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同事里面有煞筆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居然是凡人 書名︰地球音樂人

    宋硯銘兩人在前台閑聊了幾句後便走上二樓的會議室和隊友會和交流錄歌細節。

    單人錄歌和多人錄歌的難度完全不一樣,尤其還是一群真實唱功比ktv麥霸強不了多少的男團愛豆,所以制作人要事先跟所有人掰開來揉碎了講好每一個細節。

    比如說分詞,一首歌算上重復部分總共有三十多句歌詞。11個人平分每個人只能分到三句,這其中還要照顧到這個人唱不上去,那個人降不下來的問題。

    而且最關鍵的是還他媽還不是平均分!

    c位出道和最後一名出道享受的待遇能一樣嗎,肯定不一樣。

    粉絲能為了自家哥哥在節目單上的名字順序手撕節目組,自然也能為了少唱幾個字歌詞怒噴經紀公司。

    這種事在飯圈天天見,粉絲美名其曰維權。如果c位沒有特殊待遇,我們憑什麼多花那麼多錢給哥哥搶c位?

    所以制作人慎之又慎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分配好歌詞,搞定歌詞後制作人也不等還沒到的人,直接帶著包括宋硯銘在內的6位隊員進入錄音室開嗓試音。

    “我心上滾燙有夢~我肩上飛揚有風........”

    听著監听耳機里傳來的人聲宋硯銘眉頭微皺,他發現說這幾個隊友唱歌是ktv麥霸水平有點高估他們了,就這麼幾瓣爛蒜一天能不能把歌錄完都是個問題。

    宋硯銘心里邊想著邊體態輕松的接著唱了下去︰“星空之上有我的心,正在直上雲霄的動.....”

    宋硯銘唱完是江淮接︰“我不甘平凡的瘋,我一往無前的沖.....”

    話說宋硯銘在听過這首名叫《喊出我名字》的編曲後他覺得制作人已經最大限度的彌補了唱功的問題,可以說這首歌的編曲師和制作人絕對都是頂級的。

    但很可惜的是錄這首歌的歌手們是一群臭番茄爛鳥蛋,當六個在場的隊員把整首歌順了一遍後,站在錄音室外的制作人和錄音師們集體沉默不語。

    錄音室里的幾人剛剛也都從監听耳機里听到了自己錄的是什麼水準,看到沒人說話皆是眼觀鼻鼻觀心避免尷尬。

    氣氛安靜了一會後,個頭不高身體胖胖還有些許禿頂的制作人干咳一聲挑起話頭︰“那個,你們得放開,把嗓子放開。這樣,大家每個人都把整首歌順一遍,宋硯銘你先來。”

    宋硯銘听到耳機里傳來的聲音隔著玻璃比了個ok的手勢,一手拿著歌詞單一手掐著腰,很輕松的把整首歌順了一遍。

    幾個隊友看到宋硯銘輕松的樣子忍不住面面相覷,人比人氣死人是真的,宋硯銘一個跳起舞來小兒麻痹的人能走到最後出道憑借的就是天生的好嗓子。

    “不錯,挺好的,下一個。”

    錄音師比了個大拇指摘下監听耳機示意錄音師把監听音箱打開,他怕帶監听耳機听其他人會把自己耳朵傷著。

    那換氣時喘息的聲音用監听耳機听起來簡直就是在強奸耳朵。

    我心中滾燙有夢,我肩上飛揚有風……

    在接受了長達兩個小時折磨後制片人決定讓自己緩一緩︰“辛苦大家了,大家先吃午飯,等你們隊友到了我們再錄。”

    同樣備受煎熬的宋硯銘听到制作人的話麻利的退出錄音室,坐在角落里等候已久的付妃連忙拿著準備好的潤喉糖和保溫杯迎上前。

    宋硯銘接過保溫杯喝了口水︰“**呢?”

    “**請他們出去吃了,然後給你們訂了外賣。”

    宋硯銘聞言會心一笑,付妃說的他們是執行經紀人還有隊友們的助理,江素在人情世故這方面還真是廣結善緣。

    “還有潤喉糖嗎,給我也來一塊。”

    江淮手里捏著瓶喝到一半的礦泉水走上前問道,這哥們唱歌水平不怎麼樣但還挺認真的,每次到他的part都一絲不苟。

    宋硯銘把手中的潤喉糖遞給江淮︰“你這樣唱太費嗓子,人還沒到齊呢。”

    江淮笑了笑朝練習室外走去︰“多練幾遍,到時候爭取快點過。”

    宋硯銘心想其他幾個貨都在劃水,嘴上卻沒在說什麼跟著甦陳一起回到了二樓會議室吃午飯。

    江素點的外賣很豐盛,十幾個菜擺了一大桌,但因為下午錄歌菜品口味都是比較清淡的。

    眾人錄了半天的歌都累的不想說話,便紛紛各自找位置坐吃起了午飯。

    “hello啊朋友們,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就在眾人吃的差不多時,以夏楠為首四位屬于華樂公司的隊友走了進來。

    隊長甦柏源笑呵呵擺手示意幾人坐下說︰“正好我們剛吃完飯。”

    “伙食不錯呀,早知道我們就早點過來了,還能吃頓好的。”夏楠笑容滿面的開著玩笑。

    一位和夏楠關系不錯的隊友跟著搭話活躍氣氛道︰“哈哈,這頓硯銘請的,銘哥大氣!”

    宋硯銘听話題帶到自己身上也是一臉笑意的說在創造營里天天吃不好,出來了必須得吃點好的找補找補。眾人對這句話感慨頗深紛紛出言贊同,一時間表面氣氛很是融洽。

    可就在大家準備說說笑笑進錄音室,你好我好唱著歌時,突然就被傻逼給毀了心情。

    “這吃的都是什麼呀,宋總的歌都火出圈了就請哥幾個吃這個?!”

    和夏楠同屬華樂經紀公司的高繼磊笑嘻嘻的開口說道,眾人听到這句話皆是有些懵逼,夏楠更是看傻逼一樣看向他。

    宋硯銘愣了愣,然後笑笑沒接話。

    他一時間有些分不清高繼磊是嘲諷還是開玩笑,說他是嘲諷他卻笑的如此真誠,說他是開玩笑吧大家關系又沒好到隨意開玩笑的份上。

    光榮這首歌火是火了,但隨之而來的利益紛爭也很多。

    在今天錄歌之前以華樂娛樂為首的幾家經紀公司聯系過江素,他們想買下光榮的版權讓the11發一版,然後這個明顯想蹭熱度的提議被江素拒絕了。

    還有隨著宋硯銘這幾天吸粉越來越多,團里原本跟他人氣相近的幾位隊友也都各有心思,所以在這個時候提光榮多少有些敏感。

    就在大家都閉口不言的時候又是隊長甦柏源出言化解尷尬︰“哈哈,等硯銘再發歌讓他請你吃鮑魚。”

    高繼磊裂開能塞下拳頭的大嘴哈哈大笑︰“鮑魚不好吃,我喜歡吃大閘蟹。不過話說回來宋總你什麼時候會寫歌了,在營里也沒看你提過啊。”

    宋硯銘撮著牙花子在心里暗罵一聲這是真傻逼︰“出營之後自學的。”

    說完不待高繼磊在說話站起身向外走去,他怕這哥們再說出什麼腦殘言語。

    果然,听到宋硯銘的話高繼磊眨了眨泛著無知的雙眼,求知欲極強的追問道︰“寫歌這麼簡單嗎,那我有時間也學學。”

    “人與人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的,我曾在極端憤怒的情況下一晚上看完了一本書。”江淮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說完也站起身跟著宋硯銘向錄音室走去。

    “淨扯,看什麼書能一晚上看完一本,你們信不?”高繼磊撇著大嘴一臉的不相信,說著還看向自己經紀公司的三位隊友尋求認同。

    一直冷眼旁觀的夏楠笑了笑沒回話起身走出會議室,其余隊友們也都一個接一個當沒听見一樣魚貫而出,走在最後的隊長甦柏源拍了拍高繼磊的肩膀︰“磊磊啊...我覺得他看的那本書應該是《語言的藝術》。”

    高繼磊站在原地看著眾人離去的背影孤獨的思索著什麼,過了半晌煥然大悟般低聲罵道︰“草你麼的甦柏源,拐著外罵我,草你麼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地球音樂人》,方便以後閱讀地球音樂人第十一章 同事里面有煞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地球音樂人第十一章 同事里面有煞筆並對地球音樂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