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白馬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寫風 書名︰焉知夢

    “聖人此舉糊涂啊!”下了朝崔元依然念念不停。

    “皇帝這是心亂了。”王充捋著胡子說道。

    鬼神之說可以安民心,但不是上乘之策,甚至會隱患無窮。看來聖人的夢魘還是對聖人影響頗深。

    “陸遜說的那個祥瑞是個什麼東西?”王充沉吟片刻問道。

    關于祥瑞一下朝崔元就派人去打听了,說是一日前白馬寺忽見彩虹現于山間,虹橋上隱隱有龍形游動,待彩虹隱去之際佛塔多了一枚佛骨舍利。

    “說是上任主持圓寂後化的,本來被奉在寶殿上,不知為何到了佛塔上。”崔元說道。

    “不知為何?”王充挑起了眉,這有什麼不知為何的,定然是有人動了手腳。

    “本也不奇怪,但是白馬寺的僧眾皆信誓旦旦地說從未移動過舍利”崔元心中嘀咕。出家人不打誑語,難道真的是舍利自己移動過去的?

    “說?憑著幾句話就讓人信了?”王充不可思議又氣又笑。這種把戲還能騙到皇帝?看來皇帝真是心急了。

    “出家人不打誑語。”玄正大師一副超凡脫俗的樣子,年邁的臉上遍是坦蕩。

    底下唯一知道實情的弟子皺眉不敢說話,舍利是主持讓他夜里偷偷拿過去的,但是這種事就不能告訴別人了。

    寺里的其他僧眾對于此事深信不疑,以為是佛祖現身,更加虔誠。知道內情的兩個人一個不敢說,一個把是始作俑者,因而此事便被傳得神乎其神。

    因為白馬寺僧眾表現出來的虔誠,使得信以為真的人越來越多,聖人下旨上元節當日白馬寺派人開壇誦經為蜀郡災民祈福,為亡者超度。

    而白馬寺推舉出來的人也很有意思,不是現任主持,也不是其他已經略有薄名的大師,而是渡會。

    渡會?那是誰?

    一時之間,京城的百姓紛紛探听起渡會法師。

    “是老主持的關門弟子”

    “順江而流,不知蹤跡”

    “怪不得,說不定是神佛派下來的”

    “”

    因為朝廷沒有阻攔的緣故,一兩日里渡會的名頭就傳遍京城的大街小巷。人們對于鬼怪總是格外感興趣,尤其是受到天家看重的鬼怪若不是確有其事,怎麼連聖人都追捧?

    顧宅里自然也听到了這個消息。

    顧瑜摩挲著茶杯,吃了口茶。

    甘娘子則是有些遺憾︰“早知當日就應該拜會一下這位大師。”

    甘娘子一向也算機靈,但是對于女人對于神佛這種事,總是寧可信其有的。

    “見與不見都一樣,佛就在那里。”顧瑜笑著說道。

    甘娘子捂嘴笑︰“娘子去了趟寺里也會說佛音禪語了。”

    這一趟去得值當,自賜婚事後顧瑜一直沒有說什麼,但是眉間總是郁郁,去了白馬寺一趟眉間郁郁便解開了,可見白馬寺確有高人。

    甘娘子心中想道,又補充了一句︰怪不得先帝當年封之為皇寺。

    顧瑜吃盡杯中的茶,心里愈發平靜。既然白馬寺走進民眾視野里,接下來按部就班就可以了,只不過皇帝夢魘的事她並沒有跟玄正大師說得太明,不知道玄正大師會如何安排。

    顧瑜放下茶盞,張全著急忙慌地從屋外跑進來,附耳對顧瑜說道︰“娘子,宅門外最近總有人在打探,似乎是萬盛錢莊的人。”

    顧瑜擺擺手︰“無事,我稍後寫封信你帶給他。”

    甘娘子雖然好奇張全說了什麼,但是按捺著性子沒有問。

    顧瑜則是將杯子放下,低頭沉思。

    萬盛錢莊的人那就是張津的人了,地動的事她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作為同鄉張津應該是擔心了。反觀自己,自從支了棉花的招之後似乎就把張津忘了。這也怪不得她,年里發生的事情太多了。

    蜀郡既然地動看來明年春種秋收都會成為問題,顧瑜一邊想一邊又皺起了眉頭。

    “四語,去給我拿筆墨紙硯來。”顧瑜說道。(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焉知夢》,方便以後閱讀焉知夢第三十八章 白馬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焉知夢第三十八章 白馬並對焉知夢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