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拾壹 蛛絲馬跡挽狂瀾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我沒有,就是她撞的我,就是她。”那丫鬟的眼淚止不住往下流。

    怎麼事情和她想的不一樣?

    “爹,憑丫鬟的指證說明不了什麼。”顧落梨沉吟道,“爹,有句不孝的話我不知該說不該說。”

    顧正明擺擺手“你說。”

    “祖母今日就要去庵堂,誰會多此一舉地害祖母。”顧落梨一邊說道,心中卻是在想其他的。

    王征來的時候,毒已經被其他大夫解了。顧正明不放心,所以才去找顧落梨。既然下毒的人有能力下毒,又為何不直接毒死老夫人?最後只下了一種輕而易舉能醫治的毒藥?老夫人中毒,顧正明便不可能讓她再去庵堂,張氏也有了幫手,一舉兩得。

    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張氏和顧知雅。

    “趙姨娘和李姨娘關系好得很,昨日老夫人打了李姨娘,趙姨娘難免會恨老夫人。”連姨娘在一旁繼續諷刺道。

    趙姨娘面色倒是平靜,本就是無中生有的事,她又怎麼會怕“哪怕老夫人要懲罰我,我也不敢有異議,又怎會為李姨娘出頭?倒是老夫人的丫鬟說的話漏洞百出,連姨娘不去追究這個,為何偏偏咬著我不放?”

    那丫鬟見又提到了,快速說出自己已經準備好的托詞“當時事發突然,我記憶有些混亂。”

    “那芳兒你來說。”顧落梨冷眼看了著那丫鬟。

    芳兒立刻回憶道“今日一早,我去給李姨娘端膳,正走在前面,不小心和趕上來的銀杏相撞,老夫人的飯菜便灑了。她一口咬定是我撞到她,她是老夫人的丫鬟,我不敢的罪她,就主動幫她再去端一份。從廚房端來時我就直接交給她了,我真的不知道老夫人如何中毒的!”

    既然王妃有意幫她,她只好順坡下驢。雖不能直接指認張氏,但她也絕不會陷害趙姨娘。至于她最後的結果如何,她的家人如何,只能求王妃幫她。

    “如芳兒所言,她根本不可能預料到銀杏會與她前後端膳,她也不可能預料到銀杏會撞她?那她又何時準備的毒藥?從哪兒準備的毒藥?”

    “她無法準備,她的主子能準備。”連姨娘反駁道。

    張氏與顧知雅一直沉默不語,不惹事上身,反倒是連姨娘一直在引導結果。之前連姨娘不至于全力幫張氏,如今這般明顯,想必還是徹徹底底投靠了張氏。

    她不在府中,難道張氏還能翻身?

    “祖母中的毒很常見,人人都能在藥房買到,我甚至可以說是連姨娘下的毒。”顧落梨淡淡道。

    “可笑,我有何理由害老夫人?”連姨娘好似听了個笑話般。

    顧落梨道“我又不是你,我怎麼知道?”

    “好了,都閉嘴。”顧正明緊皺眉頭,有些惱怒道,“這件事我親自查,我會將下毒之人碎尸萬段。”

    顧正明這般動怒還是第一次,大堂的氣氛格外的沉默。

    就在這時,王征和另一位背著藥箱的陌生大夫走進來。

    顧正明立刻問道“家母中了水仙花毒,此時已無大礙了吧?”

    “大人放心,有王神醫的醫治,老夫人修養幾日便好。”大夫恭敬地說道。

    “水仙花毒無色無味,我已經從老夫人吃的飯中檢查過水仙花毒的用量,並不多,看樣子不是要置老夫人于死地。”王征看了眼顧落梨,又看向顧正明說道。

    進來之時,看著地上跪著的丫鬟,他就知曉應該是查凶手,便將自己知曉的告訴眾人。

    “下了毒又不致死?”顧正明輕念道,“管家,派人去所有藥房調查,看看顧府的人有誰買過水仙花毒,一家都不能放過。”

    管家巴不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立刻便領命離去。

    “除卻芳兒,銀杏你也有嫌疑。”顧正明見管家離開,對銀杏道,“先把她們兩人關押起來,等管家調查了後再審。”

    顧正明應該沒有懷疑趙姨娘,否則不會親自調查。見李姨娘與趙姨娘無礙,她正想與王征一同離開,顧正明便先開口讓她回府。

    就這般,顧落梨與王征離開。

    許久,顧落梨收趙姨娘的來信,信中寫到芳兒可以做人證,此事與張氏有關,不過芳兒擔心家人安危,只要她們能保護芳兒的家人。

    芳兒沒有按照計劃第一時間誣陷趙姨娘,張氏與顧知雅明知芳兒知曉事情的真相,絕不可能放過她。讓芳兒閉嘴最好的方法就是殺了她!

    想到此,顧落梨立刻找到楚之寒。

    楚之寒這兩日不知在忙何事,不得空閑,她很少見到楚之寒。

    還好她找到楚之寒,楚之寒還在書房。

    “王爺,借用一下趙蜚。”顧落梨沒有解釋,開門見山道。

    她一定要抓緊時間,不能讓張氏害了芳兒。

    “好。”楚之寒根本沒問她緣由,毫不猶豫地同意。

    趙蜚心中汗顏,他又不是物品。

    “趙蜚,你快去顧府後院靠牆的最後一間柴房保護一個叫芳兒的丫鬟,絕不能讓她被張氏或張氏的人殺害。順帶把這封信交給趙姨娘。”

    顧落梨說完,趙蜚輕輕抱拳,便走出房間,飛身而去。

    有了趙蜚,顧落梨也放心些。坐在一旁的紅木凳上,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不解釋一下?”楚之寒抬頭看著她。

    顧落梨將事情原委一一告訴楚之寒。

    接著又道“我猜測,老夫人一直支持張氏拿回管家權,張氏不願看到老夫人被送去庵堂,便下了一個毒性不大的毒,目的就是留下老夫人。”

    因為老夫人中毒,顧正明肯定不可能再讓老夫人去庵堂,那還不要了老夫人的命。

    “老夫人的丫鬟銀杏最有下毒的嫌疑,但听你所言,銀杏跟隨老夫人多年,又為何要幫張氏下毒?”楚之寒分析道。

    顧落梨很喜歡和楚之寒討論事情,他總是會在意到最重要的點,楚之寒,是她見過最睿智的人。

    有了楚之寒的提點,顧落梨瞬間明白事情真相“莫非老夫人知曉,甘願中毒?或者說這計謀是張氏與老夫人所策劃的?”

    銀杏跟著老夫人,在顧府至少還能受丫鬟家丁尊重,領不少俸祿,沒有必要為了張氏這個不一定能拿回管家權的姨娘做任何事。既然銀杏對老夫人忠心,那下毒之事或許老夫人也參與。

    這樣就解釋毒性為何不大了。

    張氏用芳兒的家人威脅芳兒,讓芳兒做偽證,指證趙姨娘。被自己的貼身丫鬟所指證,趙姨娘任是有天大的冤屈也無人能相信。

    李姨娘受了傷,趙姨娘被冤枉給老夫人下毒,張氏便有機可趁。

    來一場苦肉計,不僅老夫人不必去庵堂,還能讓顧正明對老夫人產生愧疚之心,有求必應。

    一石三雕!當真是好計謀。

    “你們顧府的人都這般狠?”楚之寒忍不住有些笑意。

    顧落梨挑了挑眉“她們這算什麼,還有更狠的。”

    楚之寒從小便在宮斗中成長,其實宅斗比宮斗的危險差不了多少。

    “王爺可否幫我個忙?”

    “幫你保護芳兒的家人?”楚之寒與顧落梨有時真的心照不宣,不知這是不是一種難言的默契。

    “我還真懷疑王爺是我肚子里……”顧落梨想玩笑一番,意識到自己太過越矩,敢把楚之寒比喻成蟲。便住了口。

    “你也算有自知之明。”哪怕顧落梨說出來,楚之寒也不怪她。不過,他還是喜歡顧落梨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樣子,很難得。

    “王爺這幾日在忙何事?我能否幫上忙?”顧落梨見楚之寒心情不錯,主動問道。

    楚之寒幫了她不少,如果楚之寒有用的到她的地方她也會義無反顧。

    楚之寒道“半月後是皇上的生辰,三國都會派使者前來賀壽,要忙的自然很多。”

    天啟大陸四國鼎立,位于南方的楚國,東方的東籬國,西方的西寧國,北方的莫國。

    四國表面和平,暗中卻又波濤洶涌,爭斗不斷。就以邊境來說,永遠不曾寧靜過。

    四國中楚國兵力最強,國土最大。東籬國第二,但野心也是最大的,楚之寒的成名之戰就是與東籬國。莫國成國最晚,卻是馬背上的國家,因國風彪悍,百姓驍勇善戰,反超了西寧國。西寧國這些年有點閉關鎖國的意味,十分低調。

    皇上壽辰,三國使者來賀,京中絕對不會太平。

    “王爺是受皇上之命?”

    皇上有何事怎麼可能讓楚之寒去做?

    果然,楚之寒道“是本王自己在調查三國派來的使者。皇兄雖對本王萬般猜測,但本王只希望京中安寧,百姓安康。”

    別看楚之寒冷漠,其實他的心也用在百姓身上。否則年紀輕輕時就帶兵打仗?也是為了百姓的安危。

    “那王爺查到了嗎?”知天樓的勢力都這麼大?竟能插手其他三國?

    “東籬國與莫國本王心里已經有數,但西寧國使者很神秘。”楚之寒心中思考該不該告訴顧落梨,想了瞬間,還是說道,“這兩年西寧國毫無動作,置身事外,但本王懷疑沒那般簡單。可能是在韜光養晦。”

    使者一般提前半月就會到京中。如今都在趕往京城的途中了。查到東籬國與莫國的使者他並不稀奇,但他竟差不到西寧國的使者。西寧國此次到底派誰來?

    “我听聞過西寧國,比楚國成國晚,王爺前兩年好像還與西寧國交過手,就是那次之後,西寧國便安分,甚至是不與三國有過多往來了。”

    顧落梨早就看過了天氣大陸的書,也多少了解四國之間的故事。

    “那場戰爭本王雖勝了,但楚國與西寧國的損失差不多。”

    “所以西寧國並非因那場戰爭而傷及了國脈。”顧落梨明白楚之寒要表達的意思。

    西寧國突然的偃旗息鼓確實來得很突然。

    半個月後的京城,想必定會有一場腥風血雨。

    雖然顧落梨與楚之寒料到這種結果,但沒料到結果那般慘烈!

    不過這一切都是後話!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肆拾壹 蛛絲馬跡挽狂瀾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肆拾壹 蛛絲馬跡挽狂瀾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