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痛苦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不負君情 書名︰囂張王妃要上天

    “淑母妃,傅姝來看您了,很痛是不是?”

    話剛出口,傅姝就捂著唇哭泣起來。面前的淑妃臉色蒼白毫無血色,露在外面的十指里浸滿了血色,定是被打的時候掐出的血來。微薄的唇已經被咬出了一道血痕來,她的身子仍不知覺的顫抖。

    “瑞公主,這里濕氣太重,您臉色也不太好,還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看著傅姝此時的樣子,九華也不放心傅姝繼續留在這,況且乾宇帝已經對淑妃如此狠心,若是傅姝因著淑妃再出些什麼事情,她可怎麼像皇後娘娘交代啊。

    “九華?”傅姝沉默的道,“淑母妃不能呆在這!”

    她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堅定不移的眼神讓九華為之一顫,慌忙的跪在地上雙手拉著傅姝的衣袖求道,“公主就不要在這個時候再生是非了,念在淑妃曾經待公主這麼好的份上,公主還是快些回心瀾院去吧。萬一公主要是也出了什麼事情,可就讓淑妃無顏面對皇後娘娘了啊!”

    “可是淑母妃這樣子怎麼能呆在這種地方,淑母妃需要御醫,馬上就要!”傅姝一甩九華,起身怒喊。

    “瑞公主!”

    九華的聲音也跟著升了八個分貝,一聲厲倒也讓傅姝安靜了下來。九華緩緩的從地上起身,雙眸緊鎖傅姝,嘆了口氣,靜靜的道,

    “公主若真是為了娘娘著想就先回去吧,公主該相信奴婢會好好照顧娘娘的,若是有什麼需要,奴婢會親自去找公主。只是公主以後無事莫要再來這忘兮宮,這里,不是公主該來的地方!”

    言罷,九華恭恭敬敬的對著傅姝跪拜,

    “奴婢九華恭送瑞公主!”

    九華決絕的下了逐客令。

    “九華?”傅姝悲痛皺眉。

    “奴婢恭送瑞公主!”

    九華又高聲呼道,“砰!”的一聲,頭已觸地發出一聲悶響。

    “不要趕我走!九華?”

    “奴婢恭送瑞公主!”

    聲未落,“砰!”的磕頭聲又起,她每說一聲便磕頭一次。額頭的瘀青粘著地上的灰塵一起一落,看的人心傷。

    “我走,九華,我走?”

    傅姝深吸一口氣,抿著唇偏過臉去看著床上的淑妃,眉間痛苦之色顯然易見。

    “瑞公主,請!”

    九華的聲音極其干脆,逐客令已下,傅姝迫不得已的被九華請出門外。可一想到床上奄奄一息的淑妃,傅姝又不禁回頭探望,可九華卻故意為之的擋住她的視線,一直將傅姝“護送”到忘兮宮大門外,九華才忙不遲疑的將門迅速闔上,將傅姝的目光阻斷在漆黑的門上。

    “瑞公主,奴婢是為了你好啊!”

    背靠著漆木腐門,九華無奈的嘆了口氣。她怎會不知傅姝是為了淑妃好,只是傅姝已經因著淑妃和乾宇帝起了沖突,此時再因著淑妃鬧出些別的事情來可就更不好了。傅姝曾是乾宇帝最愛的女兒,可是內宮不比尋常人家,有些事情還是防著些的好。更何況她曾經在宮內惹了不少的禍事,這會兒又沒皇後為她撐腰,皇上也不這麼在意她,如果有心人想要這時候揪她些小辮子怕是想躲也躲不掉的。

    本想她來看看淑妃知道情況就好,去不想她把自己也葬送在這件事情里,還是早些讓她洗清此事的好。

    夜深,

    傅姝獨自在花徑石路上緩慢行走,漫無目的。

    這些日子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多到比她曾經十幾年經歷的都多。

    今夜無月,看不清方向,就像現在的自己,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九華將她趕了出來,她居然不讓她好好看看淑母妃,不知道她的傷到底有多重,不請御醫真的沒關系嗎。

    “瑞公主?”背後有人探問,傅姝轉身,卻見一個小公公裝束的人站在身後。

    小公公一看果真是瑞公主,連忙跪拜道,“奴才石安見過瑞公主!”

    “你是?”

    傅姝仔細的回想,“石安?”

    看清了面前的人,傅姝下意識的去抹臉頰的淚,卻發現淚早已被風吹干,徒留淚痕依舊掛在臉上。

    “公主,白公子讓奴才把這個送來給公主,白公子說這些天公主一定休息的不好,要多加注意身體才是。”

    說著,石安雙手奉上一直雪白的瓷瓶,殷紅色的瓶塞在黑夜里顯得格外突出。這是白慕清的藥瓶沒錯,傅姝從石安手心里拿起,“噗”的將瓶塞拔開,氣若幽蘭,若隱若現。

    “寧氣安神的藥丸?”傅姝默默的道。

    他居然還想著送這個給她,如此冰冷沉寂的內宮之中,難得還有人這麼掛念著他。傅姝此時不只是該覺得幸福還是該苦笑一番。

    “現在我還真的很需要這個呢?”

    傅姝緊握著這瓷瓶,靜靜的道,“去回你家主子,就說這個我收下了,謝謝他的好意。”

    石安仿佛是意外與傅姝的沉寂,看的他有些不敢相信面前真的站著的是大越的瑞公主段傅姝。恍惚了好一會兒,他才發現自己唐突了,立即跪地回話。

    “是。”

    “那奴才先告退了。”

    石安的任務已經完成,見傅姝仍舊出神的看著瓷瓶,也就出聲告退。傅姝點著頭的轉身順著小路繼續往前。

    “公主!”石安在背後疾聲叫道。

    “嗯∼∼?”傅姝回頭。

    “心瀾院在這里,您不回去嗎?”石安小心翼翼的指了指面前心瀾院的大門,緩而又垂首站著,不知自己是不是有些多嘴了。

    “哦,什麼時候走回來了,我都不知道呢。”傅姝看著心瀾院的大門,苦苦的尷尬的笑著。

    “清,將來我長大了一定要嫁給你。”

    “清,如果我突然有一天消失了你會不會特別的想念我?”

    “清,有我陪著你你就不會覺得孤單了。”

    “清,我想你了。”

    曾幾何時,有一個小女孩每天每天的跟在他的身後,在離他不近不遠的距離里默默的守候著他。他不是不知道她的存在,只是習慣了自己一個人的世界。“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那樣的日子里他從沒有想過她會消失,甚至還會像怎麼才會甩掉她。

    可是今天,她確實是消失了。

    曾經的亦瑤已經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剩下的只是林嫣然的一個影子,永遠也無法獨立站在光明下的影子。

    “既然來了就現身吧,在我面前遮遮掩掩總不是你的作風。”

    白慕清轉動著茶盞,看白瓷杯中青綠透明的茶水蔓延著清新的茶香,一晃一動間茶香撲鼻而來。每每聞到這味道,白慕清總是會想起那日和傅姝在桃花樹下一起喝茶的情景。

    第232章 痛苦 (

    潑茶之香?

    白慕清的嘴角露出一道彎泓來,看的亦瑤如痴如醉。原來,他竟也有這樣的笑容,跟在他身後這麼些年,卻從沒見過他笑的如此溫馨。

    可是,亦瑤不由得心痛,他的笑里卻沒有她的身影。

    “清,在想什麼呢?”

    亦瑤走到他身邊坐下,指尖無意的劃過桌面上的一道淺白的痕跡,這一動卻勾起了白慕清的不滿。哪里是傅姝潑茶留下的痕跡,白慕清臉色一變,抓著亦瑤的手推到別處。

    “清,你?”

    剛才問出那話時她的心就在隱隱作痛,想知道他心中所想,又怕听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掙扎的問了出口卻沒想到他這般生氣。

    “你今天來是為何事?”

    夜下,他的聲音異常的冰冷,就連習慣了他說話的亦瑤也不由的從心底發冷。

    “清,你就這麼不想看見我!”亦瑤抿唇問道。

    “不想看見你?那我是不是該問現在我抬起頭來看到的人我該叫她亦瑤還是該叫她?”白慕清緩緩的抬起頭來,如今夜一般漆黑的眼楮緊逼著亦瑤一字一句的咬道,“還是該叫一聲"嫣然皇後"!”

    “清!”

    “你若真要這張臉這個身份,那我們以前的交情也就不存在了,以後也就不要在叫我這般親密。我是西涼質子靜王白慕清,而你大越的嫣然皇後,我們是不曾有機會相識的,您說對嗎?”

    “我只想幫你!”亦瑤委屈的上前拉著白慕清的衣袖,卻被白慕清一甩,手尷尬的伸在半空中,空空如也。

    “幫?你該知道,我什麼都不做才是他們想要的,又何必把自己也送了進來。”白慕清斜睨著她,“瑤,我最後再叫你一聲"瑤",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和鬼牙子的交換是不是真的值得。乾宇帝你動不得,也不是你能動的了的!”

    白慕清舉起跑滿茶的白瓷被,高舉的寬袖隨風輕擺,突然“啪”!的一聲,杯落即碎。

    “清,你?”

    “若你執迷不悟,那我們就如同此杯。”說完,白慕清轉身離去。淒冷的夜徒留亦瑤一人站在這桃花林中,彼時鮮艷盛開的桃花現在也殘敗不堪,沒人來賞,縱使美艷又如何。

    “清,我們不會像這杯子一樣的,不會的?”亦瑤彎身撿起地上殘碎的杯瓷,一片一片的收在手中。

    “我會把它再粘好,完好如初!”

    ?

    淑妃被打入冷宮的消息在大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開了,一時間酒館茶亭閑暇之人聚到一起便就此事議論紛紛。

    有人說,淑妃是看著乾宇帝專寵了別人所以醋意大發,大鬧內宮。乾宇帝最看不得擾亂後宮之事,所以重重地處置了淑妃。

    有人說,嫣然皇後起死回生正是來討債的,當初嫣然皇後突然死亡肯定是和淑妃有關,後宮之斗向來都是不擇手段的,所以嫣然皇後這次是專門來像淑妃復仇的。

    也有人說,因為淑妃的關系這次隨乾宇帝一起出巡的婉玉皇後都沒能回京城來,而瑞公主又是記恨如仇的人,肯定是瑞公主在乾宇帝面前說了淑妃什麼事,導致乾宇帝雷霆大怒,將淑妃打了一百杖打入冷宮。听聞瑞公主還專門去冷宮嘲弄了淑妃一番呢。

    ?

    總之傳言四起,版本皆不一樣。听聞就因著這些不一樣的版本,幾方都說自己的版本可靠無誤,數落別人版本漏洞百出,以至于最後大打出手,不少都鬧到官府衙門去的。

    而這些傳言的主角們卻並不知道外面的已經瘋狂的傳著他們的故事,一個黯然神傷,一個徘徊在死亡的邊緣,還有一個正一片一片的拼著破碎的瓷片。

    “公主,今個兒天不錯,要不要出去走走,透透氣。”

    千柳推開窗子,一縷艷陽突然的射了進來,傅姝忙捂了眼楮躲避著這猝不及防射來的陽光。

    “千柳,關上窗子!”傅姝偏著頭眯著眼楮道。

    “公主!”

    千柳嗔怒一聲,打下傅姝的手,強拉著她站到陽光下。只是一瞬間,千柳覺得面前的傅姝居然如此的縴弱,蒼白的皮膚失去了往日的晶瑩透明,毫無血色。半眯著的眼楮沒有一點的神色,顯得疲憊不堪,從出宮到回宮,才多久的功夫她已經瘦了許多,從臉頰到手腕處處可見骨色。

    “公主該多曬曬太陽了,你瞧你的臉色,實在是很差,若是被娘娘看到了就該怪奴婢沒好好照顧公主了。”

    “母後?”

    傅姝緩緩的放下又要抬起遮陽的手,混沌的眼楮中終于出現了一絲清明。

    “千柳,我們出去走走吧。”說完,傅姝轉身出了房間,千柳高興的緊跟其後。

    春末,宮內已經逐漸開始替換掉春裝換上夏衣。輕薄的彩錦絲絲飛舞飄蕩在百花盛開的御花園中,為這即將來臨的夏日增添了不少的情趣。

    “公主,前面好象是?”千柳指著不遠處緩緩走在湖中小橋的一行人,不知應用何種稱呼來叫此人比較合適,皇上一直稱她“嫣然”,人們皆知大越嫣然皇後死而復生,在乾宇帝還未正式昭告天下她為“嫣然皇後”之前,大家還是都尊稱她為“林姑娘”。

    “林姑娘?”千柳怯懦的抬眉看著傅姝的神情。

    知道傅姝一定是不願意和她踫面,這時候趁著他們還沒踫上面,早些離開的好。

    “公主,我們?,是不是到別處去轉轉?”千柳提議。

    “不,本公主在這皇宮之中什麼時候要躲著人走路了!”

    傅姝冷笑一聲,她的笑讓千柳毛骨悚然。

    “公主!”

    千柳不禁抹汗,今天真是不該強迫公主出來散心才是,這會兒遇上了林姑娘,看傅姝的語氣怕是要出什麼事情了。

    傅姝大闊步的向前直面的迎上亦瑤一行眾人,千柳也不敢松懈,時刻的緊跟在傅姝身後,生怕傅姝鬧得太不可收拾。

    亦瑤身後的丫鬟們一見是瑞公主過來了,連忙半蹲下身子拜見,

    “奴婢參見瑞公主!”

    “奴婢見過林姑娘!”千柳也屈伸拜見亦瑤,眼神卻時刻不離傅姝。

    而此時的傅姝卻是端著手臂抱在身前,繞著亦瑤轉了一圈又一圈,那種不屑,鄙夷毫不遮掩的流露出來,看的千柳心驚膽戰的。。

    “傅姝?,傅姝?”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囂張王妃要上天》,方便以後閱讀囂張王妃要上天第232章 痛苦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囂張王妃要上天第232章 痛苦並對囂張王妃要上天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