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欠我一百兩銀子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沐禾凝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自己的眉心,突然反應過來︰“那你還欠我一百兩銀子呢。”

    當初她可是看上了他那般的容貌氣度,頗為大方地扔了張一百兩的銀票。

    男人斜眼睨她︰“是嗎?”

    沐禾凝眨眨眼楮,不是嗎?

    然而不過須臾,她突然又想起來,沈敘懷曾經在成親之前托人給她送來一張百兩銀票。

    原來那張銀票是這個意思!

    沐禾凝直拍腦門,“你當時怎麼不說清楚呢?我還以為”

    虧她當時還以為是那淵政王拿一百兩銀子來羞辱她,害她傷心了好久。

    兩人正在這邊說著,沐府里身穿青色比甲的丫鬟走過來,給沐禾凝行了個禮︰“三姑娘,夫人現下得空了,請您去後院坐。”

    沐禾凝愣了下,回頭道︰“好,我馬上來。”

    沐禾凝和沈敘懷交代了聲,便從涼亭中起身,向後院走去。

    沐夫人的房門前,兩個熟悉的身影站在廊下,正說著什麼。

    “待會在席上,我來給甦公子斟酒,你少說些話,往邊上站著,知道嗎?”

    一身紅色明艷裝扮的沐禾箏上下打量著面前的沐禾婉,她知道今日辦的這個賞花宴是為了兩人的親事,她自己早已看中了那甦家的公子,自然是想借著一會兒的宴會在甦公子面前好好表現一番。

    只是在這之前,她還得對自己這庶妹好好敲打幾句,以免她破壞了自己的好事。

    “知道了長姐”女孩回答的聲音明顯怯懦無力。

    沐禾箏滿意地看著沐禾婉,這個妹妹性子怯弱也是好事,至少好掌握,比沐禾凝那個眼楮長在頭頂上的家伙好多了。

    她目光一轉,忽然看見沐禾婉藏在袖中的碧色玉鐲,眼楮一亮︰“這鐲子你哪來的?”

    雖然只露出一星半點,可也能辨認出這是一只成色極好,玉質極為優良的鐲子,這不是她們這種庶女應該有的東西,連她自己的妝匣里都沒有這樣名貴的鐲子。

    沐禾婉見狀瑟縮一下,將手背在了身後,結結巴巴道︰“我、我娘給的”

    沐禾箏聞言扯唇一笑,她娘?一個通房丫頭?早就入土了。

    “拿過來!”沐禾箏二話不說,只有想要據為己有的念頭。

    她個子高挑,幾乎不費什麼力氣就從沐禾婉手上摘下了手鐲,可沐禾婉也不願意,動手掙扎了兩下,兩人僵持的時候,鐲子“啪嗒”一聲掉落在地。

    這下子兩人都停住了。

    沐禾婉怔了許久,逐漸紅了眼眶,她彎下身子,一塊一塊將那玉鐲拾起來,眼淚吧嗒吧嗒落在上面,濕了一片。

    這只玉鐲的確是她那死去的通房娘親留給她的,也是她珍藏的唯一一件貴重之物了,她也是念著今天這個日子,才取出來戴著的。

    可還沒戴上半天,就摔碎了一地。

    沐禾凝站在不遠處圍觀許久,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原以為她從府上出閣了,這沐禾箏在家就能消停些,誰知道倒是助長了她的氣勢,現在都欺負起沐禾婉起來了。

    沐禾凝蹬蹬蹬走過去,面上冷笑︰“長姐好大的氣派,竟然跟做妹妹的搶起東西來了。”

    沐禾箏回頭,眼神里有些驚慌,她沒想到方才這番動作被人瞧見了,還是沐禾凝瞧見的,她仍嘴硬道︰“若不是她和我爭,這鐲子能這麼輕易摔碎嗎?”

    沐禾婉不說話,只是低著頭,手捧著碎鐲子,淚痕布滿雙頰。

    沐禾凝心里過意不去,從自己手腕上褪下一個鎏金的手釧,套在沐禾婉手上,寬慰道︰“今天是個好日子,你別哭,小心哭花了妝面,這手釧算是我送你的,你好好戴著,可別叫別人再搶去了。”

    她說著抬起頭,瞪一眼沐禾箏。

    沐禾婉默默地收下了那只手釧,小心翼翼道︰“謝謝三妹妹”

    沐禾凝嘆一口氣,她這個二姐姐生性老實膽小,她也只能幫到這里了。

    沐禾凝去沐夫人房里的時候,她正坐在羅漢床上挑著禮單,見沐禾凝進來,連忙道︰“凝兒快過來,幫母親挑個禮物。”

    “什麼禮物?”沐禾凝走過去坐在她身旁,隨手從果盤中揀了串冰葡萄吃。

    沐夫人道︰“你姑母壽辰快到了,到時候咱們必然要進宮的,可得提前選好壽辰禮物啊。”

    沐禾凝听到這話,原本還帶著笑意的唇角頓時就下垂了。

    沐夫人見她不說話,抬頭看了眼她的面色,道︰“怎麼了?听說你前段日子和姑母吵架了,氣還沒消呢?”

    沐禾凝放下吃到一半的葡萄,微不可察地撇了撇嘴角。

    他們才不是簡簡單單的吵架,那是兩人之間的觀念差異,是原則性的問題,哪能這麼快就釋懷呢。

    她甚至近一段時間都不想再進宮了,也不想再面對姑母。

    見她面上仍然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沐夫人的笑容收斂了些,放下手中的禮單,語重心長道︰“凝兒,你和姑母爭什麼?這麼些年來,姑母不疼你嗎?你在京中里面這樣驕縱放肆,不也都是姑母在背後給你撐腰?”

    沐夫人的這番質問讓沐禾凝有些忍不住了,她擰起眉,坐直了身子理論道,“母親,你根本不知道我和姑母爭執的是什麼。”

    姑母想讓她對沈敘壞使壞,她能這麼做嗎?

    那是她的夫君啊,她怎麼能下手?再說沈敘懷又沒做錯什麼。

    沐夫人斜睨她一眼,幽幽道︰“母親是不知道你們爭執什麼,但你姑母是皇後,這些日子又飽受你表哥之事的痛苦,于公于私你都不該那樣和她置氣。”

    她說著放軟語氣,哄起來︰“凝兒乖,听母親的話,給姑母挑個壽辰禮物,下次進宮好好跟姑母道個歉,姑母還是最疼你的。”

    沐禾凝不接受,別過了身子,“我不要。”

    瞧她這一副軟硬不吃的模樣,沐夫人有些生氣了︰“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听話呢?”

    她說著語氣上揚起來︰“你以為你姑母在宮里的日子好過嗎?你以為她這皇後之位做的穩當嗎?你體會過她的難處嗎?若不是你姑母,你父親這些年在朝堂中哪能平步青雲,你又如何能過這衣食無憂,穿金戴銀的日子?”

    這番話徹底刺激了沐禾凝,她也不服氣起來,回嘴道︰“就算過得再難,也不能主動去害人吶!”

    她低下頭看了眼自己一身牡丹花刺繡緙絲的襦裙,還有手上帶著的碧璽手鐲、寶石指環等,一下子也來了氣。

    “如果我身上這些金銀之物都是靠害別人得來的,那我寧願不要!”她不由分說將身上那些飾物都一一摘下來,動作毫不遲疑。

    沐夫人見到她這般動作,一時之間呆愣住,忘記了說話。

    沐禾凝不聲不響皺著張臉,將一身的飾物全部摘干淨了,全部扔回桌上,放話道︰“我就不信不用那般手段,我們全家就活不下去了。”

    她說著情緒上來,也不想去理會沐夫人的反應了,揚起手抹著臉轉身跑出屋子。

    前院,沈敘懷看到小姑娘氣喘吁吁跑出來的時候,哭紅了一張臉,眼眶中濕漉漉的。

    最重要的是,她頭上和身上一身素淨,出門時戴的那些飾物都不見了。

    這可不像她,沈敘懷驚訝,忙道︰“怎麼了?”

    小姑娘不說話,只是站在他面前一個勁兒的哭,肩膀聳動之下,胸腔也一抽一抽的。

    “別哭啊。”沈敘懷見她這樣不由也慌了,伸手去抹她臉上的淚,去越擦越多,他不禁急了︰“發生什麼事了,你好好和我說說。”

    “我”小姑娘抬起一雙朦朧的淚眼,抽噎著。

    可話到了嘴邊,她卻怎麼也說不出來,不想告訴他自己和姑母的那些爭執。

    最終,她只是搖搖頭︰“我和母親吵架了”

    沈敘懷松了口氣,瞧見她哭成這樣,還以為是誰欺負了她呢。

    他彎下身子,輕輕柔柔給她拭去了淚水,溫聲安慰道︰“好了,快別哭了,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怎麼還吵起來了呢。”

    沐禾凝不想說,沈敘懷也沒逼她,只是陪她靜靜地坐著。

    半晌,沐禾凝才捂著帕子,平靜了些。

    她掀眸看了眼男人,咬唇道︰“我沒事就是和母親起了些爭執”

    沈敘懷瞧她一眼,接過她用過的帕子,嘆了口氣道︰“母女之間哪有隔夜仇,爭執又爭不出個你對我錯,反而傷了親子和氣。”

    沐禾凝不說話,只是低著頭默默坐著。

    沈敘懷又問她︰“你們今天這一吵,下次見面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難道還要置著氣過幾個月嗎?”

    他說著伸手去理了理小姑娘哭亂的額前碎發,安慰道︰“乖,天色也不早了,回房和母親道聲別,我們就走了。”

    沐禾凝“唔”了聲,腦海中也想起了些從前沐夫人的好來。

    回到後院的時候,屋里靜悄悄的,仿佛沒有人在。沐禾凝正要推門進去,突然听見一個熟悉的聲音。

    “夫人這麼疼姑娘,姑娘還給夫人氣受,這性子也著實是被慣的太驕縱了。”是沐夫人身邊嬤嬤的聲音。

    沐夫人回應的聲音淡淡的︰“女孩子家嬌養些,也不是什麼錯處。”

    “可夫人將姑娘當親生女兒般,姑娘卻只顧著自己,遇事就給夫人難堪,可見是沒把夫人當親娘看待的。”嬤嬤頗有些不滿。

    這下子,沐夫人沒有再說話了。

    屋里是一片寧靜,沐禾凝放在門把上的手指僵硬了片刻,心中情緒起伏。

    片刻後,她什麼也沒說,悄悄地退了出來。

    回到前院的時候,男人已經在影壁前等著她了,見她出來問道︰“可和母親道過別了?”

    沐禾凝一副魂不守舍的表情,听見他這樣問,也只是含糊的“嗯”了一聲。

    沈敘懷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她一眼,隨即轉身道︰“那我們便回去吧。”

    沈府的馬車已經候在門口,兩人上了馬車,朝沈府的方向駛去。

    沐禾凝一路不發一言,一顆心跟隨著馬車搖搖晃晃。

    “王爺,”過了許久,她突然發聲︰“你可有想起過自己的親生母親?”

    男人閉目養神的狀態一愣,似乎沒料到她會忽然問出這個問題,旋即點點頭︰“想她的時候,就會去墳前祭拜。”

    墳墓?

    沐禾凝別過眼楮,出神地望著窗外,她連親娘的葬著地方在哪里,她都不知道。

    似乎從記事以來就沒思考過這個問題,只是逢年過節在府上的宗祠里對著靈牌草草祭拜一番完事,腦海中完全沒有親生母親的記憶。

    馬車在這一瞬間忽然停下,車夫在前頭掀開了簾子,給二人道︰“王爺、王妃,到了。”

    沐禾凝回過神來驚詫,這麼快就到了?沈府沒有這麼近的啊。

    她下了馬車一看,見停下來的並不是沈府門口,而是金玉樓。

    回頭望去,男人在身後對著自己斂眸低笑︰“不是說我還欠你一百兩銀子嗎?去挑些喜歡的飾物吧。”

    沐禾凝後知後覺地摸了摸自己空蕩蕩的發髻,她方才和母親吵架,將身上的飾物全都摘掉了,這會兒竟然是素淨一身。

    他帶她來金玉樓,也是這個原因吧。

    反應過來後,沐禾凝別過了臉,小聲道︰“一百兩銀子哪夠啊”

    一百兩銀子當初打發他是夠了,可若是自己在金玉樓消費,那可是萬萬不夠的。

    男人聞言笑了,一雙墨色的眸子化為春水,傾身過來她耳邊提醒。

    “這麼久了,還有利息的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28章 欠我一百兩銀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28章 欠我一百兩銀子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