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楚秦秋點兵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什麼呀?”

    楊寒心中疑惑,不知道自家老祖對人家母女用了什麼手段?

    “呃,眼下無需問,以後,會讓你知道的。www.101noveL.com

    齊休勾了勾嘴角,似乎帶了一絲嘲弄。一場意外相逢,可那叫楊花的女子,卻給了他意外中的意外。

    以往每逢門中有事,齊休總是先想著尋替死鬼的,這回自不例外,送上門的楊花是個不錯人選,齊休本想這位是不是可以引進來做客卿?可是當他用一照,卻發現一樁咄咄怪事︰見人性並沒能讀出楊花的心事。以齊休見識,自然猜到她身上有什麼隔絕精神探察的法器物事,心中頓時生疑︰

    一般大家子才會用這類東西,她楊花什麼人?區區一介散修,哪里用的到防人讀心?或許會是巧合,可當齊休再照姚紅、姚綠姐們時,發現她二人並非楊花親生,而是其來獅域後收養的。

    這里也有疑點,須知修士築基也沒那麼容易,觀姐們二人骨齡尚不超四十歲,那絕對是第一流的資質了。隨隨便便領養兩個孩子,還都能築基?別人或許會信,可干過盜嬰案的齊休是不怎麼信的。

    只是從二女身上得出的信息實在有限,齊休還難以作出判斷,可隱約有了些懷疑︰“莫非她是齊雲的人?”

    大周書院、御獸門這些頂級勢力的觸角早已伸到獅域,如今又多個齊雲派也沒什麼新鮮。還有黑手、傀儡生,齊南南宮家剛被自己打死的南宮林還曾拐走沃水謝家的元嬰天狐,甚至,異界的也出現了。

    “搞不好,這里遲早變成下一個白山!”

    心中隱隱升起些不安,好在局勢尚早,不管怎麼說,楚秦門還是佔些先機的。想到這些,齊休定定神,說道︰“明日,咱們打道回府!”

    ……

    楚秦門,鹿柴谷。

    楊寒回門派已有一陣子,門中如今多事之秋,他這個掌門忙得團團轉,一刻也不能停。

    秦昌鎬、黃軫、宋思聯的三場婚禮做一場辦了,前後折騰了近三個月,門中上上下下險些脫了一層皮。就這,花、昆兩家還頗有不滿,說楚秦門不夠重視雲雲,總之就是各種挑理,做親險些做成仇家了。

    原因很簡單,這兩家是沖著楚秦三元嬰來聯姻的,請來的賓客中也有些元嬰修士。這種人物出席築基後輩的婚禮,這在白山簡直是不敢想象的,除了澹町人愛湊熱鬧這一點,人家多半是想來會會楚秦三元嬰的,特別是那位元嬰後期獸修。

    可是楚秦這邊就一個齊休,還經常“躲”起來不見人,那兩家覺得有些栽了面,對此非常不滿。最後賠了許多人情,好話說盡,才將對方堪堪穩住。只是嫌隙已生,這關系還得慢慢修復。

    好歹料理完這事,楊寒備了份厚禮去見白山盟的水蒼術,打問關于的事。看在禮物的份上,老水透些情報給他︰

    這家商盟的水很深,到底有多深?老水說不清楚,只有一點,非化神勢力不得入盟,而且這里可能還有北域勢力。

    至于齊休得自姬信隆的那枚令牌,老水倒也識得跟腳。他這塊叫,是可以借到百萬以內的三階靈石,額度百萬封頂,可以分多次使用。是天、地、玄、黃四令中的第二檔,要搞到這東西,至少得是元嬰勢力。

    可不要小看這枚小小的令牌,你空口白牙借出錢來,是有人為你背書的,擔保人的信息保密,就存在令牌之中,只有百萬靈莊可以通過秘法查詢。換言之,假如你裹靈石跑路,百萬靈莊是會去找背後的擔保人索賠的。

    老水他們白山盟和百萬靈莊走動很勤,他手里也有這麼一塊令牌。楊寒隱約猜到百萬靈莊與白山的五行盟有生意,畢竟靈木盟佔據獅域通往北域一段重要交通線,兩邊若沒有暗通款曲,那才叫奇怪!只是白山五行盟是楚秦門與白山盟之間的談話禁忌地帶,雙方自然不會深聊。

    回去報與齊休,他只是點頭說知道了,把令牌要了回去。姬信隆那邊的欠債又不急著給,等傀儡生北方中介找上門再說,齊休可沒有預付的習慣,總之能拖一天是一天。

    將這些事辦完,礦山開闢就提上日程。南斗門給了半年時間,自從楊寒回到鹿柴谷,就已經在秘密準備了,不過第一次合議一直拖到今日。

    跟著一幫築基師叔走進西偏殿議事廳,婁堪心中砰砰亂跳,頭回參與到門中重大事務的合議,不緊張才怪。除了他之外,還有兩位煉氣弟子參與,剛嫁進來的羋琛是一個,這事她早就知情,雖不打算派她參戰,可要在南斗門放一個聯絡人,溝通兩邊消息,沒誰比她更合適。

    還有一人是從山下城的楚秦小店調來的展無為,這人是齊休點名調回來的,說到底還是偏心。戰備物資準備交給老郭澤負責,婁堪和展無為是庶務熟手,調給他做幫手,都是采辦的肥缺。郭澤和展無為的忠心無虞,就連喜歡小貪小佔的婁堪也實心任事,絕不敢吃回扣。

    這回參與議事共有十幾位,楊寒掃視一圈,心中滿意,說道︰

    “咱們開山已有五年,雖說小有進項,可坐吃山空難得長久。我這回與老祖南下,與南斗門簽回來份合約,準備在南部蠻荒用兵,嗯,打一場小型開闢。”

    有一半人事先不知情,立時炸了鍋,向身邊之人打听怎麼回事。

    楊寒袍袖一揮,身後牆上多了一面地圖,“這兩處礦山,我們負責攻佔這座。”指著那處說道。這兩處礦山,均是由南斗門負責主攻,和各自承擔一座礦山的輔攻任務。

    “這事算我一個!”有人高聲叫道。

    “我,我也去!整天呆在門中,快要憋出病了!”

    “嘿嘿,要我說,咱楚秦門早就該拉出去練練了……”

    門中太平了許多年,又無外患之憂,听說有開闢之事,都興奮的不行。見士氣可用,楊寒待眾人安靜下來才又說道︰

    “須知兵凶戰危,大家先議定個章程出來才是。”

    章程其實早就定下︰此次楊寒親自領軍,宋思聯為副。門中派三十名弟子前往蠻荒,人雖不多,可承擔戰斗任務須得精銳才行,楚秦雖弱,可也不再是拿人命換經驗的時期了,楊寒這批骨干是知道戰爭是怎麼回事的,如何將戰損降到最低限度,是他這個掌門必須解決的問題。

    參戰名單也初步擬定,楊寒命宋思聯念了一遍,其中十築基、二十煉氣。剛念完便立刻有人不滿,“為什麼沒有我?”有人叫嚷道。

    “咳,有兩個原則︰生產修士不參戰;夫妻二人者,丈夫參戰,妻子留守。”

    楊寒這話說服力明顯不夠,有人立刻質疑︰“思聯不也是生產修士?憑什麼他可以去?”

    “思聯是南斗門女婿。”被楊寒一句頂回去,那人也無法爭辯。

    “還有我,怎麼這回沒我?”黃軫問道。

    “你的事,不歸我管!”

    瞪他一眼,楊寒沒好氣地道。黃軫本是在名冊上的,卻被老祖給勾掉了,不用說,還是偏心的毛病。

    “哦……”

    黃軫不明就里,卻不敢再問,覺得不少人在看自己,面皮便微微有些漲紅,躊躇之際,腰間卻被妻子昆紗擰了一把,臉便漲的更紅了。

    選誰去,誰留下,楊寒也很為難,總不能靠擂台賽解決問題。這次只是初步討論,可是有些人選已經定下︰除了楊寒、宋思聯、郭澤、秦昌鎬,還有一人是“外海四杰”之一的狐月商,此人通軍策,善于布陣,是楊寒選定的參謀,他已給先狙送了信,約好到南斗門會合。

    多羅梔和佘秋硯知道的早些,也鬧著要參戰,被楊寒生生勸退。他倒有心帶上梔子,可是思聯一走,門中必須有個靈植修士才行,那開闢戰爭可不是一兩年能打完的。

    還有白乙木,本來內門是該出一個人的,也只有他合適,可之前被楊寒打發去開店,一時招不回來,也只得作罷。

    “還有我,掌門師兄,您一定得帶上我!”

    楊寒順著聲音看去,原來是花葵,秦昌鎬剛娶過門的洧水花家女子。(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16章 楚秦秋點兵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16章 楚秦秋點兵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