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地府不在了

類別︰女生頻道 作者︰八黎 書名︰白夜之前

    ——————————————————————

    “我是不是撐不了多久了?”

    收音機前,徐來在那里自言自語著。

    他似乎等待著它的回復。

    一個收音機怎麼可能會回答他的問題。

    同樣的。

    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時代,竟然連收音機的存在都已經忘了。

    等了許久。

    不知是幾分鐘,還是幾小時。

    期間,徐來咳嗽愈加厲害。

    隨著咳出來的痰逐漸血紅色。

    他已經打算放棄繼續等下去。

    然而所有的故事總是會出現這樣一個時機——當你打算放棄的時候,轉折來了。

    “想要活命,就得搏命!”

    那一刻,他沒有預想時的激動。

    反倒是很平靜的坐在那里,盯著那終于開始顫抖的指針。

    “那我應該怎麼去做?”

    又是片刻的寧靜。

    收音機里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

    “你有勇氣去揭開這個世界的騙局嗎?”

    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騙局?

    什麼樣的騙局?

    類似有人堅信地平說,說地球是圓的是航天局捏造的謊言。

    類似有人堅信外星人,說人類極有可能就是外星人的產物。

    類似有人堅信神鬼論,說人這一生所遇到所做的都是因果。

    徐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有,或者沒有。

    “我只想活命!”

    對!

    這是他唯一在乎的事情。

    收回心神。

    徐來望著眼前這位逐漸現了身的靈體。

    圓領大袖,下施橫為裳,腰間有襞積。

    衣料選擇考究,而且梳妝也很特別,梳著大方額,還用剪紙裝飾頭發,身上抹香,足履繡花。

    仔細打量了片刻,徐來心中知了一些根底。

    “宋朝人?”

    徐來瞧著中年男身後的黑影。

    面目不顯,難以瞧見神色。

    徐來言語一句後,他也不見回答。

    徐來只好繼續說道︰“不知閣下是大宋哪年人士?”

    “政和七年,亡于戰場。”

    “據我所知,政和七年,貌似沒什麼大戰。”

    “刁民造反,我隨將軍前去平亂,遭了埋伏,亂箭穿心。”

    “那閣下死的還是挺慘的”

    徐來繼續思考著。

    “政和七年,應該是宋徽宗年間,根據歷史記載並無大規模農民起義”

    “我怎麼記得宋徽宗的時候有什麼水泊梁山造反啊?”

    “那好像是再晚些年的事情。”

    “那麼一個當兵的是如何有機會學到降龍十八掌的呢?”

    徐來在那里自言自語著。

    不單是中年男,監視器另一端李隊長等人看來徐來就像是一個已經出現癥狀,只是沒有尚未確診的精神病人。

    李隊長身邊兩個警察依舊在小聲議論著︰

    “這人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看上去就有點不正常,病怏怏的,你瞧那臉色,沒有丁點血色。”

    “要是稍微有點精神,這長相也挺招人歡喜的。”

    “仔細盯著。”

    李隊長見著兩人的話題越扯越遠,當即提醒︰“只要他一有什麼異樣舉動,立刻采取行動。”

    “他身子骨這麼弱,能有什麼舉動?”

    “身子骨弱,你沒發現他進去之後,要比前面幾位亢奮的多嗎?”

    這一點,所有人都覺得很奇怪。

    他們雖然沒有進去,單單是站在門口,便已經難以忍受審訊室里傳出來的寒意了。

    這位倒是,就像是冬天抱著暖爐,夏天吹著空調一般愜意。

    “倘若可以,我想親眼見識一下閣下所說的降龍十八掌!”

    徐來很真誠的的說道︰

    “畢竟這樣的機會並不多,說不定這就是最後一次。”

    中年人盯著徐來。

    這年輕人所表現出來的真誠是他頭一次見到。

    自從他甦醒過來。

    自從他脫離了黑淵,再度回到這個世間。

    借助著這具長相低劣的軀體與現今的世人接觸,所能感受到的皆是虛偽,狂妄,無知,冷漠以及迷茫。

    面前這個年輕人是他頭一次瞧見的異類。

    看似面帶微笑,實則在隱藏自己真實心理。

    明明是一副病怏怏的樣子,眼神里卻竟是渴望活下去的**以及極強的目的性。

    這樣的人

    或許不能利用,但不放去嘗試和他合作,或者交換。

    “你放我出去”

    他終于開口。

    “你說什麼?”

    徐來表情疑惑的看著他。

    “只要你能想辦法放我出去,我不僅可以給你展示一下你想要看到的降龍十八掌,甚至本將身上僅有的三招降龍十八掌也可以盡數傳授給你。”

    徐來微笑著︰“閣下的話,我真的不明白哎”

    說這話時,他的眼角瞥向了監視器。

    中年男也跟著瞧了一眼︰

    “放心,我已經用靈體特有的寒氣,將這器物的聲源封鎖了。”

    徐來面帶著微笑︰“看來閣下在這個時代,還是學到了不少東西啊!”

    中年男再度問道︰“你可決定好了。正如你所言,機會只有一次,錯過後這一生都未必能再遇到。”

    徐來的笑容還在,不過言語中卻多了一絲下定決心的意思︰

    “你會演戲嗎?”

    就在中年男還在疑惑之時

    徐來的腳尖一抬,那整張桌子直接被踢翻,朝著中年男砸去!

    中年男身後那黑影立時一喝︰

    “大膽!”

    揮手一掌打來。

    掌力強橫,伴隨著龍吟,整間屋子里空氣都有明顯被壓縮的痕跡。

    朝著徐來呼嘯而來

    然而在外人看來。

    徐來只是和嫌犯對面坐著,除了將桌子踢翻,再沒有多余的動作。

    本來以為要刺激到嫌犯的李隊長,正準備從監控器前移步到審訊室的時候,他瞧見嫌犯只是面目猙獰的坐在那里。

    雖然面目青筋暴起,卻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行動。

    他猶豫了!

    也就是在他猶豫的時候,那張被徐來踢翻的桌子在他的注視下,緩緩升到了半空中。

    竟被掙脫了手銬的中年男一掌拍成了稀碎。

    他驚了。

    一身冷汗順著後背流進了褲子里。

    又是一個激靈。

    回過神,急忙朝著審訊室沖進去。

    連同著他腰間的配槍也一並拔了出來。

    沒等到他制止里面的打斗。

    那審訊室里面的戰斗已經結束了。

    中年男被徐來死死的壓在地上。

    徐來好奇的盯著李隊長手上的配槍︰“按規矩,你們這里不應該配槍吧?”

    “上頭新改的規矩,我這個級別的可以在登記之後”李隊長解釋完,然後盯著依舊在試圖掙扎的中年男。

    一臉抱怨的走過去︰“都跟你說了,不要刺激他,你就是不听。”

    不僅不听,徐來竟然還在繼續刺激著。

    “亢龍有悔、飛龍在天、見龍在田。就這三招嗎?我還以為是完整版的降龍十八掌呢!”

    一臉不屑的表情,故意露給了中年男︰“失望啊!”

    李隊長見著中年男臉上凶狠的表情再度濃郁起來,急忙勸阻道︰

    “他情緒不穩定!我警告你說話注意點!”

    他有些火了。

    只是來不及發火。

    外面已經敗下陣來的前三位竟然一股腦的走了進來。

    “妙啊!我怎麼就沒有想到用激將法呢?”

    “老糊涂啦!竟然連這種手段都想不起來了”

    “別廢話了,快給這孩子搭把手。”

    和尚,木匠,老太婆三人同時出手。

    行動利索。

    各自按住了中年男的四肢,以及幾處重要穴位。

    那中年男劇烈的掙扎著,卻像是被牢牢扣住了一般,絲毫掙脫不開。只听那和尚說道︰“準備往生”

    “往生?”徐來瞧了瞧和尚一臉認真的樣子,忍不住笑道︰“大師,難道您不知道地府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消失了嗎?”

    三人愣住!

    李隊長卻是一臉茫然。

    前後折騰了半小時。

    最終決策的方案,是木匠臨時用黃布玻璃瓶做了一個收魂的器皿,將中年男身體里面抽出來的靈體注入其中,封了起來。

    接過器皿的李隊長,很熟悉流程︰

    “不多說,不多問。”

    “但你可以多想想!”

    徐來笑道,轉而看著收服靈體之後,已然精疲力盡的和尚三人正坐在審訊室外面的長椅上休息。

    他走出審訊室,路過門外辦公桌前的女警身邊時,瞧著全程專注著抖音,絲毫不在乎身邊發生了什麼的女警。

    “少刷點抖音吧!”

    徐來忍不住嘆息了一聲︰“正是因為世上有太多像你們這樣沉溺在網絡中的人,才導致整個世道都變了”

    女警听出了徐來言語中的責怪。

    但她不解。

    雖然想問,只是徐來已經準備離開。

    臨走時,不忘了和僧人,老道,以及神婆相繼打了一聲招呼。

    “多謝三位前輩相助!”

    禮數算得上是周全。

    倒是讓三人挺是欣慰。

    “這年頭能遇到這樣一個禮數周全的年輕人不容易了。”

    眼下之意,似乎又把女警連同著其余年輕警察也一並給責怪了。

    他們的表情更加的難看了。

    隨後,李隊長將三人臨時薪酬結了之後,三人和徐來打了一聲招呼便離開了。

    “收容所的人什麼時候到?”

    “說是晚上到,他們那邊業務繁忙,人手支不開!”

    李隊長看著還在小心翼翼抱著器皿的徐來,忍不住提醒道︰“你怎麼老是喜歡抱著這東西?”

    “不知道為啥雖然冷冰冰的,但抱著還挺舒服。”李徐來笑呵呵的看著李隊長。

    李隊長又問了一句︰“你為啥每次來了新人,都會跟他們說一遍,地府消失的事兒呢?”

    徐來繼續笑呵呵的說︰“你知道在你沖進屋子之前,他問了一個什麼問題嗎?”

    李隊長問道︰“什麼問題?”

    徐來說︰“他好奇外面那些人手里面拿著那個小小方盒子是什麼東西,他醒來之後,就發現這世道所有人都喜歡抱著那玩意整天低著頭。”

    李隊長︰“他在好奇手機?”

    徐來點點頭。

    徐來將筆錄再度認真修改一遍,方才過去十分鐘。

    徐來望著窗外漸漸昏沉下來的天空,心中計算著︰“二十分鐘後,天應該黑了吧”

    “如今是寒冬、天黑的早,用不了二十分鐘!”

    李隊長回答,已然忘記了之前,他還在詢問徐來為什麼總是跟人提及地府消失一事。

    即使徐來特意提醒︰“你剛才的問題,我好像還沒有回答”

    李隊長疑惑的看著徐來︰“我問了什麼?”

    徐來道︰“收容所的人什麼時候到?”

    李隊長︰“最快也得一個小時。”

    徐來點點頭,將封印著靈體的罐子交到李隊長手里面。

    李隊長剛一接手,就像是觸踫到一個大冰塊一樣,刺得雙手一疼。差點摔在了地上。

    不由得好奇,徐來抱著這麼久,是怎麼受得了的。

    那至于徐來則是轉過身,最後又瞧了一眼所里面,全程對審訊室里發生的怪事充耳不聞,只顧低頭沉溺在手機上的那些年輕警察。

    眉頭完全不受控制的皺起,嘴角也是禁不住的再嘆息︰

    “毀了下一代,就能毀了這個國家的未來是嗎?”(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白夜之前》,方便以後閱讀白夜之前第五章 地府不在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白夜之前第五章 地府不在了並對白夜之前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