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天涯孤鳥還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莫名其妙!”

    滕家一位元嬰看著空蕩蕩的街道一臉懵逼,當然,本尊面貌的他或者它,表情沒那麼豐富就是。www.101noveL.com御獸門可以算是所有靈獸的人類公敵,不知為他家元嬰何會出現在偏遠的?還沒來得及想清楚這里面的關節,御獸門的人突然內訌,然後,就在自家眼皮底下遁了!

    冰灕城一位本家值守金丹戰戰兢兢湊過來問,“老祖,咋辦?”

    蛇眼微眯,瞪了那小子一眼,“區區御獸門,怕他何來?哼,歌照唱,舞照跳,一切照舊!”

    ……

    白乙木醒過來時,已經置身一座冰峰之上,陽光被冰鏡似的山體發射出格外刺眼的光芒。兩個煉氣師佷還昏迷在地,那邊,黑嘎嘎卻是醒了,像是被吊在魚鉤上的魚一般,手足失措地胡亂掙扎。

    玉鶴一只大手正摁在她天靈蓋之上,原本謙和有禮的他,此時卻如魔神下凡。黑發在風中亂舞,臉上滿是狂躁、憤怒,還有一絲悲傷。

    白乙木頓時亡魂大冒,哪里不知那是在搜自家師叔的魂?搜魂術有很多種,多多少少會傷害修士的識海與生魂,他可不指望玉鶴在盛怒之下會手下留情。

    可是,這究竟是為什麼?

    當年齊休與趙瑤合力誅殺霍虎留下的手尾,就這樣巧之又巧地暴露了,好死不死,還是暴露在與霍虎情同兄弟又嫉惡如仇的玉鶴面前。白乙木雖機敏,也根本想不到這里的隱情,只有對玉鶴突施殺手的驚駭,“前,前輩,手下留情啊!”

    哭喊著向玉鶴求道,像是起了作用,玉鶴終于丟脫手,將金丹少女重重摜在地上。只是這一通搜魂對她損害極大,竟被摔得原形畢露,在冰寒地面無力拍打翅膀,氣若游絲。

    來不及喊一聲“師叔!”白乙木感到被一股靈力抓住,一下拉扯到玉鶴面前,“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們楚秦人一個個奸猾無比,枉我……齊休,我必殺汝!”

    玉鶴歇斯底里的吼叫,憤怒全噴在白乙木臉上,他感覺自己像是握在巨獅爪下的小雞,對方只要念頭稍動,自己便會被挫骨揚灰。

    白乙木現在能做的就是,把委屈和無辜寫在自己臉上,放出哀求的眼神,眼淚險些留出來。許是這一路上玉鶴對他觀感一直頗佳的緣故,想了想,居然就放過了他,嘆息一聲︰

    “罷了,算起來霍虎死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哩,此事多半與你無關。”

    “您大概氣糊涂了,那事肯定與我無關!”

    也不知他指的何事,白乙木被摔在地上,心中無力吐槽。

    “我非濫殺之人,你們幾個非當事人,我不為難你們。”

    說到這里,玉鶴已經恢復了平靜,只是臉色依然冷冽的嚇人。取出枚黑白雜色的丹藥,丟給正在偷瞧自己的白乙木,“一會兒與她服下。”

    揚揚下巴,指向小黑的方向,又道︰“回去給齊休帶個話,帶他結嬰後,我玉鶴將與他生死一戰!”

    御獸門元嬰還不知齊休已結嬰,這時候也不願佔他丁點兒便宜;楚秦門築基更是一腦門子官司,他根本不知道自家老祖還活著,只是這時候哪里敢說個不?忙不迭應下就是。

    “你本事再大,總不能去陰間與我家老祖提決斗吧?回去我燒個紙,消息帶到就是!”

    玉鶴還想說些什麼,突然听得一聲長鳴,清越嘹亮,一道若有若無的虛影從冰峰之上一閃而過。

    “這是,!”

    御獸門修士辨識靈獸品類是基本功,特別是自己最熟悉的鶴類靈獸。這只不算奇珍名種,可也十分稀罕了,而且是元嬰境。

    身子微微一晃,玉鶴便消失在白乙木面前,抬眼望時,一人一鶴兩道殘影相逐遠去。

    這場變故猝不及防,白乙木呆了會兒,被微弱的呻吟聲喚醒,忙撲過去,將玉鶴留下的丹藥給小黑服下。待另二人醒轉,白乙木這才帶著小黑轉移,尋了處荒涼冰隙,布下臨時法陣,就在這里安營扎寨。

    白乙木成了這隊人的頭領,也是他機警,連火都不讓生,兩位煉氣師佷只得靠闢谷丹度日。好在危難關頭,大家都沒怨言,平安度過十余日,小黑終于緩了過來。只不過像是大病初愈的病人,沒什麼精神頭,而且有些心事重重,總是前言不搭後語。

    “唉,黑師叔的腦子看來還是受了重創。”

    白乙木胡思亂想,這趟回來黑嘎嘎重傷,明遠山脫門,楚星衍身隕,要不是拿到了,他簡直都沒臉回鹿柴谷了。

    “小白,你過來。”

    黑嘎嘎將白乙木單獨喚了去,從儲物袋里取出幾件物事交給他,除了六枚靈果,還有些門內法器、令牌之類。

    “師叔,您這是何意?”

    心中已有不好預感,白乙木鐵青著臉問。

    “這些天我想好了,楚秦,我不想回去了。”

    “什麼?”白乙木大驚失色,剛想說話就被金丹少女打斷。

    “你听我說,這些日子我不開心,我,我總是接二連三地犯錯……我想做一回人,可誰知,誰知做人那麼辛苦?我不怕苦,可是會牽連別人呀!小紅、白臉姐姐,這回又是大黃哥哥,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我實在,實在不想對不起大家啊……”

    白乙木實在听不懂她說的五顏六色的人名是誰,剛想安慰,少女“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撲進他懷里。

    雖然這位師叔是獸修,但畢竟現在是少女體態,白乙木渾身僵硬,像個木樁似的任她抱住自己。

    “我舍不得你們,還有小蛇姐姐,可她選擇了做人,可惜我太蠢,做不了人,我想,我還是回到蠻荒去吧。”

    雖不明就里,可金丹師叔的話句句捶打心頭,稀里糊涂就跟著她一起哭了起來。知道她去意已決,白乙木也無法挽留,只是將兩位煉氣弟子叫來,將大家帶的靈酒全取出來,在冰天雪地中,和著冷風,四人將酒喝得一滴不剩,俱都酩酊大醉。

    小黑走時,正是黎明時分。沒驚動任何人,白乙木卻醒了,在薄暮中獨立,目送小黑鵲遠遠消失天際,淚不經意地滑落。

    突然想起自己最愛看的那本閑書,里的一句詩︰

    生多苦,漫長路,夢死醉生立江湖。

    死多苦,慷慨赴,劍影刀光歸塵土。

    聚多苦,真情訴,一朝恍然方才悟。

    離多苦,離多苦……

    吟道此處,再不能繼續。(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91章 天涯孤鳥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91章 天涯孤鳥還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