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初次(二更)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此時此刻,沈敘懷正在沐府的門前。

    小廝從府中探出了個頭,喪著張臉道︰“淵政王,您怎麼還在啊?我們國公爺說了,沒空見您。”

    沈敘懷昨天半夜就到了府前,陰沉著一張臉,面色冰冷到似乎可以殺人,指名道姓說要見沐國公。

    小廝去書房稟了沐國公,可里頭傳來的消息,卻是不見。

    小廝自己都嚇壞了,淵政王那副模樣,誰能把他趕走啊。

    這過了一夜,這尊大佛不僅沒走,反而一直守在沐府門前,仿佛一副見不到人就不罷休的態度。

    “難道你們國公爺今日不上朝了嗎?”沈敘懷橫眉質問。

    小廝心中一跳,遲疑道︰“我、我們國公爺病了,病得下不來床了已經和宮里告了假,今日不去上朝了。”

    沈敘懷臉上郁色漸起,雙拳漸漸在衣袖中握緊。

    “我去看看沐國公的病。”男人沉下張臉,抬腳要往院中進。

    小廝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兩步,眼尖手快地將朱漆府門砰然關閉,在里頭大喊道︰“王爺,我們國公爺病得重,怕過了病氣給您,您還是等等吧。”

    男人被阻擋在府邸門前,望著那張緊閉的大門,心中壓不住的焦躁難耐。

    他已經等了一夜整整一夜,沐國公都不見他。

    眼下天色已經不早了,禾凝在牢中怕是早已等不及了。

    多待一刻,就多一刻的風險。

    他不願拿她冒任何危險。

    皇帝這回是沖著他來的,他無法在皇帝眼皮下救出沐禾凝,可是他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連沐國公都不願伸出援手呢?

    他可是沐禾凝的親身父親,難道他還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兒死在大牢里嗎?

    沐府的後院里,沐夫人望著自己的丈夫神色擔憂。

    “老爺,真的不見嗎?”

    沐國公顯然也有些心緒不寧,一整夜都不曾入眠,在書房中來回踱步。

    沐夫人見沐國公不回答她,只能自言自語道︰“我就是擔心那丫頭。”

    她這句話無疑又給沐國公煩躁地心頭加了把火,他不耐道︰“凝兒又不是你親生女兒,你在這兒操心什麼?”

    沐夫人被他一喝,心中也不願意了,抬頭回嘴道︰“她倒是你親生女兒,你可有在皇上面前替她說過一句話?”

    沐國公眼楮一瞪,頓時語塞。

    昨日他被皇帝匆匆召進宮,皇帝便和他坦明,要借用他的女兒一回。

    至于要拿她做什麼,皇帝沒有告訴他,只保證不會傷害她就是了。

    只是在告誡沐國公時,皇帝說,若是淵政王去沐府求助,不予理會,只說不見就是了。

    後來他心中始終不放心,私下去了未央宮向皇後打听,皇後便告訴了他皇帝的計劃。

    他這才知道,皇帝時想用沐禾凝來對付淵政王。

    可誰能保證在這場君臣的爭斗中,自己的女兒不會受到傷害?沐國公無法安心。

    皇後卻對他道,如今六皇子失勢,中宮和沐家的前途都難測,眼下唯一之計,還是要扶持一個自己的皇子才好。皇帝已經答應她,許沐家的女兒進宮侍奉,誕下龍子立為儲君,將來便是沐家的恩澤。

    沐國公這下沉默了。

    女兒固然重要,可如今沐家百年的基業握在手中,同樣也不能毀于一旦。

    兩相比較之下,他也只能暫且擱置下女兒。

    沐國公想著,便沖自己的夫人一揚眉,道︰“皇後召你們進宮,你還不去?”

    既然皇上已經同意了沐家的女兒進宮,皇後便準備計劃起來,從沐禾箏和沐禾婉這兩個丫頭中挑選一個,左右這二人都還待字閨中。

    她今日召了沐夫人帶兩個姑娘進宮。

    沐夫人甩了甩帕子,冷哼一聲,若不是擔心沐禾凝,她也不至于在這待一個晚上了。

    “這便去了。”她起身要走。

    “等等。”沐國公攔住她︰“你從角門出去,莫要被沈敘懷撞見了。”

    烏雲壓城,風卷樹搖。

    似有一場風雨席卷而來。

    陰沉沉的天空下,男人的身影在沐府前如青松般挺立。

    片刻後,雷聲驚起。

    傾盆的大雨肆虐而下,沖刷著空無一人的街道,世界變得如末世般昏沉混沌起來。

    暴雨中,那棵青松終于有了一絲動搖。

    他像是下了決心一般,冒著狂風暴雨,消失在沐府前,轉身朝另一個方向大步而去。

    未央宮里已經燃起了明亮的宮燈,皇後打量的目光落在兩個姑娘身上。

    “娘娘,這便是長女禾箏,次女禾婉。”沐夫人將兩個丫頭帶進來,給她介紹道。

    雖同樣都是沐家的女兒,可這兩個是庶女,平日里也很少帶進宮,皇後對她們並不熟悉。

    皇後眯了眯眼,看著兩個丫頭給她行禮,一個高挑明艷些,一個清秀內斂些,倒看不出什麼。

    沐夫人是私心想推薦沐禾箏的,她性子高傲,愛與人爭斗,倒是適合在這後宮中生存了,且往日里給她瞧的那些夫婿她都看不上,這下子給她做後宮的娘娘,她總不不至于再看不上了吧。

    那沐禾婉卻是性子太軟弱了些,平日里見著生人都嚇的跟兔子似的,讓她進宮協助皇後,怕是不妥。

    “娘娘,這是禾箏,是我們家最漂亮的姑娘。”沐夫人對皇後特別強調。

    隨即想了想,又怕皇後不滿意,接著道︰“您看上了誰,便拿去用就是了,將來誕下麟兒,便是您的孩子,沐家的姑娘都是向著您的。”

    沐夫人此前來時便告訴了兩個姑娘,是要給皇帝選妃的。沐禾箏原還有些期待,她進過幾次宮,見過宮里的娘娘,那一個個都雍容華貴非同一般,她不禁也幻想自己成為高高在上的嬪妃模樣。

    可眼下听沐夫人這麼一說,她突然有些慌了。

    什麼叫“拿去用便是了”“誕下麟兒便是您的孩子”皇後這是要用她們,借腹生子嗎?

    炎熱的三九天,沐禾箏硬生生在殿內打了個冷顫。

    皇後和沐夫人居然冒著這樣的心思

    她縱然是渴望著過上人上人的日子,也不是這樣的生活。

    這樣說來,倒還不如嫁個外頭的寒門舉子,至少做的是正頭娘子,生下來的孩子也喚自己娘親。

    怔然之下,沐夫人突然推搡她一把,提醒道︰“禾箏,快跟皇後娘娘說說話。”

    她說著眼神暗示一眼,這丫頭方才進宮前不是還挺樂意的嗎?怎麼這會兒該表現的時候不說話了。

    沐禾箏面色一愣,望著高高在上的皇後,似有一塊石頭卡在喉嚨,半晌都說不出句話來。

    皇後見她不說話,主動問道︰“禾箏,本宮在宮里覺著寂寞,想找個沐家的姑娘進宮陪本宮說說話,你可願意?”

    皇後灼熱的眼神注視過來,沐禾箏只覺得頭皮發麻,她甚至不敢直視皇後。

    沐夫人見她不語,又推一把︰“說話呀。”

    “我”沐禾箏像是被趕鴨子上架,可還是耐不住心中的抗拒,咬了咬牙心一橫,拒絕道︰“臣女不願意。”

    殿中有片刻的安靜。

    像是被鼓勵到,沐禾箏又肯定地重復了一遍︰“臣女不願意。”

    皇後的眼神有些失望。

    沐夫人面色不虞了,這丫頭怎麼還臨時變卦了呢,她正要開口︰“你”

    “我願意。”

    在那安靜的一角,面容清秀的女子突然跪下去,俯身堅定道︰“臣女願意。”

    沐夫人愣住了,沐禾箏也愣住了。

    她們都沒想到,這個平日里最安靜的姑娘,這個時候居然主動出聲了。

    沐禾箏都在驚訝,她究竟知不知道這進宮意味著什麼。

    沐禾婉自然清楚,她思考了很久,才做出的決定。

    從沐府的賞花宴那次,她就想做出些改變了。

    她不想再做沐府後院懦弱無能的庶女了,她也不想,連自己母親留給她的遺物都守不住,眼睜睜看見它被毀掉。

    這入宮為妃,是她唯一能選擇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她想搏一把。

    後面的事情就比較順利了,皇後對她也算滿意,小姑娘雖然清秀內斂,可個性柔弱,是個好拿捏的,將來若是真誕下龍子,也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她已經有一個性子執拗的佷女了,不想再來第二個。

    天牢里,沐禾凝倚在門檻邊,哭了半宿,到後半夜哭累了才朦朦朧朧睡過去。

    這會兒卻是被餓醒了。

    她入牢房也快一天了,幾乎都沒有進過一粒食,獄卒有給她端來飯食,可她看了一眼就不想動。

    那樣惡心的飯菜,她餓死也不會吃。

    雷雨交加的牢房里,沐禾凝覺得身心發冷,渾身都在打著顫,她哆哆嗦嗦地抱緊自己。

    心里想著。

    沈敘懷,你再不來救我我就要死了

    小腹有隱隱的抽痛,一陣一陣的,愈發強烈了,下身還有一股暖流洶涌而出,沐禾凝心中有不好的感覺,低頭扯了把裙角。

    果然有一小塊暗沉的暈漬。

    她的頭輕靠在牢門上,無聲自嘲。

    她的初潮,竟然在這個時候來了。

    無數次幻想過自己初次來月事的樣子,有熱熱的姜湯,有暖暖的湯婆子,還有軟軟的被窩。

    可怎麼也沒想到,會是在這樣一個糟糕的環境里。

    沈敘懷,你為什麼還不來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35章 初次(二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35章 初次(二更)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