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尾聲(二)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佑元十年冬,靖寧之戰爆發,戰亂四起影響到靖國民生,導致民生凋敝,生靈涂炭。同時靖帝登基以來的庸政和倦勤在此時得到了最大爆發,官吏貪污,官場腐敗,國庫空虛,民間上下一片哀鴻遍野。

    同年,在靖國有戰神之名的淵政王借助寧國楚王的幫助,帶著數十名將領以及十萬精兵揭竿而起,從邊境起義殺至京城皇宮,在歷史上被人口誅筆伐的謀權篡位卻在此時得到了天下百姓的一致認同,無論是在兵力隊伍上還是士氣口碑上都得到了最大支持。

    京城,皇宮。

    夜幕降臨下,整座皇宮黑壓壓之色如同鬼魅,宮外震耳欲聾的進攻聲由遠及近,轟隆隆暗示著一股可怖的氛圍。

    昔日寧靜尊貴的皇宮在此時沾染上濃重的血腥,滿宮里浮尸遍野,血流成河,兵刃交接的聲音,宮人四處逃竄的哭喊逃亡聲,交織在一起,仿佛昭示著這座王朝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步

    淵政王所帶領的兵隊已經佔領了皇宮,皇帝身邊的親衛死的死傷的傷,僅剩的數人也兵力大減,驚慌應付。

    此時的皇帝已經是困籠之獸。

    高高的城樓上,旗幟在夜空中飄得很高,那城樓中間站著一身龍袍的皇帝,他靜靜地望著滿宮里的一片混亂,唇角溢出無奈的笑。

    沈敘懷終究是讓他贏了

    他右手無意識地摸著掌中那一塊完整的虎符,他幾乎半輩子都在為這塊虎符而擔憂,可沒想到即使已經拿到手中,那皇位依然沒有坐穩。

    他不想再過這樣擔驚受怕的日子了,從登上皇位後的每一日,他幾乎都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也沒有過過一天舒心的日子。

    他已經累了倦了

    “皇上”

    吵鬧混亂的爭斗聲中,這聲叫聲格外平靜祥和,皇帝回過頭去,見他的皇後,穿一身華貴雍容的鳳袍正款款向他走來。

    她頭上梳著精致的鳳髻,臉上畫著完美無缺的妝容,一身的鳳袍無一絲褶皺,唇邊的笑容端莊得體。

    一如當年封後的那一日。

    皇帝看得呆了,他忘了自己已經多久沒有這樣認認真真地看過皇後,這個二十多年前就和他結發的妻子,自從登上皇位後,權力和地位就已經消磨了他對她的愛,他也只當她是一個皇後,而非發妻。

    “嬪妃們都逃了,你怎麼不逃呢?”皇帝靜靜地問她。

    那些曾經被他寵愛過的嬪妃,在戰亂下也都作鳥獸散,逃的逃跑的跑,再也沒有回頭看他一眼,昔日的討好與侍奉皆化作雲煙。

    皇後站在皇帝的面前,卻微笑道︰“這里是臣妾的家,您讓臣妾逃到哪去呢?”

    她的笑容和回答差點讓皇帝眼圈一紅。

    家他多少年沒有感受到過家的溫度了,原來他的皇後從未改變,一直視他為夫君,視這里為家。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知道身邊唯一陪伴之人,只剩下自己的皇後。

    自從登基後沒幾年,他就再沒踏進皇後的未央宮,也很少關心她的一舉一動,哪怕在她兩個兒子死後也沒有給予過多的安慰,只一心沉溺在美色與荒淫中,甚至面對她的忠言勸慰也置之不理,還懷疑她別有用心。

    他的疑心和猜忌到底傷害了這個女人多少啊

    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了。皇帝撫摸著妻子的臉,眷戀地看著她的眼楮,緩緩道︰“若有來生,朕一定好好珍惜你。”

    皇後笑了,正要開口說什麼,忽然目光觸及到他身後,平靜的面色一變,脫口而出︰“小心”

    只見她張開雙臂猛然沖出去,將皇帝擋在身後,用身體替他擋住了城樓下飛來的一支毒箭。

    血液頓時染紅了唇角。

    皇後無力地跌落下去,面上卻是帶著笑的,皇帝下意識想要扶她,卻染上了一手的血腥。

    他顫抖地叫她的閨名︰“婉慈、婉慈”

    第一次感到驚慌與悲痛的味道,他無措地抱著皇後倒下去的身體,淚水簌簌而下。

    “皇上,您別哭,臣妾不痛的。”皇後用力舉起自己沾了血的手,輕輕撫摸在男人的臉上,給出了自己方才想說的回答。

    “臣妾這輩子能做您的妻子,就已經很滿足了”

    用盡僅剩的力氣將這句話說出,皇後便再也支撐不住,毒素已經蔓延全身,她的手驟然垂落下去,眼皮默默闔上,渾身輕如羽毛,再也沒有呼吸起伏。

    “不!!”皇帝終于發出痛苦的哀嚎聲。

    原來他一直置之不問的人,才是他生命中最寶貴之物,而他一直視若珍寶的權勢地位,只是人生中的一場空。

    他到現在才明白這個道理

    皇帝沖破雲霄的一聲哭號驚動了城樓下的士兵,很快有數百只毒箭齊齊朝著他的身影射過來,這下皇帝再逃無可逃。

    萬箭穿心的痛楚下,皇帝倒地而落,躺在皇後身邊,這一次,他緊握住了她的手,再也沒有松開。

    最後一絲意識消散前,皇帝望著墨色的天空,唇邊浮起了一絲淺笑。

    沈敘懷,你以為你贏了嗎?就讓你也嘗嘗,至親骨肉分離的滋味

    皇帝已死,宮中剩下的殘兵也盡數投降,沈敘懷帶領的這場起義,最終得到了全面的勝利。

    自古成王敗寇,這一瞬間,所有人跪地稱臣。

    沈敘懷卻望著黑壓壓的夜色心中惶惶,明明已經塵埃落地,他卻總覺得有什麼異樣。

    正在此時,人群外一匹烈馬沖進來,馬上的人高聲稟報︰“王爺,王妃在軍營中被人擄走了”

    沐禾凝從沈敘懷帶著兵隊殺進京城時就開始憂心忡忡,雖然她一直支持著男人的事業,可這下是攸關性命的事,她不得不擔心。

    沈敘懷雖帶著隊伍走了,可為了確保她的安全,卻將她留在了軍營中,此時的確是離京城越遠的地方越安全,沈敘還也留了些人在身邊照顧她保護她。

    沐禾凝這日一覺醒來,第一件事便是叫人進來,打听沈敘懷如今在京中的動靜。

    這幾乎已經成了沐禾凝的日常,每日都要問上五六次,知道他是平安的才放心。

    可這次下人進來是洋溢著笑的,對沐禾凝回稟道︰“恭喜王妃,王爺此時已經帶著人攻進皇宮了,只怕過不久就會傳來大捷的消息。”

    “真的嗎?”沐禾凝驚喜,沈敘懷終于要勝利了,他的理想終于要實現了,也代表著他們終于快要相見了。

    這一高興,沐禾凝中午的飯都多用了兩碗,她已經到快要生的月份了,此時胃口也是格外好的。

    可吃完這頓飯後,她卻覺得昏昏沉沉,幾乎要睜不開眼楮,她重新躺回床上睡著,鼻腔突然聞到一絲異樣的味道。

    意識消散前,她察覺到不對勁,拼盡全力想張開口呼救,最終卻眼楮一閉,徹底昏了過去。

    這一覺睡得昏沉,夢中只覺得顛簸難熬,待再次睜開眼楮時,周遭已經是一片白茫茫的大雪。

    沐禾凝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起身四下張望,周圍一個人影都沒有,她甚至都不知道是誰將她捉到了此處。

    而熟悉的環境也讓她認出,這地方不遠,就是軍營附近的雪山上。

    她有些迷惑了,按說軍營里的安保防衛不差,究竟是誰迷暈了他,還避過了那麼多耳目,將她抓到了這里。

    她一邊思索著,一邊奮力撐起身子想要逃離,可下一刻她就茫然了,這片雪山連綿數里,她幾乎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座雪山上,又要順著哪條山路才能回到軍營。

    而迷藥的藥效還沒有完全退散,此時她渾身上下幾乎沒什麼力氣,就算知道路怎麼走,怕也是走不到下山,更何況她此時大著肚子,全身只穿著單薄的里衣,凍得渾身瑟瑟發抖,冷入心扉。

    她這才反應過來,那擄走她的人恐怕不為別的,只是想將她扔在這雪山上自生自滅

    一陣天旋地轉,沐禾凝無力地跌坐在地上,冰涼的積雪打濕了她的衣衫,她顫抖地抱住自己,絞盡腦汁想辦法。

    怎麼辦呢?怎麼樣才能脫身呢?

    等著軍營里的人發現她丟了之後來救她?恐怕她還沒等到救援的人,自己就先凍死了。

    自己四處找人呼救?可這里是雪山,又是邊境的不毛之地,幾乎人跡罕至,哪里會有人影呢?

    怎麼走好像都是死路一條,沐禾凝絕望地閉上眼楮,難道她真的再也見不到沈敘懷,要死在這片雪山上嗎?

    她還懷著他們的孩子啊寶寶馬上就要出生了,她就再也見不到他們孩子的出生了嗎

    沐禾凝想到孩子,身上仿佛生出了一分母親的力量,為了孩子,她也要多撐一刻,多一刻就多一分救援的機會。

    沐禾凝扶著樹根挺著肚子起身,緩緩地在雪山上走著,她選了一條最平坦干淨的山路,只希望先找個能避寒的地方暖暖身子。

    小心翼翼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的山路依然沒有盡頭,強烈的雪色刺痛著她的雙眼,渾身的力氣也幾乎消失殆盡,沐禾凝腳下一個打滑,瞬間摔落在地。

    她悶哼一聲,下意識捂住肚子,可接踵而來的痛楚卻讓她擰緊了眉頭,她意識到腹中胎兒好像不好了

    強烈的痛苦和無力的倦意讓沐禾凝的意識漸漸退散,她躺在雪山路上再一次閉上了眼楮。

    對不起啊沈敘懷

    她努力過了這一次真的支撐不住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54章 尾聲(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54章 尾聲(二)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