

    “可是你在敲打我的窗欞”

    “听到這兒你就別擔心”

    “其實我過的還可以”

    唱到這里,江離的嗓音在這一刻變得沙啞起來。

    他微微顫抖。

    看到這一幕,無數觀眾臉上滿是心疼。

    江離他難道要哭了嗎?

    鄭軍眼中滿是凝重,他握緊拳頭道,

    “江離,堅持住啊。”

    “哭什麼哭!臭小子,我告訴過你的,大丈夫不管遇到什麼問題都不能哭!”

    “男人,有眼淚也要給我憋回去。”

    一道熟悉的女聲在江離腦海中回蕩著。

    這一刻,

    江離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老媽,

    你說得對,我不能哭。

    我已經重新開始了,而你也要重新開始啊。

    想到這里,江離緩緩睜開了眼楮,他淺淺唱完了最後兩句,

    “一定是你來時太小心,怕我再想起你。”

    一秒,

    兩秒,

    三秒。

    現場寂靜無比。

    沒有人想要打破這該死的寧靜。

    終于,

    江離開口了,他緩緩道,

    “希望在座的各位,不要被這首歌給感動。”

    此話一出,

    無數人淚崩!

    因為,

    只有經歷過一些事情的人,才會被這首《一葷一素》給感動。

    而江離他

    不希望大家經歷這些。

    (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方便以後閱讀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44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44並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