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奇物之屋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金尋者 書名︰消逝的魔環

    奇物之屋集團總部與魔都市政府只隔幾條街,正式進入總部大廈之前,還能看到一個奇物之屋生活館。

    據福馨介紹,這里是為奇物之屋員工服務的,不對外開放,經常會有招商銀行、農業銀行ETC等來駐點辦事。進門可以看到無人超市,銀行ATM,自助照相館,再往里還有理發、美甲甚至購房買車的服務。

    出了生活館,對面就是奇物之屋印象咖啡館。據福馨介紹,這里是員工休閑和業內交流的聖地。

    進入奇物之屋總部大廈,大廳里是文化牆,牆上掛著員工入職的榮譽記錄和生活點滴。

    福馨帶著楚千城到達二層。這里是辦事大廳,行政、HR等部門在這里提供員工商業保險、社保公積金落戶、工資卡等一站式服務。

    再往里走是規模龐大的健身區,里面有劍道館、空手道館、截拳道館、柔道館、射箭館、還有一個地方專門訓練人飛刀和手里劍,健身區中央還有一個虛擬戰爭游戲館。

    楚千城一邊看一邊艷羨。他做動作游戲一直有短板,就是因為掌控不了完美的打擊感和精確的格斗動作,有了這麼一個實感體驗區,會給他非常多的幫助和靈感。

    走入大廈各層,都可以看到茶水廳,那是各層員工喝茶聊天解壓的去處。

    楚千城跟著福馨乘內部電梯到了未來工作室,出電梯就能看到工作室的茶水間。穿過茶水間,楚千城看到的都是其他公司老游戲的舊海報,完全沒有一張未來工作室自己作品的游戲原畫和海報樣圖。

    “呃~~~負責工作室的管總認為未來工作室……那個……不應該沉浸于過去,而應該放眼于未來。他非常鼓勵員工從別的游戲里吸取靈感,而不要把眼光局限于舊作。”福馨看到楚千城眼中的疑惑,立刻開口。

    “很有想法。”楚千城不疑有他。

    穿過未來工作室辦公區,福馨帶楚千城來到一間豪華的會客廳,一位灰白長發,細眼長眉的老者正坐在沙發上噴雲吐霧。看到福馨領著楚千城進門,他下意識地掐了煙頭,伸手做了一個請坐的手勢。

    “這位就是楚千城先生。”福馨對老者說,接著她轉頭微微一笑︰“這是集團董事長吳老。”

    楚千城點頭致意,坐到了老人對面,兩人禮貌地握手。

    “你們談,我先出去了。”她一臉干練,兩腳帶風地出門而去。

    這就是楚千城?小伙子有點滄桑啊……吳德陽下意識地伸著右手食指和無名指扶了扶嘴唇,隨即尷尬地咳嗽一聲︰“楚先生,久仰。”

    “幸會幸會。”楚千城真誠地說。他並沒有听說過吳老這個人,不過對于他身為奇物之屋集團董事長的身份懷有敬意。這份敬意基于奇物之屋在業界優良的口碑。

    在他印象里,奇物之屋集團是業界少見的對獨立游戲和單機游戲大力扶植,並將其當成主攻方向的企業。這很對他的胃口。

    他一直夢想著國內業界能夠有這樣一只領頭羊出現,沒想到這個夢想居然成真了!

    吳德陽一臉胸有成竹的表情望著楚千城。楚千城沉靜地回望他,等待他的發言,畢竟是吳老請他來的,必有說法。

    吳德陽沉默了良久,他有點忘詞了……

    難道要我先說點什麼?嗯,一路上確實看到了奇物之屋的實力和企業文化,但是這些並不是能吸引我的東西,難道吳總認為這就已經足夠說服我了?還是說,他認為我已經見識過奇物之屋AI,再加上企業口碑、歷史、實力和文化氛圍,說服力足夠,但是,我需要自主權……楚千城思忖著如何開口。

    轟地一聲,會客廳的門被推開,管青踉蹌著進門,福馨在他身後迅速把門關上。

    呼……楚千城和吳德陽同時松了口氣。

    “介紹一下,這是未來工作室負責人管青,主程出身,也是奇物之屋AI的設計者之一。”吳德陽慢條斯理地開口,仿佛剛才的忘詞一事根本沒發生。

    “幸會幸會,我見識過您的作品,印象深刻。”楚千城站起來熱情地與管青握手,他指的是奇物之屋AI。

    “呃……過獎了。”管青臉微微一紅。

    “楚先生,我們都看過你制作的《枯骨鎮》demo,也研究過你和小靈設計的引擎。”吳德陽直到此時才把這些詞都想起來,表面上卻用一種特意安排過的口吻娓娓道來。

    小靈?這就是奇物之屋AI?……楚千城忽然想到了福馨。這個項目他以城爵工作室的股權換到手,已經不算是工作室的項目,也沒有了保密合同的保護。福馨轉到奇物之屋來,把demo交代給新老板,並沒有違規。

    只是他不記得當時她有機會用手機錄像,她忙著哭呢。

    “我認為這是一部值得期待的作品。”吳德陽說到這里看了一眼管青。

    “是的!”管青飛快的接口,狠狠地瞪了一眼天花板上的隱藏攝像頭,“我也是這麼認為。”

    “感謝兩位的賞識,不過……”楚千城思索著說。

    “楚先生,如果不

    讓這部作品問世,我覺得這是業界的損失。”吳德陽淡淡地說。

    楚千城淡淡一笑,暫時並不想接口,他還在籌措說辭。

    “楚先生,如果你願意到未來工作室完成這部作品,我願意讓你來主持大局,我從旁協助你合力完成這部作品。”管青眼楮水汪汪地望著楚千城。

    我偉大吧?感動吧!……管青死死盯著楚千城的眼楮。

    楚千城沉思著搖了搖頭︰“我想要的是完全的自主權。敘事風格,故事走向,情節基調,對應的人群,核心的玩法,游戲的數值結構,美術、配樂、演出我都需要絕對的掌控。”

    管青沒趣地低下頭,隨即又偷偷撇了撇天花板上的隱藏攝像頭。

    “我們集團的特色,就是給制作人完全、充分、毫無保留的自由。”吳德陽又摸了摸嘴唇,干渴地咽了咽唾沫,“只要不違背基本倫理道德和法治,其他的一切全部不干預。”

    楚千城詢問地看了一眼管青。

    “我沒問題,全部由你來主導。”管青木然說。

    “真的?”楚千城有些震驚。管青在他看來是一個完成過多部作品的大制作人,而且風格和他一樣,事無巨細一把抓,屬于完全掌控團隊的典範。這往往需要比封建君王還要強大的控制力,同時也會孕育極強的個性。為什麼他會把大權如此輕易轉讓,這不符合他的風格。

    “咳咳……哼!”吳德陽輕輕咳嗽一聲。

    “那個……我最近遇到了創作的瓶頸,需要觀摩另外一位大師的創造過程,這可以激發我的靈感,至少給我激勵。所以我願意無償幫助你完成這部作品,就把這當成是同行的互助吧。”管青挺起胸,做出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

    原來如此!楚千城恍然大悟︰他也是一個被靈感驅動的人。

    他特別了解進入瓶頸期的那種痛苦。當初創作《死宅的突圍》時,因為無法想出符合創意的升級玩法,他天天以拳頭擂牆來發泄,猶如一個瘋子。

    想不出好點子又不願意妥協的那種感覺,比生不出孩子還難受。

    “另外我還要提一點。”吳德陽適時接過話頭。

    “您請說。”楚千城禮貌地點頭。

    “管青以前有一個舊班子,都是業內翹楚,我也把他們打散放到了其他團隊作為骨干和領頭人。我會調一批履歷過硬的新人到未來工作室,交給你來管理,當然,管青會負責協調。新人可能不太懂事,楚先生多擔待。”吳德陽微笑著說。

    老奸巨猾!……管青斜眼看著吳德陽,心里無比佩服。雖然吳局長煙抽得多,腦子又時不時當機,但是關鍵時候還是得他上。

    這一句話就把未來管理局潛在的危機全都消弭了。今後如果負責收容楚千城的探員們露出不懂行的馬腳,全都可以用新人不懂事來解釋。

    “理解。”楚千城點頭。他並沒有奢望直接接手管青現有的團隊。因為管青是他們的老領導,難免會拿管青和他比較,磨合艱難,勾心斗角,會存在極大的溝通成本。

    如果全部都是合乎標準的新人,管青退居二線協調,扮演蔡爵以前的角色,那麼就算花上一點時間磨練新人,楚千城也有信心帶出一只新的銀河艦隊。

    當然,未來工作室協助他完成《枯骨鎮》也並非無欲無求,他為奇物之屋集團帶出一批業內精英,這是雙贏之舉,很合理。

    問題就剩下游戲的著作權歸屬、研發費用和運營收益等問題。這一點楚千城比較擔心。因為《枯骨鎮》並非一個孤立的游戲,他計劃將其做成一個系列,所以著作權的歸屬變得尤為重要。

    “著作權的問題嘛……”吳德陽想起了台詞,“我們和楚先生共同擁有。不過我可以做出一個保證,如果楚先生想要制作續集,未來工作室將無條件繼續與你配合,你對游戲制作有完全自主權,直到這個系列結束為止,這些都可以寫進合約,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以後可以和小管詳談。”

    “但是,萬一管先生找到了靈感……”楚千城擔心地看了一眼管青。這個系列很可能要做十年甚至更長,到時候管青萬一來靈感了如何分配人力資源?

    “如果我想要制作新游戲,我會招回原來的員工,我的工作室足以同時開兩個項目。”管青一臉的沉靜,肚子里卻在咒罵吳德陽。因為他之後還要和楚千城扯研發費用和營收分紅,這些他又要臨時惡補。

    “我想我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了。”楚千城思索了一下,干脆地點點頭。

    他現在已經不止想要做一個普通的3A大作,而是一部劃時代的巨制。這也許會花費半生的時間才能夠完成,而且只有在奇物之屋AI的幫助下才有實現的可能。

    如果這意味著和大集團合作,與資本共舞,這是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幸好奇物之屋集團二十年來的口碑和業內主攻方向契合他對游戲的理念,而且自主權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只要訂立嚴格的合同,他可以重新掌握命運。

    “接下來我們商討一下細節吧。”楚千城微笑著說。

    “好,讓小管和你談吧,細節方面他就可以拍板。”吳德陽拍了怕管青的肩膀,抓起桌上的煙盒,笑嘻嘻地出了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消逝的魔環》,方便以後閱讀消逝的魔環第十一章 奇物之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消逝的魔環第十一章 奇物之屋並對消逝的魔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