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靈藥哪里搞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什麼?您要給楊師兄吃?還要,還要我把生米做成熟飯?哈哈哈,笑死我了。www.101noveL.com

    听到老爹沙諾的餿主意,多羅梔笑得彎下腰。

    “楊師兄人不錯,不過你女兒還沒到倒貼人家的地步吧?你那麼相中他,咋不叫黛姐去呢?”

    “你這孩子,淨瞎說!黛姐是你小媽,怎能便宜外人?”

    豐黛也不樂意,“你這妮子,難道我像是倒貼的?”

    “啊,我錯了,黛姐,饒了我吧……”

    兩女笑鬧追逐了出去,把沙諾一個人晾在屋里。

    “誒!”嘆了口氣,撓撓頭,沙諾怎麼也想不明白,一本萬利的買賣,楊寒那個傻子為何會不同意。

    在外頭精明無比的沙諾,回到家務事上,簡直一腦子漿糊。上輩子的他再怎麼心狠手辣,一旦遇到兒女情長,心卻比豆腐還軟。

    對多羅梔這個唯一血脈,再怎麼寵溺都不為過,可多羅梔卻偏偏沒被寵壞。許是甘憐兒一手帶大的緣故,她性格雖然溫婉,但是卻很獨立。

    “嘿!憐子未必不丈夫。”

    再怎麼愛,也不能掌控女兒的人生,只好先丟手不管,自己想轍去了。

    ……

    楊寒並沒把這事放在心上,活了那麼大,提親的事總歸遭遇過幾回。拖唄,拖黃了拉倒,人家女孩兒也不至于等他一個糟老頭子不是。

    拿著多羅森給的玉簡,楊寒心里發愁。

    多羅梔說,其中的、、、這四味靈藥應是煉制的。

    這丹藥楚秦人都知道,金丹修士輔助修行的丹藥,沙諾以前也吃過。雖說他也不懂丹藥,可他的兩個老婆從靈藥閣拐出來的,多少听說過些,這幾種靈藥在白山就能買到。

    不過,既然多羅森在煉丹坡都搞不到,那一定是獅域的稀缺貨,反正便宜不了。若去白山采買,路上耗費好幾年不說,成本又要高出不少。

    另外三種是煉制的主藥︰、、,多羅梔報名時直翻白眼,“這些別說種植,听都沒听過,根本就是天材地寶!”

    原來二階極品的主藥竟比三階上品的主藥還要高級,楊寒有些想不明白,“難道是品階定錯了?”

    多羅梔到底懂的多些,稍微解釋,他和沙諾就明白了,其中關竅在用量上。

    的原料雖然貴重,但是一份也許就能煉制十瓶丹藥。

    打個比方,一份四階靈藥的藥力可以令一個金丹修為增進一層,但煉成二階丹藥,可以令一百個築基修士每人提高一層功力,想想哪種劃算?

    楊寒恍然大悟,不過悟了也沒用,他還是不知該去哪里找這些靈藥。而且,知道了也沒用,他現在也出不去。

    那就老老實實呆著吧,每日除了修煉,就是調教自家可憐的鬼僕樂果。

    自從楊寒給他買了幾回和後,兩人關系倒是改善不少,起碼樂果不怎麼端金丹的臭架子,更沒有對他咆哮發飆了。

    度過磨合期,兩人還能平心靜氣地聊一聊。楊寒向他請教本命之事,可他那個本命瓷是顯而易見的廢本命,樂果也不懂,只建議他用修煉試試。楊寒試了一次,發現那個鬼東西不但能吸收靈氣,還能吸收陰氣!

    不過他不敢吸納過多陰氣進入經脈,只試了一次,就不敢再繼續。

    除了陰魂不散的本命,還有那莫名其妙被植入自家識海的,雖說那倒霉玩意被的人挪到樂果身上,楊寒可知道這事沒完。

    說起這事,他心里還有些感謝大周書院。比較而言,比可怕的多,一個在明一個在暗不說,後者起碼眼下沒有危害,而前者可是隨時可以要了自己的命!

    想到這里,甚至有些同情自家那位鬼僕。好在樂果雖然性子偏狹,卻是個樂天派,他對這件事的分析,令楊寒對他不免高看一眼。

    “給你鐵獅令的人一定是給你種下的人,我實在想不出,你一個螻蟻身上能有什麼人家想要的東西。所以他們的目標必然是,不管他們是誰,敢于窺探隱秘的勢力,必然有相應的實力。你我雖然不知,但大周書院一定知道。”

    雖說被稱為“螻蟻”很讓人不爽,不過在化神勢力之前,自己可不就是螻蟻嘛。

    就這樣呆了一整個冬天,或許更久,因為海獅坊很久沒見到下雪了,而多羅梔也很久沒再來過。

    不知為什麼,楊寒時不時會想起她,那個女人或許平淡,但任誰見到過她的笑容,就再難忘卻。

    這日,來了兩個大周書院修士,楊寒再次被帶到。

    “元嬰,竟是元嬰!”

    楊寒沒想到是帶自己來見元嬰修士,超越兩個階級的壓迫感,令心中的卑微像河底淤泥一般翻卷起來。

    “你不用緊張,我先給你瞧瞧,好嗎?”

    大周書院元嬰一臉和藹可親,活似給病人瞧病的郎中,可楊寒覺得自己就像待宰的羔羊。未置可否間,已被一道靈力探進自家識海。

    “呃,不錯,你這本命移植的很成功。”

    元嬰修士像是欣賞一幅杰作似的,流連許久,才放開楊寒。又問了幾個修煉方面的問題,楊寒一一答了,元嬰修士微眯起眼楮,想了好一會兒,才又問道︰

    “可知為何在你識海種下本命瓷?”

    楊寒搖頭,心說我要知道有這檔子事,打死也不來這鬼地方了。

    “本命之于修士,是根本,更是要害。為什麼絕大多數修士只知修煉,卻不去研究本命呢?那是因為這個問題太大、太深奧了。就好比你口渴之時見到一壺水,拿起就喝,或許你會想這是河水還是泉水?但極少有人會想為什麼有水,水又是如何產生的?”

    被他這麼一引導,楊寒頓時迷惘了。

    “想想看,本命好比一本無字天書,任爾等解讀。你們道祖中所言︰有無相生,眾妙之門,豈不正是對本命的闡釋?”

    听他一位儒門元嬰提到道祖,楊寒也不禁肅然,崇敬之心油然而生。

    “真正遠見卓識的門派,才會對根本法門進行研究,這是恩澤萬世、惠及千秋的大功業!”

    “嗯。”楊寒不自覺地點頭,大周書院這樣的頂級門派無論做過什麼,其對于修真界的功績是不容抹殺的。

    “所以,我儒家亞聖的有雲︰以先知覺後知,以先覺覺後覺。我大周書院有作為先驅者的覺悟與擔當,你們也應該有犧牲小我的勇氣,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等等,畫風有些不對,這是要把我往溝里帶啊!”

    楊寒知道儒門洗腦最是厲害,果然三言兩語就被他帶偏,心中還沒來得及吐槽,就听到樂果的聲音︰

    “媽的,這是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的節奏啊!”

    總有那麼一種人,堂而皇之地剝奪你的一切,甚至包括生命,可你偏偏找不到駁他的理由。因為他們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同時,擁有對道德的解釋權。

    大周書院元嬰顯然就是這號人,他並不在乎楊寒這種螻蟻的想法,繼續說道︰

    “本命融合,對,這種極其罕見的現象令我們意識到,本命這種先天之物仍有可能發生後天的轉變,而獸本命是融合機會最大的一種。”

    “獸本命的修士很多,為何偏偏是我?”

    “獸本命和獸本命又不一樣,你若是願意在這里呆三年,我可以慢慢給你講。”

    楊寒立刻知趣地閉嘴,卻品味他的弦外之意,“這麼說是要放我走?”

    “之所以給你那件本命瓷,是因為一個猜想︰廢本命或許是大道潛力最大的一種。說起來,你家那個掌門也給了我們不少啟發。”

    “我去!竟然連掌門也被他們盯上,莫非大周書院也知道掌門未死?”

    心里這麼想,不敢露半點行跡。

    “所以,雖說你心中或有怨念,但對你也許是樁機緣亦未可知。”

    听到這里,楊寒心中有些明白了,大周書院這是要通過嫁接本命的辦法,造出一批天才修士!結結巴巴地問,“那個,可有成功先例?”

    “呵呵,你當是種菜呢,哪有那麼容易?這樣的實驗是以千年、萬年計的……告訴你這些,是為了讓你有個思想準備,以免發生突變時手足無措。當然,我們在你的本命瓷上種下了禁制,若有異動,我們會立刻知道,而你需要盡快回到這里……”(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39章 靈藥哪里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39章 靈藥哪里搞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