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赤金纏絲鐲子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白氏春風滿面回到二房,連賞了下人好幾塊碎銀子。

    沈二爺昨日夜里才回來,這會兒正躺在塌上哈欠連天,見狀不由奇怪道︰“何事這麼高興?”

    白氏摸出那塊印著“沈家”字樣的對牌,眉眼俱笑︰“母親說了,這對牌還是交由我負責。”

    沈二爺愣了一下,下意識道︰“你早上見過那新大嫂了?”

    白氏點點頭︰“模樣倒是個標致的,就是年紀太小,說話也總之母親擔心她掌家不力,這對牌還是交到我手中。”

    她小心翼翼地摸著對牌上的紋路印記,小小的一張令牌在她手中待了七年,她也主持了府中七年的中饋,一間王府大大小小的事務都處理得井井有條。

    她嫁的是庶房,原是沒有這樣的權利,只是她嫁進來時王爺久居邊關,府中沒有女主人,只有沈老夫人一個,老夫人也懶得操心府中這些庶務,便將管家權交到了她手中。

    她雖是小門小戶出身,可自小被教導持家有道,她嫁進來後也一直秉持著這樣的觀念,掌家處事無不妥帖細致,這府中誰不夸她一句賢明。

    她自然也知道這掌家權不可能一直握在手中,她只是暫代管家,待到將來王妃進門,令牌還是要還回去的。

    只是操勞了七年的心血,如今突然要全部歸還回去,她心中難免不舍。

    可是她沒有想到,今日在壽安院里,老夫人竟說要她繼續執掌中饋,她簡直欣喜至極。

    白氏將那令牌視若珍寶,小心翼翼放回了匣子的深處。沈二爺瞥見她的樣子,嗤笑一聲︰“瞧你那樣兒,這令牌到時候還不是要還回去的?”

    白氏不語,只要令牌一天還在她手中,她就還能掌家一天。

    她抬起頭,忽然看見沈二爺這般衣衫不整頹廢疲憊的樣子,橫眉揚起了聲音︰“你昨夜怎麼回來得那樣晚?是不是又出去鬼混了?”

    沈二爺見妻子要發怒,連忙湊過來攔住白氏的懷,笑嘻嘻道︰“我就是和幾個哥們出去吃了點酒,別的什麼都沒干,你相信我。”

    “死鬼”白氏被他攬入,想著今日終究是心情好,不再和他計較。

    壽安院里的梅花開得正好,清風飄來一香半縷,傳來老夫人開懷的笑聲。

    沈老夫人手里捏著一封信,仔仔細細讀了三遍,眼里滿是思念︰“好啊,彥安如今在南方拜訪名師、結交友人,也算有所收獲,我也算放心了”

    沈彥安是沈家三爺,沈老夫人唯一的兒子,如今不過十五,年前離了家,說是和朋友一同去南方游學,幾個月沒有回來。

    沈老夫人自然思念兒子,月月都等著兒子從南方寄回來的書信,以慰藉思子之情。

    她這輩子已經活得差不多了,唯一的念想和指望就是這個兒子。

    沈老夫人又細細摩挲了一遍信上的字跡,才依依不舍地將這封信收起來。

    嚴嬤嬤替老夫人將信收到信匣里,又打量著沈老夫人的神色,試探道︰“如今三爺還這樣年輕,又在南方游歷求學,將來必定大有作為,只是如今王爺回來了”

    沈老夫人一怔,滿面的笑容收緊了些。

    十年前沈敘懷被派往邊境,沈老夫人也以為他不會再回來,她知道當今聖上嫉恨他,絕不可能允許他活著回來。時候久了,沈老夫人漸漸撫養著沈三爺長大,心中也開始有了自己的打算。

    她嫁進王府做填房,沒過過幾天好日子,丈夫就死了,她年紀輕輕守了寡,一個人撫養兒子,還有府中一大家子的事務。

    可偏偏還落不到什麼好處,世子之位是前頭那個嫡子的,跟她和她的兒子半點關系都沒有,家中的財產也多半留給了沈敘懷。

    沈老夫人不是沒想過,若沈敘懷真的死在邊關,他膝下又無子,這世襲下來的淵政王之位,是不是就落到了她的彥安手中。

    這個想法讓沈老夫人為之一振,要知道同為王府之子,王爺的身份和庶民的身份可是大不一樣,若是她的兒子真的可以繼承爵位,將來便可以輕輕松松問鼎朝堂了。

    于是她等啊等,盼啊盼,沒等到沈敘懷死在邊境的消息,卻等來了他回京娶妻。

    沈老夫人如今怎能不急,娶了妻就代表即將有後,有了後這爵位便再也輪不到她家彥安了

    沈老夫人想到這,不禁眯了眯眼。

    眼下那新媳婦兒已經同沈敘懷圓過房了,怕是再過不久,肚子就真的有消息了

    嚴嬤嬤打量著沈老夫人陰晴不定的面色,忽然湊到她身邊,悄聲給她出了個主意。

    “奴婢听說有一種麝香丸,長期放在身邊,女子便會不孕”

    沈老夫人听著嚴嬤嬤的提議,眸色漸漸清明,而後染上一絲笑,囑咐道︰“好,就按你說的做。”

    山月居里,沐禾凝和丫鬟們忙著收拾了一天,才堪堪將她從沐家帶來的那些東西安頓好。

    山月居里的下人動作很快,已經將沈敘懷的書房清的一空,又置了衣櫥進去,收納好了沐禾凝所有的衣物。

    到了酉時,甘棠忽然提醒道︰“王妃,該去給老夫人請安了。”

    沐禾凝一拍頭,晨昏定省,她怎麼給忘了。

    “怎麼又要去啊早上不是剛去過嗎”沐禾凝開始犯懶,她在沐家的時候,沐夫人疼她,不舍得她每日早起晚歸,便免了她晨昏定省的規矩,只讓她每逢初一十五去請安即可。

    而且說實話,她見了沈老夫人和二房白氏一面,並不是很喜歡府中這兩位女眷。雖然都是一家人,可那兩人的顏比起她夫君來差了許多,自然也不吸引她。

    沈敘懷听到小姑娘慵懶倚在塌上的撒嬌,默默道︰“禾凝,你在沐家是什麼樣,便在沈家什麼樣,不必拘著自己做不喜歡的事,若是不想去給母親請安,我改日同她說一聲便罷。”

    他答應過她要寵她護她,自然不會讓她不舒服。

    听沈敘懷這樣說,沐禾凝也不好意思了,她從塌上起身,吐了吐舌頭︰“好吧,那我今日再去一回,明日便不去了,多謝王爺。”

    沐禾凝笑著同他告退,盈盈的淺笑恍惚了沈敘懷的心神,他不由得問︰“可要我陪你?”

    “不用啦,府中的路我都記著了。”沐禾凝不在乎道,他早上已經帶她走過兩回,白日里又帶著她在府中認了一圈,她早就熟悉路線了。

    從山月居出來,外頭早已漆黑一片,桑榆在前頭打著燈籠,感嘆道︰“奴婢今日瞧了一日,見王爺對王妃還是挺體貼的,處處維護王妃。”

    沐禾凝得意點頭︰“當然了,他大我那樣多,自然是要處處護著我的。”

    兩人拐了幾道彎,才來到沈老夫人的壽安院,嚴嬤嬤在門口給她打簾子,迎她進來。

    “王妃來了,老夫人可盼了有一會了。”

    沐禾凝疑惑,老夫人盼她做什麼。

    她進去同沈老夫人行了禮,老夫人對她的態度簡直比早上還要好,拉著她噓寒問暖了一遍,才從懷中取出一對赤金纏絲手鐲。

    “早上來得急,母親差點忘了給你見面禮,這鐲子我瞧著樣式挺適合你,你快戴上試試。”

    沐禾凝低頭瞧一眼沈老夫人遞過來的手鐲,面色一下子就變了。

    她眼神微涼,二話不說把鐲子推回去,道︰“母親,這見面禮我就不收了,母親且自己留著吧,山月居還有事,我這就先回去了。”

    她說著不等沈老夫人反應,自顧自就行了個告退禮,帶著丫鬟出去了。

    沈老夫人錯愕地望著背影,心中又驚又怕,待人走後,她連忙將鐲子給了嚴嬤嬤,小心問道︰“她這是發現端倪了?”

    早上她听了嚴嬤嬤的話,尋來了那麝香丸,藏于鐲子的暗扣之中,只消將鐲子送給那丫頭,讓她日日戴在手上,便可悄悄避孕。

    可誰知這丫頭居然看了一眼就拒絕了,且瞬間就負氣走了。

    嚴嬤嬤也擔心這招數被沐禾凝發現了,連忙反復檢查了一遍鐲子,那暗扣之處嚴絲合縫,並無半點不妥。

    她搖搖頭︰“奴婢亦不清楚,晚些派人打听一番。”

    從沈老夫人的壽安院出來,沐禾凝便擰起了眉,一臉不高興的模樣。

    桑榆小心翼翼打量著她的臉色,問道︰“王妃怎麼了,怎麼突然對老夫人變臉了啊?”

    方才老夫人明明還要送她鐲子的,她怎麼還突然生氣了。

    小姑娘蹙緊一雙秀眉,始終不發一言,然而越想越氣,終于忍不住將帕子一扔,抱胸負氣。

    “那沈老夫人是不是瞧不起我,給我一副成色那樣差的鐲子!”

    一旁的桑榆愣住了。

    她沉默半晌,問道︰“您是因為不滿意那鐲子?”

    “是啊。”沐禾凝坦白,“那赤金的鐲子成色那樣差,必然是壓箱底不要的破爛貨,她怎能說是適合我?還要送給我?”

    小姑娘越想越氣,抱著桑榆的胳膊,直接問道︰“桑榆你說,那沈老夫人是不是借著鐲子給我難堪呢?”

    桑榆看了眼自家一身的金玉珠釵,心里默默沒敢說話。

    姑娘自小含著金湯匙出生,渾身上下不是名貴的寶石頭面,就是西域南海的琉璃玉鐲,或是皇宮里賞的瑪瑙簪子,樣樣首飾都是最頂級的貨色。

    這樣看來,姑娘看不上那赤金纏絲鐲子,也是正常的。

    可這不代表那鐲子廉價,桑榆回想了下,若她看得沒錯,那鐲子少說也值幾百兩銀子的。

    她小心翼翼看一眼姑娘,試探道︰“王妃也許是誤會了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11章 赤金纏絲鐲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11章 赤金纏絲鐲子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