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回到他高高在上的寶座……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入夜的皇宮,夜空如墨染。

    蟠龍殿里的燭火昏暗明滅,夏夜的窗格斜斜半開,涼風徐徐吹進來,明黃色的帳幔輕輕晃動。

    身著素色寢衣的皇帝躺在床榻上,做了個不安的夢。

    夢里,山河破碎,城池塌陷,城門大開,鮮血染紅了一整片天空。

    敵軍帶著兵馬攻破了城,直接殺到皇宮,滿宮的人群亂竄,呼喊哭嚎聲響徹一夜,地上堆滿了尸體與沾著血的兵刃。

    蟠龍殿被敵軍佔領的時候,皇帝驚慌失措,眼見著那毒箭要射到自己身上,關鍵時刻身披鎧甲的御林軍統領殺了出來,護著他輕易躲過了那兵箭。

    御林軍統領好強的武力,以一敵百絲毫不遜色,輕而易舉就將敵軍全部擊退。

    皇帝如釋重負,危機解除後,他即刻想要封賞那護駕及時、英勇無敵的御林軍統領。

    可銀色鎧甲的人轉過身來,面對著他時,卻讓皇帝面如土色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沈敘懷。

    擊敗了敵軍的沈敘懷身姿愈發英武,臉上還沾著些打斗時染上的血跡,給他整個人添上了股道不明的邪魅。

    他用拇指抹了抹唇角,望著皇帝輕笑起來,手中的長劍卻越握越緊,一步步朝他逼近

    “沈敘懷”

    皇帝大喊一聲,嚇得從夢中驚坐而起,雙唇大張喘著粗氣,胸腔猛烈起伏。

    意識到這只是一場夢後,皇帝還是呆愣愣地望著滿目的紗帳,額頭臉頰上汗濕一片,半晌回不過神。

    片刻後,他像從水中打撈起來的魚般,頹廢地斜臥在床頭,眉目悵然。

    身下的位置已經坐了十多年,可沒有一天安心過,回首望去,身邊沒有一個能讓他信任的人。

    所謂高處不勝寒,不過如此。

    忽然之間,昏暗燭光映照下的帳幔有人影閃過,皇帝心下一驚,警覺起來︰“誰?”

    床下靜了一瞬,很快有斂裾下跪的聲音,垂首道︰“奴才該死,驚擾了皇上。”

    是喜公公,皇帝舒了口氣。

    “什麼事?”他從床上起來,赤著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

    喜公公道︰“方才有影衛來報,說是有淵政王的事情。”

    皇帝一怔,從淵政王回京的那一日起,他就暗中派了影衛悄悄潛伏在他身旁,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打探著他每日的起居動靜。

    這是又有什麼消息傳回來了?

    他朝喜公公招招手,喜公公會意,立馬上前了兩步,嘴唇貼近皇帝的耳朵,將昨日淵政王隨王妃回沐府的事情完完整整敘述了一遍。

    皇帝斂下的眸子跳動了兩下,準確的從消息中抓住了重點。

    淵政王竟這樣在意王妃?听聞有人污蔑她,立刻站出來維護。

    還有,他們二人在成婚之前就已經見過面了?

    這兩條消息倒是讓皇帝難得琢磨了會兒,他摸著下頷,在宮燈下勾了勾唇。

    看來,這淵政王遠比他表現得那般看中沐禾凝。

    且,他們二人若是在婚前就有過照面,關系必定不是簡簡單單的賜婚夫妻。

    “你下去吧。”皇帝淡淡開口。

    喜公公得了令,應了聲正要退出來,忽然又被皇帝喚住。

    “等等明日,替朕召淵政王入宮。”

    天剛亮不久,沈敘懷便被一道口諭傳進了宮。

    蟠龍殿里,皇帝打量著面前的男人。和夢里不同,沈敘懷眉目都是低斂的,神色十分謙遜,並無夢中那般的殺氣。

    “這麼早召你進宮,可有打擾到你?”皇帝問這話的時候,面色可沒有半分歉意。

    沈敘懷搖頭︰“無礙。”

    皇帝望著他輕笑︰“這長夜漫漫,你本在府上臥擁嬌妻入夢,卻被朕急急傳召,自然是驚擾了你們夫妻二人的好事。”

    他這話說得露骨,沈敘懷听著也不免皺眉,只是面對皇帝,他只能淡淡道︰“皇上多慮了。”

    “是嗎,朕多慮了?”皇上打量他片刻,忽然問︰“朕怎麼听聞,你和王妃關系極好,極為愛護她,不容她受半點委屈,日日都要相伴左右,如膠似漆。”

    他這般提起沐禾凝,讓沈敘懷眼皮一跳,心中頓時涌起不好的感覺。

    “臣賦閑在家,自然只能和王妃日日相伴了,倒談不上如膠似漆,不過是敬著皇上賜婚,相敬如賓罷了。”

    他兩句話輕輕揭過,語氣一副十分不在意的樣子。皇帝盯著他的眼楮,半晌開口。

    “你這樣說,倒是朕的過錯了。”

    “淵政王乃我朝第一大將,文韜武略樣樣精通,又在邊境駐扎十年保家衛國,勞苦功高,如今反而這樣賦閑在家,只能囿于閨閣,荒廢了一身的本領,看來是朕的過錯。”

    沈敘懷拱手︰“臣絕無埋怨之意。”

    “朕不是怪罪你,是在怪罪朕自己。”皇帝沉吟許久,在他跟前走了兩步,狀若思考道︰“朕是想著,給你尋個差事做。”

    沈敘懷心下一動,略略抬頭,不明白皇帝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

    如今他這樣賦閑在家,手中毫無實權,對皇帝來說才是最放心的吧。

    他這番作為,究竟又是在打著什麼主意。

    皇帝仍是蹙眉思考著,神色有幾分為難︰“你是武將,可如今邊境平和,你現居京城又無從施展一身將領,朕思來想去,也不知這朝廷中有何官職適合你。”

    “倒是前些日子,朕跟前的御林軍統領告老還鄉,原是打算從御林軍中提拔個新任的,可是朕想著,都不如你合適。”

    “你是武將,一身武力自不用多說,又帶兵多年,謀略也有。你和朕又相識多年,幾乎是一塊兒長大的,由你來擔任朕身邊的御林軍統領,最合適不過。”

    御林軍是皇家禁軍,任務是護衛皇帝、皇家和皇城的安全,御林軍統領的職責尤其重大,向來是由皇帝身邊的親信擔任。

    可為什麼,會選擇了他?

    沈敘懷這下子是有些驚詫了。

    皇帝向來疑心他,就不怕他當上了這統領,策反一眾御林軍,刺殺他嗎?

    皇帝不語,只是淡淡地朝他笑,問道︰“你可願意?”

    事出反常必有妖,沈敘懷並不醉心于職權,也不願和皇帝猜測來猜測去,便告罪道︰“御林軍統領責任重大,臣才能有限,恐難以堪任。”

    皇帝聞言掀眸,語氣驚訝︰“哦?看來你是不願了?”

    沈敘懷不語。

    “看來你還是更願意陪著王妃賦閑在家啊。”皇帝笑了,突然打趣起來︰“朕是得召禾凝進宮,好好拷問拷問她,看她是給你灌了什麼藥,讓你這樣甘心沉溺于閨閣。”

    沈敘懷眉目緊蹙。

    他不是听不出皇帝話中暗含的威脅。

    看似在打趣他,實則是拿沐禾凝威脅他。

    這是要強迫他應下御林軍的差事了。

    沈敘懷心下狐疑,皇帝這下到底要耍什麼花招,還非讓他擔下這個差事不可。

    “淵政王考慮得如何?”皇帝淺淺啜口茶,繼續問他。

    沈敘懷擰眉,此事他終究不想波及到沐禾凝,也不想讓皇帝去打她的主意。他沉吟許久,終是開口︰“若皇上信任,臣可願一試。”

    皇帝這下才展顏笑了,親自扶起他的身子,“這才對嘛,男兒家就該志在四方,不能一味沉溺于閨房之樂。”

    送走淵政王以後,皇帝坐在高高的寶殿上,笑容收斂了起來,目光變得暗沉。

    喜公公進來,疑惑問道︰“皇上,奴才不明白,您為何會讓淵政王擔任這御林軍統領。”

    皇帝望著外頭逐漸遠去的身影,語氣逐漸冰冷︰“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將他放在朕跟前,他的一舉一動才都在朕的視線範圍之內。”

    且,只有他在自己跟前,有些手腳才好親自動手。

    沈敘懷回府的時候,沐禾凝才將將起身,衣裳都未曾穿戴整齊,正坐在梳妝鏡前打著哈欠。

    見沈敘懷心事重重的進來,她忙問︰“你這麼早去哪了?”

    她醒來的時候,身旁的人空了,被窩里也冰冰涼涼,可見只很早就出去了。

    沈敘懷坐在她面前,猶豫著告訴她這個消息︰“我方才進宮了一趟,皇上說給我個差事做。”

    意料之外的,面前的小姑娘反而很高興,眉目揚起來,驚訝道︰“是嗎?什麼差事呀?”

    “御林軍統領。”沈敘懷盯著她的眼楮︰“禾凝,以後我可能沒時間陪你了。”

    “沒事呀,我不要你陪我。”沐禾凝拉著他的胳膊,開心道︰“男子漢就該建功立業,我又不能把你拴在家里。你有那麼好的武功本領,又會讀書寫字,不施展出來太浪費了。”

    她只是為男人的事業感到開心。

    她心儀的男人,就該披上英武帥氣的鎧甲,回到他高高在上的寶座上去。

    自從他回京後,便再也沒了兵權,只剩下一個王爺的空名頭,整日賦閑在家,埋沒了他一身的好才華。

    最重要的是,皇上願意給他差事做,是不是就意味著對他放下成見了,願意和他和平相處了。

    小姑姑娘的思想很簡單。

    只是看到眼前男人沉重的面色後,她遲疑了下,“怎麼了,你不高興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29章 回到他高高在上的寶座……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29章 回到他高高在上的寶座……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