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拾壹 驚現破綻嗜血盟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我料想事情不會這般順利,畢竟我的對手是戰王。”那蒙面人說道。

    顧落梨冷笑“如今你已然知曉自己抓錯,又該如何?”

    “只好殺了你。”那人語氣有些凶惡道。

    那人知曉不能殺顧落梨,因顧落梨與洛錦書對楚之寒的意義不同。殺了洛錦書,楚之寒頂多與嗜血盟為敵。若殺了顧落梨,楚之寒定不會放過嗜血盟。

    畢竟如今誰都知曉楚之寒對這位王妃有多滿意。嗜血盟雖在暗處,但背後之人也忌憚著楚之寒的勢力。

    他這樣說只是嚇嚇顧落梨。

    本以為顧落梨會害怕,卻不曾想到,哪怕就是目光中都不曾有一絲絲懼意。

    這個戰王妃倒與別的千金不同!

    顧落梨淡然道“你只管殺了我。反正洛錦書不在你們手上,你們殺不殺我我都不在乎。”

    嗜血盟不做虧本的買賣,殺了她又有何用?她死了或許楚之寒還會為她報仇。

    “洛錦書的命比你重要?”那人語氣中有一絲趣味。

    “在你眼中是這樣,你殺不了洛錦書,殺了我也沒有用。”要是想殺她,早在她揭開面具那刻就動手了,何必聊這麼多。

    “可是我也不能放了你。”那人又道。

    “你不可能關我一輩子,況且只要我想出去,你這個鐵牢攔不住我。”

    嗜血盟最大的錯誤就是低估了她,她能用發簪的銀針打開牢門出去,她也能用手鐲里早已換好的蝕骨水,腐蝕掉鐵鎖。

    這才是她被拆穿也波瀾不驚的原因,她早已想過所有可能。

    “好大的口氣,不知你是狂妄自大還是無知。”那人輕嗤道。

    “那你且當我無知。”顧落梨道。

    那人雖對顧落梨有興趣,但不能與顧落梨多聊,他要回去將這件事稟告給那人。想到此,那人便離開。

    過了片刻,顧落梨走到門口,看了看四周確實無人,便將發簪取下來,只是還未取下,一陣腳步由遠及近。

    那是個模樣英俊的年輕人,乍一看還有些熟悉。

    那人見顧落梨,邪魅一笑“原來真的是你,沒想到陰差陽錯將你抓來。也省得我費盡心思想進王府殺你。”

    “我不認識你你就想殺我?”顧落梨確定自己沒見過這個人。

    “怎麼,一家人不認識我了?”那人冷冷一笑,說得極其輕佻。

    能稱顧落梨為一家人的,恐怕只有張氏的兒子顧長鋒了。

    “你是顧長鋒?”

    “原來你還記得我。當年把你送出京城,你不回來也就罷了,不曾想還能將我娘逼到無路可退的地步。”這就是顧長鋒,這些年不回顧府,是因他加入了嗜血盟。

    原來是來給他娘報仇的。顧落梨輕蔑一笑“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娘沒死在我手里便是命大。”

    “顧落梨,沒想到你這般狂妄。你以為你今日落在我手里能活著出去?我娘沒死,死的就是你。”

    顧長鋒沒想到顧落梨落到這種境地還這般膽大,他娘怎會敗給這樣狂妄自大的人?

    顧長鋒從懷里拿出一顆黑色的金屬球,往鐵牢地上一摔,煙霧瞬間彌漫。顧長鋒冷冷一笑“這迷煙里有毒,你放心,不會立刻死,只會讓你生不如死。”

    說完,顧長鋒便離開。

    顧落梨立刻屏住呼吸,從頭上取下發簪,快速打開鐵牢門,往顧長鋒離開的方向而去。

    直到遠離煙霧,她才松了口氣。不過剛才還是吸入了一點毒煙,她立刻點了穴道,抑制毒的蔓延。

    延伸的樓梯之上,不時有腳步聲路過。顧落梨悄悄走上樓梯,便是很多的房間。

    這里太復雜,她又不熟悉。最好的辦法就是偽裝成嗜血盟的人。她隱于樓梯間,靜靜等著獨自一人路過的殺手。

    只是殺手沒等到,越來越多的腳步聲漸遠,就連不少房間里休息的殺手都往左邊跑去。

    這些殺手都有特制的衣服,應該是根據等級來劃分。青衣最多,黑衣比青衣少,紅衣最少。那方才顧長鋒與嗜血盟老大都是紅衣,說明顧長鋒地位很高。

    待腳步聲徹底消失,顧落梨忍著好奇,悄悄飛身往有光亮的地方而去,一路上竟格外的順利。

    繞了幾個彎,她便走出地下,到了地面。

    可是為何這般安靜?明明很多殺手,此時顧落梨連氣息都感受不到。莫非方才都跑了?

    顧落梨飛身往外面而去,還未走出樹林,便听到很多腳步聲,不乏武功高強的。

    難道嗜血盟的人又回來了?她立刻躲到樹杈上放輕呼吸觀察著。

    卻只見楚之寒,周不言,雲驍,趙蜚,領著官兵而來。

    她立刻飛身踏樹,穩穩落于楚之寒的前方。

    此時夕陽無限好,為整片樹林染上了一層暖色。山風輕吹著,還能听見風吹樹葉的聲音。

    楚之寒從未覺得時光過得這般漫長,他與周不言幾乎快要尋遍整座山,才發現樹林有些不尋常。

    他從未覺得有人的性命能比他的更重要,直到看到顧落梨安然無恙的那一刻,他方知自己的心有多可笑。

    “嗜血盟的老巢就在前面,不過人好像都跑了。”顧落梨道。

    周不言看了看楚之寒,向身後的人道“我們走。”

    眾人離開,只剩下楚之寒與顧落梨兩兩相望。

    “我還從未見過你這般狼狽。”顧落梨先開口道。

    楚之寒打量了自己,此時他衣衫不整,楚之寒一笑“你也不差。”

    楚之寒是發自內心輕松的笑意,就連顧落梨都是第一次見。

    兩人隨後走去嗜血盟的據點,果然如顧落梨所料,嗜血盟的人都撤退了,想必是知曉楚之寒帶兵馬來了。

    “這里應該是嗜血盟多年的據點,怎麼可能說放棄就放棄?”周不言不解道。

    顧落梨沉思,道“嗜血盟一開始確實要殺洛錦書,可後來改了主意,抓洛錦書是別有目的。或許還有比據點更重要的事,我猜測他們綁架並關押洛錦書與皇上有關,而且過兩日後事情便結束。”

    周不言道“難道嗜血盟與宮里的人有關?這兩日宮里並未傳出什麼消息。”

    “洛公子進宮了!”雲驍語氣陰沉道,“會不會有危險?”

    “趙蜚,周不言,你們留在這里搜查。”楚之寒對嗜血盟已無多大好奇,更好奇的是嗜血盟是否真的與宮里的人有關。

    楚之寒,顧落梨,雲驍飛身下山,雲驍駕著山下的馬車飛奔而去,只留下漫漫塵灰。

    “王爺,雖然我也不想這般推測,但嗜血盟不止一個老大,背後還有人,而這個人想關押洛錦書,恐怕就想在宮中插一腳。”顧落梨將自己的猜測告訴楚之寒。

    楚之寒面色嚴肅且冰冷“沒想到嗜血盟牽扯皇宮,但我猜不透誰有這個能耐成立嗜血盟。”

    “偌大的皇宮,陰謀四起,有心機會隱藏之人不勝枚舉,王爺怕是看不過來。”這個世界從來都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楚之寒許久未說話,顧落梨便出神想著一些事,只听楚之寒突然道“你以後不要舍身冒險,我說過我會保護你。”

    顧落梨怔了怔,感覺心跳突然慢了一拍,佯裝平靜道“或許等我累的一天,我便會停止冒險。”

    “你……”還真是冥頑不靈。

    不過他不就是喜歡!

    洛錦書已經回到王府,見到顧落梨平安無事,他才真的松了一口氣,疲憊的臉上多了真誠的笑意。

    “師姐,你終于回來了。”詩寧忍不住飛奔而來抱住顧落梨。

    顧落梨輕輕一躲,她便撲了個空。

    “我就說王妃不簡單。”雲輕渺笑道,“快講講。”

    “還有更重要的事。”顧落梨面色嚴肅,“師兄,你在宮里是否遇到何事,或者有何不尋常的地方?”

    洛錦書沉思片刻,搖了搖頭“應該沒……”

    突然,他像是想到何事,道“我無意听皇上在自言自語說了句,逆子。”

    “逆子?”楚之寒道。

    “這是發生了何事?”雲輕渺與詩寧一臉茫然。

    楚之寒讓雲驍,顧落梨,詩寧與雲輕渺,洛錦書一起去書房。

    雲驍將事情轉述了一遍。

    雲輕渺驚訝道“沒想到殺手組織竟與皇宮有關。”

    “皇上在調查自己中毒之事,莫非已經有眉目,是某位皇子,所以才說逆子?”顧落梨道。

    “那兩日後能結束的事莫非就是皇上中毒的事?”雲驍繼續道。

    “皇上與皇子的事,嗜血盟想插一手,說明背後之人能從中得利。”洛錦書又道。

    雲輕渺還在糾結嗜血盟“嗜血盟跑得快,否則讓嗜血盟消失在江湖中。”

    “宮里有人深藏不露,嗜血盟全員遷徙,定會留下痕跡。雲驍與雲輕渺去調查,知天樓一定要掌握嗜血盟的消息。”楚之寒道。一切還都只是猜測,總之有皇上的口諭,這兩日洛錦書不必皇宮。洛錦書待在王府,任何人都威脅不到他。

    詩寧拉著顧落梨到顧落梨的院中,循兒,莫兒,小言見顧落梨回來,立刻迎上來。

    待顧落梨打發她們去做自己的事,見四下無人,詩寧才一臉八卦道“師姐,你不知你被嗜血盟擄走後,王爺那擔心焦急的表情,我都看在眼里呢!我還是第一次從王爺臉上看到這種表情。”

    “你若是無聊,我可以給你安排些活計?”顧落梨道。

    “我不就是說說嗎?”詩寧嘟了嘟嘴,像是又想到何事,笑道,“師姐,八月十五我們去寺廟好不好?”

    “為何要去寺廟?”

    詩寧道“中元節呀,我還是第一次在外面過中元節。听聞護國寺要舉行法事。”

    中元節,俗稱鬼節!

    顧落梨心中一緊,是楚之寒詛咒發作的那天。

    怪不得楚之寒連皇宮的事都不插手,竟是自顧不暇。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伍拾壹 驚現破綻嗜血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伍拾壹 驚現破綻嗜血盟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