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天堂山上 書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

    “江離,現在擺在你面前只有兩條路。”

    “要麼,把這個月一千五的房租交了。要麼,滾出出租屋。”

    房東太太一臉冷漠的盯著江離。

    江離緊握拳頭,他心中暗嘆一聲,

    “難不成,我又要回宿舍住嗎?”

    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道突兀的女聲。

    “打擾一下,江離住這里嗎?”

    只見一個頭戴鴨舌帽,戴著口罩的女孩出現在出租屋外。

    江離微微一怔,他疑惑道,

    “你找我?”

    鄧素素盯著江離看了看,她開口道,

    “你現實中看上去更順眼。”

    “”江離。

    江離皺眉道,

    “你是誰啊。”

    鄧素素把口罩,鴨舌帽摘掉,露出她精致的容顏。

    “我叫鄧素素,是一個歌手。”

    然而,

    讓人尷尬的一幕發生了。

    江離臉上非但沒有半點驚訝的表情,相反江離的臉上竟帶著一絲的茫然。

    “鄧素素?沒听過啊。”

    鄧素素嘴角微抽,她氣呼呼的說道,

    “你怎麼可以沒听過我的名字啊!我可是鄧素素哎。”

    江離搖搖頭,

    “你可能沒那麼火吧。”

    你可能沒那麼火吧當江離說出這句話的那一刻,鄧素素產生了一絲沖動。

    她好想把自己36碼的鞋甩在江離40碼的臉上。

    哼!

    這個江離太氣人了。

    楊姐掏出一張名片,她沉聲道,

    “是這樣的,江離。我和素素來找你呢,其實是想找你邀歌的。”

    “昨晚《易燃易爆炸》那首歌我們听了,我們都覺得很不錯。”

    “請問,你手上還有像《易燃易爆炸》這樣有態度,編曲前衛,未發表的新歌嗎?”

    江離隨口說道,

    “哦,那種歌啊。我有的是。”

    鄧素素瞪大了眼楮,

    “江離,你不會是在吹牛吧?”

    江離聳聳肩道,

    “你不信嗎?”

    “不信。”

    下一刻,江離便拿起出租屋里最值錢的,那把價值二十萬的吉他。

    叮咚!

    撥動了琴弦,當著鄧素素和楊姐的面。

    江離直接唱了出來,

    “不敢回看”

    “左顧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歡”

    “偷偷搭訕總沒完地坐立難安”

    “試探說晚安多空泛又心酸”

    沒有前奏,直接開口唱。

    鄧素素瞪大了眼楮,她滿是震驚道,

    “江離,你你怎麼不彈前奏?”

    然而,江離卻沒有搭理他,他自顧自彈唱著這首新歌。

    一把吉他,

    不加修飾的聲音。

    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組合,卻讓鄧素素不自覺的往下听。

    “縱容著喜歡的討厭的”

    “寵溺的厭倦的一個個慢慢黯淡”

    “縱容著任性的隨意的”

    “放肆的輕易的將所有歡脫傾翻”

    當第一段副歌被江離唱出的那一刻,鄧素素徹底被這首歌淪陷了。

    這首歌的曲風,我竟然從來沒有听過。

    這首歌我好喜歡!

    然而,

    當第一段副歌結束,江離的歌聲便戛然而止。

    一秒,

    兩秒,

    三秒。

    鄧素素瞪大了眼楮,她連忙問道,

    “江離,你為什麼不唱了啊。”

    江離白了鄧素素一眼,

    “你懂行規嗎,這首歌沒賣出去之前,我只會唱一個簡單的deo。”

    鄧素素眼中滿是遺憾,她超級想要把這首歌听完。

    但是,

    江離說得對,行有行規,她要是想听完整版,就必須把這首歌買下來。

    鄧素素深吸一口氣,她沉聲道,

    “江離,這首歌多少錢你肯賣。”

    江離平靜的說道,

    “五十萬。”

    轟!

    此言一出,鄧素素、楊姐眼中充滿震撼。五十萬!

    這個價格一出,便讓楊姐震驚不已。

    她完全沒想到,江離會獅子大開口,一口氣開五十萬一首的價格。

    要知道,

    現在娛樂圈里,一線詞曲人寫出來的歌,價格在一百萬左右。

    二線詞曲人寫出來的歌,價格在五十萬左右。

    如今,

    江離直接開口五十萬一首。

    這豈不是說,江離現在的實力不亞于這二線詞曲人?

    楊姐冷哼一聲,她一臉冷漠道,

    “江離,你還真是敢獅子大開口啊。五十萬一首歌,你怎麼不去搶啊。”

    江離攤攤手,他咧嘴笑道,

    “有一個問題你要搞清楚哦。”

    “什麼問題?”

    “現在是你們在找我邀歌,而不是我主動求著你們買歌。”

    “你要是覺得價格不合適,大可以不買。我也不會強買強賣不是嘛。”

    “再說了,我覺得這首《小半》值五十萬。”

    “你說呢,鄧素素。”

    說著,江離便一臉笑意的看著鄧素素。

    鄧素素咬著嘴唇,她有些猶豫。

    一方面,她覺得五十萬的價格虛高了。

    五十萬,她至少可以買兩首放在她新專輯里的歌了。

    如今,

    鄧素素新專輯一共十首歌,刨除她自己詞曲包干的三首歌,其余六首都是來自不同詞曲家手上的。

    光這九首歌,前前後後的制作費用,便花費了近兩百萬。

    再拿出五十萬,從江離的手上買一首歌,鄧素素放在平時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可是,鄧素素現在卻開始猶豫了。

    因為,

    她發現,自己新專輯缺少的就是這麼一首《小半》。

    她太喜歡這首《小半》了。

    甚至,

    鄧素素覺得,這首《小半》就是為她量身定做的。

    因此,鄧素素真的不想放棄這首歌。

    猶豫了一分鐘,鄧素素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她轉過頭看向楊姐,沉聲道,

    “楊姐,公司給我們批了多少錢。”

    “三百萬。”

    “那意思是,我們還有一百萬咯?”

    楊姐震驚道,

    “素素,你難不成想”

    “對!我想買這首歌。”

    轟!

    楊姐臉上充滿了震撼。

    她連忙道,

    “不行啊,這剩下一百萬,都是用來給你新專輯宣傳的啊。你要是花五十萬買了這首歌,那後續宣傳可能跟不上啊。”

    鄧素素搖頭道,

    “不,就算是這樣,這首歌我也要買下來。”

    說完,鄧素素便一臉堅定的看著江離,

    “江離,這首歌我花五十萬買下。但是你必須答應我,做我這首歌的制作人。”

    江離猶豫片刻,他點點頭道,

    “可以。”

    就這樣,

    當著房東太太的面,楊姐把五十萬轉到了江離的賬號上。

    隨後,

    楊姐便冷冷的說道,

    “五十萬已經轉過去了,合同我們之後再簽。”

    “現在,跟我們去錄音棚把這首《小半》完整版錄制出來。”

    江離搖頭道,

    “現在恐怕不行。”

    “你想賴賬?”

    “不,是因為明天我要去錄制新一期的《吾是唱作人》。時間上,可能撞期了。”

    楊姐氣急道,

    “你剛剛怎麼不說。”

    江離無奈道,

    “你也沒問啊。”

    鄧素素擺擺手,她點點頭道,

    “好,那我們加個聯系方式。”

    “好。”

    等鄧素素和楊姐走後,一臉呆滯的房東太太,她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房東太太堆笑道,

    “江離啊,你看這房租是不是可以續一個一年半載啊,反正你現在也有錢了。”

    江離露出一絲微笑,

    “抱歉,我選擇搬走。”

    “你!”在房東太太的挽留之下,江離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離開那個十平米都不到的出租屋。

    開玩笑!

    現在爺身上有五十萬了,還不得對自己好一點啊。

    怎麼著,也得換個三十多平米的精裝小公寓住一住吧。

    于是,

    江離背著一把吉他,便來到了一家中介。

    “我要租房。”

    沒有小說中套路的打臉情節,江離很輕松的就租到了一間離魔都音樂學院只有幾百米之遠的,一間高級loft公寓。

    “這個小區叫啞舍,傳聞開發商老板是一個文青男,所以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不過,江先生你真的不用去看一下房子嗎?”

    說話的是中介的一個年僅二十多的小姑娘,看著江離背著一把吉他就來中介看房,在場許多中介都選擇了無視。記住網址oqiux.

    畢竟,

    沒有開著車,背著一把吉他,一臉青澀的模樣。

    這樣的人,十有八九租不起他們這的房子。

    這些人里,

    只有這個名叫夏甜的小姑娘選擇了接待。

    听到夏甜這般問道,江離笑了笑,

    “你手上,離魔都音樂學院近,又可以隨時入住,房租還控制在五千的房子,就只有這一套吧?”

    “對。”

    “而且現在入住,還送停車位對吧?”

    “對。”

    “那行了,簽合同吧。”

    夏甜滿心欣喜,她重重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簽合同。”

    “嗯。”

    江離一口氣租了十個月。

    以一個月五千的房租計算,光房租江離就一口氣交了五萬。

    除此之外,江離還交了兩萬元的押金,以及預交了三萬元的水電費。

    也就是說,

    就單單租這一套三十八平米的公寓,江離就花了整整十萬元。

    看著自己銀行卡一下子少了五分之一,江離有些肉疼。

    “不行,我要再快點搞錢啊。”

    在房東太太的挽留之下,江離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離開那個十平米都不到的出租屋。

    開玩笑!

    現在爺身上有五十萬了,還不得對自己好一點啊。

    怎麼著,也得換個三十多平米的精裝小公寓住一住吧。

    于是,

    江離背著一把吉他,便來到了一家中介。

    “我要租房。”

    沒有小說中套路的打臉情節,江離很輕松的就租到了一間離魔都音樂學院只有幾百米之遠的,一間高級loft公寓。

    “這個小區叫啞舍,傳聞開發商老板是一個文青男,所以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不過,江先生你真的不用去看一下房子嗎?”

    說話的是中介的一個年僅二十多的小姑娘,看著江離背著一把吉他就來中介看房,在場許多中介都選擇了無視。記住網址oqiux.

    畢竟,

    沒有開著車,背著一把吉他,一臉青澀的模樣。

    這樣的人,十有八九租不起他們這的房子。

    這些人里,

    只有這個名叫夏甜的小姑娘選擇了接待。

    听到夏甜這般問道,江離笑了笑,

    “你手上,離魔都音樂學院近,又可以隨時入住,房租還控制在五千的房子,就只有這一套吧?”

    “對。”

    “而且現在入住,還送停車位對吧?”

    “對。”

    “那行了,簽合同吧。”

    夏甜滿心欣喜,她重重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簽合同。”

    “嗯。”

    江離一口氣租了十個月。

    以一個月五千的房租計算,光房租江離就一口氣交了五萬。

    除此之外,江離還交了兩萬元的押金,以及預交了三萬元的水電費。

    也就是說,

    就單單租這一套三十八平米的公寓,江離就花了整整十萬元。

    看著自己銀行卡一下子少了五分之一,江離有些肉疼。

    “不行,我要再快點搞錢啊。”

    簽好合同以後,夏甜把公寓鑰匙遞給了江離,她微笑道,

    “江先生,現在你有時間嗎?我可以帶你去看看房子,如果沒有問題,今天晚上您就可以拎包入住了。”

    江離咧嘴笑道,

    “好啊。”

    等江離和夏甜離開了中介,其他幾個中介女才露出羨慕的眼光。

    “夏甜她這是接待了一個富二代啊。”

    不得不說,這個三十八平米的loft公寓沒有讓江離失望,小區是一個中級小區。

    有成熟的物業,不用擔心安保問題。

    而江離住在了27棟16層一號公寓。

    這一層,除了他這間公寓以外,對門還有一間公寓。

    夏甜笑著說道,

    “對面的這位,是一個顏值很高的小姐姐,不過她不怎麼在這里住,你很少能踫到。”

    江離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小姐姐?

    小姐姐能好過玩游戲嗎?

    走進公寓,江離便被這公寓的布置所吸引。

    公寓突出的簡約風,頗有西式風格。

    印入眼簾的便是一個大落地窗,江離可以通過落地窗觀看到外面的風景。

    公寓分上下兩層,第一層是客廳,衛生間,廚房,飯廳。

    雖然小,但是一眼看上去卻顯得格外溫馨。

    二樓是一間臥室,一間獨立的小書房。

    除此之外,各項家具也是準備齊全,電視,沙發,洗衣機,書桌,衣櫃等等

    夏甜笑著解釋道,

    “這間公寓的主人準備去國外留學,就急著把公寓租出去。”

    “所以出租的價格沒有太高。”

    說完,夏甜便正色道,

    “江先生,接下來的半年里,你都是這間公寓的主人。”

    “嗯。”

    臨走前,夏甜面露遲疑,

    “有件事,我沒想明白。江先生你為什麼這麼果斷租下這套房啊。”

    “我見過這麼多租客,您是第一位這麼直接的。”

    江離咧嘴笑道,

    “因為你們送停車位啊。”

    “”夏甜。當晚,江離就入住了啞舍第二十七棟16樓一號公寓。

    那一晚,

    江離體會到了什麼叫小家的感覺。

    這沙發,這床,這電視。

    真特麼舒服啊!

    啊!

    我不想奮斗了,我好想咸魚啊。

    叮!

    “發布任務,在《吾是唱作人》第二期中,宿主需要演唱一首歌曲,在節目播出二十四小時內,獲得千萬點擊量。”

    “任務完成,獎勵︰倒霉符x1。任務失敗,收回s級氣質。”

    “注︰倒霉符可以作用到除宿主以外的任何一位人身上,一旦作用,在一小時內,該人霉運不斷。”

    江離立刻就跳了起來,他好奇道,

    “系統,你竟然還會獎勵這種道具。”

    系統淡淡道,

    “嗯。”

    “不過,任務失敗竟然還有懲罰,你這有點坑人了啊。”

    “我相信宿主的實力。”

    江離攤攤手,一臉無奈道,

    “你這是逼著我奮斗啊。”

    系統沉默不語。

    江離一臉郁悶,他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開始思考明天在節目上要演唱的歌曲。

    幾分鐘後,江離無奈道,

    “好吧,奮斗的日子總是短暫的。”

    第二天,

    江離離開了啞舍,

    中午十二點,江離出現在《吾是唱作人》包下的酒店。

    只不過,

    與第一次不同,這一次江離一出現在酒店大廳,前台小姐姐便立刻擁上來招待。

    前台小姐姐露出甜甜的微笑,

    “江離先生,您的房間已經給你收拾好了,您隨時可以入住。”

    “嗯。”

    江離背著一把吉他,手上拿著一個行李箱。

    他剛準備上樓,旁邊便有好幾個服務生上前道,

    “江離先生,您的東西交給我們吧。我們給您送上去。”

    江離微微一怔,隨後便把行李箱遞給一個服務生。

    “謝謝。”

    “不客氣,能夠服務您,是我的榮幸。”

    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江離的臉上露出一絲感慨。

    他用意念對系統道,

    “系統,這才一期啊,他們對我的變化便如此之大。”

    系統回答道,

    “那是因為,宿主你的實力得到了認可,你已經不再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新人了。”

    江離點點頭。

    他深知這個道理。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你有實力,別人才會重視你。

    只有自己變得更強,才會有更多的人巴結自己。

    第一期,

    江離在節目組展露頭角。

    隨後,他就得到了前台小姐姐、一眾服務生的巴結。

    江離深吸一口氣,他露出堅定的眼神,

    “還得變得更強才行啊!”

    想到這,江離從床上坐了起來,他拿起那把吉他,開始練起自己這一期要練習的歌曲。

    因為這間酒店的隔音不好,因此305的吉他聲很快就傳到了樓上。

    405住著的是馬迪。

    他听到樓下傳來的吉他聲,立刻就反應過來。

    “我沒有記錯的話,樓下住著的這位應該是江離。”

    一想到江離在練習曲子,馬迪眼中便閃過一道欣賞的目光,他笑著點頭道,

    “果然,天才同樣需要不懈的努力。”

    然而,

    下一刻,樓下的吉他聲便戛然而止。

    馬迪的笑容僵住了。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在確定樓下再也沒有傳來吉他聲之後,馬迪苦笑道,

    “我錯了,天才是不需要努力的。”下午兩點,江離來到了新歌deo互听環節的房間里。

    此刻,

    陳莉、鄭軍、梁波、路恆等人都已經出現在房間里,他們正在互相交談著。

    見到江離來,路恆立刻露出一抹微笑,

    “江離,你來了啊。我們剛剛還提到你呢。”

    江離翻了翻白眼,他懶得搭理路恆。

    當著路恆的面,江離和鄭軍、陳莉、梁波先後打了招呼。

    做完這些,江離便坐在了角落里。

    陳莉見狀,她眼珠子轉了轉,似乎若有所思。

    見江離直接坐在了角落,鄭軍指了指中間兩排的位置,淡淡的說道,

    “這里有位置。”

    江離微微一怔,隨後他擺手拒絕道,

    “我坐這里挺舒服的。”

    江離非常喜歡坐在角落,因為坐在角落,就算他打瞌睡,搞小動作也不會被發現。

    然而,

    見江離拒絕坐在中間,鄭軍便誤會江離是不想爭搶這個所謂的c位。

    于是,

    鄭軍冷冷的說道,

    “你的實力,擔的上這個位置。”

    江離張了張嘴巴,他哪里不懂鄭軍話里的意思。

    鄭軍大哥,你你誤會了啊!

    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是真的不想坐中間啊。

    然而,

    當對上鄭軍那一絲不苟,嚴厲不已的眼神時,江離又升不起和鄭軍反駁的欲望。

    所以,

    江離只得點頭道,

    “好吧,那我就坐鄭軍大哥對面吧。”

    鄭軍沉默不語,他轉過頭瞥了一眼路恆。

    路恆渾身一激靈,他連忙笑著說道,

    “我有些音樂上面的事情想和莉莉姐討論,所以我坐你旁邊可以嗎,莉莉姐。”

    如今,

    左邊這一排的位置依次是鄭軍,路恆,陳莉。而右邊這一排,則坐著梁波。

    本來,江離是坐在了左邊這一排第四個位置。

    而江離話的意思,也是想要坐在右邊這一排第二個,也就是梁波的旁邊。

    然而,

    當路恆想要坐在陳莉旁邊時,陳莉卻笑著說道,

    “路恆,你坐對面吧。”

    路恆眼中閃過一絲震驚,他完全沒想到陳莉會拒絕自己。

    為為什麼?

    為什麼陳莉會拒絕自己,明明我偽裝的那麼好,我的人設可是大暖男啊。

    她難道沒有被我暖到嗎?

    路恆並不知道,陳莉之所以會拒絕自己,完全是因為江離對路恆的反應。

    很顯然,

    這幾位年輕一代的唱作人中,就屬江離的才華最橫溢。

    而江離他卻對路恆非常排斥,因此想要交好江離,就必須和路恆拉開差距。

    這一點,陳莉看得很明白。

    果不其然,

    當路恆坐到了梁波這一排後,陳莉便熱情的對江離道,

    “江離,你手上還有沒有像《易燃易爆炸》這樣的歌啊。”

    江離微微一怔,他疑惑道,

    “陳莉,你”

    “我想請你幫我寫首歌”

    江離摸了摸下巴,他暗自琢磨。

    同樣是邀歌,

    可這個陳莉和鄧素素不一樣啊,鄧素素他本來就不熟,以後極有可能也不會打交道。

    因此,江離會毫不客氣的對鄧素素開價。

    可是陳莉畢竟要和自己一同參加很多期節目,她要是找自己邀歌,自己直接開價

    這是不是不太好啊?

    就當江離猶豫之時,陳莉突然想起了什麼,她連忙說道,

    “當然,我肯定會付錢的。”

    “付錢啊?這多不好意思,那個莉莉姐,你要幾首歌哇?”

    “江離,今天你這首新歌deo,曲風怎麼樣啊?”

    陳莉好奇著問了起來。

    當陳莉這般問道時,鄭軍、梁波、路恆無不轉過頭看向江離。

    被眾人這般盯著,江離苦笑道,

    “其實,我還沒想好明天要唱哪首歌。”

    “啊!”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陳莉瞪大了眼楮,她驚訝道,

    “不是吧,明天晚上節目便正式開始了,你到現在連哪首歌都沒有想好?”

    鄭軍皺眉道,

    “你這些天都在干什麼,怎麼連一首歌都想不出來。”記住網址oqiux.

    鄭軍的語氣很嚴厲,看上去他是在批評江離,可實際上,他同樣也是在關心江離。

    他非常擔心江離會因為一首《易燃易爆炸》而迷失自己。

    路恆見鄭軍語氣不善,他心中暗喜。

    江離啊,江離。

    想不到僅僅一首《易燃易爆炸》就讓你變得那麼飄了。

    看來,

    不用我對付你,你這一期就要淘汰了啊。

    咚咚咚!

    這時候,房間門敲響。

    張一凡一臉謙遜的走了進來,他給眾位分別打了招呼,隨後他坐在了陳莉的旁邊,也就是左邊角落的位置。

    “你們剛剛在聊些什麼啊?”張一凡好奇道。

    路恆笑著解釋道,

    “我們在聊江離。”

    “江離。”

    听到這個名字,張一凡就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

    上一期,江離帶來的《易燃易爆炸》直接讓張一凡見識到了他的實力。

    這一首《易燃易爆炸》便讓張一凡喪失了面對江離時的戰意。

    因此,

    張一凡看到江離,或者听到江離,他的臉上都會閃過一絲不自然。

    看上去,

    像是害怕。

    張一凡結巴道,

    “這個你們在聊江離什麼話題啊。”

    張一凡露出無奈的表情,

    “我沒有特別想要唱的歌,所以如果在明天之前,我還想不到唱什麼歌,我會隨便拿一首歌應付第二期。”

    鄭軍沉著臉道,

    “你在懈怠?”

    江離頭皮一陣發麻,他搖頭道,

    “我沒有懈怠,雖然是應付,但是在我的腦子里,這首歌的質量依舊非常不錯。”

    “鄭軍大哥,你等會兒听了就知道了。”

    陳莉也連忙道,

    “鄭軍大哥,我們等會兒听听江離這首歌再做決斷吧。”

    鄭軍點點頭,他盯著江離道,

    “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過了一會兒,最後兩位唱作人周挺、馬迪也來到了房間。

    至此,

    八位唱作人再次集結。

    與第一期不同,這一次周挺、馬迪、陳莉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江離的身上。

    他們沒有再像第一期一樣,把江離當做一個無名小卒。

    雖然,江離是一個新人。

    但是,

    他的實力,卻不容任何一個人小覷。

    這七位唱作人中,或許只有路恆一人天真的以為,江離的實力一般。

    叮咚!

    伴隨著一聲熟悉的機械聲,那個綠色玩偶頭又出現在屏幕中。

    “大家好,我是制作人c,我們又見面了。”

    “上一周,中位區全軍覆沒。下位區唱作人江離挑戰成功,晉級中位區。在這里,恭喜你江離。”

    “這一期,與上一期不同。這一期,將會有一位唱作人淘汰。”

    “而這淘汰候選人,就在張一凡和中位區的某位唱作人身上出現。”

    “唱作人張一凡,在歌手互听deo環節結束後,你可以選擇一位中位區的唱作人,和你一同前往下位區。”

    張一凡臉上閃過一絲凝重,他點點頭,

    “嗯。”

    制作人c繼續說道,

    “下面,第二期《吾是唱作人》新歌deo互听環節,正式開始。”,要是放在第一期,江離會選擇第一個上。

    用他的話就是,他早上早唱完,唱完了就可以躲在角落里睡大覺。

    然而,

    這一期他卻猶豫了。

    因為,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第二期唱什麼歌。

    繼續唱一首舞台炸裂的歌嗎?

    這種歌,江離有的是。

    還是說,換一個風格,唱一首情歌?

    情歌額,一想到自己感情經歷幾乎等于空白,江離就打消了這個想法。

    情歌,

    首先自己心里得有情啊。

    要不然唱一首rap吧,rap這個風格,在這個舞台還是比較吃香的,唱這種類型的歌,應該成績會不錯。

    可是,好像周挺和張一凡都是唱rap的歌手,我再來一首rap是不是就顯得有點多了。

    一時間,

    江離陷入了選擇困難之中。

    而就在江離還在苦苦思考之時,周挺、張一凡、馬迪、陳莉等人都先後演唱了自己的新歌deo。

    周挺依舊是一首氣場宏大的rap。

    張一凡選擇了一首偏情歌風味的歌曲。

    馬迪依舊是民謠,陳莉則玩了一首風格trap的新歌。

    鄭軍見江離低著頭,他沉聲道,

    “我去吧。”

    鄭軍不愧是八位唱作人里的老大哥,雖然他的年齡最大,但是他的歌卻一點兒也不俗套。

    曲風搖滾,但歌詞卻能夠深入人心。

    短短兩分鐘的deo便讓眾人忍不住欽佩。

    “鄭軍大哥還是鄭軍大哥,他的這首《刀馬》太犀利了。”

    “是啊,很難想象他在舞台上的表現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驚喜。”

    “目前這些歌里面,我對這首《刀馬》最為期待了。”

    面對眾人的吹捧,鄭軍面無表情。

    他看了江離一眼道,

    “你還沒想好唱什麼歌嗎?”

    江離嘆了口氣,他站了起來,隨後走到了deo演唱房間。

    抱著一把吉他,江離緩緩道,

    “這首歌是一首我最開始學吉他時,彈唱的一首歌。沒想到,在這個場合我會把這首歌唱出來。”

    “一首《斑馬,斑馬》,謝謝。”

    說完,江離便撥動著吉他弦。

    只見一段低緩的吉他音傳至整個房間中。

    “斑馬,斑馬你不要睡著啦”

    “再給我看看你受傷的尾巴”

    “我不想去觸踫你傷口的疤”

    “我只想掀起你的頭發”

    四句一出,所有人便緩緩閉上了眼楮。

    這一刻,

    他們能夠感受得到,江離在給他們講一個故事。

    一個背著吉他,在大都市流浪的男孩,他每一天的工作,就是站在大都市的土地上,彈著吉他,唱著歌。

    這是他在大都市唯一活下來的方式。

    日子一天天過去,在某一天,男孩遇到了一個漂亮高貴的女孩。

    那個女孩哭著對他說,“能不能唱一首情歌。”

    就這樣,

    男孩看著哭泣的女孩,唱了一首情歌。

    看著女孩淚眼婆娑的樣子,從那一刻起,男孩便愛上了女孩。

    至那以後,每一次女孩出現在男孩賣唱的地方,她都會一邊哭著,一邊讓男生唱情歌給他听。

    男孩知道,女孩又失戀了。

    就這樣,春夏秋冬,幾年過去了。

    男孩變成了三十歲的滄桑大叔,而那個漂亮的女孩也變成了一個美婦人。

    那一晚,

    女孩對男孩說道,“我要結婚了,我未婚夫不喜歡我來這里。所以我以後不會來了。”

    第二天,

    女孩果然沒有出現在這里,而女孩不知道的是,那個男孩,也沒有出現在這里。

    他,

    回老家了。

    “斑馬,斑馬你不要睡著啦”

    “我只是個匆忙的旅人啊”

    “斑馬,斑馬你睡吧睡吧”

    “我要賣掉我的房子”

    “浪跡天涯”

    副歌結束,吉他聲也漸漸消失。

    眾人緩緩睜開了眼楮。

    陳莉眼中泛著淚花,她哽咽道,

    “我看到了一個故事。”

    梁波點點頭,

    “我也是。”

    鄭軍眼中滿是贊許,他點頭道,

    “這首歌很不錯,江離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然而,

    當江離彈完這首《斑馬,斑馬》回到座位上時,他的一番話卻讓在座每一位唱作人大跌眼鏡。

    “或許,明天我不會唱這首歌。”不唱這首歌!

    馬迪瞪大了眼楮,他震驚道,

    “江離,你為什麼不唱這首歌啊。這首民謠,直接秒殺了我的民謠啊。這麼好的歌,我真的希望你能唱出來。”

    馬迪作為民謠歌手,他听到這首《斑馬,斑馬》便走不動路了。

    因為,

    這首歌的詞,直接殺到了他。

    那種畫面感,直到現在,還在馬迪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在馬迪看來,這首《斑馬,斑馬》只要發表出來,一定會引起民謠愛好者的一眾追捧。

    任何一個喜歡民謠的人,都會喜歡上這首《斑馬,斑馬》的。

    然而,

    江離卻嘆了口氣道,

    “這首歌,我不想唱。”

    “啊?”

    “這首《斑馬,斑馬》要是放在一年前,我也許會非常喜歡唱,但是現在我發現,我不想唱它了。”

    說到這,江離轉過頭看向鄭軍,

    “鄭軍大哥,我想告訴你,我非常重視這個舞台。”

    “我來參加這檔節目,有一個想要達到的目標。”

    “如果,我還是不知道我要唱什麼,那麼這首《斑馬,斑馬》,我明天會把它唱出來。”

    “但是,如果我在這之前,知道自己想要唱什麼歌。那麼這首《斑馬,斑馬》我就不會唱。”

    听到這,馬迪面露苦澀。

    “江離,你可千萬不要想不開啊。就唱這首《斑馬,斑馬》就夠了。”

    鄭軍深吸一口氣,他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好,江離。”

    “我同意你這個做法,我也希望你能再給我們帶來驚喜。”

    江離點點頭,

    “一定會的。”

    新歌deo環節結束以後,制作人c再次出現。

    “八位唱作人的新歌deo都已經結束,現在唱作人張一凡,你可以選擇你要挑戰的對象。”

    張一凡毫不猶豫的說出口,

    “我要挑戰馬迪。迪哥,對不住了。”

    馬迪苦笑一聲,

    “我就知道。”

    路恆張了張嘴巴,他本以為張一凡會一雪前恥,再次挑戰江離。

    卻沒想到,張一凡竟然慫了,挑了一個軟柿子捏。

    路恆盯著江離,他露出陰冷的表情,

    “江離,既然如此,那我就親自收拾你。”

    新歌deo互听環節結束以後,眾人便各自回到了酒店房間。

    叮鈴鈴!

    江離剛回到酒店沒多久,他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一看,竟然是自己的發小張毅打來的。

    根據這具身體給自己的記憶,江離知道。張毅,從小學,初中,高中便一直和自己在同一所學校上課,是江離的死黨兼發小。

    到了大學以後,

    張毅上了一個理工類的985一流學校,而江離則上了音樂學院。

    兩人的聯系,這才少了一些。

    但平常時間,張毅還是會偶爾給江離發微信。

    見張毅這次竟然打了電話過來,江離微微有些好奇。

    接通電話,那頭傳來了張毅的聲音。

    “老江,你在哪啊?”

    “我在酒店錄節目,額一檔音樂競技綜藝。”

    “我知道,你那首《易燃易爆炸》我听了,真特麼牛逼啊這首歌。”

    江離皺眉道,

    “你喝酒了?”

    “對啊,不過我剛喝。就在你學校門口的大排檔。”

    “你咋跑我學校門口去了啊!”

    “這不是想見你嘛,結果一打听,你竟然去錄節目了。”

    下一刻,

    那頭傳來張毅的傻笑聲,

    “老江,你來陪我喝酒啊。”

    “現在?”

    “嗯。”

    “這個你也知道的,我現在有點困難”

    “我付錢。”

    話音剛落,江離便斬釘截鐵的問道,

    “在哪,我現在過去。”“老江,你說我這個人優秀嗎?”

    眼前這個外表硬朗,身材高大,滿臉酒氣的男生,正是江離的死黨兼發小張毅。

    江離嘴角微抽,滿臉黑線。

    和江離比起來,張毅這個人可要優秀的多。

    從小到大,張毅都是孩子王,他不管到了什麼新環境,他都能和同學們打成一片。

    再加上,他身材高大,成績優異,長相硬朗且帥氣。

    所以,

    從小學至高中,喜歡張毅的女生就一直沒有斷過。

    和張毅比起來,江離就顯得平凡得多了。

    成績一般,長相一般,除了唱歌水平不錯,實在找不到其他的優點來。

    可是,記住網址oqiux.

    現在這樣一個優秀的人,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說,

    “老江,你說我這個人優秀嗎?”

    這不是存心打擊人嘛!

    江離拿起一根羊肉串,他沒好氣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我我一直都是一個驕傲的人,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優秀的人。可是在我進入大學這一年,我卻發現我並不優秀。”

    “啊?”江離微微一怔,隨即他正色道,

    “發生什麼了?”

    張毅咧嘴笑道,

    “魔都大學是一個天才匯集的學校,里面比我成績好的一抓一大把,才華橫溢的一抓一大把。”

    “他們懂許多我不懂的知識,和他們這些天才聊天,我覺得我就是一個土包子。”

    “老江,我其實就是一個平凡的人。”

    這一刻,

    江離終于明白了張毅為啥會喝悶酒了。

    原來,

    他是被打擊了。

    “老江,像我這樣平凡的人,會不會有人心疼啊?”

    張毅滿臉通紅,他的眼中閃過一絲自嘲的意味。

    江離沉默不語,他拍著張毅的肩膀道,

    “老張,喝酒吧。”

    張毅滿臉酒氣,他咧嘴笑道,

    “好!喝酒。”

    第二天大早,江離揉著頭發,皺著眉頭從床上爬了起來。

    看了一眼這陌生的酒店,江離突然清醒了。

    “等等,我這是在哪啊?”

    從床上下來,他走到一張桌子前,看到手機里張毅給自己的留言,江離滿臉黑線。

    “老江啊,你酒量還是那麼差。沒喝兩杯,你就醉成那樣,我費了半天功夫才把你抬到酒店里來。”

    “不過,你說的話我可是記得。”

    “你可是說好了,在節目中要給我唱一首歌的。別醒酒了之後就不算數了!”

    “到時候,我肯定得向我那些同學說。江離,是我兄弟,他給我唱了一首歌。”

    “好了,我回去陪女朋友了,酒店就你自己一個人住吧。”

    看完這幾條微信,江離滿臉黑線。

    合著,

    自己大老遠,為了這貨,打車來學校門口陪他喝酒,結果我卻被灌醉了。

    而且,

    這貨什麼時候交了一個女朋友啊!

    他怎麼可以交女朋友啊,說好了當初一起單身的呢。

    然而,

    更讓江離懵逼的在後面。

    他發現,

    這間酒店,是他自己花錢住的。

    588一晚上。

    臥槽,

    這麼貴!

    下一刻,江離忍不住發了一條微信給張毅,

    “張毅,你他丫的竟然知道我的密碼!”

    叮咚!

    那頭很快就回復道,

    “嘿嘿,誰讓咱們是發小呢?”“車導,我想換歌。”

    見江離一臉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車程點點頭。

    “你可以換歌,可是在換歌之前,你能給我一個理由嗎?”

    江離深吸一口氣,他微笑道,

    “這首歌,我想唱給那些平凡,卻又不甘願平凡的人。”

    “嗯?”車程微微一怔,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好奇。

    “有些人啊,表面看上去很不在乎,但心里卻敏感的很。他們是平凡人,但是卻又不願甘願成為平凡人。”

    “而我,想為這些人唱一首歌。”

    車程微笑道,

    “那些人之中,肯定有一個是你的朋友。”

    “不是朋友!他就是一個坑貨,天天坑我錢。”

    “”車程。

    晚上八點,節目正式錄制。

    江離坐在中位區里,除了他,中位區還有陳莉和路恆。

    至于原本處于中位區的馬迪,則在節目錄制一開始就被張一凡拉到下位區。

    至于上位區,依舊是周挺、鄭軍、梁波三人。

    陳莉看著江離,她好奇道,

    “江離,我剛剛听導演說了,你真的換了一首歌。”

    江離點點頭,

    “是啊,我換了一首歌。”

    “可是,你那首《斑馬,斑馬》明明很好,你要是唱那首歌也很不錯的啊。”

    江離微笑道,

    “那首歌雖然還不錯,但是我還是想唱現在這首。”

    “這樣的話,《斑馬,斑馬》這首歌不就發表不了,江離你以後能把這首《斑馬,斑馬》發出來嗎?”

    江離面露猶豫,可在對上陳莉那希冀的目光,江離卻緩緩點頭,

    “應該會的吧。”

    首先選擇上位區挑戰的是路恆,他這次選擇的對象是梁波。

    “波哥,我這一次唱的是一首搖滾,所以我想挑戰你的搖滾。”

    梁波和鄭軍的風格類似,兩人都是玩搖滾的。

    听到路恆這麼說,梁波只是笑了笑。

    結果依舊很顯然,

    最後的獲勝者是梁波,他的一首《出現,離開》直接燃爆全場,其歌曲完整度遠高于新歌deo互听環節。

    而路恆,他的表現雖然比第一期高了許多,但是在對上《出現,離開》這首歌時。

    他的搖滾,還是顯得弱勢了一些。

    最後,

    101位大眾評審給出了投票結果,60比41票。

    路恆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對于這個結果,路恆心中暗惱,但表面上他卻笑道,

    “這個成績,實至名歸。”

    “波哥在搖滾方面,還是那麼的優秀啊。”

    梁波只是平靜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是陳莉選擇鄭軍。

    陳莉這次演唱的《清》,具有強烈的trap風,因此听起來個人風格非常強烈。

    在現場反響非常高。

    但是,只能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鄭軍的《刀馬》無論是在作詞還是作曲上,都碾壓陳莉。

    因此,

    陳莉vs鄭軍,得票結果是45比56票。

    中位區與上位區的對決已經結束兩場了,面對中位區兩位唱作人連番失利,陳莉不由得擔心道,

    “難道,我們中位區又要全軍覆沒嗎?”

    這時,

    江離站了起來,他笑著說道道,

    “得,我成了全村人的希望啊。”

    陳莉連連點頭,她捂嘴笑道,

    “沒錯,江離你可得為我們爭氣啊。”,周挺在看到陳莉挑戰的是鄭軍的那一刻,他就知道。

    自己這一場,要和江離對上。

    說實話,

    他這一場挑選的是一個舞台炸裂的rap,要是江離拿《易燃易爆炸》和他打,他還真不一定有把握打贏。

    可是,

    當見識到《斑馬,斑馬》這首歌之後,周挺便有信心了。

    雖然《斑馬,斑馬》是一首唱出口就能給人畫面感的歌,但是整首歌的基調太緩慢了。

    放在現場唱這種歌,很難造成炸裂的效果。

    現場,那就得唱一些舞台效果炸裂的歌啊!

    至于江離嘴上說著換歌,周挺更是一點兒也不擔心了。

    換歌,

    江離你只有不到一天的時間,能夠換什麼歌啊。

    在周挺看來,江離大概率還是選擇《斑馬,斑馬》這首歌作為第二期的參賽曲目。

    因此,在和江離一起站在後台時,周挺便自信的問道,

    “江離,你這一期唱哪首歌啊?”

    江離思索了片刻,

    “一首比較舒緩的歌吧。”

    周挺心中暗喜,

    舒緩的歌?

    那豈不還是《斑馬,斑馬》這首歌?

    一想到這,周挺便咧嘴笑道,

    “那行,我先去唱了。”

    江離微微一怔,他疑惑道,

    “周挺他怎麼看上去那麼高興。”

    舞台上,周挺演唱的這首歌叫《戰馬》,是一首具有古風色彩的rap歌曲。

    歌曲借用了大鼓,鑼等多種華夏式樂器。

    因此,

    整首歌听起來,既大氣又充滿古典韻味。

    這首歌一出,台下101大眾評審中便有相當一部分眼楮一亮。

    “周挺這首歌很有意思啊!”

    “他現在已經明白自己要唱什麼領域的歌了,在氣勢這方面,很少有歌手能夠超越他。”

    “唱的不錯,如果要給本場歌曲排個名的話,那麼周挺這首《戰馬》可以進前三。”

    “不錯,真的不錯。”

    “不過有一個問題,這首歌現場听起來很好,但是我可能不會把這首歌加進歌單。”

    “對,這種平衡周挺還是沒有掌握好。我可能也只會听一遍,兩遍。想要單曲循環,有點難。”

    “而且,歌曲只側重炸裂。但是在情感上,卻幾乎沒有看到。”

    “華語歌壇非常講究的是情感的表達,這種表達可以是愛情,也可以是親情,友情”

    “但是,這首《戰馬》卻很少”

    周挺看著台下觀眾反響非常熱烈,他內心暗爽。

    果然,

    在現場,這種舞台炸裂的歌還是吃香。

    走下台,周挺便看到江離已經在後台做著準備。

    他拍了拍江離的肩膀,

    “小伙子,你要打贏哥,還早兩萬年呢。”

    江離臉色古怪,他這一刻真懵了。

    周挺他到底怎麼了啊?

    為什麼我還沒唱歌呢,他就露出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他這未免太自信了一些吧。

    搖搖頭,江離走上舞台。

    當江離站上舞台的那一刻,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現場101大眾評審有許多人都對江離接下來的演唱期待不已。

    “江離在第一期給我帶來了很大的驚喜,希望這一期他依舊能夠為我們帶來驚喜。”

    “江離,你只要再唱一首像《易燃易爆炸》的歌曲,華語樂壇便有你的一席之地。”

    “江離,加油啊!”

    面對眾人的期待,江離深吸一口氣。

    他緩緩道,

    “我要演唱的這首歌叫——《像我這樣的人》。”

    (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方便以後閱讀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17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17並對系統讓我當大明星之乘風破浪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