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入局 第二十六章 靈生果與逍遙榜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月下茅屋 書名︰邪軀

    結合銀祖一事,對于七七的判斷,韋青已然有了八九分的肯定,他坐直身子,將右手放上了吧台。

    “如果是禁忌紋的話,那我該怎麼用它?”韋青的視線回到七七身上。

    七七搖了搖頭,道︰“這個無人得知。練氣士時期,因為時代變了,許多禁忌紋都失去了其神力,變作為無用之物,徒有其形。更別說當今時代了,如今世上還有幾個古老門派中可能會藏有禁忌紋,但目前未听聞過有何人能使用它們。在古書里有記載,想要成為新的神靈,就要得到上代神靈的認可。”

    “是這樣嗎?”韋青的聲音很輕,哪怕這戒指真是禁忌紋,但無法使用,神力盡失,那還是等于什麼都沒有。

    剛有希望,卻又失望,人生的大起大落韋青一時間全經歷了個遍,好在老爺子多年燻陶下長大的他對這種事倒也看得開,沒過分糾結,如此結果,反倒使得他比起剛剛精神了些。

    韋青默默地將石戒收入到儲物腕中,與那顆蛋放在一起,雖說無用,但指不定哪天還能排上用場呢?

    “靈生果的具體消息還有奧斯德學院的規則呢?”韋青問道,這是他離開那天拜托幾人打听的,奧斯德學院太小,三樓會並沒有專門在里面安插人員,自然只有一些表面上的消息,那日韋青看完,五十六號主動提出,以韋青參賽者的身份可以免費從他們這里獲取情報時,韋青就令他們去打探了。

    至于靈生果,自然就是韋青懷疑是老爺子讓他尋的果子。

    關于這個果子的詳細信息不是很多,在暗部查到的記錄上只有一條,開拓經脈,強身健體的功效。

    “都在這里了,閣下。”五十四號上前,將剛剛五十六號上去前給他的水晶球掏出來,遞給韋青。

    韋青接過水晶球,體元一掃。

    “靈生果︰其來源不明,為一種上古流傳下來的奇果,具有打通經脈,強身健體之效,服用此果後,日後再服用別的天材地寶時,身體能承受住更多的靈力沖擊,屬于真正天材地寶級別靈物。”

    “奧斯德學院內部,按實力總共劃分成了五個年級,其中一年級為修煉入門者,一般都是些新生,剛剛修煉入門,而二年級,多是些三四層水平的魔法學徒,實力達到五層魔法學徒以上,才能晉升到三年級,而三年級以上的學生才會有逍遙榜一說。”

    “世上大多數的門派公會都有與冒險者公會合作,世間修煉者在冒險者公會發布任務的同時,這些門派內部都會更新任務,任務完成後,任務獎勵直接發放到門派頭上,而門派自身再換算成別的獎勵發放給完成者,在奧斯德學院,便是這逍遙榜。”

    “在奧斯德學院完成任務的學生可以獲得逍遙點,可以兌換榜上的物品,這些東西都是由學院自己提供的,而靈生果,則排在這逍遙榜上第七,足足需要六千逍遙點方可換取。”

    “逍遙點除了完成任務獲得,便只有為學院做出巨大貢獻者,經院長親自檢閱後,根據情況獎勵逍遙點。”

    消息只有這麼多,韋青看完,手上的水晶球和上次一樣,碎落一地。

    他看著五十四號,問道︰“冒險者公會的消息有嗎?不用那麼詳細,大致讓我了解一下里面的任務情況,和任務獎勵就行了。”

    “有的。”五十四號又掏出了個水晶球,看來這五十六號做事還頗為周到,幫他兩邊的消息都收集了些。

    韋青接過,又是一絲體元掃過。

    “冒險者公會,範圍遍布東西南北中五界,各界叫法不同,不過里面的任務系統都是統一的,北境修真者發布的任務可以由西域的魔法師接受,完成任務後,同樣可以得到獎勵。”

    “冒險者任務總共分為九級,每級任務需要對應等級的冒險者才可以領取,當實力達到,並完成過一定任務,冒險者積分達到後,才可以向上升級。為方便了解積分系統,舉以下例子說明。”

    “一級任務︰提交五十張完整的冰狼皮。任務獎勵︰一個冒險者積分。任務報酬︰五萬金幣。當完成任務後,可以得到五萬金幣和一個積分點,積分點可以用來向冒險者公會換取物品或發布任務,換完後,在升級徽章時仍然算數。一級任務獎勵一般在一至十個積分點,二級任務有十至一百個積分點,以此類推。”

    韋青長嘆一口氣,有了大致對比,才知道這六千點逍遙點意味著什麼,六千點,按最低算,他可要做滿整整六千個一級任務,足足三十萬張冰狼皮。

    他看著五十四號,問道︰“這逍遙點和冒險者積分的兌換比例如何?”

    五十四號也是了解過這些情報的,當即就答道︰“奧斯德學院的逍遙點與冒險者積分比,大致為零點九比一,高于平均水準。在很多大門派里,兌換比例都是一比零點八,特別是在那些壟斷某物的門派里,比例更是達到了一比零點五。完成一百個冒險者積分的任務,才給五十個門派點。”

    “別的地方,有查到這靈生果的消息嗎?”韋青不死心地問道,東西已經知道是什麼了,自然不用死吊在這一棵樹上。

    “沒有。”五十四號搖頭,“天材地寶本就屬于稀有物品,市面上幾乎沒有出售,只有一些大商會的拍賣上偶爾才會有,那也頂多是一些普通的東西,靈生果屬于上古時期的奇果,生長地和來源皆不明,除了奧斯德學院里的這顆,我們沒有打探到別的地方有。而且如果有,那價值肯定也是相當不菲的。”

    韋青點頭,這些東西他也早有預料,畢竟按照老爺子的說法,天材地寶這種東西,得到它的人肯定是這麼想的——吃下去了,才是屬于自己的。

    “有事我再聯系你們,今天就先這樣吧。”韋青收起七七送給他的酒,還有桌上白色的玉板。

    玉板被他收入了老爺子給他的儲物腕中,與玉牌擺在一起,跟兩人道別的韋青自然沒注意到,這玉板在接觸到玉牌後,一絲紅芒從上面一閃而過,轉瞬即逝。

    韋青出了暗部,與此同時,不知道多遠外的地方。

    …………

    “主上。”在一座石雕像前,零號跪在地上。

    那石雕像雕刻的頗為簡陋,是一個中年男人的樣子,身材平平,五官模糊。

    “東西交給他了?”蒼老的聲音從石雕像里面傳出,若是常人看到,難免給嚇到。

    “是,主上,一千號已經拿走了玉板。”零號答道,直起身板,面色猶豫了一會兒,才鼓足勇氣問道︰“主上,屬下有一事不解。”

    “何事。”蒼老的聲音很平淡,似乎早料到他有這麼一問。

    “為何,主上要在那玉板里下那等手段?”零號疑惑地看著石像,“主上一向賞罰分明,說有特殊權利,則當有特殊權利,可為何要在玉板上下一個咒殺術,令絕望籠罩一千號。”

    咒殺術,西域黑魔法中最常見的一種分類,凡是詛咒類的魔法,都可以劃入此類。

    而老爺子給韋青下的咒殺術,零號雖不知道具體叫什麼,但以他的修為,能感覺出是一種在無形中折磨人,把施咒者指定一方面的恐懼放大,使其漸漸身心崩壞的一個惡毒魔法。

    放在韋青身上,則是每當他想與人交深時,都會有恐懼籠罩著他,使他預見一些畫面之類的效果。

    “他既然擁有這個權利,那麼他就必須知道這個權利意味著什麼,若他不能背負這一切,那麼他就只是個會使用力量的傻子罷了。”老爺子嚴厲的聲音從石像里面傳出來,頓了頓,他又接著說道︰“中零,你的閱歷還是太少了,處理太多的人情世故,反而使你更接近人的真相,而不是道的真相,過些日子,你找到接班人,這個位置,就讓出來吧。”

    “啊?主上,我……”零號大驚失色,這可是殺手組織,卸任,另一種說法,也就是他不被需要了,不需要的人,什麼下場?

    “十年之後,對你進行暗閣考核,失敗的下場,你懂得。”老爺子打斷他,說完最後一句,就再也沒有聲音了。

    反觀零號,听聞此言,臉色從剛剛的慘白瞬間變的精彩了起來,當下是面露喜色,對著石像磕了三個頭,謝道︰“是,謹遵主上吩咐。多謝主上提拔。”(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邪軀》,方便以後閱讀邪軀第一卷 入局 第二十六章 靈生果與逍遙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邪軀第一卷 入局 第二十六章 靈生果與逍遙榜並對邪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