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聚變 永恆(四千字)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獨眼雷霆巨人 書名︰永恆昊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永恆昊陽 (ie)”查找!

    在阿卡斯的帶領下,王昊他們很快就回到了藍星,回到了太陽神殿。

    但是,哪怕是回到了太陽神殿,王昊依舊沒有從眼前的震撼中恢復過來。

    沒了!

    一只手沒了!

    阿卡斯

    堂堂大主教,竟然沒了一只手?

    最關鍵的是,斷了他這只手的人竟然也是一個人類。

    要知道,就是在之前金牛座異域星空跟赫丘利兩兄弟戰斗的時候,阿卡斯都沒有缺胳膊少腿。

    結果,誰都沒有想到,阿卡斯竟然會栽在自己人手里。

    這簡直就像是在開玩笑一樣!

    王昊那震驚的模樣,自然是被阿卡斯看在了眼中。

    見狀,阿卡斯將劍痴放在了地上,然後,對王昊說道。

    “你小子想什麼呢?”

    “你你的手臂”

    被阿卡斯這麼一問,王昊倒是清醒了不少,不過,從他說話那結結巴巴的樣子來看,他多少還是有點緊張的。

    “一條手臂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再說了,要是他連我一條手臂都斷不了,那這武道通神之法還有何用?”

    雖然阿卡斯說的很有道理,但是,王昊還是想說,這畢竟是一條手臂啊,而且,還是阿卡斯這位大主教的一條手臂。

    王昊相信,失去了一條手臂的阿卡斯,實力必定是會有所下滑的。

    然而,就在王昊為此胡思亂想的時候,阿卡斯倒是突然詢問道。

    “你對我跟寒非知的戰斗有什麼想法嗎?”

    聞言,王昊自然是愣了一下,因為,他實在是沒有想到,阿卡斯的心態竟然會這麼好,或者說,他的心怎麼會這麼大?

    自己都沒了一條手臂了,竟然還有心情來問王昊關于他跟寒非知戰斗的看法,這是什麼騷操作?

    就在王昊為此愣神之際,阿卡斯反倒是催促了起來。

    “問你話呢!”

    見阿卡斯不似在開玩笑,甚至露出了一絲不耐煩的情緒之後,王昊只好開始回憶起剛才寒非知跟阿卡斯之間的戰斗來。

    其實,對于阿卡斯跟寒非知的這一場戰斗,王昊自然是有很多問題要問的。

    但是,因為剛才一直震驚于阿卡斯斷手的事情,所以,王昊根本沒有時間跟精力去思考這些問題。

    而現在,阿卡斯既然主動詢問了起來,那王昊自然就可以好好趁著這個機會去思考這些問題了。

    而王昊的第一個問題,還是關于阿卡斯的手臂。

    “你的手臂不能恢復了嗎?”

    王昊這個問題看似很小白,但是,要知道,像阿卡斯他們這些大主教,肉身早就不再是他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必要條件了。

    以他們那強大的零維意識,無論肉身受再重的傷,都是可以恢復的。

    但是現在,阿卡斯失去的這條手臂似乎並不能這麼簡單的恢復。

    “你就這麼關心我嗎?”

    然而,讓王昊沒有想到的是,阿卡斯非但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反而是反問了自己一個問題。

    關鍵,阿卡斯這個問題總覺得听起來怪怪的。

    要不是王昊能夠確定阿卡斯確實是一個男的話,王昊都要懷疑阿卡斯這是撩自己了。

    見王昊沉默了,阿卡斯只好尷尬的笑著說道。

    “開玩笑,別當真!”

    說完,阿卡斯一改之前笑嘻嘻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咳咳”

    不過,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阿卡斯還是假裝咳嗽了兩下。

    見狀,王昊除了滿腦黑線之外,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咳嗽?

    感冒?

    大主教也會咳嗽,也會感冒?

    開玩笑呢?

    可能,阿卡斯也是看出了王昊眼神中的不屑跟無語,所以,他立馬轉移話題道。

    “要回答你這個問題,我得先問你另外一個問題。

    你對煉星術的境界應該都了解吧?”

    “當然!”

    煉星術的境界劃分,這可以說是最常識性的東西了,就算是不能修煉煉星術的普通人,也都知道。

    “那你說說看。”

    聞言,王昊自然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星辰,星座,星空,映照諸天。”

    “嗯,不錯!

    在我跟寒非知的戰斗的最後時刻,你應該也看到了,他的劍,還有我背後的虛影都一分為三了。”

    聞言,王昊自然是hi點了點頭。

    “煉星術雖然分這四個大境界,但是,其實它一直都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聚變!”

    “聚變?”

    這還是王昊第一次听到這種說法,所以,王昊自然是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星辰級,我們修煉的是星穴,怎麼修煉的?

    不就是聚集星辰之力去點亮星穴嗎?”

    聞言,王昊不自覺地點了點頭,並且,王昊感覺自己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星座級,我們修煉的是丹田,通過360顆星穴,不斷地在上中下三個丹田中凝聚出星座,這不是聚變嗎?”

    這一次,王昊竟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了,以至于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听阿卡斯對星空級以及映照諸天級的解釋了。

    “星空級,我們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將每個星座聚變成一顆星辰,再將八十八顆星辰聚變成一顆星辰,對不對?”

    這個時候,王昊感覺自己對煉星術的理解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甚至,他有一種打開了新世界大門的感覺。

    “至于映照諸天級,就是通過吸收星辰之力來將三個丹田中凝聚出來的唯一的星辰鑄造成一個獨一無二的自我。

    然後,再聚集能量不斷壯大三個自我。

    三個自我,分別代表了什麼,你知道嗎?”

    “下丹田的過去之我,中丹田的現在之我,上丹田的未來之我。”

    對于這個問題,王昊還是能夠回答上來的。

    “沒錯,映照諸天的巔峰就是凝聚出三個九丈的真我。

    而我們這些大主教跟大神官都是已經凝聚出三個九丈真我的存在,再往上一步,就只剩下三我合一成就永恆了。”

    “永恆?”

    又是一個新名詞,但是,這個新名詞卻給王昊一種莫名的震撼,以至于王昊忍不住向阿卡斯求證道。

    “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永恆嗎?”

    “不知道。

    這只是我們的推測,一開始我們也以為映照諸天就是煉星術的盡頭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發現,或許在映照諸天之上還有一個等級,那就是永恆!

    而永恆或許才是煉星術真正的盡頭。

    不過,到目前為止,沒有人能夠達到永恆之境。

    畢竟,想要凝聚出三個真我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更合況,還要將三我壯大到九丈之巨,然後才能進行三我合一。

    這個難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甚至,我們一度認為,這個所謂的永恆之境就是跟武道通神一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在宇宙中,就算是恆星都不是永恆的,就連我們所在的宇宙都是有著壽命的,所以,所謂的永恆之境,我們更多的也只是認為這是一個妄想。

    或者說,就算真的有這個所謂的永恆之境,那也只是一種夸張的說法。”

    阿卡斯的話讓王昊忍不住浮想聯翩,看到王昊那一臉痴迷的表情,阿卡斯忍不住自嘲道。

    “扯遠了!

    其實,當時,不管是寒非知的那三把劍,還是我身後的三道虛影,都代表了過去現在未來的三種力量。

    而我的手臂之所以無法恢復,也正是因為,寒非知的這一劍,並不是從物質層面斬斷了我的手臂,而是從時空的層面將我的這條手臂給抹除了。

    也就是說,他這一劍,將我這條手臂從我的時間中給抹除了,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亦或是未來,我的這條手臂都不存在了。

    所以,對于壓根就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我就算想要恢復也是做不到的。”

    “這”

    聞言,這一下,王昊是真的被嚇到了。

    他還是第一次听說,有人的攻擊可以抹除別人的存在的。

    這哪里是殺人啊,這簡直就是將格式化!

    “那是不是,只要寒非知的力量足夠強大,就可以將一個人完整的從這個世界上抹除掉。”

    “沒錯!”

    得到阿卡斯的肯定的答復之後,王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可怕!

    恐怖!

    “那你可以做到嗎?”

    不過,很快,王昊就想到了這一點,既然連寒非知都可以做到,那阿卡斯不可能做不到啊?

    “當然!”

    阿卡斯的肯定答復,再一次讓王昊倒吸了一口冷氣。

    當然,更重要的是,阿卡斯的回答讓王昊對大主教們的強大,有了一個更加清晰地認知了。

    “不過,他的方法跟我的方法是不一樣的。

    我可以很肯定,他在煉星術上的境界,並沒有達到凝聚三我映照諸天的境界。

    但是,他的劍卻可以貫通時間長河,從過去現在未來三個不同的時間維度中對我發動攻擊。

    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第一次,王昊在阿卡斯的眼中看到了興奮之色。

    平日里,不管是阿卡斯還是哈德斯,他們看到萬事萬物的眼神那都是統一的冷漠,似乎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讓他們感興趣了。

    但是,就是現在,就是此刻,王昊卻是從阿卡斯的眼中看到了激動之情。

    不說是有生之年,那也最起碼是活久見了!

    不過,阿卡斯並沒有發現自己的異常,他繼續對王昊激動萬分的說道。

    “現在不知道的是,這個力量是武道通神的力量還是寒非知自身的領悟。

    如果這是武道通神的力量的話,那麼只能說是三千大道殊途同歸。

    如果這是寒非知自身的領悟的話,那麼只能說明我們所有人都低估了寒非知的天賦。”

    听著阿卡斯的話,王昊能夠感覺出來,顯然,對于阿卡斯他們而言,第二種可能遠比第一種可能更加重要。

    或者說,阿卡斯更希望是第二種可能。

    畢竟,如果這就是武道通神的力量的話,那麼武道通神對于大主教他們而言,就顯得有些雞肋了。

    但是,如果這是寒非知自行領悟的,那麼,只能說明寒非知確實是有著成為大主教的天賦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說不定阿卡斯他們會不遺余力的去尋找寒非知,去幫助他擺脫成為星球意識的悲劇,去幫助他順利的成為大主教級別的強者。

    想通了這些之後,王昊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他自己的能級雖然已經堪比,甚至是超過大主教了,但是,他並沒有凝聚出什麼三我啊?

    難道三我是必須修煉煉星術才能凝聚出來的嗎?

    關于這方面的疑惑,王昊也不好直接詢問阿卡斯,畢竟,這是他最大的秘密,所以,他只能拐著彎詢問道。

    “真我跟我們的意識體有什麼區別?”

    然而,讓王昊沒有想到的是,阿卡斯對于他這個問題的反應有點激烈,或者說,阿卡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好像王昊不知道這個實在是有點不應該。

    見狀,王昊知道,自己還是暴露了。

    不過,好在,阿卡斯還是耐心的解釋道。

    “真我就是意識!

    在沒有凝聚出真我的時候,我們的意識是一直位于零維空間中的,同樣的,它也是無法出現在三維世界中的。

    但是,當我們凝聚出真我之後,我們的意識體就不再是只能存在于零維中了,我們的意識體將被一分為三,並從零維的深度空間進入到丹田這種既位于零維又位于三維世界的獨特的空間中。

    而且,正因為這樣,當我們的意識體被一分為三,並且賦予它們過去現在未來的時間意義之後,它們便與這個三維世界產生了聯系,或者說是與這個思維世界產生了聯系。

    真我既擁有零維的特殊性,又擁有思維的真實性,所以,我們才可以做到映照諸天。”

    聞言,王昊一方面是震驚于真我的奇妙,另一方面是震驚于意識體的脆弱。

    當然,最讓王昊感到震驚的是,還是他自己的意識體竟然可以離開零維,並且還能進入三維世界。

    所以,王昊忍不住追問道。

    “你是說,意識體是無法離開我們的零維空間,進入三維世界的?

    可是,我之前還看到那個馬泰利用自己的意識體去控制傀儡人的?”

    “你理解錯了!

    傀儡術依靠的是降臨符文,降臨符文的作用,就是可以讓一個人的意識直接降臨在別人的零維中。

    在這個過程中,降臨者的意識並沒有出現在三維世界中。”

    聞言,王昊陷入了沉默。

    當然,王昊只是表面不說話,並不代表他內心沒有在思考。

    不過,對于目前的王昊來說,他最大的疑問就是︰

    如果阿卡斯說的都是真的話,那麼他的意識體到底是什麼情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永恆昊陽》,方便以後閱讀永恆昊陽第92章 聚變 永恆(四千字)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永恆昊陽第92章 聚變 永恆(四千字)並對永恆昊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