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才子佳人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壽安院里,沈老夫人听見下人報回來的話,面色青一陣白一陣。

    “她真這麼說?”

    “是”下人回稟。

    沈老夫人臉色僵硬地拿出那對赤金纏絲鐲子,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遍那鐲子的成色樣式。

    這鐲子確實有些年頭了,還是她當時嫁到沈家來時,沈家給的聘禮中的一樣。

    當時的沈家如日中天,即使是續娶,聘禮也極為隆重,這鐲子也是其中頗為珍貴的一樣。

    她留了好些年沒舍得戴,直到今日新媳婦進門才翻出來的。

    她確實是在里面做了些手腳,可她自認為鐲子本身沒有問題,怎料居然會被沐禾凝當場嫌棄太過廉價。

    被人嫌棄見面禮寒酸,沈老夫人心里自然不太舒服,她自己身上穿戴的這些還不如這只鐲子呢。

    嚴嬤嬤道︰“老夫人沒錯,這鐲子本身沒問題,色澤也是一等一的好,便是拿出去賣,也是一個相當高的價錢。”

    沈老夫人不爽︰“那怎麼那丫頭還瞧不上呢?”

    嚴嬤嬤想了想︰“王妃原是國公府的嫡女,自小金尊玉貴,又是皇後娘娘的親佷女,從小在宮里什麼好的沒見過,怕是早就被養的嬌貴了,尋常一些的東西她確實是瞧不上”

    是了,那是國公府來的嬌,沈老夫人早就听說過這沐家三姑娘驕奢淫逸的作風,听說她在沐家睡的閨床都是用西域罕見的暖玉打造而成的。

    她今早見了小姑娘乖巧恭順的模樣,還以為外界那都是不實的傳聞,沒想到卻是被她給騙了。

    嚴嬤嬤又道︰“听說王妃今日一大早便在山月居大肆改動,又是換床又是換梳妝台,連王爺的書房也被她佔了用作衣櫥房。”

    沈老夫人眉目皺起,“王爺居然也容得她這般胡鬧?”

    “這些都是王爺同意了的。”嚴嬤嬤說著湊近沈老夫人的耳朵,小聲道︰“奴婢還听說,王爺這次娶王妃,是以皇室公主的聘禮規格。”

    公主的聘禮!

    沈老夫人臉色越發難看,心里也心疼得要命,那得花了府上多少白花花的銀子,這敗家女是要攪亂他們沈家門啊!

    “簡直是胡鬧!”沈老夫人氣極拍桌。

    “老夫人息怒。”嚴嬤嬤提醒她︰“眼下王妃奢靡是小事,重要的是這麝香丸”

    她說著眼神示意了一下那對鐲子,沈老夫人愣了愣,心緒慢慢平靜。

    是了,跟她兒子的爵位比起來,沐禾凝那丫頭的驕奢作風還算不得什麼。

    且那丫頭已經進門,來日方長,作為婆母,還愁治不好她這性子麼。

    沈老夫人幽幽品了口茶,終是狠下決心,“嚴嬤嬤,你從我屋里取些銀錢,去外頭那金玉樓打一對鐲子。記住,要最名貴的。”

    等到來日她的彥安襲上爵位,不只沐禾凝,連沈敘懷和這整個沈府的財產,都是她的了。

    這些銀子,還算不得什麼。

    沐禾凝心情郁悶地過了一夜,睡在新的大床上也不舒服,輾轉反側到半夜,直到天亮才沉沉睡去。

    早上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人了,甘棠一邊替她更衣一邊道︰“王爺今兒起得早,這會兒應該在前院練武呢。”

    練武?

    原本昏昏欲睡的沐禾凝瞬間清醒過來,他在練武,那她是不是可以看到她夫君的英武神姿了?

    沐禾凝忽然想起,出嫁前那日母親跟她說過的一句話。

    “听說那淵政王身體強健,常年練武,想必身材應當不錯”

    他的臉都那麼好看了,身材必定很不錯吧!

    沐禾凝的情緒更加振奮了,連忙督促甘棠快些收拾,迫不及待道︰“快快,我要去前院看他練武。”

    甘棠頓了頓,手上的動作依言加快了些,心里卻奇怪,姑娘何時對練武開始感興趣了?

    沐禾凝換了身鵝黃色的抹胸曳地長裙,用過早膳便匆匆趕往前院的武場。

    這武場還是當年老王爺在世時建的,場地格外寬闊,一應練武的器具也都齊全,即使空置這麼些年,配置也是非常好的。

    這會兒正是辰時,早間的陽光正好,沐禾凝眯眼看去,只見男人一襲墨色玄袍,手執一柄長劍,衣服束在頎長身影上,勾勒出迷人的肩寬窄腰。

    他舞劍的速度飛快,一柄銀劍如一條靈活的飛龍一般纏繞身側,隨著他的動作左右翻飛旋轉。

    一套劍法仿佛早已熟稔在心,男人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每一個動作都恰到好處,展露出氣勢的穩健和姿態的瀟灑。

    沐禾凝逐漸看得忘神了。

    小姑娘沒敢打擾,悄悄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托腮沉靜地望著他。

    沈敘懷一套劍法活動下來,肩背上的汗水越發滲透,他往常在邊境的沙場上練武時,周圍都是士兵將領,熱了累了常常就是直接將衣裳一脫,赤著膀子在陽光下訓練。

    他這會兒正要下意識脫下外袍,余光忽然瞥見周圍,一個鵝黃色的小小身影。

    “禾凝?”

    他看著女孩子在陽光下星星眼看著自己,收劍斂笑朝她而去。

    “你怎麼來了?”

    沐禾凝微笑,假裝不經意的模樣︰“我起來了呀,左右無事做,隨便看看嘛。”

    男人若有所思地撫摸著劍刃上的痕跡,忽然抬眸問她︰“既然你無事,不如我教你舞劍如何?”

    女孩子也是可以舞劍的,還能強身健體,看她嬌滴滴的模樣,適當練練劍也能提高些體質。

    沐禾凝嚇了一跳,她是來看俊男練武的,可不是來學習舞劍的,像她這小身板怎麼受得了啊。她連忙推拒說︰“不了不了,你快練你的,別管我呀。”

    沈敘懷無奈,只得又持劍起身重回武場中央,只是小姑娘的目光依然熱切追隨著自己,讓他一時間無法動作自如。

    他也沒法在她的注視之下公然脫掉衣裳,只得又重新舉劍擺開架勢。

    悶熱的身體和繁復的外袍終究是影響了他的發揮,沈敘懷沒過一會兒就熱得透不過氣了,他回到石凳邊,喝了杯沈姜準備給他的茶。

    “怎麼不練了?”沐禾凝問他。

    男人坦言︰“有點熱。”

    他的鬢角發梢都濕漉漉的,一雙劍眉上也沾著些許水珠,冠玉一般的面容有一種透水過後的濕潤感,整個五官輪廓變得更加立體而深刻。

    沐禾凝紅著臉心怦怦跳,這也太誘惑了吧!

    她不由試探道︰“那我給你擦擦汗?”

    沈敘懷放下杯子一愣,也沒拒絕,微微將頭遞了過來,靠近沐禾凝的身邊。

    小姑娘取下身上的帕子,小心翼翼拭去男人臉上的一點點汗意。

    她動作謹慎輕柔,神情虔誠認真,渾身上下飄蕩著少女的芳香,擾亂著男人的心緒。

    沈敘懷十年久居黃沙之地,周圍都是同吃同住的漢子,練武累了便隨手扯過衣裳一抹,何曾有過這樣的待遇。

    這下子,他突然有些明了那戲文中的才子佳人的意境了。

    郎情妾意,你儂我儂,若他們真是一對名正言順的夫妻,這畫面該多美好。

    身後的沈姜看著,也不由得感嘆︰“現如今像王妃這樣,對練武感興趣的女子不多了。”

    桑榆聞言,不由嘴快接話︰“我們王妃的確不感興趣,她說過對那些只會打打殺殺的武夫不甚喜歡”

    沈敘懷瞬間動作僵硬了片刻,只會打打殺殺的武夫,這說的不就是他自己麼

    腦海中莫名浮想起那日,在安國寺後山初見時,站在沐禾凝身邊的男子。

    的確是溫潤如玉,少年書生的模樣。

    那才是真正的才子佳人吧,不像是他這樣的“武夫”

    沐禾凝察覺到面前男人神態的變化,她倏的頓住,沒好氣回頭瞪桑榆︰“你胡說些什麼,我何曾說過這樣的話?”

    桑榆被打斷話,委屈巴巴地閉上嘴巴。

    沐禾凝正想回頭解釋,就看見男人站起了身,將劍歸置原位。

    “你不練了?”

    “嗯,不練了。”沈敘懷隨意卸下身上的防護甲,面無表情地轉身往後院回去,“回去讀書。”

    沐禾凝沉默又有些心虛地看他離開。

    等到人走後,沐禾凝回頭幽幽地瞪著桑榆︰“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王妃冤枉啊”桑榆苦著臉︰“奴婢方才是想說,我們王妃的確對那等武夫不感興趣,可是王爺不一樣我還沒說完,話就被打斷了”

    “就你話多!”沐禾凝沒好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12章 才子佳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12章 才子佳人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