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自處如庸人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澹水流經丹霞山地界時,被兩道南北走向的山脈從中剖開,形成一個“川”字,繼續不知疲倦地向南方奔流。www.101noveL.com由于河道變得狹窄,水勢愈發湍急,只是被某處“之”字型山體阻攔,河水轉了個大大的彎,便不情願地放慢了腳步,在此處形成一個巨大的平湖,湖外是河,山外是坊,有名的便是坐落于此。

    平湖之上的一葉扁舟,兩男一女立于船頭,其中一位男子指著正用漁網捕撈河鮮的船老大,笑對身邊二人道︰

    “人生如漁,或網或撈,只為取魚,焉不知卻漏掉了一湖清水?俗世凡人對于溫飽和淫逸的追求,與我輩修真之人于大道的追求並無不同,一生都在不知所謂地覓尋,只求每日的新鮮,類似漁的快樂,殊不知,錯過的,蹉跎的,也許更多呢。”

    他身邊的老者听得連連點頭,手捋胡須,許是被他這話惹出些許愁緒,竟也露出悵然若失之色。那女子卻眼波流轉,饒有意味地將目光在他身上幾番打量,拍手笑道︰“嘖嘖,齙牙芝,想不到你還有這般內秀,這種話兒我以前從沒听過,細思起來,好像還挺有道理哩!”

    “咳,咳,秋硯師妹,外人面前給我留點面子罷!”

    干咳數聲,那人漲紅了臉,對女子的稱謂不滿抗議。他雖是齙牙,可只是輕微,相貌算得上中上。而且他今年才不到六十歲,又是築基修士,又是澹民血統,面相以凡俗眼光不過三十上下,根本風華正茂。

    “嘿嘿,原來我這個師兄倒是外人,卻不知那內人是哪個喲?”

    老者搖頭晃腦,斜瞟女子一眼,打趣說道。

    “這個……”

    那人雖有口才,卻無辯才,自知說錯了話,只得向二人告罪求饒。

    這三人是剛從出來參加論丹大會的楚秦薩野芝、柳光、佘秋硯,作為門中第一煉丹師,薩野芝是此行主角,那二人卻是陪襯。不過一個是內門弟子,又是個老資格;另一人曾經是元嬰境獸修,晉級如喝涼水般容易的修真狂魔,薩野芝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好在到了丹霞坊便是煉丹師的地盤,薩野芝這個正牌煉丹師如魚得水,專業方面的眼界見識,很快便令那兩人心服口服。

    十年一度的論丹大會是由、、這丹道三大家聯合創辦的,這種盛會每個煉丹師都不想錯過,甚至連北域修士都有專程過來的。

    各種奇草異丹都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大大小小的拍賣會上,薩野芝他們此行還有個目的,就是尋家妥帖的拍賣行,出手一株靈草。

    既然北方中介聞心或者說鳥和尚已然現身,那麼承諾付給他家的那筆中介費便已經提上日程。鳥和尚雖然沒有催,可齊休那邊不能沒有主張。眼下門中無人,他不得脫身,無法將得自的那批靈草運到鬼蜮,為這事特意秘密召見了薩野芝。

    兩人一番合計,從其中挑選出一株四階,是其中最不值錢的了,就這,薩野芝還是估了五萬枚三階的天價。齊休也只敢在丹霞坊出手這麼一株,畢竟幾個身懷重寶的築基弟子若被什麼有心之人盯上,那可不是什麼好事。

    除了丹藥交易,論丹大會另一大特色是煉丹大賽,這種賽事可分為官賽和私斗兩種。

    前者是同行論道切磋,除了煉丹各家一較長短,滿足一下爭雄之心,更重要的是給參賽的精英丹師一個露臉的機會,給一些散修出身的煉丹師創造上進的機會,更有甚者,一旦取得名次,那可是能得到官方認可的。

    可別小看這種令牌,這與佘秋硯得的那枚含金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煉丹師的品階劃分與修為不同,是分為一至九階,這個分級不單是看你能煉制何種品階的丹藥,煉丹師的控火能力、神識強弱、對丹性藥理的掌握程度、有沒有丹藥方面的本命天賦、擁有的丹方等等,可以說這種大賽是對煉丹師技藝的全面考核,若能得到,不但身價暴漲,得到各方青睞,還有許許多多的便利。

    這些不是最厲害的,獅域對于殺人奪寶不怎麼管,可三大家曾聯合發布過一道,此通告是通過發布的,意思是若持有的煉丹師受到戕害,將對凶手展開無休止的追殺。這就是有錢能使鬼推磨了,畢竟煉丹師就是修真界中那批先富起來的修士。

    這種令牌一次論丹大會只辦法一百枚,全都是針對四階以下煉丹師的。薩野芝以前參加過兩回,可距離取得名次差的老遠,而且越往後越難,因為這個令牌約六成是發給煉氣級別的丹師,換言之,你越早表現出煉丹方面的天賦,進入官方認定序列的機會越大。到了築基期以後,煉丹師在資源方面的差距越拉越大,如薩野芝這種野路子靠自己琢磨的煉丹師,或許天賦是不錯,可與那些得到門派全力支持的競爭者相比,實在已經被甩開不止一個身位。

    雖說他如今差不多能達到三階丹師的水準,可已經入了楚秦門,多少有了依靠,便也漸漸熄了先前那種競爭之心。

    “這回你真不參加丹賽了?”

    佘秋硯與薩野芝整日泡在地火房,對他的心思十分清楚,隨手抄起一個攤位上的紅莓果子,讓他猜是什麼東西。

    攝過女子手中的紅果,薩野芝做法打出個淡藍色光罩將那果子一罩,略一思忖,笑道︰“師妹可考不倒我,此果雖有些偏門,可中有收錄,名喚。嗯……這個具有火屬性、陽屬性,產地應在東南方,勉強能到一階中品,釀酒最好,做些散丸膏藥馬馬虎虎,若是煉丹,此類靈果不入。”

    他這法術乃是煉氣時就悟得的本命天賦,于鑒定靈草藥性方面十分有用,平時不怎麼用得上,在這里小露一手,連那攤主都對他刮目相看,硬是包了一包靈果送給佘秋硯。這樣一位深目豐唇,腰身極是縴細,卻豐臀大胯的蛇精,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靚麗風景,她久不出門,卻發現紅塵鬧市卻是人間得意處,也起了玩心,有些流連起來。

    “這不過雕蟲小技。”

    給那攤主丟下塊二階靈石,薩野芝風輕雲淡地回應柳光這個外行的贊嘆。

    “不過,在我看來,掌門師兄煉制之事,對于眼下的門派有些行差踏錯之嫌。”

    薩野芝話鋒一轉,點評起門中之事。他本是只問丹道的散淡心情,自從上回得老祖齊休親見,雖說時間不長,可從那時起對于門派的認同感和事務的參與心大大提高,煉丹閑暇也開始想些以前不關心的事。

    “唔,師弟此話怎講?”柳光平素與他接觸不多,又剛從調回來,他雖精于庶務,可術業有專攻,他只問商利,對丹藥本身了解並不多,薩野芝的言論頓時引起他的好奇心。

    “一門一派,安身立命須行正道,何謂正道?立德、立言、立行者也;至于外交軍策,或可行奇道、詭道,可是須得正道為主,奇、詭兩道為輔。煉制行的是奇道,于門中經濟而言,怕非長策。”薩野芝解釋道。

    “你這立論倒有些令人耳目一新,以前天天與你一起,怎沒听你說起過?”佘秋硯美目再次盯上了他,卻多了些不一樣的神采,與此人朝夕面對,雖然他在煉丹之道可為自己的老師,可再怎麼說,也不過平平無奇的師兄而已,如今看來,他心中原來另有溝壑。

    “對啊,你一個煉丹師,哪里懂得這些道理?”柳光附和道,他本就善于撈偏門,門中缺錢,楊寒想出這麼個法子,而且大家把事辦成了,他並沒想過有何不妥,如今听薩野芝這麼一說,自己的視角也被帶的偏移了些,立刻也發現了問題。

    “嘿嘿,我小時候,曾遇到過一位異人,他本想帶我走的,可是家里反復考量,還是沒有同意。”

    就當是同門間的閑話,薩野芝說起自己的一段遭遇。

    原來他小的時候,族中請過一位教習,喚作白石先生的,他傳授的是凡人學問,可與一般啟蒙教師不同,除了講些仁義道德外,更多卻是在宣講權謀策略,而且似乎是用後者駁斥前者,有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味道。

    可惜薩野芝那時候年歲尚小,領悟極其有限。不過族中子弟,白石先生只獨獨看上了他,說他根骨絕佳,乃是可造之才,後被其家族拒絕後,白石先生飄然而逝,去別處雲游了。

    “他走的時候告訴我,他出自一個叫的隱世門派,就在西邊的大沼澤之中。”追憶完往事,薩野芝道出其中秘辛。只是自那以後他正式踏上修真道路,再往後才又修習丹道,自己學的的那點兒學問,早就丟的七七八八。

    “嘖嘖,竟然還有隱世門派這種東西。不過……”柳光駐守西部有些時間,對那邊的風物也打听的不少,想了想問道︰“那個莫非是在極西冰川西邊的之中?”

    ……

    北部蠻荒,深秋的冷風打掃了枯枝敗葉,曠野一片蕭瑟。幾座兀立的孤峰如同赤裸著的巨人,在風中瑟瑟發抖。山腳下連綿不絕的柿子樹林,深黑的枝丫直刺蒼穹。滿枝頭掛著紅燈籠一般的靈柿,不對,這本是這里領主天鷹大人最喜愛的飯後甜點,怎如今卻無人問津?

    不但是領主大人不在,這一帶荒涼的可以,棲息在這里的凶獸們,似乎都銷聲匿跡了似的,可這里是蠻荒,誰會注意到這些呢?

    其實就在不遠之處,若是解開那層面紗,就會看到完全不同的一幕︰

    一座雄偉的城堡拔地而起,不但將原先那座山峰包裹起來,而且更高、更大。

    是的,這里就是此界的一個缺口,西邙宗鬼修進入的門戶,就在獅王眼皮底下,他們在很短時間內建起了一座修真城市︰,而整座城市,竟然完全被用幻陣遮蔽起來。

    如今這里早已聚集了數以萬計的生靈,人類、鬼修、鬼獸、凶獸、傀儡、煉尸,什麼都有。整座城市如同一座大工地,所有人都在忙碌。

    身著緊身衣靠的黑衣少女,正用法力托舉一塊巨石,小心將之放在鬼修指定的位置,稍有懈怠,那些修為遠不如自己的鬼修手里的長鞭就會著落在身上。反抗是不可能的,天鷹大人元嬰之身,當初一個沒談攏,當場就被那些人抽出精魂,給轉化成了煉尸馱獸,天哪!那位可是元嬰存在呀,可是如今卻成了一具沒有思想的僵尸,還在替這些人服苦役。而當時,少女恰好在場。

    少女抬頭看看天空,頭頂就是厚厚的雲層,根本毫無天日,每日烏雲壓頂的感覺令她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

    雲層也不是普通的雲,上頭有大小幾個氣旋,如同一只只攝人心魄的眼楮。少女沒見到天鷹大人的身影,雖說對方已經算不上生命體,可多少是個精神寄托。“唉,是我害了他!”少女心中這麼想著,卻看到又一艘白骨制成的飛梭從一處氣旋中飛了出來,這是西邙宗的,專門運兵的一種飛梭。

    見此情狀,少女忙學別人的樣子,一擼袖子,跟著飛梭甲板上的鬼修一起高喊︰

    “生亦何歡,死亦何殤。入我西邙,仙道永昌。不入輪回,縱橫陰陽,千界萬界是故鄉!”

    少女便是黑嘎嘎了,她西行之後無處可去,便想起來投奔天鷹大人,不湊巧的很,西邙宗要在四翅天鷹的領地建城,從沒與鬼修打過交道的天鷹大人自然一百個不願意,還想討價還價一番,沒想到一言不合就給對方做了“貢獻”。

    黑嘎嘎當時就給嚇傻了,連悲傷都來不及悲傷,就被鬼修編進了苦役隊伍。這里鬼修、魔修什麼都有,自然也不缺獸修,來歷成分復雜的很,除了生活在蠻荒中的孤魂也鬼,更多是被西邙宗給擄來的,此界、異界的都有。

    接下來的時間里,西邙宗的強大一次次刷新著她的認知,即便她是獸修,也能清晰感受到,這家宗門所在的界面,修真水平是遠遠超越此界的。並不是指他們單打獨斗有多麼厲害,而是他們掌握的修真資源之豐富、對法術開發的程度之高、陣法、丹道、符等修真輔助手段也遠超想象,更要命的是,這家宗門對異界的征服、掠奪可以說是毫無底線的。

    “誒!不知道大黃、小紅他們會不會有事?”少女不禁對未來有些擔憂。(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35章 自處如庸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35章 自處如庸人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