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食魚灘之戰

類別︰ 作者︰鳳麟島主 書名︰楚秦之獅域孤瓷

    運力驚人,食量同樣驚人。www.101noveL.com

    萬通閣再黑心,也不能只讓馬兒跑,不讓馬兒不吃草,因此需要沿途補充給養,食魚灘應運而生。

    澹水航運河段每隔一段就有這樣一個處所,一共一十九處,準確的說此處應是。鯤船靠泊的碼頭之外是座墟市,老遠望見招搖的店鋪幌子。有人登船,有人下船,俱都扶老攜幼,排出兩條長長隊伍。

    楊寒站在甲板上眺望,冷不防被人拍了下肩膀。

    “老楊!原來躲在這里,讓我好找!”

    看到花容那張俊臉,楊寒這才想起前日與他之約,自己卻爽約了,歉然一笑,正想解釋,卻被花容一把抓住手。“走,我們去墟市喝個痛快!咦……這位是?”

    澹町築基這才注意到楊寒身後的緇衣女子,容貌半老,鬢角幾縷白發,竟是金丹後期!

    “是我師傅。”

    楊寒挺了挺胸脯,鄭重介紹,簡略將花容的情況說給齊妝,女子淺淺一笑,說道︰

    “既有朋友相約,那你便去吧,為師獨自走走。”

    “可是師傅……”

    楊寒外人面前不好明言,猛打眼色,提醒她不要下船的事情,齊妝竟不理會,飄然下船而去。

    “哇塞!楊兄,你師傅是位高人啊!”

    花容自有份眼力在,撇開修為不論,僅憑經驗和直覺,便判斷出這位絲毫殺氣也無的女子此刻的殺意竟然令他生出如同處在狂風巨浪中的一葉小舟那種孤獨無助的撕扯感,只消片刻便會粉身碎骨。再次令他對楊寒高看一眼,連稱呼也改了。

    楊寒翻個白眼,將他掙脫,只囑咐一句,讓婁堪跟著花容,自己則疾步追了上去。活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有個師傅,怎肯讓她孤身犯險?

    齊妝丹論就是隨心而動,隨遇而安,現已是金丹後期,大道丹論再進一步,已至“觀自在,觀現在,無得無失”的新境界,結丹後修煉體悟對于補足本心,完善丹論大有裨益,是她沖擊元嬰境的最後準備。

    食魚灘的危機于她而言,疥癬之患,何足道哉!

    敢于阻我前進之路,任何藩籬桎梏,唯有一劍!

    女子在河灘芳草地上行走,看似徐徐,實則如飛,沒有進墟市,卻向一側森林中行去。呼吸一口林間的新鮮空氣,淡然平和,分明是一位林中仙子,哪里卻像趕赴一場死亡約會?

    進入林中數箭之地,女子駐足,衣袂無風自動,朗聲道︰

    “都出來罷!”

    ……

    “桀桀桀……好膽!”

    怪笑聲驚起林中一片雀鳥,草木卷起葉子,春蟬忘記鳴叫,整個世界安靜了剎那,令齊妝生出在陪唯喻養魂的林中幽地的錯覺。

    楊寒趕到的時候,已經見到師傅與四位金丹對峙的場面,其中一個竟是魔修。

    “唔,就你們幾個?”

    齊妝微不可查地扯了扯嘴角,搖搖頭,一臉的興味索然。

    四金丹面面相覷,“我草,這婆娘口氣好大!”其中一人道。

    “嘿嘿,我們也不欺負你個婦道人家,留下儲物袋,自卸一足一臂,任你自去!”

    又有一人說道,不得不承認,這是個講道理的。

    還有一人滿臉陰沉,也不言語,只是布下臨時陣法,將齊妝困住。這種人狠話不多的陰人通常是團伙中出主意的,俗稱“智囊”。

    唯有那魔修毫無動作,只是雙臂抱懷,笑盈盈看著女子,除了那對赤紅的眸子散射出噬人凶光之外,好像……好像竟是四人中最紳士的那位。

    老遠,躲在一個鳥巢里,外加幻陣的秦壞、秦光耀看得牙磣。

    “能拿下麼?”

    秦壞大氣不敢出,不自信問道。

    “誒,我看難……啊呸!什麼東西。”

    秦光耀對自家布下的殺局先自泄氣,隨手用一根沾了鳥屎的草木棍剔牙,入口才知吃了屎,連啐十幾口,終究還是咽下了些。

    倒不是他不想多找些人來對付齊妝,實在是水平有限。

    最先找到樂幫,本來以為原南疆御獸門與楚秦門的齟齬和敵對,加上這次事件的導火索,對方肯定一點就著,可是他的算盤落了空,只得臨時拉了幾個金丹散修救場。

    只因他看錯一個人︰樂幫幫主樂三。

    作為原南疆御獸門門主,雖然大道無望再進一步,雖然被趙惡廉排擠到獅域這鬼地方,但是,樂三是個驕傲的人,是那種深入骨髓的驕傲。

    “討厭一個人就會要殺他麼?別開玩笑了。其實,我也挺討厭你的……”

    樂三這句話令秦光耀落荒而逃,無理取鬧還差強人意,論起打嘴炮,老秦家的輸齊滑頭十條街都不止。

    楚秦門已經亡了,雙方恩恩怨怨早就淡了,楚秦人在樂三心中不過落水狗,喪家之犬而已,與人斗其樂無窮,可誰會和一條狗為難呢?何況他樂三自己如今混得狗都不如,保不齊也對楚秦人起了同病相憐的心思呢?

    再退一步,大家還是白山老鄉不是?老鄉何苦為難老鄉?

    秦光耀不懂人心,難免吃癟。叔佷倆黃雀難做,只得老老實實縮在鳥窩替老鳥孵蛋。

    楊寒看到這個局面,笑了。

    “齊妝金丹新晉,法寶未成,以蜂雲劍陣,獨力拒連水三金丹、數十築基于壩上!”

    此事在白山人人盡知,齊妝一戰封神,雖被善于藏拙的齊休于百曉生中抹去,可惜欲蓋彌彰,此記述見于萬事知的,每讀此處,令人蕩氣回腸。

    而齊妝現下戰力比之往昔不可同日而語,楊寒是很清楚的。作為自己的簽約殺手,楊寒對齊妝的業務能力是考察過的。

    前三次齊妝做任務的時候,楊寒就躲在無影老祖的偷偷觀察,將齊妝的戰斗參數記了一本子,楚無影就撂下一句話︰

    “齊妝晉級元嬰,我不敵她。”

    大概是從齊妝的無視中感受到了深深的侮辱,禿山四皓中的三位終于出手,三件法寶,三只器靈,瞬間控場。

    奉劍靈狐器靈跳上女子肩頭,手捧劍匣,匣中飛劍飛出,一柄,兩柄,三柄……

    “瞧瞧,一階飛劍,厲害的。唉呀,那把根本廢品……”

    幾個白毛老家伙好整以暇,面帶微笑地點評。

    突然,蜂出並作!無數飛劍蜂雲似將樹林籠罩,反客為主!

    “唉呀不好!”

    一個話音未落,一道綠色人影飛也似地逃走,正是那位魔修。對危險極敏銳的嗅覺,讓他再一次作出正確判斷,及時抽身,對三個同伴的生死絲毫不顧。

    “我是魔修,可我不傻。”

    已遁走十幾里的魔修對自己說道,擦了把冷汗,繼續跑路。

    “咯吱,咯吱……”

    一陣刺耳的金屬刮擦聲,禿山四皓中的三位,被萬劍絞成肉碎,被深深埋葬。法寶、器靈消弭無形,唯獨落下三只儲物袋,被三柄歡欣雀躍的破爛飛劍挑著,獻寶似地交給,齊妝笑納不誤。

    “吁……強,好強!”

    花容與婁堪等人不知何時立于楊寒身後,長吁口氣,花容輕聲說道。(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楚秦之獅域孤瓷》,方便以後閱讀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6章 食魚灘之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第16章 食魚灘之戰並對楚秦之獅域孤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