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老祖回山門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沖出殿外,楊寒看到山門上空雲端站著三個人。www.101noveL.com居中一人青年相貌,一襲青衫,手捋頷下山羊須,向下方微笑招手︰

    “無事,呵呵,我試試,這法陣還不錯!”

    楊寒心中罵了一句,率先跪倒,口誦︰“楚秦掌門楊寒率弟子門人,恭迎三位老祖法駕回山!”

    連誦三聲,洪亮無比的聲音響徹山谷。後面的人這才反應過來,門人賓客無一例外,在殿前廣場跪倒一片。

    “元嬰修士,楚秦竟有三位元嬰!”

    齊休、楚無影、風土三位元嬰的回歸,無疑令在場之人心中刮起一場颶風暴。楊寒再抬頭時,齊休已立于面前,親手將他扶起,用頗慈和的眼神看著他,頗有贊許之意。

    “你們都辛苦了,大家起來吧!”

    齊休難得沒在眾人面前演講,只這麼淡淡一句,大家才像回過魂似的,稀里嘩啦哭了起來,有幾人根本暈倒,也不知是醉的,還是樂的?

    安撫幾句,齊休帶著楊寒、秦唯喻、佘秋硯幾人去了洞府安置,眾人無心飲宴,三五成群在殿前廣場竊竊私語。

    “那是齊老祖,那是楚老祖,還有位是誰呀?”

    “你問我,我問哪個?”

    “嘿嘿,賣你們個乖,呃,我在柳園時,與那位老祖曾有過一面之緣……”

    弟子們對與齊休、楚無影同行的元嬰修士跟腳津津樂道,薩野芝擦了把汗,“唉呀,我這運氣!”他本以為這家只是四等宗門,似他這般煉丹師算是屈就,可誰知竟有這般底蘊!若是再晚一步,人家要不要自己難說哩。

    來這里吃酒的澹町散修,有幾位本是來踩點的,看看這家有沒有生意可做,此時酒全都醒了,哪里還敢有想法,乖乖夾起尾巴。

    齊休緊緊握著秦唯喻的手,沿青石板路拾階而上,兩人時而對視,簡單對答一兩句。這次的重聚已經過去了百年光陰,三百多年的人生路,一路陪伴下來,僅此二人。

    “個中滋味,恐不足為外人道吧?”

    楊寒心中默默地想,帶他們來到早準備下的三階洞府。眾人坐定,目光齊齊望向齊休。

    見他從發簪上取下一顆珠子,手一拂,屋內便多出一個六、七歲的女童。紅襖小姑娘眼珠子滴溜亂轉,在秦唯喻和楊寒身上來回掃視,泫然欲泣。

    “這是?”

    被女童的目光咬住,秦唯喻眼中鬼火跳動,顫聲問道。

    “對不起,師兄我之前沒來得及與你商量,如今只能還你個小老婆了。”

    齊休說著朝他眨眨眼,此言一出,女童的身份昭然若揭。

    “師父!”

    楊寒腦瓜轉的飛快,馬上意識到齊妝身上發生了什麼事。當初和老祖分別時,他是說去找師父齊妝的,沒想到這幾年原來是帶她去奪舍。想了又想,實在想不出能令她存續大道更好的法子,心中對老祖又敬又佩。

    “謝謝,掌門師兄。”

    秦唯喻已被小姑娘撲進懷里,一手摟著她,向齊休致謝道。齊妝走失這幾年,身為至親之人的他偏偏不知內情,日思夜盼,等來這麼個結果,可是又能如何?人世多艱難,大道更凶險,只要能活著,只要能在一起,什麼名聲,什麼榮辱,統統不重要了。

    “師父……師父”

    楊寒跪在二人面前,貴為一派掌門,養氣功夫早已非從前可比,但是乍見到師父也道心失守,像個繞父母膝前的子女,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

    “唉,你這個痴兒,為師未能教導你,往後卻要叫你聲掌門師叔了。”

    女童騰出一手在他頭頂撫摸,一臉的老氣橫秋,還有些與她年紀嚴重不符的滄桑。

    “好了,離別的話有的是時間,咱們听楊掌門說說門中之事如何?”

    齊休咳嗽一聲,微微加了些真言之力,將這幾人驚醒。

    “是,弟子遵命!”

    楊寒回過神,理了理思緒,將這幾年的事逐一道來。

    楚秦門自打到了鹿柴谷,一直沒有弟子登仙,楊寒只收了三個散修入門,期間有人隕落,有人離去,修士數量還是六十人左右。

    除了那次整編,搞到座像樣的山門之外,短短四年時間實在難有大的作為。楊寒和一眾弟子在尋找靈藥的路上來回奔波,可直到如今也沒把三味主藥湊齊。

    “你找的可是這個?”

    齊休變戲法似的摸出幾只木盒,里面裝的東西正是楊寒他們苦苦尋覓不得的!不用說,這東西是從搞來的。齊休何等精細之人,自從上回與楊寒會面,得知他要煉制,便暗暗留上了心。在鬼蜮幫助齊妝奪舍之余,又命顧嘆打听靈藥的事,原來此物產地並不在此界,只在鬼蜮這種地方有交易。誰會想到,一個小小的二階丹藥,竟然如此大費周章,早知這回事,楊寒多半不會打這個主意了。

    手捧靈草,楊寒仿佛看到白花花的靈石流進自家儲物袋,可一想到現實情況,臉色又垮了下來。

    這幾年門中出產加起來也不過萬枚三階上下,可花出去的靈石十倍不止,根本入不敷出。

    靈植、丹藥、符,是楊寒現如今為門派未來發展定下的三大支柱,可哪里有那麼容易?丹盟那種煉丹門派是經歷了上千年的積累,煉丹師、丹方、靈藥種植與采買,沒有一件事可以一蹴而就。

    這事總歸無解,可堪說道的只有楊寒搞的內門新政。這事確實出乎齊休預料,事關變法,他問的很細,楊寒逐條分說。

    齊休獨掌門派兩百多年,一朝撒手,其實哪里放得下。楊寒推行的這套,是特殊土壤下的產物,以前的門派沒人會那麼想,也沒人會那麼做。歪著腦袋想了好半天,齊休笑道︰

    “此法一可凝聚弟子,二可激勵人上進,是個好法子。呵呵,我那個內門名額,就給了齊妝罷!”

    見老祖認可,楊寒心中忐忑一掃而空,俯身拜謝。

    “謝我作甚?該我謝謝你才是。”

    齊休深邃的目光看著面相略老的楊寒,當初選擇他其實是無奈之舉,沒想到此子十分上道,不由老懷欣慰。又看了眾人一圈,目光落在佘秋硯身上,說道︰

    “秋硯修為精進,又兼修丹道,門中差事也辦得有聲有色,這很好。”

    說著,將發簪上取下的那顆珠子給她,“這顆還有我帶回來的弟子和領民,你拿去安置吧。”

    原來在南楚門時,齊休托人找到在落腳的祁默如,命他召集楚秦舊部,又秘密尋了千余領民。楚秦門及附庸各家,原本有兩百余萬凡人領民,可盡數遷到獅域不大可能,而且距思過山三戰已經過去了六十多年,凡人都傳了兩三代了,又有靈木盟的招撫,如今人心在不在楚秦都難說。這一千人各姓都有,當然初始九家的人稍微多些,可多不過一二十,只是為各家存續香火罷咧。

    “弟子遵命。”

    佘秋硯盈盈一福,接過珠子辦差去了。她這幾年修為進境迅猛,眼看就要到築基三層,就連不知內情的師兄弟們都頗為驚詫。差事又辦得妥帖,大家看在眼里,私下里對她贊賞頗多。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吧?”

    說完門中事務,齊休便命眾人各自回去安歇,獨留下楊寒。

    “是,弟子在冒險時,曾發現一個無名空間,呃,還有一事,也和空間有關。”

    將的情況仔細和齊休說了一遍,自己如何被困,如何進階,只涉及大周書院之事照例略過。至于多羅梔的空間法寶,也毫無藏私,一應照實說了。

    “呵呵!早說你有氣運,沒想到竟有這般大福緣!”

    這兩樁事體都非同小可,楊寒能毫無保留地告訴自己,齊休心中贊賞,笑著說道。

    “呃,還有,還有一事。”

    楊寒有些遲疑地道。

    “何事?直接說就是。”

    齊休回歸門派,諸事順遂,心情格外敞亮,只是听楊寒說完這樁事體,堆起的笑全僵在臉上。(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00章 老祖回山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00章 老祖回山門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