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喜歡子陵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知期 書名︰繁花時節再逢君

    子陵正在為南海來人請灕苒一事擔憂,落染笑著走進去,眼里都是笑意。

    兩人自顧自地在桌幾前坐下,也不做聲,只看著子陵。

    看得子陵有些不自然,一臉茫然地看著落染,她的眼神里明顯有幾分不懷好意。

    “你在煩擾什麼是擔心灕苒回不了南海,還是擔心她回了南海”

    話里的意思,羽沐听得真切,子陵卻不大明白。

    子陵並未細思,“你這話互相矛盾,自然是擔心她的傷勢了。”

    “若說她的傷是因你而起呢”

    子陵有些不悅了,“你這是胡說什麼,分明”分明是你傷了她。

    子陵猝然停下,並未言明。

    落染訕笑,好看的眸子看著子陵,“是我傷了她,可你天君的醫術來說,她的傷早就好了,怎會至今不愈”

    子陵煩心的就是這事,他用了最好的藥,可是灕苒的傷口任在惡化。

    子陵垂眸,神情有些落寞,“自詡醫術高明,是我高看了自己。”

    落染輕嘆一聲,“或許是她自己不願好呢”

    話里有話,子陵自然不懂。

    “何意”

    子陵微微皺眉,看向落染,眼眸中滿是疑問。

    落染故作高深,“你是否同她說過,待她傷好後就回南海”

    子陵點頭,“是說過,如何”

    落染一向說話做事從不拖泥帶水,不知今日怎會如此故弄玄虛。

    子陵終是忍不住,“你有話不妨直說。”她這樣說話,子陵真的是不習慣。

    落染抿唇一笑,“灕苒她不想讓傷口好,她不想回南海。”

    這話一出,子陵徹底懵了,怎會有人不想傷口好,此是何意

    “灕苒從小跟著你,她不想離開你,所以故意不吃藥。”還故意將已經愈合的傷口撕裂開來。

    後面這句話落染沒敢說,生怕子陵震怒。

    子陵震驚不已,臉上頓時震怒,“不吃藥她這是胡鬧”

    落染說得明了,可子陵看來,卻以為灕苒只是使小性子罷了,“死丫頭,真是不讓人省心。”

    子陵看來,灕苒就是被他慣壞了,她在天庭無人敢惹她,人人都看在他的面子上,護她,敬她,可她竟這般無理取鬧。

    子陵起身便朝著映月宮去了,一副找灕苒算賬的架勢。

    一直未開口的羽沐起身,攔在子陵面前,“你有沒有想過,她因何不想回南海”

    子陵正在氣頭上,哪里想過這些,脫口而出,“我管她因何,今日非教訓她一番不可。”

    這時落染才輕輕走到子陵身旁,“灕苒長大了,正是懵懂無知之時,你看著她從小到大,該明白的,她眼里心里都是你,早超越了師徒之情。”

    落染說得極其認真也極其明了。

    子陵這才靜下心來,認真思考剛才落染說的話,早已超越了師徒之情,那是

    瞬間想起灕苒小時候,那時灕苒還小,他帶她參加婚宴,灕苒看著新娘子說︰“長大也要穿這麼漂亮的衣服嫁給師父。”

    那時灕苒說得極其認真,他以為灕苒還小,信口胡謅罷了。

    灕苒更小的時候老是粘著他睡,他開玩笑說︰“日後我要是娶了師娘,師娘可不許你挨著我睡了。”

    灕苒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眨著眼楮,一字一句地道︰“那師父不娶師娘,娶苒兒就可以了。”

    那時子陵還笑她啥都不懂,可是後來再大一點灕苒便不再說這樣的話,可她一直說不願離開師父。

    剛收到南海的信時,她便不高興了,可子陵一直沒在意,不成想她竟為了不回南海,使出如此苦肉計。

    子陵又心疼,又惱火,終是朝著映月宮去了。

    灕苒還躺在床上,,臉色煞白,她不知她這樣做到底對不對,經過剛才落染的話,她才知道,原來她早已愛上自己的師父。

    正心亂時,子陵進來了,臉色極其不好,身上散發出隱忍不住的火氣。

    正不知如何面對他時,她就如此走近,灕苒垂眸,不敢看他,余光卻瞟見子陵一直盯著她看。

    半響子陵才開口,“我來看看你的傷口。”

    不等灕苒開口,子陵便輕輕解開灕苒肩上的繃帶。

    子陵從懷里取出一顆藥丸,碾碎後撒在傷口上,然後重新包扎好。

    “不出一日便好了,你父君派人來了,他就在芳華宮呢,明日你就同他回去吧”

    子陵溫柔的語氣,灕苒卻如雷貫耳,她不要回去,不要傷口立即就好。牙齒緊緊咬住嘴唇,眼淚在眼里打轉。

    子陵溫柔地替灕苒蓋上被子,“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一切毫無破綻。

    子陵出去後,灕苒從頭上取下發簪,發簪鋒利無比,她依舊緊咬嘴唇,握著發簪的手微微發抖,她一向都是怕疼的,前幾次也是用這發簪將已經結痂的傷口重新撕開,那種痛,她記憶尤新。

    剛解開繃帶,門被猛然推開,灕苒正舉著發簪,手被嚇得一哆嗦,發簪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子陵氣沖沖地上前,看著鋒利的簪子,再看灕苒,所有的火氣都在這一刻上來了。

    “你這是做什麼”

    質問的口氣,滿腔的怒火。

    灕苒不語,子陵額頭上的青筋突起,氣得呼吸急促,嘴唇青紫。

    子陵彎腰拾起那發簪,“如此作為是我教你的嗎我可是教你這樣撒謊這樣傷害自己的”

    灕苒搖頭,此時蹲在床上,把頭埋進膝蓋里,師父肯定不會原諒她了,肯定會趕她走,肯定再也不喜歡她了。

    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滴,滴在淡黃色墊絮上,很快暈染開來,轉瞬便不見了。

    子陵更多的是心疼,此刻已不忍責備,可也不願安慰她,他氣的是她既不想回去,可她竟不說,不惜傷害自己。

    落染和羽沐听到沒聲音了,兩人才走進來,子陵站在床邊一句話不說,灕苒蜷縮在床上哭。

    落染使了個眼色,羽沐急忙拉著子陵走了。

    落染這才開始安慰灕苒,“你師父是擔心你,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心疼你。”

    她從未看到子陵如此過,當知道灕苒故意傷害自己的時候,臉色都白了。

    灕苒含糊不清地開口,“師父一定不再喜歡我了。”

    她一向非常在意師父的看法,師父最不喜歡的便是撒謊。

    “灕苒,你長大了,你若真的喜歡她,就告訴他好不好你若一直不說,他又怎會知道呢”

    灕苒沉默了,她很想,可是她不敢。

    羽沐帶著子陵出去,子陵臉上都可以陰出水來,說不上來是憤怒還是其他。(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繁花時節再逢君》,方便以後閱讀繁花時節再逢君第二百二十四章 喜歡子陵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繁花時節再逢君第二百二十四章 喜歡子陵並對繁花時節再逢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