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拾玖 如願以償顧知雅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顧落梨與楚之寒用完膳,休息一會兒便離開。

    顧正明與李姨娘,趙姨娘眼中還帶著不舍,老夫人眼中帶著凌厲,張氏眼中帶著懼意,顧知雅眼中帶著恨意。簡直是快要集齊了各種目光,如萬花筒般精彩。

    “你對顧府就沒有一點不舍?”上了馬車,楚之寒才問道。

    顧落梨能將所有人表情收攬,他自然也看到了。當然,他還看到顧落梨淡然平靜的表情。

    “顧府于我而言,或許只是客棧,或許什麼都不是,我也說不準。”她在顧府不見得過得多好多滋潤。當然,她還是記得顧正明與李姨娘對她的好,但僅此而已。

    楚之寒深邃的目光直直看著她,沉聲道“那戰王府于你而言呢?本王希望你說實話。”

    她在顧府待了兩個多月,顧府對她而言就真的不重要?他是不是低估了顧落梨的冷漠?

    “戰王府對我而言沒什麼。”顧落梨頓了頓,“最重要是戰王你。”

    她和楚之寒是合作伙伴,楚之寒在她心里肯定重要。

    楚之寒沒有料到顧落梨這個答案,但還是很滿意她這個答案,也就不再追問其他的。

    這兩日,京城的閑談多了不少,茶余飯後有了什麼有趣話題都能奔走相告。

    最引人猜測的要屬三皇子與禮部尚書府二小姐顧知雅的親事。都知曉如今的戰王妃是突然回的京,又突然嫁給戰王,一向不近女色的戰王竟沒有反對。當時這些百姓對顧落梨的各種猜測可是添了不少神秘感。

    如今嫡女顧落梨剛出嫁幾日,庶女便又與三皇子定親,越發讓眾人覺得顧府是得到了哪位神仙的相助。

    三皇子楚瑾言自然也得到坊間的傳言,便連忙召來謀士杜千笙。

    “你听聞坊間關于本皇子的傳言嗎?”楚瑾言面色陰沉,眸中帶著絲絲怒火。

    杜千笙搖搖頭“不知!”

    三皇子冷哼一聲“坊間傳言父皇要為本皇子與顧知雅賜婚。”

    “怎麼可能?”杜千笙根本不信這種傳言,“若要賜婚,皇上定會詢問三皇子的意見。況且,因顧落梨的關系,皇上不可能將顧府的千金賜婚給三皇子,讓顧府得勢。”

    “所以本皇子懷疑,有人在利用本皇子。”楚瑾言捏住桌上的毛筆,一用內力,毛筆便碎出數條細縫,“竟然有人敢利用本皇子!”

    從來只有他利用別人,除了楚之寒,誰敢將主意打在他頭上!

    “不知三皇子以為,這謠言最大的受益人是誰?”杜千笙道,“散布這謠言之人想從得到什麼?”

    “最大的受益人?”楚瑾言劍眉緊皺,閉上眼楮沉思著。突然,他再次睜開眼楮,面色陰沉如水“顧知雅。”

    顧知雅不是一心做著嫁給他的夢嗎?如今謠言最大的受益人肯定就是顧知雅。駙馬暗中告訴他顧知雅回京,他還在計劃殺顧知雅。沒想到顧知雅竟還敢將主意打到他身上,莫非是想用悠悠眾口逼迫自己娶她?

    “但若三皇子拒絕,這對她的名聲絕對是打擊,以後娶她的人都必須掂量掂量。顧知雅雖心機欠缺,但不至于想不到這一點。”杜千笙認為肯定不可能是顧落梨與戰王。

    顧知雅成為三皇妃,只會讓顧府處在風口浪尖,戰王也會受到皇上猜忌。戰王不可能做這種毫無意義甚至吃力不討好的事。

    那最有可能的還是顧知雅。但顧知雅可能為了一個謠言去毀了自己的名聲?

    三皇子和杜千笙猜不出顧知雅的用意。

    再說戰王府。

    洛錦書這兩日給皇上太後醫治,比較繁忙。不止顧落梨,哪怕都不曾好好與洛錦書說過話。看著洛錦書每次回來疲憊的模樣,顧落梨都覺得自己將他留在京城是個錯誤。

    洛錦書回府第一件事,是找到顧落梨,遞給她一枚免死金牌。

    “師兄,你這是?”顧落梨接過免死金牌,在手中沉甸甸的。

    “這兩日皇上的病有所好轉,龍心大悅,便賜我一枚免死金牌。但我不在京中,想必是用不到。”

    這枚免死金牌是洛錦書辛苦醫治皇上得到的,但他確實覺得自己並不需要這個東西。

    怕顧落梨不同意,洛錦書還說道“我已稟告了皇上,皇上說賜給我我便有權給任何人。你收下吧,或許某日你真的能用上。當然,若用不上更好。”

    “那我就收下了。”洛錦書態度堅決,顧落梨拒絕也沒有用,心中對洛錦書的感激多了絲。

    顧落梨想不到,在不久的某一天,她真的能用到這枚免死金牌。

    三皇子楚瑾言得到長公主進宮的消息不久,皇上那邊便召見他。

    楚瑾言到御書房時,長公主楚九枝正坐在皇上下側,眉眼間帶著笑意看著他。

    楚九枝是他的姑姑,楚九枝平日里雖對他不錯,但不會像這般眉開眼笑。楚瑾言看著楚九枝,心中浮現一絲不安。

    “皇兒,听聞坊間到處都是你與顧府二千金的傳言?”皇上語氣威嚴。

    三皇子低眉順眼“兒臣還未收到消息。”

    皇上沉吟一聲,看了看楚九枝才說道“皇兒可否中意顧府二小姐?朕倒可以將她賜予你為側妃。”

    楚九枝和他商議讓顧知雅成為三皇子側妃時,他幾乎沒有猶豫。在皇上楚易蕭的心中,三皇子的正妃之位最重要。至于三皇子有多少側妃,側妃是誰,他並不關心。

    三皇子心中一驚,原來那些流言只是假象,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讓長公主楚九枝為顧知雅求親。楚九枝難得開口求皇上,皇上定會給這個妹妹一個面子。

    皇上雖然是在問楚瑾言的意見,但楚瑾言敢拒絕嗎?

    楚瑾言順從道“一切但憑父皇做主。”

    回到宮中,楚瑾言氣得直接將書房中的花瓶打碎“哪怕是本皇子的側妃,顧知雅都沒有資格做。”

    “想來顧知雅是利用流言,讓自己破釜沉舟。”杜千笙听完三皇子講述了事情的過程,嘆道,“我們確實忽略了長公主。”

    在杜千笙和楚瑾言眼中,只有有權勢與能利用之人。顧知雅剛好就是個廢物,可楚瑾言不得不娶一個對他當上太子沒有用的女子。

    這如何不叫人惱!

    “顧知雅有長公主當靠山,就以為能左右本皇子?”楚瑾言冷冷一笑,“看來是時候該收網了。”

    就這般,流言終于成了現實,顧知雅終于如願以償成了三皇子的妃子,雖然只不過是個側妃。

    第二日,聖旨便下到顧府。

    顧府一眾人心情各不一,但最高興的要數張氏。

    先利用假消息讓顧知雅與三皇子綁在一起,再借機讓楚九枝向皇上說情。當初駙馬爺和她們母女商量這個計劃時,張氏並沒有認為事情能進展的這般順利。

    回到顧知雅的房間,張氏更加開心道“你公主舅母果然受皇上恩寵。”

    顧知雅看著張氏高興地模樣只覺得心中煩悶“娘,我是要做皇妃,不是一個側妃。這有什麼可高興的?”

    知曉舅舅有計劃,她本來還很感激他們,可現在她竟成了三皇子的側妃?越想心中越發不甘。

    “三皇子只有兩個小妾,你先做側妃,等討好了三皇子,再讓三皇子將你抬為正妃。你不必急于一時,總之你即將成為三皇子的人。”

    張氏寬慰道。在張氏看來,顧知雅能做個側妃,她也就滿足了。

    “娘,你……”張氏的目光怎麼這麼短淺?她顧知雅貌美如花,才氣逼人,哪里比不過顧落梨?她可不想見到顧落梨還得叫一聲王嫂。

    老夫人听到聖旨後,那可是興高采烈,眉開眼笑。當著李姨娘與趙姨娘的面,毫無顧忌道“正明,你看這聖旨已經下了,是否再將張氏抬上夫人之位,讓她掌握管家權?一是張氏教女有功,二是為雅兒贏得面子。免得別人以她是庶女而詬病。”

    顧正明看了眼李姨娘,見李姨娘眼中的隱忍,顧正明態度堅決道“娘,李氏管家這兩月,府中太平無事,就連你兒子都官途坦蕩,有何理由要將抬張氏?哪怕張氏不是夫人,皇上不也賜婚雅兒了?你不必在意府中之事,我自有打算。”

    “正明,你敢忤逆娘?”老夫人面色有些不悅。顧正明話語間都是在為李氏說話,讓老夫人很不滿意。

    “娘,孩兒不是忤逆你。”顧正明耐著性子解釋道,“這些事不是你我三言兩語就能決定的。娘,你還是不要管這些事,你就好好享福。”

    老夫人見顧正明態度還是十分堅決,狠狠瞪了眼李姨娘,生氣地離開。

    老夫人走後,顧正明看著面色不太好的李姨娘,寬慰道“我相信老夫人是為了顧府好,但你管理顧府盡心盡責,這些我都看在眼里,我不會輕易改變的,你大可放心!”

    顧正明看了看趙夢媛,又對李姨娘道“況且有夢媛在你身邊,我更加放心。”在顧正明看來,只要不是張氏管理顧府,他都放心。

    李姨娘與趙姨娘離開後,兩人徑直回到李姨娘的房間。

    李姨娘坐在石凳上,一言不發。

    “還好老爺心疼你,沒有听從老夫人的話。”趙夢媛給李姨娘倒了杯水,寬慰道。

    李姨娘苦澀一笑“好不容易熬到現在,沒想到二小姐竟成了三皇子的側妃。與張氏斗這麼久,終究敵不過她背後的勢力。”

    老夫人不就是嫌棄她沒勢力沒背景嗎?

    “我得到消息,後天秦老夫人要去護國寺上香。”

    等了這麼些日子,才等到將軍府秦老夫人過兩日去護國寺上香的消息。趙夢媛知曉,這個消息遠比那些安慰來得更有用。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參拾玖 如願以償顧知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參拾玖 如願以償顧知雅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