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天堂山上 書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

    江離演唱的這首歌正是前世爆火的《五環之歌》。

    前世,

    一位相聲演員演唱了這首《五環之歌》,而也就是這首《五環之歌》,使得他一舉成為當紅明星。

    這首《五環之歌》也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成了每個人口口相傳的魔性神曲。

    江離認為,

    這首《五環之歌》放在郭麟身上,一定也不會太差。

    因此,

    當著眾人的面,江離把這首《五環之歌》最魔性的地方唱了出來。

    江離一開口,

    郭麟就對這首《五環之歌》熱愛不已。

    這首歌,

    太符合自己的風格了。

    我要是唱這首歌,那一定會大火啊!

    是的,

    郭麟壓根就沒有偶像包袱,這首歌要是換到宋威來唱。

    他絕對會拒絕。

    因為,

    這首歌一唱出來,所有人都想笑。

    “啊~五環你比四環多一環”

    “啊~五環你比六環少一環”

    “終于有一天你會修到七環”

    “修到七環怎麼辦”

    “你比五環多兩環”

    噗!

    李炅臉色漲紅,他憋的極其難受。

    終于,

    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我不行了,江離。”

    “我先笑一會兒哈哈哈哈。”

    江離只唱了這首《五環之歌》最魔性的副歌部分。

    至于這首的rap部分,江離沒有選擇演唱。

    這就導致,

    當听完這首《五環之歌》之後,大家都覺得,這首歌有些膩。

    黃岳笑著說道,

    “這首歌好听是好听,但是有一個問題。這首歌如果全是這樣的內容,會不會听起來有些膩。”

    宋威點頭附和道,

    “是啊,我也感覺到了。這首歌可能很嗨,但是如果全是這樣的內容,那還是差了一些意思。”

    如黃岳所言,眾人听完這首《五環之歌》都有一種太滿的感覺。

    魔性的東西太滿了,這听起來就會膩。

    郭麟擔憂道,

    “江離,這首歌”

    江離聳聳肩道,

    “好吧,其實這首歌還有一部分的。”

    “什麼部分。”

    “rap部分。”

    轟!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李炅大吃一驚道,

    “江離,你還會唱rap?我一直以為你是一位純流行歌手。”

    江離咧嘴笑道,

    “的確,我以前的歌都沒有涉及rap部分。只不過,我沒有涉及,不代表我不會啊”

    說完,

    江離便把吉他放下。

    下一刻,

    一段酷炫rap進入眾人的耳朵。

    “車一直塞表情痴呆”

    “早就習慣漫無目的一直開”

    “那五環依然那麼自在”

    “它一直在”

    “腐爛的喇叭聲”

    江離一口氣演唱了一段rap。

    他的語速,非常快。

    但是,

    他的咬字卻非常清晰。

    每個人都能听懂他說的是什麼。

    歌詞,也充滿了態度。

    江離把整首歌的rap部分唱完以後,現場寂靜無比。

    所有人都盯著江離。

    江離咳咳一聲,

    “怎麼了?”

    這時候,黃岳開口問道,

    “江離。”

    “嗯?”

    “在音樂方面,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嗎?”

    江離咳咳一聲,

    “其實,我很菜的。”

    “”李炅。

    “”黃岳。

    “”陳池。

    下一刻,

    郭麟突然抓著江離的手,他激動道,

    “江離。”

    “怎麼了。”

    “這首歌,你開多少價。我直接要了!”

    最終,

    江離以五十萬一首歌的價格,把這首《五環之歌》賣給了郭麟。

    “郭麟,你小子拿得出這麼多錢嗎?”

    郭麟拍著胸脯說道,

    “我當然拿不出。”

    “啊?”

    “但是,我老子拿的出啊!他有錢。”

    黃岳無奈笑道,

    “這小子坑爹啊。”

    全場爆發一陣陣大笑聲。

    一夜而過,江離先後送走了郭麟、宋威、陳池。

    陳池臨走前,他的臉上滿是歉意。

    “抱歉,我來蘑菇屋也沒為你們干什麼活,還盡給大家添亂。”

    “對不起,各位。”

    李炅笑呵呵道,

    “沒事,我們都沒放在心上。”

    陳池看向江離,他深吸一口氣,隨後緩緩道,

    “江離,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免費給我演小品的。”

    江離微微一怔,隨後他搖頭道,

    “演小品是不可能演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演小品。”

    送走三位嘉賓以後,江離等人也開始收拾行李。

    下午六點,

    江離回到了公寓。

    剛回去,公寓門鈴就響起了。

    打開門,只見王矜雪俏生生的站在公寓門口。

    江離好奇道,

    “王矜雪。”

    王矜雪輕聲道,

    “我听到你回來的動靜,所以就來找你了。”

    江離疑惑道,

    “你找我什麼事啊。”

    “你還記得那天在學校鋼琴房見到的沈博嗎?”

    “嗯,他怎麼了?”

    “這幾天,他帶著劇本找上門來了。”

    “啊?”

    坐在一家咖啡廳里,江離看著一臉興奮的沈博,他微笑道,

    “沈博,你準備好了?”

    沈博重重點頭,他從包里掏出一份劇本和一份合同。

    “這是關于《賽車狂飆》的合同和劇本。”

    王矜雪注視著江離。

    她在思考。

    此刻,

    江離是先翻劇本,還是先翻合同。

    在她心里,

    她一直都相信。

    一個人就算偽裝的再好,但是從細小處,仍然可以看出這個人的性格如何。

    然而,

    江離沒有讓王矜雪失望。

    他首先翻起了劇本。

    江離翻著這個名叫《賽車狂飆》的劇本。

    額這個劇本名字真的很low。

    隨意掃了幾眼內容,江離便看不下去了。

    中二少年,因為喜歡賽車,所以就毅然決然的進入飆車黨,在晚上賽車狂飆,然後發生一系列事件,最後成為飆車黨老大的故事。

    這特麼不就是賽車版古惑仔嗎?

    放下劇本,看著一臉希冀的沈博。

    江離開口道,

    “哥,你這個劇本”

    “我這個劇本是不是很酷,江離,你肯定也認為我們拍了這個劇本,一定會火的吧。”

    江離嘴角微抽,他微笑道,

    “沈博,這個劇本很爛。”

    沈博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江離,你這是什麼意思”

    江離沒好氣道,

    “你自己應該明白,這就是一個披著賽車皮的黑幫片。放在90年代,很火。但是放到現在,你可能連過審都過不了。”

    “而且,單從劇本來講的話,這個劇本,劇情也很老套。”

    “寫這個劇本的編劇,水平真的很一般。”

    沈博臉色微紅,

    “額,這個劇本其實是我寫的。”

    江離微笑道,

    “猜到了。”

    “”沈博。

    見江離對劇本不看好,沈博著急了,

    “江離,你難道要拒絕參演嗎。別啊,我可以改劇本的。”

    江離搖頭道,

    “不。”

    “啊?”

    “其實,我腦子里正好有一個賽車類的劇本。”

    此話一出,沈博震驚不已。

    “江離,你你有關于賽車類的劇本?”

    江離點點頭,

    “嗯。”

    “那太好了啊!那這個劇本,你帶來了嗎?”

    江離搖搖頭,

    “沒,這個劇本我還沒有寫出來。”

    “呃”

    江離繼續說道,

    “這個劇本一直存在我的腦子里,只是我沒有時間把它寫出來。”

    沈博張了張嘴巴,

    “江離,你沒有在騙我吧。”

    江離轉頭看向王矜雪,

    “你帶了電腦嗎?”

    王矜雪點點頭。

    作為江離的經紀人,隨身攜帶筆記本電腦是一個實習經紀人應盡的責任。

    江離抬起手。

    很快一個服務員就走了過來,

    “先生,請問你有什麼需要。”

    江離微笑道,

    “給我再上一杯咖啡。”

    “好的。”

    江離笑著說道,

    “沈博,你就坐在這打打游戲,等我把這個劇本寫下來。”

    沈博微微一驚,

    “寫下來在這嗎?”

    江離沒有回答沈博的話,他只是緩緩的把雙手放在筆記本電腦的按鍵上。

     里啪啦!

    下一刻,

    一道急促的鍵盤敲擊聲傳進王矜雪和沈博的耳朵里。

    江離他當著兩人的面,寫劇本。

    沈博瞪大了眼楮。

    這是他第一次目睹別人寫劇本。

    看著江離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擊著,沈博的心里升起了一個疑惑。

    江離,

    他單身多少年了。

    這個手速,牛逼了啊!

    讓沈博和王矜雪沒想到的是,急促的敲擊聲,竟然吸引了咖啡廳里其他年輕人的注意。

    “你們快看,那個人在敲鍵盤。”

    “敲鍵盤有什麼可驚訝的啊。”

    “可是,他敲擊的速度很快啊。看這個樣子,他應該是在創作吧。”

    “你們說,這個男生該不會是一個小說家吧?”

    “裝模作樣,讓我去看看這個男人的真面目。”

    于是,

    咖啡廳里有好幾個年輕人,他們靜悄悄的湊到了江離等人附近。

    一個女孩湊得最近,她盯著江離的臉仔細打量。

    下一刻,

    她捂嘴驚呼道,

    “他是江離!”

    此言一出,原本十分安靜的咖啡廳里突然傳來一陣驚呼聲。

    “我去!真的假的。”

    “小姐姐,你確定沒有看錯嗎?”

    “啊啊啊啊,真的是江離啊。他竟然在這間咖啡館了。”

    “江離他是在寫小說嗎?”

    “可能是,這種手速,我在一些小說家、編劇身上見到過。”

    “哇塞,沒想到江離他還會寫劇本哎。”

    這時候,

    王矜雪站了起來,她把秀發挽在耳根後方,隨後她輕聲說道,

    “大家安靜一些喲,江離他正在寫劇本。”

    “希望大家不要打擾到他。”

    王矜雪的出現,立刻讓在場百分之九十九的男生閉上了嘴巴。

    這個白色連衣裙女孩真的好美。

    王矜雪的美麗,讓在座其他女孩黯然失色。

    看著自己的男朋友盯著王矜雪看,女孩們都吃醋道,

    “不準看了!”

    終于,

    在整個咖啡館顧客的注視之下,花了整整一個小時。

    江離把這個劇本寫了出來。

    江離揉了揉手,他笑著說道,

    “喏,劇本。”

    沈博連忙拿著電腦看了起來。

    看著這個劇本的名字,沈博不自覺的讀了出來。

    “頭文字d。”

    沈博起初對江離的劇本還有些懷疑。

    畢竟,

    沈博對江離的認知中,江離他只是一個氣質不錯的歌手。

    然而,

    當《頭文字d》這個劇本出現在他面前時,他卻發現,自己的這種想法是錯誤的。

    這個世界上,

    真的有歌唱得好,劇本也寫得好的人!

    《頭文字d》的劇情很簡單。

    拓海代替父親每天運送豆腐而無意中成長為一個“飄移”高手並打敗了中里毅、須藤京一等賽車高手。

    而這時,拓海的戀愛出現了危機。最終拓海決定加入賽車隊,開始一個真正賽車手的生活。

    故事很簡單,但沈博一口氣看下來,卻覺得非常的舒暢。

    這個劇本,

    對于每個人物的性格,賽車漂移的細節都描寫的十分精致。

    光看劇本,

    沈博便只覺得熱血沸騰,恨不得把自己代入進這個藤原拓海身上。

    好一會兒,沈博深吸一口氣,

    “江離,這個劇本真的很好!”

    “只是有一個地方,我有一個疑惑。為何要把女主設置成這樣這對男主是不是不公平。”

    江離沒有說話。

    這時,

    一旁的王矜雪卻開口了。

    “江離。”

    “怎麼了?”

    王矜雪正色道,

    “我覺得,你是不是在告訴我們。”

    “任何一個故事,都是圓滿中又帶著一些不圓滿。”

    “就像這個劇本中的拓海一樣,夏樹對他來說,就是他情感路上的一次遺憾。”

    “這個劇本,看似是喜劇,實則是喜劇中夾雜一些悲劇。”

    听到王矜雪這麼一說,沈博當即拍腦門。

    “對啊,就是這麼一回事。”

    “江離,是我低估了這個劇本,沒想到你要表達的東西有這麼深刻。”

    江離張了張嘴巴,他遲疑道,

    “其實沒你們想的那麼復雜。”

    “我只是單純的覺得,賽車競技,不需要愛情。”

    一秒,

    兩秒,

    三秒。

    現場的氣氛突然有一絲絲尷尬。

    最終,

    沈博和江離敲定了《頭文字d》這個劇本。

    江離將會作為男主,飾演藤原拓海這個角色。

    至于劇組的其他角色,則由沈博安排。

    在片酬方面,

    沈博給出了五十萬片酬的的價格。

    然而,還沒等江離說話,王矜雪便淡淡道,

    “這個片酬,不妥。”

    沈博趕忙道,

    “王小姐,這個片酬已經是我開出的最高片酬了。其他角色的總片酬,都沒有江離一個人高。”

    王矜雪皺眉道,

    “沈導,這部戲的總投資是多少?”

    沈博摸了摸後腦勺,他尷尬道,

    “那個兩百萬。”

    王矜雪淡淡道,

    “兩百萬的話,可能電影中需要的賽車都買不起。”

    沈博嘿嘿笑道,

    “車倒不著急,我家車庫停了十幾輛車。這些車,應該夠拍電影了。”

    “這兩百萬,主要還是用于拍攝過程中的消耗。”

    王矜雪看向江離,見江離玩著手機。

    她當即就明白了。

    江離這是在把權力交給自己。

    于是,

    王矜雪淡淡道,

    “沈導,這部電影我們江離不需要片酬。”

    “不要片酬!王小姐,這是何意啊”

    王矜雪擺擺手道,

    “我還沒說完。”

    “雖然我們不要片酬,但是在電影上映以後,票房紅利的百分之五十,將歸于江離。”

    在影壇,

    很少有演員開口報價的方式是以票房紅利比例報價的。

    他們一般選擇的方式都是單論片酬。

    在國內,

    一線演員的報價在兩千萬至一個億片酬不等。

    二線演員,

    則在五百萬和兩千萬片酬不等。

    三線演員則在五百萬以下。

    演員們之所以會選擇這種片酬的報價方式。

    是因為,

    這樣做,電影一旦失利,他們也不至于一分錢都拿不到。

    只有那些對電影非常看好,或者說參與電影投資的演員們,他們在商量片酬時,才會以票房紅利的方式來結算。

    而如今,

    王矜雪所說的,正是這第二種方式。

    沈博十分不解,

    “王小姐,電影一旦上映,可能會遇到票房回不了本的情況。”

    “你這麼做,風險性太大。”

    “你這未免對我們這部電影太信任了吧。”

    王矜雪笑了笑,她轉過頭看了一眼還在看手機的江離。

    下一刻,

    王矜雪輕聲道,

    “我相信江離。”

    最終,

    沈博答應了王矜雪的要求,願意以最後票房紅利百分之五十,作為江離的片酬。

    當然,

    王矜雪也承諾,對這部《頭文字d》增加投資。

    投資總金額從兩百萬,上調到五百萬。

    江離方單方面注資三百萬rb。

    沈博听言,心中最後一絲顧慮打消了。

    “王小姐,合作愉快。”

    王矜雪看了一眼江離,見江離仍在低頭玩著手機。

    王矜雪伸出手道,

    “合作愉快。”

    不知過了多久,江離把手機放在了桌面上。

    他摘下戴在耳朵上的耳機。

    抬起頭,看到對面的沈博已經不見了蹤影。

    江離好奇道,

    “沈博他人呢。”

    “走了。”

    “你們談完了?”

    “談完了。”

    這時,江離不經意的看向窗外。

    見天色已黑,江離張了張嘴巴,

    “我是不是玩了很久。”

    “嗯,兩個小時。”

    江離眼中露出一絲歉意,

    “抱歉,我這個人要是很疲憊,就會打打游戲放松一下。對不起”

    還沒等江離說完,王矜雪便伸出手放在江離的嘴邊。

    王矜雪輕聲道,

    “沒關系。”

    江離微微一怔。

    下一刻,他的眼中閃過一道慌亂。

    江離猛地站了起來,他的眼楮看向遠處,咳咳一聲,

    “那個我們回去吧。”

    王矜雪微微頷首,

    “嗯。”

    臨走前,

    王矜雪突然想到了什麼,她開口問道,

    “江離,你為什麼不問我談了多少片酬。”

    江離語氣隨意,回答道,

    “哦,我相信你。”

    王矜雪微微一怔,下一刻,她的臉上露出一道微笑。

    被信任的感覺,真好。

    接下來的幾天里,沈博找過江離。

    他在電話里告訴江離,《頭文字d》的劇組已經組建完成,拍攝場地租在了離魔都幾十公里外的一座山區。

    “江離,我看過劇本了。”

    “這部電影的拍攝時間,大概在一個月。如果我們進行的快,預計九月初電影就能全部拍完。”

    “我的想法是,我們在九月底安排電影上映。”

    江離嗯了一聲,

    “我的想法也是如此,電影越早拍完越好。”

    “那個江離,你什麼時候有空來一下劇組,我帶你去見一下劇組的其他成員。”

    然而,

    還沒等江離說話,一個工作人員就走了過來。

    “江老師,《吾是唱作人》第六期錄制馬上開始了。”

    八位唱作人一齊坐在新歌deo互听房間。

    這一期,

    已經揭面的四位唱作人,也和鄭軍、江離他們坐在了一個房間里。

    李盛笑著說道,

    “江離,這一期你帶來什麼歌啊。”

    江離沉思片刻,他回答道,

    “一首雷鬼風加rap的結合吧。”

    江離這句話一出,眾人震驚。

    “江離,你還會唱rap?”

    江離聳聳肩道,

    “嗯。”

    鄭軍、李盛等人的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在他們心里,

    江離是一個在流行音樂頗有造詣的唱作人。

    而現在,

    江離卻告訴他們,他不僅會寫流行歌,會唱流行歌。

    現在,

    他還會唱rap,寫rap!

    要知道,

    就算是李盛,他這幾十年來,寫的rap也屈指可數。

    因為,

    rap好寫,但不好唱啊。

    這對歌手的嘴皮子,有著強烈的要求。

    一旦唱不好,極有可能出現舌頭打結的問題。

    所以,

    歌壇很少有歌手會去唱rap,rap在歌壇的受眾,嚴格意義上來說還是小眾。

    因此,

    當听到江離說到要唱rap,眾人都投去好奇的目光。

    這時候,

    制作人c出現在屏幕中。

    “歡迎來到《吾是唱作人》第六期,我是制作人c。”

    “上一期,我們老隊唱作人憑借三比一,獲得了第五期的勝利。因此,第六期,我們老隊沒有一位唱作人會被淘汰。”

    “針對這一點,節目組再次更改規則。第六期的規則是,打破舊規,不再分上位區,中位區,下位區。”

    “第六期,八位唱作人根據新歌deo環節,選出第六期競演時的演唱順序,隨後八位唱作人依次演唱。”

    “101位大眾評審,每個人都會有三張票。”

    “在八位唱作人各自演唱完後,他們將會把這三張票投給最心儀的三位唱作人。”

    “第七期的比賽規則依舊如此。”

    “綜合兩場排名,排在第八名的唱作人,將被淘汰。”

    說完,制作人c便消失了。

    此刻,

    現場寂靜無比。

    眾人都沒有想到,在節目開播在即,節目組又臨時更改比賽規則。

    “節目組竟然給我們排名,這一點,我接受不了。”

    “我也是啊,一想到這些人給我們排名,然而我的排名卻不高。那我這張老臉”

    江離嘴角微抽,听到制作人c把規則又改成了這樣。

    此刻,

    江離只有一個想法。

    這個車程,該不會也是一個重生者吧。

    這貨,一定是《歌手》看多了,才會搞出這樣的節目。

    在場八位唱作人,

    除了自己、華天晨、馮甜、梁波屬于青年一代的唱作人,其他四位,那都是歌壇老將啊。

    讓他們和自己比賽,然後排名。

    排名高還好,排名低的話,這讓這些歌壇老將的老臉往哪擱。

    要知道,

    可不是每一個歌手都有勇氣,接受這個排名的。

    林建冷哼一聲,

    “這個導演,簡直太過分了!”

    “他這樣隨便改節目規則,有沒有遵從我的同意。”

    那穎臉上布滿寒霜,

    “導演,愚蠢至極。”

    然而,

    江離卻發現,林建和那穎嘴上雖然叫囂,但他們卻沒有離開座位。

    嗯!

    雖然嘴上說著不同意,但身體卻很誠實。

    似乎是看出了江離的疑惑,鄭軍便在江離耳邊解釋道,

    “他們不會走的。”

    “為什麼啊?”

    “他們要是走了,就要賠償一大筆違約金。”

    “”江離。

    (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方便以後閱讀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41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41並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