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夢存在的地方(二)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金尋者 書名︰消逝的魔環

    大屏幕上冒出城爵工作室蔡總的鏡頭,他一雙豆眼全紅了,剛才舉著剪刀手的手指被他緊緊攥在另一只手的掌心,用力掰著。

    主美汪佳麗忍不住哭了出來。這些年來,城爵工作室的壓力太大了,資金壓力,項目壓力,工作壓力,創新壓力,雖然可以進行她最愛的事業,但是為愛發電也是有極限的,她實在有點受不了了。

    蔣深紅著眼楮拍了拍她的肩膀,卻被她用力甩開手。

    工作區內的員工們眼楮都紅了,鼻子酸楚難當。靈魂守護者這個項目上浸透了他們全部的才華、積累、心血、汗水和對游戲的狂熱。本來以為,這個優秀的項目可以得到業界的青睞,他們的努力會得到世人的認可,但是

    大廳里安靜下來,只剩下大屏幕上嘈雜的頒獎聲。

    “楚少”蔣深轉過身來望向楚千城,啞著嗓子,“很遺憾,這次”

    “噓”楚千城雙目迷離,猶如在遙望一個充滿了詩意和夢幻的遠方,“等一下。”

    “但是楚少”汪佳麗哽咽著開口。

    “噓,楚少讓我們等一下!”蔣深擋在她面前。汪佳麗如夢初醒,忙不迭點頭。

    眾人強忍著無比失落的心情,紛紛轉回頭觀看著國際開發者頒獎大會。得到獎勵的游戲開發者們依次上台致辭。

    有的獎項得主只上來一個人,講了幾句就下台而去,有的獎項得主嘩啦啦上來一堆人,一人一句講得沒完沒了。

    大屏幕上的開發者大會主持人仍然在講他的冷幽默段子。城爵工作室內沒人覺得好笑。以他們現在的心情,沈藤、賈靈、李蛋一起上台都逗不笑他們。

    終于主持人停止了扯犢子,開始公布最後一個獎項。

    主持人拆開含有得獎者信息的信封,欣慰地微微一笑。

    “在公布名單之前,請允許我發表一下自己的一些感受。”

    主持人看了看會場上的滿座高朋,胸有成竹地將胳膊肘伏在講台上。

    “今天我們看到了很多優秀的作品。它們的藝術呈現,它們的故事創作,它們強大的技術力和玩法都讓我為之傾倒。但是,作為對游戲一生痴迷的我來說,我更希望看到的,是在創新之路上勇往直前,不斷開拓前沿邊疆,創造全新可能性的作品。我很欣慰,今年,你們選出了我最中意的游戲!”

    “現在宣布本次大會選出的年度游戲,參選者斗宗5、生化災難重制版、黑魄4、遠方哭號8、靈魂守護者得主是”

    “城爵工作室的靈魂守護者!”

    城爵工作室的大廳內,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猶如中了定身法。巨大的喜悅和無比的激動猶如電流一般沖刷著他們的感官,他們的大腦處于暫時宕機狀態,一切反應都像喝醉了酒一般,不但遲鈍,而且開始失靈。

    大會上來參賽的國際3大作全部都是城爵工作室員工們從小玩到大的作品續作。能和這些大作一同參賽,已經是每一個員工童年的夢想。

    現在,他們的作品居然從這些大作手中奪取了年度大獎,國際開發者大會至高無上的壓軸獎項。

    這一切,猶如一場夢。

    “媽媽,爸爸!我們中獎,不,是得獎了!”一個女員工用手捂住耳朵,跺著腳,迫不及待地向父母宣告喜訊,但是她手中並沒有手機,手機已經落在地上,被她的高跟鞋踩碎了。

    “我要為楚少獻上心髒!”一個男員工跪倒在地,放聲大叫,然後連滾帶爬地爬了起來。他跪在了手機碎片上。

    “我們勝利了,我們勝利了!”另一個男員工扯下了身上的襯衫,並開始撕里面的恤,然而因為腱鞘炎導致手勁太弱,扯不動。

    “佳麗,有一句話,我終于可以對你說了!”蔣深猛地扳過汪佳麗的身子,“我們義結金蘭吧!”

    “我願意!咱們不生孩子,一個都不要!”汪佳麗哭了出來。

    “萬歲!萬歲!”

    蔣深和汪佳麗的對話點燃全場的氣氛,所有人陷入了狂歡。

    誰都沒有想到,3大作雲集的國際開發者大會年度游戲大獎,竟然被城爵工作室拿到了!

    大屏幕上,沖上去領獎的蔡總一腳踩空,咚地摔在了獎台上。但是他顧不得兩腿摔麻了,匍匐前進,爬上了獎台。

    太重要了,太關鍵了,這個大獎來得太是時候了!

    淒厲的蟲鳴聲在楚千城的耳邊回蕩。令人牙齒泛寒的蟲刀摩擦金屬聲淹沒了他的听覺神經。

    楚千城仿佛沉浸到了他設計的新游戲枯骨鎮之中,在未來人類復興的前沿邊疆直面著黑色的蟲潮。

    所有的一切都是新鮮的,別開生面,前所未有的。

    同時,這一切又仿佛是他前生的往事。

    在他眼前,反復閃爍著他心目中枯骨鎮的女主角艾莉。她的形象是如此的鮮活,完全不需要他進行任何的調整和修飾,直接從他的大腦深處魚躍而出,出現在他的畫板之上。

    當他畫出艾莉之後,整個枯骨鎮的故事背景就如影隨形,應運而生。

    愈發完善這個游戲的故事背景,愈發修改艾莉的整體形象,他就愈發感到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溫熱。

    這就像他在試圖回憶起一個比童年還要遙遠的夢境,但是卻總是想不起來,但是與回憶共生的身體感覺卻仍然存在。

    他知道,他必須把枯骨鎮做出來,他必須讓艾莉在枯骨鎮中存在!

    “哪里不對,還差一點,在哪里了?”

    楚千城凝望著艾莉的黑白色畫像。

    “長期挨餓的人,臉部脂肪缺失,應該有一定的凹陷。她是十三四歲的樣子,雀斑,忘了雀斑!”

    楚千城小心謹慎地涂改著手繪屏上的原畫,生怕一不小心毀掉了自己的靈感之源。

    直到他為畫中的艾莉做好最後的修改,耳中狂響的蟲鳴才終于消失。他也從枯骨鎮的幻想世界中一點點析出。

    “這才是她。”楚千城對著手中的畫像左看右看,靈魂深處的溫熱溫暖著他的心髒,他感到猶如泡在溫泉中一般的安然。

    終于,找到她了,枯骨鎮的女主角。

    楚千城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微笑。

    “楚少,你早就猜到你的作品能得年度大獎?所以你才讓我們再等一下?”

    蔣深的詢問從楚千城的身邊傳來。

    楚千城倏然想起,他和同事們說好了要一起看今晚的國際開發者大會頒獎實況。

    但是,他剛才徹底忘了。

    在業內奮斗了五年,資金、人才儲備和靈感都已經到位,楚千城終于有了開發3級別作品的契機,可以實現他構築一個史詩般宏大的游戲世界的夢想,一個新游戲枯骨鎮。

    時至今日,枯骨鎮世界觀和核心玩法已經構思完成,並有了實物和軟件原型。游戲原畫和人物背景也都有了初稿。

    這個新世界已經降臨在楚千城的腦海之中,讓他沉迷其中。

    “嗯。”听到蔣深的詢問,楚千城身上殘留的社恐屬性讓他不敢太不合群,他有些慌亂地點頭。

    “哇,楚少就是楚少,永遠這麼自信。我們都嚇哭了!”汪佳麗揉著眼楮哽咽著說。

    楚千城想問具體情況,但是剛才隨口吹的牛讓他不好意思問出口。

    “今晚都這麼晚了,大家也都知道了結果,去休息吧,明天還要開工哦。”

    楚千城想要支開大家,再給蔡爵打個電話。

    “楚少,今晚上慶祝吧,大家喝一杯去?”蔣深興奮地問。

    “這麼晚了大家又這麼興奮,深夜酗酒想猝死嗎?都回家喝牛奶,好好睡一覺。”

    楚千城看了一眼電腦屏幕上的艾莉。

    “楚少比我們還注意我們的身體啊。”員工們都笑了。

    “都走都走。”楚千城揮揮手。大家嬉笑著和他道別,三三兩兩結伴而去。

    楚千城深吸一口氣,轉回身望向電腦中的人物原畫。

    “反正都這麼晚了,干脆不睡了,嘗試一下哪個引擎能夠把她做得更好。”楚千城活動了一下手指,打開了游戲引擎開源網站總覽。

    看著主機上網頁的加載,他忽然望了一下手里掏出來的手機︰我要拿手機干什麼來著?

    他熟練地把手機關機,沉浸在開源引擎的搜索之中。

    魔都國際開發者大會的會場上,蔡爵攥著手機拼命地反復按著撥號快捷鍵,但是等著他的永遠是無人接听。

    “城哥啊,你又沉迷了!”蔡爵無奈地收起手機。他知道自己的這個死黨再次沉迷在追尋新游戲靈感的狂熱之中。

    他在舉辦大會的魔都國際會展中心大廳內興奮地走來走去,捂著一下跳得比一下猛的脖頸血管,在狂喜和興奮的同時,還在擔心自己是不是會腦梗或者心梗。

    “蔡總恭喜恭喜啊!”

    一個熱情而渾厚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蔡爵轉頭一看,興奮的心情頓時沉靜了下來。

    來人四十多歲,寬肩膀國字臉,一身干練和穩重的氣息,正是國內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之一鯨鯤集團的董事長助理祝鐵軍。

    “祝先生。”蔡爵眯起眼楮,“福總沒來?”

    “福總有事。”祝鐵軍微笑著說。

    “福總貴人事忙,理解理解。”蔡爵眼皮跳了跳,心里很是不滿。在國內,獨立游戲仍然無法受到應有的重視。

    “蔡總,福總雖然被董事局會議拖住來不了現場,但是他早就猜到貴工作室一定能夠獲獎,合同他已經簽過字,他讓我特意帶到會展中心,就是為了第一時間給你看,以示誠意。”

    祝鐵軍拍了拍手中的公文包,一臉溫和的笑意。

    蔡爵警惕地看著祝鐵軍的公文包,又仔細觀察著他的臉色。

    “包你滿意。”祝鐵軍讀懂了他的心思,言簡意賅地含笑說。

    蔡爵的臉上露出一絲掙扎的神情,隨即無奈地輕輕嘆了口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消逝的魔環》,方便以後閱讀消逝的魔環第二章 夢存在的地方(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消逝的魔環第二章 夢存在的地方(二)並對消逝的魔環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