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淵政王

類別︰ 作者︰裙袂 書名︰甜系小王妃

    沐府的馬車駛出了朱雀大街,到了玄武門的時候,道路一下子變得擁堵起來,馬車也一時停滯不前了。

    前方鬧哄哄的,百姓都擁堵在街上,道路兩邊還有駐守的官兵,沐禾凝掀開簾子看了一眼,問道︰“前面怎麼了?”

    丫鬟回她︰“姑娘,听說駐扎邊疆的淵政王回京的隊伍到了,這會兒百姓都在前面圍觀湊熱鬧呢。”

    駐扎邊疆的淵政王?沐禾凝自小在京城中長大,京中的大大小小世家貴族她也都知道,卻不認得這個什麼淵政王。

    不過說來也正常,淵政王當年離京前往邊境時是十年前,那時候沐禾凝才四歲,沒有印象是自然的。

    倒是沐夫人頗為意外的看了眼前頭熱熱鬧鬧的儀仗隊伍。

    她對這位淵政王的事跡是有所耳聞的。作為靖國唯一的異姓王,當初稟賦出眾,差點被先帝選賢任能立為儲君,只是後來卻陰差陽錯並沒有將皇位傳給他。也導致後來,被當今皇上上位後所忌憚,生怕他不甘心謀朝篡位,便尋了個由頭將他打發到邊疆,一去就是十年。

    如今十年未歸,京中的一切都變化不小,也不知這位當年意氣風發的少年郎變成了什麼模樣。

    到底是婦道人家,對朝中這些動向不甚了解,沐夫人略沉思了會兒,到底還惦記著今日布善施粥的正事,隨即吩咐道︰“繞路,從清溪巷子走,別誤了時辰。”

    “是。”

    馬車多花了小半個時辰,才抵達安國寺,上山之路倒是還算順利,山路上的雪已被寺廟的僧人清掃干淨。

    由于沐家早已放出了今日要布善施粥的消息,這會兒已有不少流民乞丐等候在寺廟前了,

    安國寺這邊也早已為沐家劃出了一片空地,供沐家和流民施粥取粥用,沐家的下人已經開始擺上鍋架煮開粥了。

    和旁的貴族家不一樣,沐家每年施的粥名為五福粥,其中料極足,包含了紅豆、玉米、花生、薏米、紅棗五樣食材,煮出來的粥香濃稠密,最受流民的喜愛稱贊。

    也正因如此,每年一到沐家布善施粥之日,前來的流民乞丐便格外的多,這會兒隊伍已經排到了幾里外,皆人手一碗眼巴巴地等著。

    這會兒好不容易等到沐家夫人到,人群之中有了些騷動。

    沐夫人知道這些流民等在這許久,早已饑寒交迫,略吩咐了幾句便讓施粥開始了。

    沐家夫人和三位自然不必一個一個為流民們添粥,只需象征性地添了前幾個人的份兒,便算作親自施善了,剩下的都由沐家的下人完成。

    沐夫人略站了站,便拉過了沐禾凝的衣袖,對沐禾箏和沐禾婉道︰“凝兒陪我到寺廟後院捐個香火錢,箏兒和婉兒在這候著便可,人多眼雜,切記不要隨意走動。”

    “是。”

    沐夫人帶著沐禾凝悄悄離去,沐禾箏瞧了眼,對著身邊的沐禾婉努努嘴︰“婉妹妹可知母親這是帶凝妹妹去作何嗎?”

    沐禾婉眼觀鼻鼻觀心︰“既然母親說是去捐香火錢,那便是去捐香火錢了。”

    “捐香火錢在前頭廟里捐就成了,何必去後院?”沐禾箏眨眨眼楮,坦白道︰“母親呀,是帶著凝妹妹去後院相看人家了。”

    沐禾箏早就听說,母親替沐禾凝相中了通政司使甦大人的兒子,听說那位甦公子年少有為,氣度不凡,更是甦家唯一的嫡子,這麼好的人物,母親獨獨留給了沐禾凝,對著她們這兩個已經及笄卻尚未婚配的兩個庶女,卻不聞不問。

    沐禾箏說不眼熱,那是不可能的。

    想之前母親給她介紹的,不是寒門學子,便是庶房庶子,她沐禾箏自詡容貌不差,才情更是俱佳,堂堂國公府的,憑什麼不能嫁進權貴人家。

    她自己一個人不高興不成,還要拉著沐禾婉一起,“婉妹妹,你今年也及笄了,母親還未替你許配人家,你就不著急嗎?”

    沐禾婉咬了咬唇,卻不為所動︰“母親自有安排,婉兒多留在家中兩年孝順父母也是應該的。”

    沐禾箏嗤出聲,不愧是通房丫頭生的女兒,性子膽怯懦弱和她娘一個樣。

    後院里是專供貴客歇腳的屋子,安靜極了,甦家母子還未到,沐夫人和沐禾凝邊喝茶邊等候著。

    到了這會兒,沐禾凝忽然有些緊張起來,她理了理自己的妝發,又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衣裙,心中有些後悔。

    母親也不早告訴她今日有相看之事,她怎麼也要裝扮的慎重點,可不會隨意穿這麼過時又素淡的衣裳就來了。

    若是一會兒那甦公子容貌生的十分俊美,卻看不上自己,可如何是好?

    就在沐禾凝心里七上八下之時,門口終于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後院的另一間。

    門窗緊閉風聲絲毫不露,裊裊的檀香煙霧繚繞,極致的靜謐下,只有兩只手在棋盤上落棋的聲音。

    隨著一顆黑棋落下,棋盤上的局勢已涇渭分明,悟光大師眼看自己落了下風,卻撫著胡須大笑起來。

    “想不到都過了十年,沈兄的棋藝竟絲毫沒有退步。”

    對面的男人垂眸一笑,冷峻硬朗的面孔如水墨畫般融化開來,也帶了幾分暖意。

    “邊境日子漫長,無聊之時,我也會左右手對弈打發時間。”

    悟光靜默,無聲地打量他。沈敘懷說的輕松,可想想便知,十年孤苦的邊境日子要有多寂寞難挨,才會讓人自個兒跟自己個兒對弈。

    這其中的難耐,他竟絲毫不提。

    悟光忍不住問他︰“敘懷,你老實告訴我,這些年你心中可有怨恨?”

    他與沈敘懷是數十年的老朋友了,也是一路看著他走來的,當年的少年郎是開國功臣沈大將軍的獨子,文武雙全,前途無量,受朝堂和百姓稱贊,幾近被先帝擇賢立為儲君。

    可先帝至死還是未能擺脫世襲皇位,將龍印傳給了無才無德、不被看好的太子。也是從那時起,陪著先帝一同打下江山的開國元老沈家開始走下坡路,沈老將軍急病去世,年紀輕輕的沈敘懷也被新帝派到了邊境駐守。

    至此,京城再也沒有了沈家的光輝。

    想著當初的種種,悟光也忍不住替沈敘懷哀嘆起來,當年多意氣風發的少年,被邊境十年的歲月磨平了光華。

    如今英雄雖未遲暮,卻已不再是少年。

    沈敘懷憶起這些,卻像是旁人的事一般,釋然一笑︰“過去的事都過去了,如今在你面前的,是淵政王沈敘懷。”

    是了,他如今只是淵政王。

    一句話簡簡單單,就表明了心思。

    悟光不再追問這個話題,轉而又道︰“那你可知,皇帝這回突然將你召回,是為何?”

    沈敘懷不語,他也不知,在邊境已默默待了十年的自己,原本以為自己要一輩子在邊境孤獨終老了,卻在前幾日突然被召回京。

    當初被派往邊境,他知道是因為新帝剛登上皇位不久,朝中還有不少他的勢力,百姓里也有不少支持他的,甚至老皇帝當初也確有幾分立他為皇儲的意思,新帝忌憚他,將他打發去了千里之外。

    如今這十年過去了,難道皇帝見朝中局勢已穩,便放任他回京了?

    悟光看了他一眼,輕笑︰“你以為皇帝對你放下戒心了?恰恰相反,他是對你起了更大的疑心。”

    “?”沈敘懷抬頭疑惑地看著他,不明白此言何意。

    悟光淡淡道︰“皇帝听說你在邊境有私養軍隊的動作,擔心你在邊境偷偷集結兵力,壯大隊伍,有謀朝篡位之圖。”

    沈敘懷眼皮一跳,這才算皇帝召他回京的真實意圖?

    他不覺可笑,在邊境生活十年,他和邊關的軍隊士兵過著同作同息的日子,早已親如兄弟,他對邊關軍隊關心愛護,邊關的士兵也拿他當好將領。

    這些傳回京城,竟成了他私養軍隊,集結兵力和證據?

    沈敘懷輕笑,原以為離京十年,皇帝坐了十年的皇位,會改變許多。只是沒想到,他還是這麼猜忌心重。

    旁人不相信沈敘懷,悟光自然是相信他的,他勸道︰“這話我也是給你提個醒,你稍後若去宮中面聖,可小心著點兒,咱們這位皇帝啊,如今猜忌心是越來越重了,不僅是你,旁的大臣他也是信不過了”

    悟光雖久居深山,可天下之勢看的清明,在位者疑心太重,可不是什麼好事。

    他收起了棋盤,又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自己面前這位,當初看他可是有真龍天子之命的,原以為他會登上皇位,誰知還是失之交臂。

    悟光一度以為自己看命出現了差錯,可沒想到如今歸來,這位淵政王身上依然有龍鱗之命,而且愈發濃烈了。

    悟光的心思漸漸重了,一山無二虎,看來這天下,還得亂一場。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甜系小王妃》,方便以後閱讀甜系小王妃第2章 淵政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甜系小王妃第2章 淵政王並對甜系小王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