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受了委屈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懶語 書名︰嫡女謀生記

    成親王一言,等于又和趙景雲死死的杠上了。大臣們都是人精,既然趙景雲已經認定有人做局,那麼趙景雲必然有辦法破局。

    螞蟻的事情看起來多嚴重,趙景雲三言兩語就直接解決了。趙景雲睚眥必報,成親王之前已經得罪了他,唉,成親王怎麼就不能學乖呢?

    眾位官員恨不得直接往後退一步,離成親王遠些,省得等會兒被他拖累,被趙景雲記恨上了。

    太子有些詫異,趙景雲的聰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螞蟻嗜甜,是常識。不過一般人在慌亂之中,根本不會想到這個梗,趙景雲臨危不懼,很快就能找到源頭,他還真是小看了趙景雲。敵人越強大,對他的威脅越大,太子暗自惱怒。

    “為什麼不是?螞蟻不能作梗,不是還有別的嗎?”趙景雲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嘲弄。

    還是螞蟻?這個答案,讓人不夠信服。

    趙景雲擔心林清淺在外面等得心急,他也沒有興趣逗這些傻子玩,于是,他不耐煩地看了京兆府的趙大人一眼,“是與不是,看看不就知道了?”

    “查。”皇上板著臉下令,事到如今,如箭在弦上,容不得他不發,否則的話,傳出去,對他這個皇上名聲有損。如果不繼續查下去,或許史官還會給他記上一筆︰心胸狹隘,陷害兄弟的罪名。

    事實上,他雖然看不慣趙景雲,今天的事情,還真和他半點兒干系都沒有。

    他不想被人當替罪羊,而且祖廟是宮中重地,居然有人敢在祖廟中做手腳,無論如何,都是對他這個皇上的挑釁。對于他來說,同樣不可忍!

    趙大人過去拿起已經放在案頭的先皇牌位,行重禮輕聲告罪後,才拿起牌位仔細觀看起來。

    眾位官員全都伸長脖子看過去,皇上也凝神靜等。

    “回稟皇上,牌位並無任何不妥。”趙大人認真又慎重查看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成親王立刻N瑟起來,他苦著臉告狀,“皇上,牌位在上,誰敢對先皇不敬?林清淺上玉碟,還得從長計議才是。”

    皇上為難地看了趙景雲一眼,一板一眼問,“靖越王覺得如何?”

    當他的面算計他媳婦,還問他如何,趙景雲當然不會讓皇上如願了。“趙大人不妨看看地上,再好好看看帷幕之後。”

    趙大人見他胸有成竹,二話沒說立刻認真查找起來。

    眾位官員目光也緊緊盯著他的動作。

    世上的事情最怕認真二字。趙大人這麼認真查找,還真讓他找到了兩處證據。

    一處是在案桌下,另一處則是如趙景雲所言,在帷幕之後。

    當皇上和眾位官員看到兩處證據時,根本不用趙大人解釋,他們就全都明白了。

    皇上臉色更加難看起來,宮中發生的事情,他的嫌疑最大。

    “剩下的事情,應該不用本王多言了吧?”趙景雲懶洋洋地開口,“成親王,各位皇叔、各位大人,本王急著為王妃上玉碟,可以嗎?”

    被直接點名的成親王,兩眼發直。這時候,老家伙才想到趙景雲的性子,再想到多年的傳說,他一張老臉頓時變得煞白。

    他呆呆看著趙景雲。

    趙景雲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對眾人來說,簡直是明晃晃的譏諷。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成親王恨不得趕緊離開祖廟。

    禮親王是老油條,為人最是八面玲瓏。別人不說話,他只能打圓場,“只差最後一步,寫了玉碟就禮成了。成親王,別發呆,趕緊的。”

    成親王戰戰兢兢,偷偷瞄了趙景雲一眼後,立刻轉過頭,“我這就寫上林清淺的名字。”

    趙景雲冷冷地開口,“皇叔是長輩,我和王妃雖然是晚輩,但作為長輩在列祖列宗前,皇叔對王妃直呼其名好像不妥吧?”

    成親王腳下一個踉蹌,他也是心慌才會出錯。死定了,趙景雲果然盯上了他。

    可他只是一心為皇家,又不是私人恩怨,趙景雲實在不該

    在場的人都知道,趙景雲的心情此刻不好,誰也不敢主動觸及他的霉頭。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張口維護成親王。

    成親王被趙景雲嚇得差點兒掉眼淚,他打結認錯後,灰溜溜在玉碟上寫上林清淺的名字。

    事情至此,禮成!

    “本王果然不招人待見呀。名正言順的事,還有人給本王添堵。皇上,過了新年,等天氣稍微暖和些,本王就帶著王妃回封地去。臣先告退!”趙景雲似乎不打算追究誰是凶手,但他說出的話,卻實實在在等于打了皇上一個耳光。

    靖越王這是懷疑他在做局呀!天地良心,此事分明和他半點兒關系也沒有。

    可這事發生在祖廟,是不是他做局已經不是特別重要,重要的是,他這個皇上失職了。

    “朕知道今日的事情委屈了你,也委屈了靖王妃,朕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待。你好不容易才回來一趟,下一次回來還不知什麼時候,朕一直惦記著你,你可別意氣用事。”皇上嘆息。

    “是呀,皇叔,這些年不但父皇惦記著你,皇祖母更是一直擔心你。皇叔和皇嬸還是在京城里多留一段時間才好。”太子也出言挽留。

    “臣有自知之明,皇上和太後對臣的好,臣都記在心里了。臣不招人待見還賴在京城里不走,只會讓人更加厭煩,最後說不定徒留傷心。反而不如自己識趣,早點兒離開的好。”趙景雲低垂眼簾,然後轉身再給牌位跪下,“列祖列祖,不孝子孫以後不能常來給你們上香了。是不孝子孫不招人待見,才會導致今日發生的事情,還望列祖列祖見諒。”

    此舉,再打了皇上的臉,眾位朝臣都替皇上臉痛。

    趙景雲趁機這是將不滿借機發泄呀。

    “王妃還在外面,想必她還不知祖廟之中發生的事情,她一個人必然擔心不已。所以臣今日就不在去宮中見太後,和王妃先回府去了。”趙景雲的臉色清冷許多,朝臣們甚至看到了他眼中的心灰意冷。

    感同身受想想,換做誰,被人算計,心情也不會太美妙。畢竟,趙家的列祖列宗都看著了。

    當趙景雲走出祖廟的時候,案台上的牌位忽然倒下了大半。

    皇上和太子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眾位官員更是驚得眼楮瞪圓了。這才是趙家先祖的真正不滿!報應來得如此之快!

    出了祖廟院子,趙景雲很快領著幾個屬下來到了偏殿之中。

    他進去一看,偏殿之中放了火盆,並不冷。林清淺手中揣著湯婆子,桌子上放著點心和茶水,看樣子,她並沒有受苦。

    趙景雲的臉色總算好看了一些。

    “受了委屈?”林清淺沒有問祖廟之中發生的事情,而是關心地看著他。

    趙景雲臉色真的不好看,他可以不計較別人針對他,但他在意林清淺。王妃上玉碟,他需要給林清淺正名,如果今日的事情,讓幕後之中得逞,那林清淺在人前一輩子就別想抬頭。而且,就算他對先皇、母妃沒多少感情,娶了媳婦,他心里還是渴望告知他們的。

    “嗯。”趙景雲只有在林清淺面前才會示弱。

    幾個丫頭見他進來,個個全都松了一口氣。趙景雲出現,代表接下來林清淺是安全的。

    “怎麼辦?要不要我幫王爺欺負回去?”林清淺眼楮晶晶亮。

    她的眼楮幽深而明亮,笑容更加燦爛,趙景雲灰暗的心情忽然豁然開朗。是呀,就算天下人全都和他作對,他還有媳婦在身邊了。

    “還要去見太後嗎?”林清淺問。

    “不去。”趙景雲搖頭,他和王妃受了那麼大委屈,誰都不見。“回去等收禮。”

    他壓低聲音附在林清淺耳邊竊竊私語。

    林清淺噗嗤一笑。

    木青等人在外面見狀,一顆心全都松懈下來。說實在話,他們雖然不能進祖廟,但就在院子里,里面發生的事情,他們多少听到一點兒風聲。

    他們為王爺和王妃不平,好在最後王爺英明,將事情處理得妥帖了。

    夫妻兩個心情全都好轉起來,出了偏殿之後,兩個人十分有默契地收斂了笑容,變得面無表情起來。

    將林清淺領進偏殿的內侍十分有眼力,也不知他從哪里找了一頂轎子來,林清淺直接上了轎子,趙景雲板著臉護在邊上,丫頭和木青幾個則跟隨其後。

    一群人殺氣騰騰出了宮門。

    祖廟發生的事情,根本瞞不住。

    隨著趙景雲夫妻出宮,不但太後皇後得到消息,就連京城里不少人都听到了風聲。

    于是,靖越王受了天大委屈的事,立刻傳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其實皇上和太子並不想消息傳出去,但史官不讓呀。祖廟之中最後發生的匪夷所思一幕,早就被他們記入了史書之中。

    所以趙景雲的不滿和委屈,他的話傳出去,讓京城里不少人感嘆不已,理所當然博得了不少同情。隨之,得到最多好處的卻是林清淺,全京城的人現在誰不知道,靖越王對靖王妃的感情比海還深呀。

    一時之間,林清淺成為京城之中貴婦貴女羨慕的對象,學子們因為鬧事的緣故,有些理虧,對她的風評也向好的方向發展。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嫡女謀生記》,方便以後閱讀嫡女謀生記第305章 受了委屈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嫡女謀生記第305章 受了委屈並對嫡女謀生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