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豫東布衣 書名︰麒麟劍往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麒麟劍往事 (ie)”查找!

    自強興奮地說︰“大伯,你不知道,那兒的大街上可熱鬧了,有捏糖人的、捏面人的,有玩把戲的,還有唱戲的!”“還有賣摔炮的,”水來高興地比劃著,“把摔炮往地上一摔,啪的一聲就響了。自強買了幾個,俺倆摔完了!”“你帶的錢花完沒有啊?”念先生問自強。“沒有,還有一大半呢,明兒個我還跟水來一塊去玩!”自強得意地說。

    “下午咱就該回家了。”念先生笑著說。“大伯,我想再玩一天。”自強用哀求的聲音說。“咱回去吧,沙河鎮上也有賣東西的!”“大伯,我想在這兒跟水來玩!”念先生搖了搖頭,“改天吧,過罷年我還帶著你來,到時候你再跟水來一塊玩。”自強無可奈何地說︰“那好吧。”

    水來把飯桌上的碗筷收拾起來,“師父,我把盤子、碗送到伙房,這一串糖葫蘆讓師兄吃了吧。”老和尚點點頭。“水來,我跟你一塊去,這一串糖葫蘆也讓他吃。”自強又對念先生說︰“大伯,一會兒我想跟水來去爬塔。”念先生點點頭,“去吧,別把身上的衣裳弄髒了!”“知道了!”說著,自強就和水來走了出去。

    半下午,念先生向老和尚辭行。老和尚讓水來去裝了半布袋曬干的蘿卜干讓念先生帶上,他和水來把念先生師徒送到聖壽寺後面的大堤上。

    晚上,耿氏調了兩盤念先生帶回來的蘿卜干,一盤端到客廳讓東方遠一家五口品嘗,另一盤留下讓老劉、老賈他們幾個吃。

    老許吃了兩筷子蘿卜干就贊不絕口,老賈說︰“一是蘿卜干好吃,二是老嫂子的手藝高!”老許說︰“就是這樣。”耿氏高興地說︰“還是賈先生會說話,這是人家出家人曬的蘿卜干好吃,我的手藝並不咋的。只要有油、鹽、醬、醋、五香粉這些東西,誰調出來都好吃。你老許哥他不是夸我的,我還不知道他,我給他做了一輩子飯了,也沒有听見他夸過我一回!”

    老許說︰“蘿卜干吃著是不錯,就是缺一樣東西!”耿氏說︰“念先生人家知道你是個酒鬼,他回來的時候,在街上買了一壇酒,他把酒交給我了,你要是想喝就去灶屋拿,我把酒放在案板底下了。”老許站了起來,“我去拿過來。”老賈說︰“別忘了拿幾個小碗啊!”老許說︰“我一個人拿不下,你也過去吧。”

    老賈也站了起來,“你這個人啊,多跑一趟不就行了嘛,還得拉住我!”老許笑著說︰“同打虎,同吃肉。我不喜歡干一人打虎、百人吃肉的事!”老賈說︰“說不好,老嫂子還讓你跪在床頭!”耿氏笑著說︰“別貧了,趕緊拿小碗去吧。”

    很快,兩個人就把一壇酒和幾個小碗拿了過來。老許打開酒壇子聞了聞,“中,這個酒聞著不錯!”耿氏說︰“你就是一個酒鬼!”

    “酒鬼咋了?李白斗酒詩百篇,酒可是個好東西!”說完,老賈吟起了詩,“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已聞清比聖,復道濁如賢。賢聖既已飲,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

    老許說︰“賈先生,你別淨說些俺這些粗人听不懂的話了,趕緊喝酒吧。”耿氏說︰“賈先生就是喜歡拽文,你看看人家念先生,就不說這些俺听不懂的話!”老劉說︰“是啊,賈先生得跟念先生好好學學!”念先生笑了起來。

    老賈也笑了,“好,我錯了,我以後跟念先生好好學學!”

    過了一會兒,一大盤蘿卜干被幾個人吃得干干淨淨。老許說︰“狗蛋他娘,菜吃完了。”耿氏說︰“吃完了好啊,吃完了明兒早上不用吃剩菜了。”念先生和老賈都笑了起來。老賈說︰“老許哥,狗蛋他娘不接你的茬,這可咋辦啊?”

    老許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她不去我去,我就不相信我連一盤蘿卜干都不會調。”耿氏說︰“不是我不去給你們幾個調菜,喝幾口酒不就中了嘛,一喝還得喝好!”老許辯解道︰“這幾天又不是多忙,多喝兩口酒咋了?”耿氏站了起來,“別說了,念先生他們幾個都在這兒,我給你一個面子。我現在就再去調一盤蘿卜干,我把丑話也說到前頭,你個龜孫要是敢喝醉,屋我就不讓你進!”

    老賈、念先生和老劉都笑了起來。耿氏端著盤子走了出去,老許自我解嘲地說︰“你們笑啥啊?老婆罵兩句沒有啥,愛喝酒的人臉皮就得厚一點!”老賈說︰“對,就是揪著耳朵轉兩圈也沒啥。”老劉說︰“菜馬上就端過來了,咱還喝酒吧。”念先生說︰“好,咱把各人碗里的酒先喝完。”

    不一會,耿氏端來一盤蘿卜干和一盤凍白菜,念先生說︰“老許嫂子辛苦了,你歇著去吧,俺幾個的碗筷到最後我來收拾。”耿氏笑著說︰“你們誰都不用管,明兒早上我起來燒半鍋溫水,把碗筷一洗一刷就中了!”然後她又對老許說︰“許諾,多喝一點啊!”老賈說︰“老許哥,這一回你就放心大膽地喝吧,嫂子發話了,她不會再讓你跪磚頭了!”耿氏笑罵道︰“老賈,你真不是一個東西!”

    老賈笑著說︰“你說得對,我就不是一個東西,我是一個人!”耿氏說︰“不跟你在這兒閑磨牙了,我得去把明兒早上吃的蘿卜洗出來!”她走了出去。

    幾個人又喝了一小碗酒,老劉就站了起來,“喝一點暖和暖和就中了,明兒個我還得跟東家一塊去拉東西,我先回去了。”念先生也站了起來,“我也困了,不能再喝了。”老賈笑著說︰“老許哥,你自個慢慢喝吧,我也不陪你了。”

    老許又給自己倒了半碗,嘴里說著︰“都怨老劉了。老劉這個人啥都好,就是喝酒喝不到底不好了!”老許把半碗酒喝完,吹滅桌子上的油燈,滿意地走了出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麒麟劍往事》,方便以後閱讀麒麟劍往事第44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麒麟劍往事第44章並對麒麟劍往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