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二章 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盲候 書名︰大航海之鋼鐵艦島

    “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狂妄啊,張口就要請狄奧尼索大師賜教,也不知道他哪里來的底氣,還真當自己是劍豪境強者了?”

    “賜教是假,揚名是真吧...狄奧尼索大師如果真出手怕是正中他下懷。那人自知敗是必然,如果能撐下兩招,也足以當成日後吹噓炫耀的談資了...”

    “呵呵,這家伙倒是選了個好時機。狄奧尼索大師今日公開講劍,黑海各大劍術流派名宿齊至...他大概是料定了,今日大師也不為難他,踢館只當是個笑話...”

    “嗯,大概是個想以此揚名的年輕後生罷了。可這番直呼大師名諱,也有些太不識好歹了...”

    “...”

    草地席地而坐的這些人議論紛紛,暫時也沒人認出這個氈帽劍客是誰。

    哪怕真有幾個覺得來踢館的劍客有些面熟,也絕對不會有人會聯想到他就是兩個月前大鬧王都的“幽靈”。

    在所有人想來,現在整個黑海都在通緝他,“幽靈”肯定不敢再現身王都,何況是這種明目張膽的的踢館。次王宮一役,若非宮廷的“魔法禁制”阻擋了城防軍,那幾個襲擊王宮的狂徒再厲害都必死無疑的。現在“幽靈”真敢現身王都,迎接他的必定之無休止的圍殺。

    “哪里來的狂妄之徒,蓋伊師兄,把他轟出去!”

    “不錯,竟然敢直呼老師的名諱的,簡直是目無尊長!”

    “滾出劍道館,這里不歡迎你這種人!”

    “簡直是找死...”

    “哼,什麼阿貓阿狗都敢來我們‘花劍宗’撒野了...”

    “...”

    狄奧尼索的那些徒弟、學徒們此刻更是群情激奮,紛紛起身喝止。像是雷蒙喊那嗓子羞辱了他們的老師,同時也是羞辱了他們自己。

    許久,蓋伊都沒敢亂動,就這麼僵直在了那里。他雖然認出了對面劍客的身份,可他也發現自己身體完全不听使喚了。想要開口,卻像是喉嚨里堵著什麼東西,讓他發不出聲。

    他知道那是對于死亡的恐懼...如果自己現在稍有異動,“幽靈”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

    “太恐怖了...他這麼會變得這麼厲害了...”

    蓋伊不自覺吞了吞口水,額頭的冷汗密集地就滴了下來。眼前這個“幽靈”比當初在酒館遇見時給他的壓力大了太多。之前他雖然覺得對方殺人手段厲害,可也像是看山,至少還能看到個頂...現在嘛,那股內斂如深海的氣勢,則讓人完全觸摸不清他的根底。

    當初“幽靈”在王宮內一劍破千甲的事已經流傳開來,王都不少劍客嗤之以鼻,皆以為是以訛傳訛。他們承認“幽靈”很厲害,可也絕對不會一個輕劍客就能一劍破得了王都千人重甲的禁衛軍團...

    可現在那股無形氣勢壓得他喘不過氣起來,

    蓋伊覺得,那個傳言恐怕是真的了。

    雷蒙也沒理會眼前震得不敢動彈的蓋伊,這家伙真有什麼異動,他也不介意出刀送他一程。他就站在那里,像是一柄利劍般巍然不動。

    就這時候,索德羅斯門下大弟子,序列5【炮劍】派恩走了過來。他瞧著蓋伊神情有異,疑惑道︰“怎麼了,蓋伊師弟?”

    派恩得了狄奧尼索的劍術真傳,擊劍如炮,劍氣凝實如矛,能輕易洞穿鋼板。他也是天瀾王國成名已久的頂級劍客。

    他看著不遠處雷蒙氣勢沉穩,心中也不敢小覷。不過,敢直呼恩師名諱,他自然沒有好臉色,冷冷問道︰“你是何人?今日是老師講劍的日子...這里不歡迎你。”

    派恩劍術如炮,脾氣也十分火爆。如果不是今日有這麼多外人,他早想出手把這個不知好歹的家伙給教訓一頓了。

    雷蒙沒打算搭理他,淡淡地說道︰“我找的是狄奧尼索的,與你無關。”

    “呵呵。”

    派恩听著也來了火氣,眯著眼沉聲道︰“你找老師,是想挑戰我的‘花劍宗’?”

    【app下載地址xbzs】 “嗯?”

    等了這好半晌,雷蒙也沒感受到後院的狄奧尼索有動身的意思,顯然也明白了什麼。

    狄奧尼索必定是“花劍流”劍宗,不是隨便來個挑戰者他就要親自下場。自從他背這個“黑海第一劍客”的名號後,每年都不知道又多少劍客想挑戰他,踩他位。

    今日雷蒙不僅是要尋仇分高下,也要提“極道一刀流”正名。真要就這麼瞬移去殺了他,讓他死的悄無聲息,太便宜了他,也沒多大意義。

    何況,他也想見識一下和“劍豪境”的高手交手究竟是什麼體驗,這狄奧尼索又是領悟的何等“劍意”...

    想要逼他出來堂堂正正一戰,還得費點心思。

    這時候,

    雷蒙偏頭看了一眼這個神色不善的派恩,反問道︰“怎麼,你還想替那老家伙出頭?”

    老家伙?

    呵呵,還真是越來越不客氣了。

    派恩听得眼中殺氣外露,又道︰“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挑戰老師的...既然你想挑戰我‘花劍宗’,便讓我來試試你的手段如何?”

    “你可想好了?我與狄奧尼索有死仇,今日必定是不死不休的。這你也想接?”

    雷蒙說這話的時候無比鄭重,若是對方應下了,這殺人的理由也有了。

    “就你也配?”

    派恩再不客氣,隨便來個狂徒都敢說要和老師分生死了?

    他雖然面無異,可眼底的不屑神芒難掩,道︰“既然閣下是尋仇而來,我這個當弟子的更也要出手了。呵呵,你如此自信,那便讓我領教一下閣下高招...”

    雷蒙抬了抬眉,微微一嘆,“哦”。

    一旁的蓋伊想要提醒自己的大師兄,可剛想開口,便被那道宛若針芒一般的目光給瞪了回來。

    顯然,二人這是要準備出手了。

    ......

    火藥味越來越濃,氣氛突然就變得劍拔弩張。一干圍觀群眾非但沒覺得半點危機感,反而繞後興致地看著熱鬧。

    那些劍道館的學徒們,更是在一旁吆喝著加油。

    “大師兄,好好教訓一下這個狂徒!”

    “大師兄親自出手,也算是看得起他了。”

    “是啊...那家伙,怕就是打的這個主意。若能在大師兄手底下撐幾招,也主意讓他自傲了。”

    “...”

    “花間流”劍術館的學員們自然看好派恩穩贏。平日里索德羅斯少有親自授課,更多的時候都是這個大師兄代勞。他不僅實力有目共睹,在黑海劍道圈里也名聲在外。

    哪怕不是館里的學員,劍道界其他流派的劍客很多都听說過【炮劍】之名。

    “派恩的劍術已經有了狄奧尼索大師的六七分火候,何況他已經進階序列5多年,在整個黑海都是排的號的劍術高手...有他出手,大概是沒什麼懸念了。”

    “要不,我們猜一猜那家伙能在派恩手里過幾招?”

    “花劍流和極道流走的都是快劍的路子,想極一個重刺,一個重砍,皆是殺伐狠辣的劍路。若是修為相當,倒也不好說誰勝誰負。可現在的極道流已衰敗,大概是這氈帽劍客不是派恩的對手...”

    “那氈帽劍客再氣勢內斂,超凡階位也不會太高,輸是輸定了...就看他輸在第幾招。我覺得吧,派恩現在已經動了火氣,大概是不會給對方留顏面的,一招足以定勝負了...”

    “...”

    ......

    雷蒙沒打算多廢話,最後告誡了一句,“今日我來尋仇,既分高下,也決生死。既然你要出頭,我自然不會收手的。”

    話外之意很明顯,他要殺人了。

    “正合我意!”

    听到這話,派恩冷哼一聲,眼中流露著有種正合他意的自信。若不說這大話,今日這局面,他還真不好下殺手。

    話已至此,雷蒙淡淡地說了一句,“那你出劍吧。”

    “狂妄!”

    派恩心中怒喝一聲,也不猶豫,出手便是殺招!

    既然對方找死,他不介意送人一程。

    話音未落,他單手搭在腰間細劍手柄,真氣暴涌而出。就這一瞬,他渾身真氣一震,腳下站立之地四周翠綠草皮竟然出現了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氣浪漣漪。他身後的白焰真氣更是緩緩凝聚成了一頭吊楮白額虎的樣子,赫然是半步跨入了奧解的狀態...

    “好渾厚的真氣!”那些旁觀的劍道名宿們立刻就看出了派恩的實力,心中一嘆。

    “可惜了...”

    而另一方面,雷蒙依舊巍然不動,心中念叨了一句。假以時日,這派恩怕是能成為真正奧解高手的。可惜,今天他卻是要死在這里了。

    “花劍•炮刺!”

    就這時候,派恩單手拔劍,閃電般急速超前猛刺。如下山猛虎撲面一抓,看似來勢洶洶,卻又悄無聲息便刺了出去,殺機凜冽...

    這是他的拿手技巧,“抽刺必殺術”!

    這一劍直擊正前方,會極度壓縮劍氣,命中之後,必定會在敵人身穿透出一個血窟窿。

    看到這一招,所有都心頭一驚。

    “好厲害!”

    劍氣翻滾,威勢壓人...這一劍,哪怕是那些其他劍術流派的名宿們也不敢保證一定接下來。所有人心頭都只有一個念頭。

    “結束了!”

    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斗...就這一招,足以分出高下!

    事實也的確如此...

    兩人一招便分出了勝負!

    不過,卻不是眾人所想,那個氈帽劍客會被一劍洞穿出個血窟窿...卻是派恩人頭落地。

    “咕嚕~”

    瞪著銅鈴大眼的派恩人頭滾滾落地,那具高大的無頭尸身還保持著擊劍的姿勢。只是肩膀那碗口大的平滑切口此刻鮮血像是噴泉一般,噴涌了數尺之高。

    而他身後的,那個氈帽劍客正緩緩將一柄赤紅長劍收入劍鞘,表情依舊一臉風輕雲淡,和剛才並無二樣。瞬殺一人,像是拍死了一只蚊子般不值一提。

    “怎...怎麼可能...”

    “派恩居然被一招斬殺了...”

    “天啊!這...不會吧...他竟然一劍殺了一個序列5頂尖的劍客,這家伙究竟是什麼人!”

    “這氈帽劍客絕非無名之輩,能瞬殺派恩,或許真是劍豪境強者...”

    草坪是數百人心中浮現了無數難以置信的念頭,

    這一瞬,鴉雀無聲。

    這一招,震得眾人瞠目結舌。

    畫面回到一秒前...

    派恩出劍的瞬間,突然听著空氣中傳來了一聲“ 嚓”的出鞘聲。

    就在魚骨細劍劍尖那股能洞穿鋼板的劍氣爆出之前,突然雷蒙就動了!

    像是雷光一道閃過,瞬間突進了十數米之距,出手便是那招“奧義•雷蛇”。此時此刻,雷蒙的這招奧義是索德羅斯老年修改的終極版改良版,招式中蘊含著“劍魔”的畢生劍術體悟,何等之玄妙!

    人影閃過,赤紅刀鋒掠過派恩的脖頸,毫無阻隔地輕撫而滑過...

    待得人影站定,人頭便咕咚落地。

    終于,

    有人認出了那火焰赤劍,驚呼一聲︰“那是...名器【櫻雀】!他是‘幽靈’!”

    怪不得有如此劍技,怪不得能一招殺掉派恩...所有人都沒想到,這氈帽劍客居然就是凶名赫赫的“幽靈”!

    听到這一聲驚呼,所有人都愣住了。

    雷蒙的真實身份暴露,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我的乖乖,這可是臉國王陛下都敢刺殺的絕世凶徒,今兒他們怎麼這麼倒霉,會遇到這麼一個狂徒門尋仇的日子。

    那些“花劍宗”劍道館的學徒們一個個膽戰心驚,心想今日怕是在劫難逃。

    而受邀而來的那些其他流派的劍道名宿們也是臉色鐵青,這簡直是無妄之災。傳說“幽靈”殺人如麻,性情暴虐,動不動就要揚言殺人滿門...現在他們被卷入這場尋仇恩怨,保不準還要受到牽連...

    他們相視一眼,皆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苦澀和無奈。若非不得已,他們還真不願意招惹這麼一個恐怖的殺手。

    可若是“幽靈”今日真打算大開殺戒,他們也只能拼死一搏。

    “諸位...稍安勿躁。”

    可就在這時候,雷蒙突然開口了。

    “我今日是來尋狄奧尼索尋仇,與諸位無關,也不想傷及無辜。當然,為了不被人打擾,從現在起,這劍道館只進不出。所以,還請諸位不妨坐下來看場好戲...”

    字字鏗鏘,擲地有聲,他這話一出,那些人果然就安靜了下來。

    實力到了這種驚人程度,他說的話就是真理,會讓人有種盲從的信服。

    “呼...”

    隱隱听到了齊齊一聲呼氣聲。

    既然事不關己,那些前來觀禮別派劍客們也都安下心來。

    “當然,可能在座諸位有人不太了解我今日為何門尋仇。只知道我是‘幽靈’,卻不知道我的來歷...”

    雷蒙眉頭微微一挑,簡單地說了一句︰“我的恩師便是索德羅斯座下大弟子‘盲劍客’埃里克松,也就是某些人說的那個敗在狄奧尼索劍下的老瞎子。”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話讓幾乎所有人都大感意外。

    “什麼!‘幽靈’居然是那個老瞎子的的弟子...”

    “能教導處這樣恐怖的弟子,當初傳說那老瞎子已入劍豪境,怕不是傳言了...”

    “原來,‘幽靈’是為此而來踢館。”

    “這下有好戲看了...若那老瞎子真是劍豪,狄奧尼索大師現在才突破半步劍豪境。那兩年前那場比試勝負,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

    顯然,那些劍客們也明白了,今日這“幽靈”留他們在這里,除了怕消息走漏,恐怕還是要他們做個見證。

    ......

    而這時候,

    不遠處的空地驀然出現了一個風姿瀟灑的白須老者來。定楮一看,赫然就是花間流劍宗狄奧尼索。

    敵人踢館門,最得意的弟子被殺,誰都坐不住。

    狄奧尼索看著自己身首異處的大弟子,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扭頭看了一眼雷蒙,覺得有些眼熟,卻不知到底在哪里見過。

    “喲...”

    雷蒙自然早就發現了他,轉眼冷冷道︰“老家伙,次你候著臉皮出手救了盧卡斯一命,這次...你好像沒保得住你的弟子啊。”

    “是你?”

    狄奧尼索瞳孔微微一縮。無論如何,他都沒把“幽靈”的身份和兩年前那個在自己手里連一招都過不了小劍客聯系在一起。

    雷蒙淡淡道︰“是啊,是我。”

    狄奧尼索神色有些凝重,嘀咕了一句︰“沒想到你劍術修為已經到如此境界了。”

    “呵呵...有沒有後悔當初沒能殺了我?”

    雷蒙冷笑一聲,說道︰“當日你賜我一劍,若不是恩師出手,我早已命歸黃泉,今日來替恩師正名,也還那一劍之仇!”

    頓了頓,他當著在場數百劍客,朗聲質問道︰“我且問你一句,當日一戰,我恩師與你,究竟誰勝誰負?”(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航海之鋼鐵艦島》,方便以後閱讀大航海之鋼鐵艦島第二四二章 既分高下,也決生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航海之鋼鐵艦島第二四二章 既分高下,也決生死並對大航海之鋼鐵艦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