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小經紀公司的悲哀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居然是凡人 書名︰地球音樂人

    清晨,萬籟俱寂,黑夜欲隱去天空漸明亮,初生的陽光透過小區內大樹茂密的直接照射進房間留下斑駁光影。

    三兩復旦學子漫步穿過校門,去公園健身的大爺大媽拎著太極劍擠上公交,早起晨跑的宋硯銘和大爺們點頭微笑,然後擦肩而過。

    回到家後動作熟稔的推開窗戶透氣,換了身衣服系上圍裙做早餐。

    今天是歌曲發布的第五天也是宋硯銘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八天,原本想著回老家因為寫歌耽誤了幾天時間,便索性淡了回家的想法留在魔都練習聲樂抄抄歌。

    這期間他去見了自己的哥哥宋硯軒,宋硯軒忙著做案子時間很緊,哥倆坐一塊吃了個午飯聊了會家常就算見過了。

    臨分別時宋硯軒跟他講雖然爸媽嘴上罵他罵的狠,但是心里挺為他高興的,找個時間回家看看。

    和宋硯軒閑聊家常應對自如的宋硯銘听到這句話失了方寸,含含糊糊的應了聲好逃也似的轉身離去,回到家後宋硯銘看著銀行卡上多出來的50萬轉賬記錄流下幾滴貓尿。

    酸唧唧的編輯了條微信想發給父母卻始終沒能下定決心,家庭親人,這四個字讓他不如何應對。

    不過好在現實也沒給宋硯銘多少時間矯情,光榮經過江素短時間運營後成功破圈了,他那則參加節目和錄歌的混剪視頻被江素包裹上追夢、勵志的外皮傳遍全網,單微博播放量就超過千萬。

    企鵝音樂後台統計出來的真實播放量更是破800萬,強勢登頂熱歌榜第一,現在走在大街上很多理發店和商場都能听到光榮。

    這首歌為他帶來最直觀的好處是微博漲粉50萬,其他諸如直播帶貨和雜志采訪之類的通告江素也在接洽中。

    所以宋硯銘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搞事業,據江素跟他透露,接下來一段時間里他的行程是滿的。

    上午九點半,江素和從京城總部回來的小助理付妃一塊上門接宋硯銘去錄歌,今天宋硯銘要和the11的所有成員一起錄屬于團隊的主題曲。

    “小伙子你的休假徹底結束了,準備好開始打工人生了嗎。”江素和宋硯銘坐在保姆車後排座上閑聊。

    宋硯銘聞言懶洋洋的回道︰“妃姐,都有什麼行程啊,說來讓我听听。”

    身著藍色牛仔褲搭配白色短袖扔進人群里都認不出來的付妃打開平板電腦︰“今天錄歌,16號全員拍攝宣傳代言,17號18號全員錄制超新星體育,19、20全員排練……31號隊友生日直播。”

    付妃一板一眼念完了7月份後半個月所有的行程,宋硯銘听的倒吸一口冷氣,如果沒算錯的話他這半個月要特麼坐6次飛機!

    “我這是火了嗎?”宋硯銘有些無語的吐槽道。

    付妃笑了一聲沒接話,江素也笑了起來︰“你要是能再寫幾首和光榮一樣火的歌就算火了。”

    宋硯銘心想我能寫幾百首,嘴上隨口應付︰“寫歌要看靈感的,我覺得要是少跑一些商務多休息休息,靈感會多一些。”

    他和星彩娛樂簽的是全約,在合同期間他寫的歌版權自動歸星彩娛樂所有,所以他並不是很想現在就把一些高質量的歌抄出來。

    宋硯銘計劃等過一段時間有能力和星彩談判重新簽合同之後,再把那些金曲掏出來。

    “少爺,您老人家不在乎錢可其他人是要吃飯的。你一首歌砸進去一百多萬宣傳費用,企鵝現在讓你24小時接商務的心都有。”

    江素發現宋硯銘無意間展露出不食人間煙火的勁才有富家貴公子的氣質,平時人情練達的狀態更像是被生活捶打的普通中年男。

    “那也不能逮只蛤蟆攥出腦白金啊,國家都提倡按時休息呢。”

    “你是特殊行業不受國家保護,到了我們下車。”江素感受著停下的車給宋硯銘扣上鴨舌帽。

    宋硯銘跟在江素身後走下車,看著街道邊一棟兩層高門面沒多大的錄音棚心中升起熟悉感。

    他上輩子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規模中等的錄音棚打雜,端茶倒水迎來送往應對客人的不滿是主業,編曲反倒特麼是副業。

    沒想到一轉眼他成了甲方,麼得,我倒要看看這回錄歌誰還敢跟我指手劃腳!

    宋硯銘熱淚盈眶,大步踏進錄音棚,今天他要做這里的king!

    “哎呦,硯銘你來了。”

    宋硯銘剛走進錄音棚就被一個混身散發著香水味的男人拍了拍肩膀,宋硯銘懵逼的眨巴眨眼,回憶了好幾秒才想起這位隊友是誰。

    江淮,他的吉森老鄉,今年23歲。

    成團排名第六,是團內上位圈成員,也是為數不多能和他說上兩句話的人。

    粉絲在成團之後按照人氣和集資實力給宋硯銘他們11個人劃分成上位圈和下位圈,人氣明顯跟團內其他人有斷層的是上位圈,剩下的是下位圈。

    “嗯嗯,人到齊了嗎?”

    宋硯銘不著痕跡的和江淮拉開些許距離,他實在是接受不了近距離接觸噴香水的男人。而且江淮這小子男生女相,帥是非常帥,但面部輪廓很柔和一股gay氣。

    江素給了個宋硯銘你們聊的眼神,然後帶著付妃先行進入錄音棚工作區。

    江淮見江素兩人走遠,毫不掩飾的嘲諷道︰“這些人事兒逼著呢,听說許誠雲在鵬城試鏡一部電視劇的男三號,下午才能飛過來,夏楠他們幾個還在自家經紀人的協調下握手言和約束粉絲不撕逼呢,也要下午能到。”

    宋硯銘笑了笑沒接話,轉移話題問道︰“你公司給你安排助理了嗎?”

    江淮人氣和粉絲的集資能力很猛,但他的原生經紀公司是個小作坊,所以成團排名不高。換句話說就是,他和成團排名在他前面的幾個人全踏馬看不順眼。

    宋硯銘無意陷入這些紛爭,他自己屁股後面還有好幾個人陰損的想爆他菊花呢。

    “沒有,我…經紀人跟著我。”江淮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

    像他們這種限定團原生經紀公司只需要給藝人配一名助助隨就好,要是不想配也行。

    挖機娛樂會派執行經紀人負責團隊,其他的化妝師造型師保鏢助理之類也是挖機娛樂出人,當然挖機派的人是服務整個團隊的,肯定不如自己的人用起來舒服。

    宋硯銘之所以有助理還有自家經紀人跟著是因為公司有實力,並且也願意捧他。

    而江淮有經紀人跟著則是因為他的經紀人只帶他一個人,要是不跟著就只能在家摳腳,所以來以經紀人之名兼任助理的活。

    宋硯銘看到江淮的表情知道自己又問錯話了,只好強行捧著聊︰“那挺好的,經紀人在有時候要比助理有用。”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地球音樂人》,方便以後閱讀地球音樂人第十章 小經紀公司的悲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地球音樂人第十章 小經紀公司的悲哀並對地球音樂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