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空斗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軟殼蟹 書名︰造皇那些事

    此時的夜空是如此的深邃。

    月明星稀,黑布般籠罩的深夜,只有半月高懸。

    高空之上,寒風凜凜。

    此情此境,費琢神情難得嚴峻,詭異的笑容從他臉上消失。

    在不斷的攀升中,他的雙眼始終看著那孤懸于空的半月。

    渾濁的雙眼里,倒映的月,在此刻卻顯得非常的假。

    從來不注意周圍環境的他,頓然產生一種被囚禁于牢籠的感覺,仿若自己做的一切事情都毫無意義,所謂的仇恨似乎也變得有點可笑。

    意識到這個問題的他,扭了扭脖子,咬了咬牙似乎有著去一探究竟的打算。

    “困惑和疑惑,始終要一個證明。”

    本就騎鷹直奔天際的他,索性不管不顧的想要沖出地球這個大氣囊的束縛。

    在他身後,司徒博多俯腰用力扭動電門,浮空摩托車在梟式無人機的追隨下,借用四台渦輪發動機的強大推力,這摩托車硬生生的成為了一個摩托空艇。

    在反重力裝置釋放出來的量子光膜的保護下,摩托空艇奮力直追。

    其動力輸出的效果,並不比兩台巨大的梟式無人機差,有量子光膜的保護,摩托空艇甚至可以無視氣流布局的限制。

    超過音速四倍的直線攀升下,以摩托空艇為首,兩台梟式無人機一左一右,形成三角形的飛行隊形。

    “他怎麼沒有變換飛行軌跡?”︰**不解道。

    “一直保持直線攀升的姿態,他這是要沖出大氣層?”︰司徒博多也覺得有些不對勁。

    “那可不好,要是被他沖出大氣層,就知曉我們這里是個克隆世界,一個巨大的牢籠。”

    **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急忙大喊。

    司徒博多面容無比嚴峻,眼楮死死盯著前方已經只有一個紅點的費琢,對身後的**喊道︰“抓緊了,我再加速!”

    說著,手指在摩托空艇的儀表屏幕上一劃,直接接觸最高速度限制。

    只見,屏幕上面的圖標,進入紅色狀態,顯示界面風格大變,數字直接顯示為當前馬赫數。

    5.5的紅色數字,前面的一個五字粗大,小數點後的五字卻只有前面六分之一的大小。

    有著量子光膜,兩人其實並未感受到速度提升的那種壓力,也因為沒有參照物的緣故,速度的提升,也只能依靠車頭那圓形的儀表屏幕來判定。

    地面上,梁通仰頭看了看夜空,看著幾個小點,喃喃道︰“我必須要去幫忙,現在大家的狀態都好,天空上的事,只有我能夠勝任。”

    習夢栩在其身後,低聲道︰“雖然我想幫你忙,不過他,誒,那個你懂得。”

    梁通轉身低頭看著神情有些不自然的習夢栩,嚴肅的說道︰“不用你幫忙,你只要在這不要想著逃跑就行了!”

    習夢栩別過頭,將眼楮斜向右方,手指撓了撓自己的右腮幫,撅著嘴說道︰“那個,那個我不會逃跑的,你,你放心吧!”

    梁通見習夢栩那扭扭捏捏的樣子,神情柔和了點,隨即又轉身對身邊的眾人說道︰“事情演變成如此境地,有我的過錯,現在,我必須要盡我的責任,將那個家伙手刃。”

    李阡陌摟著王得喜王得歡兩姐妹,說道︰“梁通哥,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劫難還沒結束。”

    梁通點了點頭回道︰“是呀!”

    余竹溪走到梁通身邊,拍了拍他厚實的肩膀說道︰“去吧,這里我們看著。”

    有了余竹溪的話,梁通深吸一口氣,周圍空間都被他釋放出來的立場影響。

    身邊的沙塵都圍繞旋轉,梁通雙目炯炯,在眾人的注視下,他直沖天際。

    氣浪向周圍蕩開,習夢栩抬手壓著頭發,看著已經沖入天空的梁通,嘴里喃喃道︰“女人總要選擇,而我應該不會選錯的。”

    狂風呼嘯,尤其是梁通那身軀如同炮彈一般,僅在一瞬之間就連續突破數次空阻,空爆聲頻頻而來,地面上的眾人,看到夜空中一個個代表著突破音速而蕩開的氣圈。

    梁通已經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達到恐怖的十幾倍音速。

    “唰……”

    梁通疾馳的殘影,在司徒博多和**的身邊掠過。

    兩人先是一愣,接著**拍了拍司徒博多的肩膀喊道︰“哇哈,他跑不掉了!”

    驀然間,兩架在身後的梟式相繼打開隱藏彈倉的機蓋,導彈都齊齊彈出,千米以下的地面上,用動力裝甲內的系統操控無人機的陳自力,看著頭部顯示裝置里面復數光標連續鎖定同一個目標後,憤恨道︰“轟死你個王八蛋。”

    說完,系統接收到他的指令,在高空中的無人機,整裝待發的導彈齊齊射出。

    十幾發帶著長長尾煙的導彈,從司徒博多和**身後竄出,呼嘯著射向高空之上費琢。

    此刻的費琢,眼看就要離開電離層,看到逐漸變大和清晰起來的月球,他愈發確定他內心的想法。

    嗖的一聲,他有些疑惑的東張西望。

    冷清的高空之中,什麼都沒有,只有視線中,下方傾斜的雲層,還有在視野兩邊漂浮在近地軌道那巨型,白色的柱狀物體。

    “幻覺嗎?”

    費琢犯著嘀咕。

    “不是幻覺……”

    呼嘯的風聲中,一個聲音傳入他的耳里,在他驚詫中,一個身影在他的正前方,與半月交疊。

    那被月光輝映之下的黑衣,直沖而下,一個俯沖屈膝沖撞,讓目瞪口呆的費琢,瞬間感覺自己的胸口被千鈞巨石撞擊一般,胸骨的碎裂聲在他耳里回蕩。

    “哇哈……”

    沖擊瞬間造成的擠壓,讓費琢不由自主的張口狂吐鮮血。

    而那個沖撞的身影還不善罷甘休,耀眼的紅光從那黑影的雙眼之中並發而出。

    紅光形成了長長的射線,將費琢從紅鷹的背上推下,掉落身體,又被呼嘯而來的導彈命中。

    連續的爆炸,如朵朵海棠花,在數千米高空之中綻放。

    費琢的身影瞬間被吞噬殆盡。

    連續攻擊之中的梁通,懸停在高空,他冷眼看著他腳下的紅鷹一個掉頭,沖入爆炸的煙火里。

    “還不足以殺死他!”

    爆炸的火光,映在在了趕過來的司徒博多和**兩人的身上。

    煙火膨脹,滾涌翻騰。

    紅鷹呼嘯著鑽入其中,很準確的用那雙巨爪抓住費琢的身體,奮力揮動者翅膀從逐步萎縮,消散的火團里鑽出,並迅速以俯沖的姿態,往下飛去。

    “什麼情況?”

    **不解的大喊。

    司徒博多想要緊急掉頭,往下沖刺時,兩台梟式在摩托空艇減速的瞬間,沖到了前頭,並突然斷掉推進的動力。

    兩台梟式,在司徒博多和**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從空中自由掉落,當機頭掉轉朝下時,發動機再度點火,依靠引力帶來的加速,兩台梟式無人機無視重力加速度所帶來的影響。

    居然在司徒博多和**兩人周圍進行超音速巡航。

    突破音障的劇烈沖擊,讓摩托空艇劇烈搖晃,連保護兩人的透明立場都因此紊亂,量子薄膜出現層層波動。

    “哇,嚦哥瘋了?”

    司徒博多在摩托空艇在空中劇烈搖晃的時候,拼命的緊握側頭的把手,控制車身的飛行姿態。

    突然間,司徒博多感受到身後松了一下,他回頭一看,發現**在座位中站直身體,展開雙手,對司徒博多道︰“我有個好主意!”

    說完,身體往後倒,以張開雙臂的姿態,曲體翻騰下落。

    司徒博多急忙掉轉車頭,他想不到**如此大膽,居然直接跳下車。

    翻騰四五周之後,**在高空之中,以非常矯健靈動的姿態,雙手抱胸,向下轉體在非常極限的狀態下,再次抱膝翻騰,如滾球一般靠近一架梟式無人機的機背。

    其動作行雲流水,如頂級體操運動員那樣,在身體和機背完全平行的時候,驀然展開四肢,緊貼著無人機平行下墜一段距離後,他伸手抓住機背的蓋板,雙腳頂在蓋板上。

    劇烈的風,讓他的長發在用力的飄動。

    無人機的姿態開始往紅鷹的方向靠近,似乎是陳自力通過無人機的反饋信息,知道**已經騎在無人機背上。

    在俯沖姿態下,無人機的機槍開啟,兩架無人機交替飛行的姿態,左右挪移,瞄準著紅鷹開槍掃射。

    黑夜里,機槍射出的子彈特別明顯,橘紅的光點形成的彈幕,連成不規則的曲線,不斷的往紅鷹傾瀉。

    紅鷹的機動性明顯要優于無人機,在如此急速的情況下,依舊能做出非常極限的閃避動作。

    隨著高度的急劇下降,紅鷹很自然的平行翻轉,瞬間拉開和無人機的劇烈,一個翻轉,紅鷹展著巨大的翅膀,巧妙的繞到了無人機的背後,紅色的羽毛在其展翅阻空,身體從四十五度角的俯沖狀態下,變成接近水平狀態下,從翅膀中射出大量的紅色羽毛。

    這些紅色羽毛就好像箭矢一般射下,幾乎垂直往下俯沖的無人機根本做不了躲避的動作。

    **扭頭看向身後,看著背後射下那密密麻麻的紅羽箭,他用力幫助無人機往右翻身,躲避攻擊。

    在**的物理干涉下,無人機勉強的往右翻身,躲避來自後方的攻擊,而例外一架梟式無人機就沒那麼幸運。

    紅羽箭將其後部射滿,包括發動機噴口都被破壞,濃煙和火從蓋板中冒出,機翼也在密集的持續射擊下,爆炸斷裂。

    無人機的俯沖姿態,因為失去機翼的平衡,導致整個機身仰起,變為水平的姿態,在空中不斷的旋轉,在空氣的撕扯之下,很快機身的外殼,內部的零件都被扯出。

    “轟……”

    爆炸聲傳來,無人機被炸的粉身碎骨。

    在爆炸的火團側邊繞過的另外一架,**騎著的無人機,很被動的躲避迎面而來的碎片。

    這時,沖下來的梁通,以長距翻騰的姿態,雙腳狠狠的踩在紅鷹的後背,雙眼的熱射線,拼命的朝紅鷹的頭頂射擊。

    紅鷹被熱射線的拼命的灼燒,頭殼已經變形,卻依舊不為所動,在其爪子上的費琢,掙開爪子,翻身向上一躍,抓著翅膀,一個借力,倒體躍起,雙腳直接踹在了梁通的右臂上。

    梁通被踹的往右踉蹌兩步,雙眼的熱射線,因為身體傾斜,導致頭抬了起來,射線彈道仰起,射向上空。

    失去目標後,梁通急忙閉上雙眼,截斷熱射線。

    就在他甩了甩腦袋抵消,熱射線釋放時腦里傳遞出來的眩暈感,卻已經被費琢抓住機會。

    “王八蛋,給我滾下去。”

    費琢右拳緊握,紅色的血液凝聚包裹他的拳頭,形成了一個尖銳的紅錐,蹲身朝著梁通的腹部刺去。

    這時,恰好躲避了碎片,反沖而來的無人機,突突突的開槍設計而來。

    子彈的沖擊力,讓費琢直接被推下鷹背。

    看見落下的費琢,司徒博多騎著摩托空艇沖下來,他用力扭動電門,徑直的朝著費琢撞去。

    帶著量子薄膜的摩托空艇,撞擊力非常大,這一下直接讓費琢趴在了量子薄膜之上,臉緊貼在薄膜上,就好像壓在玻璃上那樣,整個臉的接觸面都被壓的平整。

    紅鷹似乎受到感應一般,直接改變水平飛行的姿態,再次俯沖而下,趕去救人。

    失去紅鷹背部的落腳點,梁通懸停在空中,看到紅鷹突破音速朝著司徒博多的摩托空艇撞去。

    而**騎著的無人機,則是繞一個大圈才能調整飛行姿態,朝著紅鷹追去。

    他馬上俯身直下,連續數倍音速的突破後,梁通的身軀如流星一般,追了上去。

    司徒博多看著面前掙扎的費琢,而儀表的顯示器在不斷的閃著警告。

    【800M】

    【600M】

    【100M】

    砰的一聲,一個水花高高的從海河的水面沖起。

    司徒博多不要命般的騎著摩托空艇,將費琢整個人撞入城外的海河之中。

    看著水花,俯身騎在無人機背上的**,隨著無人機在水花激起的周圍盤旋。

    而紅鷹卻不要命的,收起翅膀直接沖入海河,噗通一聲,水花濺起,紅鷹身影沒入海河。

    梁通在河面剎停身體,盯著被擾亂的海河水面。

    神情嚴峻的大聲道︰“不知道解決了他沒?”

    抱著些許僥幸心理的梁通,很快就被**的話給澆了一盆冷水。

    “那家伙命硬的很。”

    剛剛說完,紅鷹從剛剛平息下來的河面魚貫而出,脫離河水後,猛然展翅,水花化霧,大量的水珠飄灑。

    讓周圍如下傾盆大雨一般。

    梁通的身體瞬間被淋濕,整一個成了落湯雞。

    **在無人機盤旋至十點鐘方向的時候,驀然回頭,正好看到緊趴在鷹背上的費琢,隨著紅鷹躍上夜空。

    嘩啦一聲,河面這時,浮起了摩托空艇。

    司徒博多周身濕漉漉,看著已經報廢的摩托空艇,氣憤的一拳捶在了儀表顯示屏上。

    不忿罵道︰“媽的!”

    緊接著,東面的夜空中,一橘一藍兩個光點正在急速靠近。

    “梁通,你去阻攔那兩個小家伙,費琢交給我。”

    看到情況突變的**,大聲對梁通喊道。

    喊完之後,在無人機的外殼上拍了拍,三長兩短的節奏似乎告訴控制無人機的陳自力,去追擊費琢的意思。(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造皇那些事》,方便以後閱讀造皇那些事第四百三十六章 空斗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造皇那些事第四百三十六章 空斗並對造皇那些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