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詭譎風雲變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一場新雨過後,鹿柴谷的天格外空明。www.101noveL.com

    護山大陣被楊寒關了,倒不是為了省那幾塊靈石,實在是,與外面的風雲變幻相比,法陣中的小氣候令人生出坐井觀天之感。

    關起門忙了幾個月,楚秦還欠著外界一個通告,大典總要辦一場。

    前些日子,門中上下全都發動起來,自然是請人。今年最大的一筆進項恐怕就在這上頭,楊寒哪敢怠慢。

    穿著嶄新的楚秦赤袍,站在楚秦殿前廣場翹首以待。

    “師叔,待會兒來了人,您應該……”

    “哎呀!有完沒完?記住了,記住了!”

    本想給身邊的黑嘎嘎再叮囑下禮節方面事,被她不耐打斷。無奈,楊寒唯有苦笑。

    客人中有些金丹前輩,秦唯喻不善交際,也不願露面。這位黑師叔截然相反,有事沒事都往人堆里湊,哪肯錯過這種場面?

    “來了。”

    黑嘎嘎提醒一句,果然有幾道遁光飛來。山門傳來一陣鼓樂吹打,客串禮典奉行的多羅梔唱道︰

    “白山盟水前輩到!”

    “白山盟簡前輩到!”

    “白山盟某某到……”

    水蒼術真是捧場,金丹、築基來了七八位。見到楊寒,把臂笑道︰

    “你楚秦門還真是,真是給我們一個驚喜哩!”

    扭頭又對那幾人道︰“我說楊掌櫃不肯做我家的行走奉行,嘖嘖,回頭就當上掌門了,了不起!”

    “前輩說笑了。”

    楊寒打著哈哈,給他介紹身邊的金丹少女。

    “哦,原來是黑道友,久仰,久仰!”

    听都沒听過,鬼的久仰,虛應故事罷了。好在黑嘎嘎應酬也算得體,也不知跟那些人說了什麼,逗得白山金丹哈哈直樂。

    “八丈町檀前輩到!”

    “萬通閣昆前輩到!”

    檀萃是檀家的家主,金丹初期修士。檀家是秦月兒夫家,是與楚秦門關系最近的澹町土著。

    檀家主親自過來,又備了厚禮,顯然是開始重視這門親戚。

    昆彌是柳光的上司,獅域修士听到這個姓氏,都會對他高看一眼。

    萬通閣雖屬樞機殿,可誰都知道大股東是昆家。和別家低調神秘不同,他家是人盡皆知的化神家族,老祖正是溟海主人鯤婆子。

    將兩位金丹迎進殿中,楊寒向身邊執事弟子打個眼色。那人會意,出去會兒功夫,山中隆隆炮響,禮花綻放,鼓樂響徹山谷。

    這是禮典開始的信號,獅域這邊辦事沒什麼繁文縟節,都是社交為主。楊寒作了簡短致辭,便請客人談笑不禁,隨意盡興。

    煉氣賓客都在正殿外的天棚,門中煉氣弟子作陪,郭澤喜歡和年輕人混,就留他在外邊主持。

    貴客都安排在殿內,全是築基以上。除了方才到的幾位,還來了兩位儒門金丹,都是明遠山請來的文友,三人抱個小圈子,不怎麼合群就是了。

    藍家來了位築基,還是和楊寒訂契約的那位。帶來的賀禮屬他家最貴重,可這人也很低調,坐在築基席位不怎麼與人交談。

    築基修士中還有位重要客人,是婁堪專程去山下城請來的,不為別的,就因他是位煉丹師。

    婁堪和薩野芝相熟,自然是因為賣假藥的生意。薩野芝倒並非煉假藥的無良丹師,不過能認識婁堪這種人,也一定不是什麼正道貨色就是了。

    薩野芝是澹町散修,但他比一般散修過得闊綽多了。他最得意的是能煉制一種,听名字就知道這是山寨貨。

    如意閣對歡喜丹的丹方控制很嚴格,莫說丹方,就算配方也流不出來。楊寒能拿到幾味主藥名字,其實多羅森已經是在冒險了。

    但這位薩野芝有項本命天賦,能將丹藥原料解析出七七八八,所以他最愛鼓搗這些賺錢的丹藥。

    當然,知道原料距離真正煉出丹藥的距離還很遠,所以他成功仿制出的丹藥其實很少。

    的藥力自然無法跟相比,副作用也大得多,價格並不高。婁堪他們都是將混在假歡喜丹里頭發賣,賺得是黑心錢。

    也是他立功心切,才不小心兜了自己實底兒。楊寒遇到那次,他哪里是什麼初犯,根本就是慣犯!

    楊寒早就心中有數,並沒有追究。他也是病急亂投醫,想著盡快找到那幾種靈藥,得找個明白人打听才行,所以才花靈石將這人請來。

    遺憾的是,楊寒說的幾種靈藥他雖是听過,卻不知產地在哪兒。

    這事只能從長計議,此時楊寒顧不上這些。

    挨桌敬了圈酒,殿里殿外的氣氛熱烈起來。

    修士開始相互走動,認識的,不認識的,三三兩兩,聚做一團。

    聊八卦的,交談生意經的,攀扯兒女婚事的,借機談情說愛的,整座山門鼓噪起來。

    金丹修士參加這種活動可不是為了吃酒,酒宴進行一半,他們便紛紛退席。

    老水提議辦一場小型道會,其實是交換信息,那些所謂的隱秘,以往楊寒是沒有資格參與的。

    今時不同往日,他如今是一派掌門,又是東道主,別人自不會以普通築基的眼光看他。不過在一群金丹修士中,他也只有陪坐的份兒。昆彌是大商會的主事,身份又尊貴,應付這樣的場面駕輕就熟,笑著對水蒼術說道︰

    “水道友,你們白山盟搞得不錯嘛!”

    “哪里,交通之事還要仰仗昆兄。”

    “那沒的說,不過,我听說道友要跑白山的生意,你們知道的,獸船那塊兒,一向不歸我家管。”

    老水他們要往白山通商,自然要求到萬通閣,其實也不算求,都是生意上的事。兩人勾兌一番,話題自然轉到白山。

    “你們知道不?白山又出大事了?”

    “哦,怎麼回事?”

    老水成功吸引到眾人注意力,伸出兩根手指︰

    “幻劍盟、燕歸門已經亡了!”

    “嘶~”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幻劍盟不是很強,怎麼會亡的?”

    明遠山帶來的金丹儒修問道,水蒼術捧起茶杯微微搖頭,一拳彈開,做個開花的手勢,“撐的,跟著五行盟揀殘羹冷炙,吃個肚兒溜圓,結果撐爆了吧,弄了個四分五裂。要我說,也是氣數已盡。”

    “你們白山人閑得蛋疼,整天打來打去,有個鳥意思!”

    檀萃這話一出口,明眼人便听出他是對時局不敏感那種,沒人接他話茬。簡姓金丹拊掌笑道︰

    “那些個劍修,哼哼,什麼玩意兒,平時鼻孔朝天,如今還不是……”

    牢騷話沒說完,被老水傳音打斷。他面上有些尷尬,瞪了老水一眼,便不再說話。

    自從在天引寺見過齊休,楊寒對格局已有些模糊的認識,可想不到白山局勢已經惡化到這種地步。幻劍盟可是白山元嬰宗門啊,而且根深蒂固,絕不是楚秦這種後來者可比,怎麼說滅就滅了呢。楊寒心中感慨︰任你什麼榮華富貴,千年榮耀,雨打風吹過,不過一場風涼話罷了!

    “妙極!”

    昆彌大笑,“北邊越亂,咱們才越有錢賺。獅域如今的形勢大好,不是小好!”

    說著起身在殿中踱起步子,走到水蒼術身前,神秘一笑,問道︰

    “听說百萬靈莊給靈木借了不少靈石,是不是真的?”

    什麼百萬靈莊,楊寒從沒听過,好像可以借靈石,便留上了心。水蒼術卻有些吃驚,“不愧是化神家族的人,消息也忒靈通了!”

    “咳咳,我在算前輩那里,呃,是有幾分薄面,不過這等隱秘事就不足與聞了。”

    “嘿嘿。”

    昆彌曖昧一笑,重回座位中坐下,不再提此事。

    “燕歸門呢?三代保護若被打破,那可是大事!”

    明遠山不愧是稷下學宮出身,出言就切中肯綮,水蒼術向他投去贊賞的眼神,回道︰

    “這事發生不久,對始作俑者是否處分,還不得而知,不過……”

    他嘿嘿一笑,從懷中掏出本冊子拍在茶幾上,“有人在試探大周書院的底線就是了。”

    楊寒離他最近,就手拿起那本書,立刻被的書名深深吸引,落款正是傀儡生。明遠山脖子伸的老長,也看清楚書的封面,與那兩位金丹交換個眼色,便沉默下來。

    “這……”

    楊寒略翻了幾頁,像被燙著似的丟脫,“匪夷所思,難以置信!他們這麼造大周書院的謠言,難道不怕……死嗎?”

    書中所述大周書院種種丑聞,楊寒起碼是知道一兩件的,只是怎麼也想不到傀儡生敢公開叫板大周書院。略帶夸張的表演,換來水蒼術雲淡風輕的微笑︰

    “大人們的事,用不著咱們螻蟻操心。”

    眾人一時好奇,紛紛拿起抄本傳閱。楊寒心中升起一個念頭︰

    “三代保護若被打破,多少家族門派將起兵戈?南楚,乃至三楚將如何自處?G,也不知老祖對白山局勢掌握多少?”

    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一朵烏雲,從白山北部向南緩緩壓迫。(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50章 詭譎風雲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50章 詭譎風雲變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