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枯骨鎮危機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金尋者 書名︰消逝的魔環

    枯骨鎮的夜空中只有黑色塵雲,看不到一顆星星。天黑得像鍋底,枯骨鎮的鎮民已經有數百年沒看見過月亮。

    今天是枯骨鎮舉行暮光節的日子。每年的暮光節,蠻荒地帶黎明的天空都會顯現出一片極漂亮的玫瑰色光芒,猶如一團巨大的火燒雲罩在天空上。從這一天開始,枯骨鎮有半年的時間,每到白天,天空都會沐浴在暮光中。

    每當這個時候,人們都會有一種錯覺︰太陽隨時會從這美侖美奐的天空中破雲而出。數百年來,錯覺從未消失過。

    今天枯骨鎮追光陣線衛所周邊奢侈地點上了數十盞各色冷光燈,將衛所照得一片絢爛,頗有節日氣氛。

    艾莉一個人在廚房里興奮而自豪地忙碌著。今天她十三歲,是成為衛所後勤部預備役的第一天,也是第一次為枯骨鎮衛所掌廚。她把自己攢了一年的食材都拿了出來,統統下鍋,準備好好犒勞一下老爹的戰友們。

    望著鍋里咕咚咕咚冒出的醬黑色泡沫,艾莉仿佛可以看到酒足飯飽的追光戰士們把肆虐而來的蟲族,一個接一個地踩成糞便。

    “嘿!”艾莉興奮地用力一揮手,仿佛她一個人就干掉了一群蟲兵

    “艾莉!”廚房的門被猛然推開,一個滿臉滄桑的中年男子沉沉地靠在門板上,艱難支撐著身子。

    “老爹,出什麼事了?”艾莉抬起頭驚訝地問。

    “你在鍋里,下了什麼?”中年男子說完這句話,整仿佛被人一拳打在了十二指腸上,捂著肚子跪倒在地。

    “我我攢了一年的食材”艾莉失聲說。

    “我做了什麼孽”中年男子從地上艱難地爬起來,手里攥著對講機。對講機里正傳來焦灼的通訊聲︰

    “枯骨鎮衛所請注意,有三十個蟲族初級作戰單元正朝你方靠近,預計五分鐘到達,重復一遍,有三十個蟲族初級作戰單元正朝你方靠近,五分鐘內到達,請抓緊時間防御!r!”

    “老爹,你你歇著,我幫你去叫人!”艾莉急切地大聲說。

    “叫什麼人?”中年男人伸手想要拉住艾莉,但是她已經沖出了廚房,到了衛所的飯廳。

    眼前的一切讓她呆住了︰

    所有的戰士都在廁所的門前東倒西歪地趴著。有四個戰士擠在男女廁所的門上,卡著動不了。整個房間的味道漸漸變得很不對。

    “我,做了,什麼?”艾莉目瞪口呆。

    末日之後的地球上,人類和蟲族展開了殊死的搏斗。

    枯骨鎮位于已經化為蠻荒的人類世界邊緣,雖然擁有追光陣線和拓荒者聯盟正規軍,但是總會有小股小股行動迅速隱蔽的蟲兵穿過人類防御,突襲到略靠後方的聚落和城鎮中來,這被稱為蟲災。

    每一次蟲災的來襲,都會導致若干城鎮和聚落被夷為平地。這也是追光陣線在重要的城鎮和聚落布置衛所的原因。

    衛所的隊長是追光陣線中的資深超凡者,他負責招募衛所附近城鎮有戰斗經驗和潛力的士兵和擁有潛能的異種人類。成型的衛所在隊長指揮下,抵抗小規模蟲災是沒有問題的。

    當然,前提是衛所士兵們沒有吃壞肚子,堵在廁所里。

    艾莉的腦子里回放起一年前狼首村的悲劇。五十只突然出現的黑翼刀蟲在深夜突破了狼首村的防御牆,將猝不及防的狼首村防衛隊撕成了碎片。

    等到枯骨鎮的衛所戰士趕到時,整個狼首村已經化為慘烈的血海。即使最有經驗的戰士回想起狼首村的慘景,也忍不住下意識地干嘔。

    艾莉渾身發冷,她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的腦袋高高地掛在枯骨鎮的樹枝上︰

    “我感覺不到我的腳了我在想神馬!”

    “艾莉,去找。”老爹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老爹,他是維修機器人!”艾莉驚呼。

    “只有他可以戰斗呃”老爹的臉上忽然露出一副痛苦中略帶解脫的表情。

    艾莉想也不想地跑出了衛所。

    !!你在哪兒?對!維修所!

    楚千城感到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個熟悉卻永遠記不起來的夢境之中。這一年來,這個夢猶如一位熟悉又陌生的故人,總是在午夜匆匆到訪,又悄無聲息的離去。

    熟悉的,靈魂飄揚的感覺,再次回到了夢中。他仿佛進入了一個陌生的軀殼之中,擁有了另一段奇異的人生,猶如一場夢中的游戲。

    “系統重新上線,檢查能源儲備,中等!”

    “檢查控制系統,完好!”

    “檢查神經芯片組群,存在異常!”

    “檢查行動模塊,完好!”

    “檢查維修模塊,可用!”

    “檢查戰斗模塊,無!”

    楚千城感到一串串毫無生氣的電子音從自己的嘴中噴吐出來,還全部都是英文。

    “!!現在做記憶修正,跟我說2147483647!”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在楚千城的耳邊響起。

    這是梅森素數,2的31次方減一,傷害或者經驗的最大值楚千城用英語機械地跟著說︰

    “2147483647!”

    她是艾莉楚千城感到自己恍恍惚惚的神智在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找到了一個錨點。

    “不如來局昆特牌吧!”艾莉的聲音在楚千城耳邊響起。

    不需要焦躁,把這當成夢境,或者說,一個夢里的游戲,進入玩家的心態楚千城感到自己因為不知所措而混亂的思緒一點點沉靜了下來,頭腦開始穩定地運轉。

    “你是,為什麼你叫!”

    因為曼德騾人的電視劇里,有一個機器人叫做11,所以我給自己也起了這個名字楚千城忽然記起了自己的身份。

    在上一次斷電之前,他的思維體,或者說靈魂,進入了這個仿生人的體內。他現在是枯骨鎮戰斗機械維修所唯一可以正常工作的維修機器人。

    實際上,他的正式稱號應該是維修仿生人。但是自從城邦區發生了仿生人起義失敗事件,所有仿生人都被當成了廢品。人們對于仿生人非常排斥,只有蠻荒地區的人們還會對他們廢物利用。但是為了不引起反感,人們都稱這些廢物利用的仿生人為機器人。

    在第一次充電甦醒的時候,他看到的是艾莉。她是枯骨鎮衛所負責人,枯骨鎮防衛隊隊長燕程的女兒。

    栗色短發,淡棕色的眼楮,喜歡癟嘴吹自己的劉海,臉色永遠是焦黃焦黃的,一天中只有在晚飯後,她的臉上才會浮現極好看的粉紅色。因為只有在晚飯時,她才能勉強吃飽。

    她是枯骨鎮維修所唯一的維修工,靠鎮里制造所的技師教導的機械知識來修理機械裝備和戰具來賺一點額外的資源配給。

    楚千城的意識是她在維修一個全身損毀的仿生人時,突然出現在它的電子腦內的。艾莉把這當成她最大的功績。

    單槍匹馬修好了出故障的神經芯片組群,重塑了仿生人電子腦,讓一台完全報廢的仿生人再次運行,這是足夠維修師吹一輩子的事。

    剩余的記憶仍然異常的混亂,楚千城竭力冷靜地思考,並靠剛才找到的錨點穩定住自己漂浮不定的思緒。

    我是,我是維修機器人,我在枯骨鎮楚千城不斷地在腦海中重復著。

    “,快,站起來,還有兩分鐘!蟲族要來了,有三十個戰斗單元。只有你能戰斗!”艾莉焦急無比地用力拉著楚千城的機械身軀。但是她小小的力氣,就如蚍蜉撼大樹。

    “但是我是維修機器人。”楚千城驚了。

    “來不及解釋了,給!”艾莉將一把沉重的沖鋒槍雙手丟給楚千城,然後從地上撿起一個大皮包的背帶,試圖給楚千城背上,但是她只是抬了一下身子,就被皮包的重量拽倒在地。

    楚千城單手接過這把沖鋒槍,低頭看了一眼,這把沖鋒槍彈夾和槍管都比他記憶中的著名沖鋒槍要大一圈,但是結構上大同小異,外觀極為粗糙,似乎不是生產線上的產品。

    “,這是彈藥!”艾莉的尖細聲音響起。

    楚千城轉頭看到了地上的彈藥皮包,里面是大量的彈夾和兩枚高爆手雷。他拎起皮包,背在身上,手幾乎是下意識地從皮包里將彈夾插入腰部的武裝帶上,並在胸前掛上兩枚寶貴的手雷。

    武裝帶!?楚千城微微一愣。為什麼一台維修機器人會有武裝帶。

    “快!它們就要到第一防線了!”艾莉拉著楚千城的機械手臂,用力將他朝著西南方向拽去。那里是衛所坐落的地方。再往前,就是第一道防御線。

    楚千城從他的電子眼里可以看到枯骨鎮的整個地圖,剩下的區域全部是灰霧籠罩。

    就在這時,整個枯骨鎮被一片淒厲的報警蜂鳴聲淹沒。七八盞血紅色的警燈從枯骨鎮西南各個邊緣冒出來,隨著蜂鳴聲不停閃爍。

    枯骨鎮的鎮民們手腳麻利地封死門戶,上好鋼條,熄滅燈火。街道上瞬間安靜,猶如鬼域。並沒有熱血者跑到衛所幫助防御城鎮。

    這個時候,沒有軍事素養的人參與防御,只會添亂,浪費彈藥。

    夜風里偶爾傳來幾聲幼兒因害怕而發出的哭泣。

    噠噠噠噠

    自動機槍發射的聲音在夜色中響起。那是枯骨鎮第一道防御線上布置的紅外線瞄準速射自動機槍,除了追光戰士和持炬人以外,最值得依靠的防御戰力。

    追光戰士和持炬人楚千城試圖在腦海中尋找這兩個名詞的定義。但是記憶仍處于混亂中。

    “吱”一聲尖銳的蟲鳴響起。那是被擊殺的第一只蟲族戰斗單元。它隱藏在夜色中,沒有夜視儀無法看清它身屬的兵種。

    還有二十九只!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消逝的魔環》,方便以後閱讀消逝的魔環第四章 枯骨鎮危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消逝的魔環第四章 枯骨鎮危機並對消逝的魔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