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豫東布衣 書名︰麒麟劍往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麒麟劍往事 (ie)”查找!

    熊志才的老婆罵道︰“讓你這個養漢精回家,可趁你的意了!你想得倒美,門都沒有!你跟這個廚子眉來眼去有小半年了吧,你以為我們就沒有看見嗎?呸,敢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干這樣的事,看見你們這一對狗男女我就惡心!老爺早就想讓這個廚子滾蛋,怕他不服氣,今天捉了你倆的奸,看你們還有啥話說。你看見我小叔子整天就哭喪著臉,我小叔子死了,你稱心如意了,你可以大膽地勾引奸夫了。這個廚子的確長得不錯,便宜你這個賤貨了!”

    熊志才說︰“你就是仗著你這張小白臉來勾引人吧?我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了!”說著,他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小刀朝齊亮的臉上劃去,齊亮慘叫一聲就昏死了過去。

    齊亮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微亮,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小巷里。他想坐起來,剛動了一下,就感到渾身上下像骨頭散了架一般難受,他的臉上熱辣辣地疼痛。他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臉,立時感到像刀剜一樣,他明白自己的半邊臉完了。

    他掙扎著站了起來,跌跌撞撞地往萬客來酒館的方向走去。

    他來到萬客來酒館旁邊的一個小胡同,費力地用手拍著一所小院的大門,這個小院里住著萬客來的幾位廚子和打雜的小伙計。

    過了一會兒,有一個打雜的小伙計氣哼哼地過來給他開門,他的嘴里還嘟囔著︰“是誰這樣沒有眼色啊?大清早的就過來拍門,前半夜熱得睡不著覺,我才睡著一會!”當他打開門看見門外站著一個渾身上下沾滿血跡、臉上血肉模糊的人,不禁大吃一驚,“你是誰啊,你找誰啊?”齊亮有氣無力地說︰“我是齊亮,我被劫路的打了,快讓我進去喝口水吧。”

    齊亮艱難地邁進門檻,就一頭扎在地上不省人事。小伙計急忙把那幾個人喊了起來,他們把齊亮抬到一張床上,大廚請來一位大夫給齊亮療傷。

    大夫走後,大廚問齊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齊亮就告訴他,他一個月前就從熊志才家辭了工,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活,他就找了一家小客店住著。頭天晚上,他一個人到酒館喝悶酒。在回小客店的路上,有幾個歹人圍上來搶他的錢,他寡不敵眾,錢被他們搶走了,臉上也被歹人劃了一刀。大廚很是心疼,從酒館炖好排骨湯帶到小院讓他喝。

    但幾天後,他就發現他們幾個都用異樣的眼光看他。有一天早上,他發現自己的嗓子眼干得難受,說話發不出聲音,這才意識到是熊家人給他灌了啞藥,他失聲痛哭了起來。

    他在小院住了十天就拖著傷痕累累的身子回到了家里,但他非但沒有得到父母兄嫂的同情,反而多次遭到他們的責罵。齊亮一氣之下就跟父親比劃著說他要到聖壽寺來當和尚。

    幾天後,他來到聖壽寺找到老和尚要削發為僧,老和尚依稀還記得他這位表佷,他收留了齊亮,但沒有為他剃度。

    齊亮來到聖壽寺有半個月,他的父親來找他,但他的心已死去,不願意跟父親一塊回去,他的父親無奈地走了。在聖壽寺,每天除去到伙房做飯外,齊亮就待在自己居住的僧房中,回憶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半年後,在他一再要求下,老和尚為他剃去了頭發。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他心中的傷口慢慢愈合了。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又會想起可憐的雲英,不知道她的日子過得如何。

    寺里的生活越來越艱難,幾個僧人相繼離開。老和尚就把種菜的活交給了他,干活的時候是他最快活的時候。看著幼苗一天天長大,他的心中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直到去年臘月的一天,齊亮寺里的菜地翻土,遠遠看見幾個人走進大雄寶殿進香。過了一會兒,一個人走到他旁邊,他低著頭繼續翻土。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你是齊亮嗎?”

    齊亮的心里猛地一震,熱淚涌了出來。雲英緊走了幾步拉住他的手︰“好人啊,你可受了大罪了!”

    齊亮抬起了頭,眼前的雲英穿著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頭戴一頂絲帽,但掩不住一臉的憔悴。他哽咽著說︰“你咋來了?”雲英說︰“我小姨家在逍遙鎮北面的紅花鎮,我來看我小姨,她讓我在她家住幾天。今兒早上,俺幾個來逍遙鎮喝胡辣湯。喝完胡辣湯,姨夫說對岸有一個寺院,俺幾個就坐船過來了。真是老天有眼啊,讓我在這兒見到你了!”

    齊亮甩開了她的手,“你走吧,當年的那個齊亮死了!”雲英說︰“我一天都沒有忘了你,剛才我遠遠看著像你,就過來看看。今兒個人多,說話不方便,你在這兒等著我吧,過兩天我再來。”說著,雲英拔下頭上的一個銀簪塞到齊亮的手里,然後她匆匆走了。

    齊亮手拿銀簪,心中久久不能平靜,他感到好像是做了一個夢。

    晌午,齊亮給老和尚端飯的時候,老和尚高興地跟他說上午來進香的幾位施主捐了一吊錢,並讓齊亮下午去逍遙鎮買些米面茶葉,齊亮清楚這些錢是雲英讓捐的。

    一個下午,齊亮的心中五味雜陳,他不知道雲英還會不會來找他。

    第三天的上午,雲英一個人來到聖壽寺。上完香後,她到菜地來找齊亮。二人來到齊亮住的僧房,兩個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過了一會兒,齊亮就問雲英這幾年的情況。雲英說她還一直住在彭志才家,前幾年,彭家的人一直對她冷言冷語。每次她回娘家,彭志才都會派一個人跟著她。不過近幾年,他們對她的態度好了許多。

    雲英擦了擦眼淚說︰“齊亮,因為我你遭了這麼大的罪,我對不住你。你在這兒等著我,找一個機會我從他家出來,把我的私房錢也帶出來。到時候咱找一個地方,安安生生過日子。”

    齊亮不安地說︰“你一個人出來久了,他家的人不找你嗎?”雲英說︰“我婆婆死了,他家又添了孫子、孫女,他們看我也沒有那麼緊了。我先回娘家幾天,我跟俺爹說我回去了,我再從俺娘家到這兒來找你!”齊亮說︰“我就在這兒等著你了,你得照顧好自己啊!”

    雲英把手腕上的金鐲子摘掉放在屋里的桌子上,“你們這個寺院破破爛爛的,你們的日子也肯定不好過,拿著換些錢買些東西吧。”雲英笑了笑又指著齊亮的頭說︰“我多則大半年,少則三兩個月就來找你,你的頭發就別再剃了,要不然將來咱倆一塊出去不方便。”齊亮笑了起來。

    臨近晌午,雲英依依不舍地走了。

    幾天前,雲英拎著一個包裹來到聖壽寺找到齊亮,她高興地跟齊亮說她逃出來了。齊亮跟老和尚商量了一下,齊亮就把雲英暫且安頓在董社一戶女居士的家中。齊亮知道瞞也瞞不住,就跟這位女居士說是他失散多年的未婚妻前來找他,她住在寺院不方便,想讓她在居士家住上幾天,飯錢最後一並交上,他等幾天就帶著她回家完婚,那位女居士連連擺手,“讓她住下吧,錢就別提了,誰還不給誰幫個忙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麒麟劍往事》,方便以後閱讀麒麟劍往事第59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麒麟劍往事第59章並對麒麟劍往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